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五八章 版画
  张天元终究不是什么盖世神医,虽说地气能够修复人体的一些问题,但想要让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恢复健康,那实在太渺茫了,他如今能做的就是让元博大师的眼睛看得清楚一点,耳朵听得明白一点,手脚颤抖得不要太厉害了,这就足够了。

  “老师,我来给你按摩吧,虽然未必有效,但是应该可以让您舒服一些。”张天元在用地气进行修复之后,就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然的话,没法解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这按摩师最好的方法。

  “好啊。”元博大师笑了笑,显然那意思就是任由张天元折腾了。

  张天元按摩的时候,着重在头部穴位上下手,尤其是眼睛和耳朵附近的穴位,都装模作样地按了一下,其实他根本不会这些,但是因为有地气辅助,所以元博大师感觉上也是很舒服的。

  “倩倩,你一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呢,字都读串行了。”经过了片刻的治疗之后,元博大师突然扭头看向了张倩,说了一句。

  “咦?元博爷爷,你这会儿没带助听器啊,我离这么远你都能听到我读什么?”张倩意外地看着元博大师,虽说她是读出了声,一般人也听得到,可问题是元博大师听力有问题啊,刚刚能听到外面的动静,那是得益于助听器,这会儿他都把助听器取了,还能听到,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啊。

  “嗯?是啊,是啊,哎呦这小伙子。你这医术不错啊,这就随便按摩了一下。老头子我这耳朵立马就清楚了许多啊。”元博大师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不过这是好事儿。他高兴还来不及呢,之前对张天元并没有什么信心,毕竟他这人上了年纪,很多医生都看过了,根本不起作用,可是现在,他是完全相信张天元的话了,这人是真有能力啊。

  “我这算什么啊,不过是跟着爷爷学了一段时间。会一些粗浅的手法而已,治标不治本。”张天元谦虚道。

  “嗨,能治标就不错了,老头子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了,迟早是要去跟阎王爷谈天说地的,就是不知道阎王爷喜不喜欢我这一手字了,如果喜欢的话,说不定在那边,还能谋一份不错的工作呢。哈哈哈。”元博大师对于生死,真得是看得非常淡了,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见他对于很多事情。已经是放下了。

  “儒生,你半天在那儿干什么呢,就那个盒子旁边的。那是我最喜欢的铁观音,找了半天。还不如我这半瞎子呢。”元博大师真得很感谢张天元,所以就催促张儒生快点给把茶水泡上。这大概十多米远的距离,他竟然看到了铁观音那三个字,那盒子不过三十公分高,上面的字儿就更小了,这都能看清楚,眼睛真得是好多了。

  也正因为如此,张儒生惊讶地回过头来喊道:“老师,您这也没用放大镜,也没用老花镜,就能看到这么远的东西?”

  “咦?说的是啊,以前是看不清楚的,今儿这是奇了啊,小伙子,你叫什么?”元博大师欣喜地问道。

  “晚辈张天元。”张天元毕恭毕敬地说道。

  元博大师点了点头,而后伸出手说道:“小伙子,你那手上的应该是一幅画作吧,那是谁的画作啊?”

  张天元笑了笑道:“不瞒老前辈,年前的时候晚辈去过一趟缅甸,路过一个摊位的时候,买下了这幅画,应该是陈洪绶的作品,但晚辈一直不敢确认,澳门赌博网站:今儿来这里,除了是探望老师之外,也是想让老师帮忙鉴定一下……”

  “哦,陈洪绶的艺术成就,首先表现在版画方面。明代至清初是我国版画的黄金时代,尤以萧云从、陈洪绶两位主持画坛的大家之作为最。萧的传世木版画以山水为佳,而陈洪绶则独霸人物画坛。”元博大师点头说道。

  “对对对,没错,就是这样的,我也是听说他所创作的屈原像,至清代两个多世纪,无人能超过,被奉为屈原像有经典之作。”张天元急忙点头道。

  “唉,可惜了,我如今这手一直抖个不停,也没法去写东西了,不然的话,陈洪绶的画,我倒是临摹过的,你也可以看看。”

  元博大师叹了口气,想当年他为了练字,也是临摹了很多碑文,为了画画,也是模仿了许多前人,后来才有了自己的风格。

  如今他这双手抖个不停,连茶杯都拿不稳,就更不要说写字作画了,就说张倩那个红包上的两个字,还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完成的。

  “元博爷爷,你这手哪里抖啊,真是奇了怪了,今天张大哥一来,您老是眼睛看清楚了,耳朵也能听见了,甚至手脚也不抖了,难不成张大哥是老天爷派来的活神仙?”张倩此时放下了手中的书,有些惊讶地看着元博大师说道。

  此时的元博大师才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能看清楚东西了,就连手也不抖了,这实在是奇迹,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啊,就算是上级部门关心他,给他派来了最好的医生,可也没能治好他这痼疾啊,如今这张天元一来,他一下子各种毛病都没了,或许真如张倩所说的那样,这小伙子是老天爷派下来的活神仙啊。

  不过也就是短暂的喜悦而已,元博大师就恢复了平静,他都这把年纪了,早看惯了人生的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以来,人间最大的惨剧他见过,最大的喜剧他也经历过,没什么是可以让他再激动起来的。

  所谓宠辱不惊,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当然,宠辱不惊并不代表就失去了感情,对于让他重新恢复了听力、视力,而且手也不再抖的张天元。他还是由衷地感谢的,内心深处就觉得这小伙子是自己的恩人。

  至于说张天元怎么做到的。元博大师根本就不愿意去多想,所谓隔行如隔山。他不是学医的,也不懂医术,他只要知道自己如今好了,那就足够了,至于这样的状态能维持多长时间,他也不愿意多想,既然老天爷又给了自己这样的好处,那自己就趁着这个机会,再多忙碌一下吧。把没看的书再看看,把没做的事情再做做。

  见元博大师如此,张天元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他是最怕别人追根究底的问了,就算他可以解释,但用这个谎言去圆另外一个谎言,结果这谎言越来越多,最后可能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了,还是元博大师这样的人比较好,让你根本就不用担心那么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心里头也舒坦。

  尽管张天元在以前就听人说起过元博大师的为人,听说此人是真正做到了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道听途说终究是道听途说,究竟是不是如此。张天元自然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亲眼见到的。

  而现在,他就看到了。

  “老师。要不让连护士进来给您看看?检查检查,您这么大年纪了……”张儒生看到这样的情况。心头却有些不安,很多老人都有回光返照的事儿,他不能不朝着那方面想。

  “你是说老头子我快死了啊?死了就死了吧,活了一百多岁了,老头子我也算是捞够本了,现在不管什么时候被阎王爷叫去,那都是应该的,再说了,跟你师母离开了那么久了,还真是怪想她的。”

  元博大师的释然,并没有让张儒生放下心来,张儒生知道元博大师的后人都是大忙人,过年也就初一初二在家里待了待,然后就又去忙活了,但是今天这个事儿,他必须得通知一下这些人的,否则老人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他就难辞其咎了。

  “倩倩,咱们去街上买点菜吧,让老师跟你张大哥聊聊。”

  张儒生倒是很会找借口,本来就说好了今天要在这里吃饭的,那自然是要买菜的,事实上他只是打算出去打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元博大师的家人。

  元博大师应该猜到了张儒生的想法,但是并未阻拦,反而是对张天元说道:“小伙子,坐下吧,把你的画拿来老朽瞧瞧,不过你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啊,依着老朽的想法,陈洪绶最擅长的可是版画,这种画卷,实不多见,为伪作的可能性非常大,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是古代的印刷品啊。”

  “版画?”

  “对,版画,也是我国美术的一个重要门类。古代版画主要是指木刻,也有少数铜版刻和套色漏印。独特的刀味与木味使它在我国文化艺术史上具有**的艺术价值与地位。

  这东西主要是以刀或化学药品等在木、石、麻胶、铜、锌等版面上雕刻或蚀刻后印刷出来的图画。”

  “明清两朝是我国版画的高峰时期,在许许多多文人、书商、刻工的共同努力下,版刻出现了各种流派,创作出大量优秀作品,版刻创作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

  “不仅宗教版画在明代达到顶点,欣赏性的版画也在明代大大兴起。画谱、小说、戏曲、传记、诗词等,一时佳作如雪,不胜枚举。尤其是文学名著的刻本插图,版本众多,流行广泛,影响深远。陈洪绶就是这个时期很有名的版画作者。”

  元博大师的解释非常详细,倒也没有辜负他作为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儿。

  老师给学生讲课,那自然是讲得越自己越好了。

  元博大师一向都说自己是个教书匠,以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为本,不过鉴赏古玩也算是他的工作之一,甚至以前还是国家级的鉴宝大师呢。

  奈何人老了之后,手脚不灵便了,这眼睛和耳朵也出了问题,所以不光是鉴赏古玩,就连写字和绘画也都做不到了,这个时候,元博大师才喜欢上了听评书,虽然耳朵是有点问题,可是声音放大一点,或者戴上助听器,还是听得清楚地,如果什么都不做,对他来说实在太煎熬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