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五二章 金溪方仲永,泯然众人矣
  “别生气了小张老师,我这女儿天性不坏,就是有点傲气,觉得你年纪比她大不了十岁,可是却被我整天夸赞,心里头别扭而已。”张儒生听张天元的话有些不对,就赶紧解释道。

  “爸,你给他解释什么啊,我听说他书法相当不错,他要是今天能赢了我,我就叫他一声哥哥,赔礼道歉都行。”张儒生的女儿执拗地说道。

  一听这话,张天元反倒是来了兴趣,不得不说,这性子倒是有点像他啊,很是执拗,对于任何所谓的名家都不怎么服气,除非是自己真得亲眼见到对方的厉害,这才会服气。

  “哦,比书法吗?你不过十七八岁,学过几年书法啊?”张天元笑着问道。

  “别瞧不起人,我幼时便学书法,小学的时候写出来的毛笔字比老师写得都好,初中的时候,出黑板报那些字儿都是我来写的。”那女孩特别骄傲:“就是我爸那个时候也被我比下去了。”

  “哦,我听说去年快过年的时候,帝都举办了一次书法大赛,好像有个帝都师范大学的学生拿了第一名,不会就是你吧?”张天元平日里也是很关注新闻的,这条消息虽然并不是很引人注目,但他还是瞥过一眼,当时就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叫张倩。

  “没错,就是我,张倩!”女孩挺了挺那原本就丰满的胸部,显得很是自豪。

  “嗯,这样吧,于老师。你这里有笔墨纸砚吗?我跟这丫头比比,正好老于掌柜的和大张老师都是书法方面的行家。就帮咱们看看,评价一下吧。”张天元觉得这大过年的。正好也可以让老于掌柜高兴高兴,在这里写几个字,倒也无妨。

  “有,当然有,客人里面有送这些东西给家父,你们要用的话可以先用,家父不会介意的。”于老师说道。

  “哈哈哈,介意什么,能看到张老板的墨宝。老夫是快意之极啊。”老于掌柜也高兴地说道。

  于是,于老师和张儒生帮忙,将笔墨纸砚齐备,张天元便和张倩各执一笔,走到了书台之前。

  “女士优先,你先来吧。”张天元笑着说道。

  “先来就先来,谁怕谁啊。”张倩显得很是自信,站在桌前略略思考了一下,而后就写下了一句话“有志不在年高!”

  这话似有讽刺张天元的意思。你年纪比我大,但是未必写得东西比我好。

  张天元微微一笑,并不在意,走到桌前也是动笔写下了一句话“金溪方仲永。泯然众人矣!”

  这话是张天元从王安石的伤仲永里面提取出来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告诉张倩。小时候厉害,但是也别骄傲自满。如若不然,只会泯然众人矣。

  写完之后。张天元还笑着对张倩说道:“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澳门赌博网站: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你可懂我的意思吗?”

  “哼,有什么不懂的,王安石说方仲永的通达聪慧,是先天得到的。他的天赋,比一般有才能的人要优秀得多;但最终成为一个平凡的人,是因为他后天所受的教育还没有达到要求!但我不一样,我是受过很好的教育的,绝对不会成为方仲永那样的人。”

  “是吗,希望如此吧,老于掌柜,大张老师,来给评评,这两幅字,哪一个更好?”张天元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跟张倩争论什么,而是看向了张儒生和老于掌柜,说道。

  “倩倩的书法是跟着元博大师学的,颇有元体的风范,但明显不够老辣,虽形到了,但神却不足,只能说是有元博大师三分的火候吧,以后还得继续加强。”张儒生评价道。

  “不错不错,一般人学书法都是从写‘九宫格’或‘米字格’开始,并把字的重心放在方格中心。然而元博大师却发现,字的重心不在传统的米字格的中心点,而是在距离中心不远的四角处,还推算出它们之间的比例关系正符合所谓的‘黄金分割率’,对学习书法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他的书法自成一体,颇具威严,能够从其书法之中看到其人生的阅历!”老于掌柜也点头说道。

  “再看小张老师的字,我是吃了一惊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当真以为这是元博大师亲笔所书啊,元博大师的字修长、瘦骨、清秀,和他的理论一样,写得通俗易懂,雅俗共赏沿用了画作中泼墨的潇洒和用墨浓淡,在历史经典中创新,而小张老师将这些特点都一一尽显,更妙的是,其中居然隐隐能透过字看到元博大师的风采,这让我有些不能理解啊。”张儒生摸了摸下巴上故意留下来的胡子,吃惊地说道。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元博大师的字平正、秀媚。其书法观念,深受明末清初因皇家推崇而流行的赵、董书风的影响。修美、匀整。注重结构的黄金分割率,用笔干净,不尚变化。雍容华贵,贵族气。元博大师原姓爱新觉罗,系皇室后裔。趣味雅洁,富有书卷气,属于学者字。而这一切,在张老板的陛下都完全展示出来了,实在是相当难得啊。”老于掌柜也是不由赞叹起来。

  此时张倩的脸上露出了震惊和不解,她是跟元博大师学的书法,从小就开始,学了十来年了,居然比不上一个土豪?

  “这怎么可能啊,你难道也跟着元博大师学过字?”张倩问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我要是有那份好运,也就值了,可惜啊,我与元博大师是没有见过面的,本来到了帝都之后,是打算跟他见上面的,只可惜听说大师现在身体不好,也就无缘相见了。我这手字,不过是临摹他的字帖而已。”

  其实作为一个严谨的人。张天元对于元博的字是非常欣赏的,这一个人喜欢什么样的书法。还是跟性格有关的,元博大师的字儿,是很多富贵之家很喜欢的,因为象征着贵族气。

  “呜——呜——”张倩居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的伤心张天元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她辛苦练字十年,而且有大师指点,却轻易就输给了张天元这个临摹字帖的家伙,心里头委屈是必然的。不仅是给她丢脸,也给元博大师丢脸乐见。

  “这……”张天元是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女人一哭,他直接就傻眼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倩倩,既然知道输了,那就应该牢记你张大哥说的话‘金溪方仲永,泯然众人矣’,以后不要再骄傲了。踏踏实实地去练字,说不定将来还能成为一代书法大家呢。”张儒生并没有去扶张倩,只是在一旁轻声说道。

  张倩的哭声渐渐停住了,然后站在那里看了半天。突然对张天元说道:“张大哥,过年见面可是要送礼的,你比我大。理应给我礼物,我不要红包了。你把这幅字送给我就行了。”

  “这不过是儿戏之作,你真要啊?如果真要的话。我可以好好给你写一幅字啊。”张天元说道。

  “不,我就要这个。”张倩走过去,将那已经干了的张天元的墨宝卷了起来,然后收到了自己的包里面。

  “得,正好我今日也没带什么礼物,她既然喜欢这东西,就送给她算了,反正我也不吃亏。”张天元心里头想了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本来今日在这里遇到张儒生父女就是个意外,礼物什么的,他可是真没准备的,现在倒好了。

  “倩倩,赶紧去把你的脸洗洗,都成大花猫了。”张儒生见女儿破涕为笑,也是松了口气,他跟着张天元一样,也是一个拿女人没办法的男人,最怕的就是女人哭闹了。

  “啊呀,爸,你怎么不早说啊。”张倩显然是化了妆的,虽说这妆并不是很浓,然而哭了之后,脸上肯定还是不好看的,急急忙忙就往洗手间去跑了。

  张倩离开之后,张儒生、于掌柜和张天元还有于老师四个人就在病房里聊起了天,四个人都算是文化人,所以也有共同话题,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元博大师的事情上去了。

  刚刚张天元和张倩写的字,那都是元体,是元博大师自创的书法体,虽然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都不得不承认,元博的书法造诣相当之高。

  而且元博大师如今已经年过百岁,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长寿老人啊,话题引到他身上,倒也属正常。

  “唉,当初我那古玩店开张的时候,就打算找个名人给写个匾的,只可惜那个时候元博大师好像就有病在身了,毕竟人老了,身体各种机能都在退化,也是无奈啊。”老于掌柜叹了口气道。

  “对了,说起这个匾啊,我那神罗集团神罗两个字一直都是电脑字体,觉得太不符合我们集团的宗旨了,我也想找个名人帮忙写两个字,最好是文化界的名人,那些当官的就算了,政治这东西,你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出问题,然而书法却是永恒的,如果元博大师肯出手的话,这事情就好办了。”老于掌柜的话,正好是给张天元提了个醒,张天元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

  “张老板,你既然有这打算,就应该给张老师说啊,你只怕还不知道吧,张老师跟元博大师那可是师徒关系啊,他鉴定字画的本事,以及那书法,都是渊博大师传授的啊,刚刚那丫头的老师也是元博大师。”老于掌柜急忙说道。

  “真得假的啊?”张天元还怎不知道这事儿,这位张儒生张老师口风也太紧了吧,居然这种事情也能隐瞒起来,作为元博大师的弟子,那多骄傲啊。

  “当然是真的了。”张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便随口回答了一句:“我爸老说自己没有达到元博爷爷的期待,所以不愿意对外人提及他是元博爷爷的徒弟,觉得给元博爷爷丢脸了。”

  “大张老师也太谦虚了吧,如果您这样的都不算成功,那咱这个圈子里又有谁算得上是成功呢?”张天元苦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