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六零章 细节决定成败
  “哈哈,待会儿告诉你。”元博大师卖了个关子,不再去看那题字,而是看向了画作本身。

  张天元虽然心里头着急,但是此时也只能等着结果了,总不能催促元博大师吧,那可谓不礼貌之极啊。

  不知何时,张儒生和张倩已经回来了,但是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走到了元博大师的身后,也看向了桌上的那幅画作。

  看到这画时,张儒生就“咦”了一声,显得很是惊讶,这也难怪,之前他以为张天元带的这画既然是陈洪绶的,那多半会是高仿作品,可是现在看起来,不管是从画本身来看,还是从那书法来看,都似是陈洪绶的真迹啊。

  元博大师看了一会儿,笑眯眯地看向了张儒生和张倩问道:“你们两个来看看,这东西是真是假?”

  要知道,作为元博大师的弟子,张儒生和张倩都对陈洪绶的作品有过研究,毕竟元博大师本人是很喜欢的,所以这个问题问他们,倒也不算是为难。

  张倩俯身去看的时候,胸口那两团白皙露了出来,绝对的圆润光洁,十分丰满,搞得张天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接将眼睛瞄向了别处。

  这件作品构图简括,形象突出,以舒宽寂静的调子引人入胜。画面通过古树野花、顽石曲径的简明勾勒,大块空白天地的随意铺设,造成一个荒寒凄凉、萧瑟幽寂的深山古道意境,有效地渲染了屈原流放独行的环境,起到了布境以言情的作用。

  然而画家着力之处还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屈原愁眉锁眼。面容憔悴,髯髯垂须。昂首遥视,通过面部描绘。使人物忧郁寂苦,但决不变心从俗的坚强意,志,溢于容表。

  画家在顾及脸部表情的同时,主要是从整体入手,显现人物的性格,如以挺劲飞畅的线条勾画衣着的褶纹,夸张了服饰的奇伟,并在腰间配一随步摆动的长瞬进而加强了屈原飘然远行的气氛。使屈原庄重、稳定、傲岸的神态和轩昂气宇,跃然画面,达到了貌其形似,得其神韵的艺术效果。

  “元博爷爷,我觉得这个是真迹,上面不仅有陈老莲的落款,而且不管是从绘画的风格和是化作的精美程度来说,都应该是真迹无疑了……”

  张倩率先得出了结论,元博大师只是微微笑了笑。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而是看向了张儒生。

  张儒生花费的时间比张倩长,眉头也一直是紧蹙着。过了许久,才说道:“综观陈洪绶在人物画上的成就,壮年时已由‘神’入‘化’。晚年则更炉火纯青,愈臻化境。造型怪诞、变形。线条清圆细劲中又见疏旷散逸,在‘化’境中不断提炼。直到近代。陈洪绶的作品还受到鲁迅的极力推崇。鲁迅早在壮年就着手于陈洪绶作品的搜集,晚年还预备把他的版画介绍出来。”

  “他利用各种作画技法适应不同题材,如用折笔或粗渴之笔表现英雄、细圆之笔表现文士美人、用游丝描表现高古,成为我国传统人物画法的丰盛宝库。”

  “爸,陈洪绶有多厉害,我们都知道,我也是看到了这幅画的精彩之处,所以才说他是真迹啊,难道爸你觉得这是赝品?”张倩听得着急,忍不住说道。

  张儒生摇了摇头道:“要鉴定一幅画是真是假,你必须得先了解这个画家本身,以及这幅画创作的初衷,还有时间背景!先别着急,等我说完了。”

  “《屈子行吟图》是陈洪缓的版画杰作。这古典绘画,因为出色地概括了战国时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精神状貌和性格特点,历来被世人所赞赏。评论家皆以为,自清代以来的两个多世纪中,凡作屈原像的画家,尚无人创作出高于此图的作品。所以,它是一件无愧于屈原画像中冠绝当世的珍品。儒生说的不错,越是珍贵的东西,鉴定地时候就越是马虎不得,让他把话说完吧。”元博大师也笑了笑道。

  张儒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陈洪绶作《屈子行吟图》时,年方十九,当时正是明朝处于危机四伏,国难当头,社会变动异常激烈的时刻。自幼酷爱绘画,有着良好绘画技艺的陈洪绶,此时正居于浙江浙绍州,师从浙东著名进步学者周宗周,从而得到了爱国思想的熏陶,增长了洞察朝政弊病、社会阴秽的能力。”

  “在他十九岁那年冬天,他与学友一起研读了屈原的名著《离骚》,深被爱国诗人屈原的祟高品德及其作品的思想内容所感动。他在有感于怀的情况下,挥笔作画,创作了《九歌图》木刻插图十一幅,以及这幅以屈原形象为主体的独页版画《屈子行吟图》,借历史故事,抒发他对世乱民怨的郁优情怀,以及爱国优民的挚诚心意。”

  “这个我也知道啊,所以在鉴赏的时候,我还特意透过笔锋去欣赏这幅画作背后画家的心情,发现与爸爸你说的一样啊,这从分体现出了爱国忧民的诚挚心意啊。”张倩听父亲这段话味道好像不太对,就急忙说道。

  “倩倩啊,你的火候还不到家啊,你知道吗?号称瞒天王的那个叫如果仿制瓷器的话,我估计看不出来真假,但是如果他仿的是字画,那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真假了,因为不管是字还是画,稍微有一点心情上的波动或者是不契合,都会出现很大的不同,你刚刚说的没错,这幅画的确也体现出了忧国忧民的心意,然而给人的感觉却有些偏差,就好像此人所处的时代是和平年代,尽管极力想要营造出那种忧国忧民的氛围,但是却还是无意间透露出了对生活的满足和惬意。”张儒生笑着说道。

  这番话,不仅仅是听得张倩目瞪口呆。就连张天元也是一脸的惊讶,从一幅画里面居然可以看到这么多的东西。自己这鉴宝能力,还真的是没法跟张儒生比啊。就更不要说元博大师了。

  惭愧,实在是惭愧!

  “另外,你们大概都知道吧,这《屈子行吟图》是陈洪绶早期的作品,作为一个年轻人,要在极为有限的画面上塑造这样一位伟大历史人物的艺术形象,若功力不深,是很容易漫画化的。然而,在陈洪绶下。屈原的形象却被刻划得如此神韵毕肖,魅力无穷,确实难能可贵。”张儒生一说到自己的专业上,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了:“然而这幅画的特点却过于老辣,模仿者显然缺少了陈洪绶年轻时候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应该是个经商的人,见得世面过多,过于圆滑了,少了积分凌厉的味道。”

  “这都能看出来!”张天元这一回是彻底傻眼了。亏自己还以为自己的仿作有多么高超呢,今日见到了真正的专家,居然是一眼就被看穿了,莫说是元博大师了。就算是这张儒生,就已经将他说得惭愧不已了。

  “这些都是需要阅历和技巧的,倩倩就不行。大多数的鉴定师也做不到,所以从我个人来说。这应该算是一幅非常杰出的高仿作品,就算是拿出去公开拍卖。那也是绝对能拍出高价的。”张儒生笑着说道。

  “没错,这件作品在技法上采用以线条勾描为主的白描手法,笔势苍老润洁,清癯挺秀,勾勒简练畅率,刚柔相济,尤其是衣纹线条有金石味,‘森森然如折铁纹’,古拙粗犷。这种画法,不仅使人物形象更趋鲜明生动,并使画幅极具装饰性的形式美,这都显露了年轻的陈洪绶,作画有变化多姿、削繁求简之妙的才华,以及迂拙怪诞的画风。恰恰这个临摹之人,将这一点是模仿得淋漓尽致,我都不得不惊叹,究竟是谁,能做到这一点,这实在太厉害了,也太可怕了。”元博大师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听得出来,他也是认为这东西是仿作。

  “清人张庚在《国朝画征录》中说:‘洪绶画人物,躯干伟岸,衣纹清圆细劲,兼有公麟、子昂之妙。设色学吴生法,其力量气局,超拔磊落,在仇(英)、唐(寅)之上,盖三百年无此笔墨也。’从《屈子行吟图》来看,这个定评是恰如其分的。而令我惊讶的是,如果单论笔法和绘画技巧的话,这个临摹者也是做到了这一点,实在令人惊叹,只是在内涵上,稍稍有些差异罢了,这或许跟这个人所处的时代有关,应该是现代人的仿作吧。”张儒生想了想道。

  “以大张老师的想法,这陈洪绶的作品,真得能够跟唐寅相比吗?”大多数人提到唐伯虎,那都知道他的画非常值钱,这陈洪绶的作品能超越唐寅,想必也是很值钱了,所以张天元就有此一问。

  “艺术品不是能够用钱财来衡量的,当然了,如果非要说的话,关键陈洪绶的《屈子行吟图》并未留下纸质的真迹,不然价格应该不会低的。”张儒生斟酌了一番说道。

  “爸,我听说几年前有一幅《屈子行吟图》在嘉德秋季拍卖会上有人花了三百多万元拍下来了啊,那个难道不是陈老莲的作品?”张倩有些疑惑地问道。

  “那个是傅抱石的作品,上面还有潘受的题字——

  岁岁端阳写屈原,江山如月半蟆吞;

  画家心事吾能说,欲借骚魂起国魂。”

  “那也是一幅佳作,不过跟陈洪绶的比起来,应该火候还是不到的。”张儒生笑了笑道。

  “小伙子,儒生的话你都听到了吧?这幅作品,应该说还是一幅佳作,单纯以仿作来说,绝对是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但是如果要借着陈洪绶的名义去当作赝品来卖的话,也可以卖出去,可是亏了良心了。”元博大师最后叹了口气道:“小伙子也不要气馁,这东西可以留着,以后如果真得有缘见到陈洪绶的真迹,可以好好对比一下,这样就能够提升你鉴别字画作品真伪的能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