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五五章 伪作的用处
  “张哥,我原本是打算用自己的钱给她弄个小生意做的,比如开个饭馆什么的,没想到你想得更长远啊,就

  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好。”赵虎顿时有些迟疑了。

  “怕什么,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我那妹夫和妹妹连高中都没读,现在不一样长官我集团之下的大公司,而且

  做得是有声有色,只要肯学习,肯动脑子,有了机会就要抓住,这不是问题的。”张天元笑道。

  “那好吧,我会和她商量一下的。”

  “行,这个事儿我不勉强,但是作为民俗文化的一部分,这小吃我是肯定要做大做强的。咱们国内目前最有

  名的就是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然而这两个虽然名气不小,但做得却不够好,连洋快餐里面的肯德基和麦当

  劳都比不上,关键是环境不好,而且系统性太差。我要做的话,就要将全国的各种小吃汇聚起来,打造一个真正

  的小吃公司,然后推向全世界,凭什么麦当劳和肯德基就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欢迎?他们能做到,我也能做

  到,以前是没钱不敢想,如今有了钱,也可以努力去尝试了。”张天元做很多事情都是突然产生的念头,不过这

  种念头却不是一时的兴致,产生之后,他会去做更详细的调查和分析,然后开始动手的。

  毕竟他手底下可是有一支强大的团队的,而且做小吃公司,远比做别的要容易。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

  基础,并非白手起家。现在要做的就是成立一个小吃研究室,将所有的小吃都进行细分和标准化。不能说你卖羊

  肉串,这一支是这个味道,那一支却又是另外一个味道,同样的东西,一定要确保味道差异不大,这样消费者也

  更容易选择。

  比如肯德基的炸鸡,一开始吃是什么味道,以后吃还是那样,除非原材料有了问题。或者添加了别的佐料。

  不过这些事儿他不是行家,也没必要考虑太细致了,暂时先在帝都进行实验吧,另外全国的调研工作也可以

  开始了,这些事儿,都需要一个人来牵头,而这个人,张天元希望通过招聘来获得,如果说赵虎的未婚妻适合的

  话。他完全可以给这个女人再配一个职业经理人,让他们搭档来做,至于其余的人,就交给他们来招聘了。他自

  己就不去多管闲事了。

  “对了赵虎,商量的时候尽量快点啊,我明天可就要离开帝都了。”

  “张哥。她现在正好放假呢,不过学校食堂的合同还没到。如果现在就放弃不做的话,会扣违约金的。”赵

  虎解释道。

  “哪儿那么麻烦啊。违约金多少,我帮忙缴纳就是了,这边的事情才是重点。”张天元说道。

  “不多,也就是五千块钱。”

  “才五千你怕什么啊,赶紧让她过来,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说干就干。”张天元说道。

  “好,那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赵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跟那边通了话之后,就回过头来对张天元说道:

  “张哥,她说了,没问题,我就知道没问题的,这个女孩子绝对有女强人的资质,就是情商稍微低了一点,另外

  那违约金她们家来支付就行了。”

  “随便你了,让她直接坐飞机或者高铁吧,争取明天早上就可以到,我临走之前跟她见个面,把这个事儿交

  待一下,先从帝都开始,试用三个月,如果她能令我满意的话,那以后就是牵头我神罗集团旗下特色食品公司的

  领头人了。”张天元笑道。

  “张哥,我也想试试。”赵虎咬了咬牙道。

  “好啊,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你可得多学点东西了,不然以后可跟不上人家喽。”张天元可没有打算一直把

  赵虎留在这里做保安,这样对自己忠心的人,能够干出更大的事业,才是他最希望的。

  至于保安,很好找的,如今他集团旗下的安保公司已经扩大了规模,除了西凤那边之外,帝都这边也建了一

  个规模更大的,还是蛇麟在负责,想要可靠的保安,可以直接去找蛇麟,派来的人绝对不会差。

  “知道了张哥,我会努力的。”赵虎毕竟还年轻,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会去努力的。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张天元通过监控器一看,是自己的家里人回来了,他跟赵虎打了声招呼

  ,就走出了保卫室,在地下车库外面等着家人。

  傍晚的时候,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了顿饭,张天元就走到了地下仓库,准备来这里挑一份礼物送给元博大师

  。

  虽然张儒生三番两次说不要送礼,不要送礼,但张天元觉得空手去肯定不行,他打算还是带上一份礼物,不

  要太奢华了,也不要太俗气了。

  黄金珠宝肯定是不行的,估计拿着这些东西去了,也会被元博大师给直接赶出来的。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张天元也听张儒生说了,有一年春天,元博大师去南边旅游。他正好也在那里做一个鉴宝

  活动,于是便到酒店看望。却见元博大师一脸的不高兴。

  他就问大师怎么回事,大师告诉说,刚才有位老板来看他,手里拿了一叠钞票,后面附了一张字条,写了一

  串名字。想请大师为这些人写字。元博大师当时非常生气,对那人说,人家说送红包,我说你送的是黄包,我的

  字是不卖钱的。请你将钱和纸拿回去,免得我心里不高兴。那位老板无奈只得垂头而走。

  张儒生当时就说老师您不要生气。有的人是俗气的。元博大师又对张儒生说,这次到这里。我一幅字也不会

  写的。果真,这个星期里元博大师除了休闲以外,一幅字都没有写。

  这事情很多人并不知道,但张儒生因为是亲身经历的,所以很清楚,就告诉给了张天元,让张天元千万不要

  拿那些俗不可耐的东西,否则的话,绝对会被元博大师给赶走的。

  张天元今天回到家心里头就在想了。什么东西不俗气啊?

  那自然就是字画了,因为元博大师的兴趣就是这个,他也未必是要送,可以拿东西说只是让元博大师去鉴定

  ,如此一来的话,既可以博得元博大师的高兴,又免去了被赶出来的麻烦。

  岂不美哉?

  只是在选择东西的时候,张天元稍微有些犹豫了,这个仓库跟他的私人博物馆不一样。这里边的东西都是从

  缅甸的那个宝藏里面起出来的,东西都不算太值钱,其中字画最贵的也不过就是十来万而已,这种水平的东西。

  张天元都觉得有点寒碜。

  他思前想后,突然间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元博大师不是一个鉴定字画的高手吗?那自己何不临摹一幅。拿去让他鉴定鉴定?

  自己的书法虽然难登大雅之堂,可是利用仿字诀临摹出来的东西。那绝对是顶级的,可谓真假难辨。

  如果说元博大师没有鉴定出来。他自然也不会嘲笑,毕竟他是先作弊的,如果鉴定出来了,那他可就要多夸

  上几句了,因为能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

  反正对于元博大师来说,教书育人做学问才是他的本职工作,大师从不标榜自己是书法家,并且曾经说过,

  自己就是一教师,然后算是一个鉴定古玩的人,书画只是业余爱好。

  之前,一个学生在场协助准备电视台拍摄用的资料,以为大师会把学术著作和诗书画集都拿出来以供拍摄。

  见大师坚持只摆学术著作和论文集,大为不解,元博大师则说:“我首先是帝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古典文学老

  师,其次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人员,书法绘画作诗填词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业余爱好,是你作这个工作

  本应该会的,值得一说吗?”

  从这个事儿上就可以看出来,元博大师真得只是把字画作为业余爱好来看待的,张天元投其所好,让其欣赏

  一番,倒也算是合适的。

  在地下仓库待了一会儿,张天元最终决定临摹一幅陈洪绶的画来拿去。

  之所以选陈洪绶而不是别人,那是因为陈洪绶祖上为官宦世家,至其父家道中落,这跟元博大师十分相似。

  陈洪绶是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诗人。字章侯,幼名莲子,一名胥岸,号老莲,别号小净名,晚号老迟、悔

  迟,又号悔僧、云门僧。

  此人一生以画见长,尤工人物画,与顺天崔子忠齐名,号称“南陈北崔”,人谓“明三百年无此笔墨”。陈

  洪绶去世后,其画艺画技为后学所师承,堪称一代宗师。

  张天元临摹陈洪绶所做的《屈子行吟图》,并且很是画蛇添足地在旁边添上了以陈洪绶笔法所写的一段描述

  。

  他还是希望元博大师能够看出来这东西的真假的,所以能露出一点破绽,就算一点破绽吧。

  不过为了做得更像一些,他还是用了一些特殊的能力,让这幅画作变得好像古董一样,不然就太假了。

  做完了这些之后,张天元就放下心休息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开车去买了些水果,还有张倩说的豌豆黄儿,

  再带上自己精心制作出来的一幅伪作去找元博大师。

  有朋友可能要问了,如果这东西看出来是假的,你怎么解释可以模仿得如此之像?

  那还不简单啊,直接推到那瞒天王身上就完了,说是自己买东西受骗了,反正今日只是去见见元博大师,其

  余的都无所谓了,将脏水泼到瞒天王身上也没什么。

  到了帝都示范大学门外的时候,张天元就看到张儒生和张倩等在门口了,元博大师一直就住在帝都师范大学

  里面,而且是那座非常有名的小红楼,想要见大师,那就必须得进入帝都师范大学。

  张倩对这里最是熟悉,因为她就是这所大学的大一学生,更重要的是,她从小就经常在这里面玩耍了,毕竟

  她可是元博大师的弟子之一嘛。

  “小张老师,让你不要带贵重的礼物,你还是带了,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