|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六二章 赐字
  “小张老师,不知道我这印章你是不是稀罕呢?”张儒生拿出了自己的印章之后,笑着问道。

  “稀罕!自然稀罕了。”张天元笑着说道。

  这可不是假话,别看张儒生现在不如元博大师的名气大,也不如元博大师的字儿写得好,可是作为故宫博物院字画类的首席鉴定师,他的能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说实在的,在今天之前,张天元还真是有点瞧不上张儒生的,但是刚刚那次鉴定,将他的傲慢之心彻底得掐死了,他现在对张儒生那可是佩服之极,如果张儒生想盖章的话,他是一百个乐意啊。

  见张天元答应了,张儒生也是将自己的印章印在了元博大师的印章之下,并没有题字,他的书法还是不够看的,就不献丑了。

  尤其是元博大师的字儿在上面,这一对比,那就更显出他书法的拙劣了。

  别看只是一段题字而已,但是却充分体现出了元体书法的特点,雍容华贵,洒脱不羁,透着浓浓的书卷气息,喜欢的人喜欢得要命,不喜欢的人也不敢说字儿不好看,只能说不喜欢这种风格而已。

  的确,从字里行间都能透出元博大师的心境和脾性。

  这些字,并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就像是一个个演技高超的演员,完全将元博大师此时的心情表达了出来,这一点张天元就做不到,或者说做不好,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的仿作才会出问题,并不是那么完美。

  “多谢老师。多谢大张老师!”

  到这一刻,张天元还仿佛在梦里一般。他着实没想到,即便是看出来这是他的仿作,元博大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给上面题了字,鼓励他再接再厉,好好努力下去。

  张天元虽然未必愿意成为一个大师级别的书画家,但是他真得很感谢这个老人,很感谢张儒生,能够在今天见到元博大师。实在是太好了,如果再过几年,甚至再过几个月,或许就见不到这位慈祥和蔼,而又知识渊博的老人了。

  “谢什么,这都是小事情,以后努力一点,争取让咱们的书画不要就此断代了。”

  这一刻,元博大师脸上带着欢愉的笑。那种笑仿佛是温暖的仰光,能够驱散冬日的严寒,能够驱散内心的阴霾,能够让人的心情变好。

  张天元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看穿了生死,看破了红尘的神仙,他呆呆站在那里。许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己能活到一百多岁吗?活到了会像这位老人一样吗?

  不过张儒生看到这笑容却是吓了一跳。因为很多老年人回光返照的情况下都会露出类似的表情,他是真得很担心啊。急忙问道:“老师,您,我现在就拨打急救电话,让你去医院接受检查。”

  元博大师看了看张儒生笑道:“你看你这孩子,明明都是做父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冷静啊。别说我不是回光返照,就算真得是,那又如何啊?老师我都一百多岁了,阎王爷够意思了,还能奢求什么呢?跟我一起的那些老朋友说不定还等着我一起去谈天说地呢。”

  “可是老师,我们还不愿意你离开啊,您要是走了,有很多人都会伤心的。”张儒生急道。

  “对啊元博爷爷,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就是接受一下检查,我也不想爷爷你就这么走了。”张倩也劝道。

  “正好我的车就在外面,不如就由我载着老师去医院检查吧。”张天元也说道,接受一下检查,也可以让张儒生他们放心过个好年了。

  “好吧,看来今天不去是不行喽,不过我还真担心一去不返,所以在去医院之前,就让我多写几个字吧,这没问题吧?”

  元博大师叹了口气,其实他不去医院,也是有他的理由的,他也担心自己只不过就是回光返照,一旦去了医院,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度拿起笔了,既然今天已经动了笔了,那就多写点东西,不要留下遗憾了。

  “好吧老师,等救护车来之前,您都可以好好写。”张儒生也让步了,他不能让老人留下遗憾,因为他此时也认为老人恐怕快不行了,虽然心里头伤心,但也想老人可以完成临死前的愿望,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写点什么呢?”元博大师闭上眼睛开始思考起来,忽然扭头看向了张天元说道:“小伙子,你今天能来看我,让我感受到了一百岁之后难得的畅爽,又重新拿起了笔,那就送你一幅字吧,不知道你是不是稀罕老朽的字儿啊?”

  元博大师当然知道自己的字儿很值钱,但他并不把那个当回事,活到他这把年纪,钱财早就可以说是身外之物了,不过他写字,也不会乱写的,不值得他写的,他绝对不写,而值得他写的,就算别人不说,他也愿意。

  他曾经拒绝过诸多的求字者,也曾经主动给很多人写过字,这就是他,别人以为性格怪癖的老人,其实却是非常善良的一个老人。

  当然,他的善良并不是伪善,也不是毫无原则的老好人,他也有自己原则。

  有一日,元博大师路过帝都西城区一家商店,看到商店的招牌是元博所题,就跑了进去。店老板告诉他,店名是托一位朋友请元博大师题的,三个字,每字一万元,花了三万元请来的。这时,元博大师告诉他,自己就是元博,他从来没有题过这招牌上的字。老板不觉大吃一惊。对元博大师说,请大师题个真的招牌字吧。元博大师风趣地回答:“那就让它假到底吧。”说罢走出了店门。

  那个时候的潘家园,门口的店铺挂着署有元博名号的书法作品,澳门赌博网站:但没有一件是他亲手所写。全部是别人仿写的。元博笑道:“写得都比我好。”

  虽然元博大师的话都很轻,很淡。但是也表现出了他的一种决然,他不会因此怪罪那些悬挂伪作的店老板。但是也绝对不愿意纵容那些借着他的名字赚黑心钱的人,听起来是夸赞的话,实际上却是浓浓的讽刺之意。

  在担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席的日子里,他可是查出过许多专门挂羊头卖狗肉,借着他的名气来欺骗消费者的人。

  元博大师的善良,是给那些消费者的,可不是毫无原则地施舍给那些骗子的。

  他这人就是如此,慈祥归慈祥,可也是相当嫉恶如仇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多次告诫张天元不要用仿作去充当真品的原因,他不希望张天元走上歪路。

  “老师,您看您说的,只要是您写的字,无论什么我都喜欢的,不过晚辈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老师是否能够答应呢?”张天元想到了自己今天来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便趁机说了出来:“晚辈是神罗集团的董事长,但是那‘神罗’二字一直用的都是电脑字体。实在没有特点,我们的集团是专门做古玩、珠宝、民俗用品以及华夏小吃文化的公司,可以说,就是为了发扬华夏传统文化而成立的集团。所以我也希望老师您能帮忙写一下这‘神罗’二字。”

  “我可是知道的,你的干爷爷是聂司令吧,现在那些做生意的。可是很希望有权势的人帮自己题字的,老朽如今只是闲人一个。你找我,还不如去找聂司令更好呢。”元博大师笑着说道。

  “不瞒老师。我看重的是老师的字儿和人品,可不是权势跟地位,如果老师愿意,那就有劳了,不愿意的话,晚辈自然也不敢勉强,只能以后努力自己来写了。”张天元也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好,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啊,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太功利了,也太有心计了,其实那样未必是一件好事。神罗两个字是吧?好,这个简单!”

  “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锵锵间丝生,济济罗簪裾。一神,一罗,既有阳刚,又有阴柔,当年的神罗国建国的时候,聚集了大量的古董宝物,你取这个神罗为集团的名字,倒也是恰如其分,你的集团便是宝物聚集之地啊。古玩、珠宝、民俗、美食,这可是咱们华夏文化之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也希望你能够将其发扬光大啊,好好干,你比老朽有理想,也有本事。”元博大师默默念诵着神罗两个字,而后提了提笔道:“这支笔画画,写诗都可以,但如果要写招牌的话,就未免太小了一点,倩倩,给爷爷换支笔。”

  一般来说,写榜书,或者较大的字的话,最好还是要用硬毫的。

  硬毫是用一种弹性较强、硬度较大的动物毛如山兔毛或黄鼠狼毛、山马毛等制作而成的。

  因其毛之不同而名称有异,紫色兔毛制成的称为“紫毫”,黄鼠狼尾毛制成的称“狼毫”,鼠须制成的称“鼠毫”等。硬毫的特点是锐利坚挺,富于弹性,笔画锋芒易为显露。

  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特作《紫毫笔》诗:“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择一毫。”

  别人都知道元博大师是一个喜欢书的人,其实作为一个喜欢字画的人,他也是一个爱笔之人。

  比如有名的鼠须笔、牛耳毫、紫毫笔,他可是都有的,不过这写大字儿的话,最好的应该还是紫毫笔了,所以笔肯定是要换的。

  张天元如今已经开始搞收藏了,所以看到元博大师的那些毛笔,心头也是阵阵的羡慕,以后这些东西,肯定是要好好凑齐一套的,未必用来写字,也可以当作收藏来用嘛。

  张倩很快就将紫毫笔取了出来,这笔比刚刚的牛耳毫大了不少,老人握在手里的时候,好像还不太适应,笑了笑道:“许久没有摸过了,还真的有些生疏呢,不过小伙子你放心,老朽既然答应了你,便一定帮你写出来。”

  说完话,他将袖子挽了一下,然后蘸上黑墨,双目之中仿佛射出了一道精光,煞是惊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