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五九章 完美书法
  今天见到张天元,又重新看清楚了东西,他自然是要帮张天元完成今天来这里的心愿的,再说了,他本人对陈洪绶还是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所以对于陈洪绶的作品,也是非常喜欢。

  不过即便如此,元博大师似乎对张天元手中的画作并不看好,毕竟陈洪绶是以版画出名的,你突然拿了一幅普通的画作来说是陈洪绶的,这换了谁也会有所怀疑的嘛。

  当然,怀疑归怀疑,可是元博大师还是愿意帮着张天元鉴定一下的,这世上很多事儿,总是会出人意料之外的。

  究竟是不是陈洪绶的真迹,元博大师还是有几分自信可以鉴定出来的,他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

  陈洪绶的存世作品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都存于博物馆之中,元博大师因为欣赏陈洪绶这个人,所以曾多次去博物馆里面参观过陈洪绶的画作,而其中则以《水浒叶子》最得他的喜爱。

  《水浒叶子》是陈洪绶的四十幅版画精品,画家为40名梁山泊英雄塑造了正面形象,歌颂了他们的英雄气概和反抗精神。

  画中大量运用锐利的方笔直拐,线条的转折与变化十分强烈,能恰到好处地顺应衣纹的走向,交代人物的动势。线条均较短促,起笔略重,收笔略轻,清劲有力。

  明末,陈老莲的《水浒叶子》遍传天下,以致后世绘写水浒英雄的画工很难脱出他的范畴。

  这个陈老莲,就是陈洪绶。字章侯,因好画莲。自号老莲。

  陈洪绶以小说《水浒传》中的人物作为牌面图像表现的主体。在规划内容时,结合笔下诙谐幽默、精致文秀。堪称一绝的水浒人物图像,运用《水浒传》文本中原有的排座次概念及人物的特性,将之与马吊牌中各式关键牌色与组合以及酒令文字作巧妙的搭配,形成各种戏谑嘲讽、影射现实、幽默有趣的文字游戏。

  个中透露他对水浒英雄的好恶,也实际反映当时的使用情境与文人雅士偏好的风尚、品味。

  元博大师也喜欢《水浒传》,澳门赌博网站:更喜欢陈洪绶笔下的水浒人物,不管是屈原还是这些水浒里面的人物,似乎都是在与自己的命运抗争,这一点。元博大师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才会那么喜欢吧。

  “老师,您不要介怀,我这东西不过是摊位上偶然买到的一件东西,也并未幻想它就是真迹,您只管给看看就是了,是真是假,我倒也不在乎,关键是可以聆听老师您的教诲。学到一些东西,这才是最好的。”

  张天元不想元博大师太过纠结操劳了,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意思就是不管这东西是真是假。元博大师都不用太费神了,毕竟年纪大了,这一动脑子怕是就会头疼。自己不能自私到让一个百岁老人为了自己的事儿而犯了病吧。

  “哎,话不是这么个说法。以前这鉴定古玩文物可算是老朽的第二项工作,既然是工作。那就要仔仔细细地去做,如何能够敷衍了事呢,小伙子,你也不用怕我累着了,如果觉得不舒服,我自然会停下来的,放心就好……”

  元博大师心里头对张天元很有好感,张天元虽然是个年轻人,而且看穿着肯定出身不俗,最起码也是个有钱人,但却不像很多年轻人那么浮躁,那么傲慢,反而很懂得体贴老人,这一点在现在的年轻人身上,尤其是有钱的年轻人身上很少能看到了。

  正所谓爱屋及乌吧,正因为觉得张天元这人不错,所以他也对张天元手上的画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说这画是从缅甸购得的,我想大概是当时缅甸的商人到清国进贡,所以带回去的吧,这都是有历史渊源的,老朽听闻当年小日本侵略缅甸的时候,抢了许多的古董,你的这幅画能没被抢走,实在是有些难得。来来来,先帮我将画铺开,我要仔细瞧瞧……”

  元博大师又将手中的画作交到了张天元的手里,然后让张天元将画铺开在了桌子之上,他努力地转动着轮椅的轮.子,企图靠近桌子,不过虽说他的手已经不抖了,可是力气还是不行,尝试了一下,并未成功。

  张天元看到这里,急忙将元博大师推到了桌前,他很惊讶,元博大师都这样了,对于艺术的追求居然还如此强烈,从刚刚的动作中就可以发现,元博大师内心是多么得焦急想要看看这幅画到底是真是假。

  大师常说自己只是一个教书匠,但他的这份谦虚却并不能抹去他身上的光环,他在鉴定和字画方面的造诣,已经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可和赞赏,这是真正的大家。

  “老师,您不用太着急了,您的身体要紧,这幅画它也飞不了,可以留在您这里,您慢慢看就是了,什么时候有了结果,再什么时候告诉晚辈一声就是了……”

  张天元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那画摆放到了合适的位置,可以让元博大师更容易去鉴赏。

  这幅画张天元创作的时候,是根据陈洪绶的版画精心临摹的,全长约两米,在桌面上,是完全可以展开的,所以看起来,倒也是一目了然,画作并未装裱,只是做了仿古的一些工序,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从古墓里面取出来的东西,而且爱保存得十分完整。

  放好了画之后,张天元又把老花镜和放大镜拿给了元博大师,虽说眼睛能看清了,但这样的画作,还是需要仔细来鉴赏的。

  这画作展开之后,元博大师就微微蹙眉,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这画作之上不太和谐的东西。

  那是一首诗,是张天元故意题上去的,用的是宋代梅尧臣的诗句。

  “屈氏已沉死。楚人哀不容。

  何尝奈谗谤,徒欲却蛟龙。

  未泯生前恨。而追没后踪。

  沅湘碧潭水,应自照千峰。”

  这首诗写的就是屈原。而且年代也对,宋代的诗句,到了明末清初的陈洪绶手里,也是可以写上去的,但问题在于,原版的《屈子行吟图》里面可是没有这些诗句的。

  张天元这么做,其实是想留下一些破绽,毕竟他的仿制水平,比瞒天王或许还要高。万一元博大师真看不出来了,那真得就有点难看了。

  毕竟他拿这东西来,可不是为了考较元博大师的,只不过是实在没什么东西可拿了,又想跟元博大师交流一番,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这诗句原本就有?”元博大师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买的时候就有,老师您看看,这是陈洪绶的字儿吗?”张天元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了。反正他也没说这东西是真的,就当是自己受骗了吧,买了一幅高仿之作。

  “听倩倩说,小伙子你喜欢临摹古人的书法作品。这陈洪绶的书法,你可曾临摹过啊?”元博大师又问道。

  “晚辈只听说陈洪绶擅长作画,并未听说过陈洪绶的书法有过人之处啊。所以并未临摹过。”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嗯,你这话其实不对。陈洪绶虽不以书法名世,但其于书法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也是相当惊人的。陈洪绶作书严循中锋用笔之法。他深谙掌竖腕平执笔的奥秘。其间虽小有以侧锋取妍处,但他能立即将笔调整过来。如此高超的控笔能力,无疑只能以掌竖腕平执笔法为之方可。”元博大师笑了笑道。

  “这我倒是不知道。”不知道才见鬼了呢,张天元在打算临摹陈洪绶的作品之前,就对陈洪绶进行过一番仔细的了解了,虽然不敢说完全明白这个人,但是这人的书法造诣如何,他还是清楚的。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并不坏。

  “再有,书法所要求的‘回藏’、‘提按’、‘顿挫’、‘绞衄’、‘呼应’等等笔法要略,在他的运笔过程中,似无一处有缺憾,只是他做了无痕迹罢了,这也正是大相不雕、信言不美、修养至炉火纯青境界的具体体现。”元博大师似乎对陈洪绶的书法也是评价甚高,他本就是书法大家,都能有如此高的评价,足见陈洪绶的书法造诣,的确是不简单了。

  “可惜了,如此厉害的书法,却没能在历史上留名。”张天元感叹道。

  “倒也不算可惜,陈洪绶这人的性格,大概跟老朽是有几分相像的,从其书作中,我们可以感到,陈洪绶作书,心态是愉悦恬静、轻松欢跃的,书写过程对他来说似乎是一种最甜美适畅的享受。因此可以说,陈洪绶已找到了一种执运笔法的最佳方式,而这方式正是书法执笔、运笔的‘真义’,在这‘真义’中,书法的中锋运行、回藏提按以及顿挫绞衄,全都是为畅爽书写且写出美感服务的。”元博大师笑了笑道。

  “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啊,正因为他写的东西实在是太自然,以至于我们鉴赏的时候就觉得习以为常了,然后并不以其为美了?”张天元问道。

  “嗯,也有这么一层意思,说好听点,是太完美,说难听点,那就是没有特色,一般来说,没特色的东西,你做得再好,也是无法被人深刻记忆住的。”元博大师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这我就明白了,好比一个大众脸的美女和一个很有特点的美女,人们往往记住的会是后者,而且越看,就越觉得后者有特点,而且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喜欢。”张天元点头道:“不过老师,这诗句究竟是不是陈洪绶的笔法啊?”

  张天元问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头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做贼心虚嘛。

  元博大师笑了笑道:“这首诗的笔法,的确是陈洪绶的笔法,不管是从哪一方面看,这都与陈洪绶本人的书法不差分毫,甚至透过字里行间,都能看出写下这东西的时候,那个人当时的心情,不过……”

  “不过什么?”张天元咽了口唾沫,有些焦急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