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五零章 逛庙会
  “哎呀,这个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对了,那个打碎的哥窑瓷器还在你那儿吗?我回去修复一下,虽然是仿作,不过技术也算是上乘,可以当个参照物,免得以后遇到了瞒天王的其它作品又被骗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张天元之所以会感到有那么一点点惭愧,主要还是因为这件哥窑瓷器,因为这东西是真的,而非伪作,更重要的是,他的补字诀可以将破碎的瓷器完整修复,完璧如初啊。

  光这东西,平常卖价就是两三亿,如果再拿去拍卖行的话,拍个四五亿应该不是问题,四五亿跟七百万比起来,那赚了太多了。

  尽管张天元并不会拿这东西去赚钱,可是价值在那儿放着呢。也算是捡了个大漏了。

  “当然,东西还在我这儿,我给你取去。”于老师点了点头,将用袋子抱起来的瓷器随便递给了张天元。

  张天元拿到手之后,还是重新鉴定了一遍,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嘛,他跟于老师又不熟,万一这个人给他玩狸猫换太子呢?那不是亏大发了嘛,所以在签合同之前,这个鉴定是必须的。

  结果还不错,于老师的确是个老实人,就像是别人所说的那样,反正哥窑瓷器是没有调包的,张天元从这一点就可以推断出来,这个人应该没那么多的怪心眼。

  “你也真有意思,要这破碎片干嘛啊,都不够麻烦的。”聂震这会儿走了进来,看到张天元手里拿着的碎片,有些不解。

  “聂哥,这你就不懂了吧。要想鉴宝,那首先得先知道别人怎么造假,我是个鉴宝师,对于这种造假技巧必须得搞清楚,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受骗上当呢!”张天元让自己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可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聂震点头说道。

  “对了于老师,我明天下午可能就要回陕州老家去了,这边的手续,你跟徐总联系就行了。具体的事宜我已经通知她了,她今天放假,明天就会正式上班,不管是要办什么东西,都可以跟她商量,实在解决不了的。可以让她给我打电话,行了,那就这样吧,嗯……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到这里已经正常营业了!”

  老于掌柜的情况还不错,估计半个月都能康复了,张天元不想等到他康复了再开张。毕竟关门一天,那就是一天的损失啊,租金各方面都是要钱的,他打算先让徐胥从别的店里调过来一个人帮忙看几天店,等元宵节之后,估计老于掌柜也就康复了,再来做这个掌柜的也不迟。

  “兄弟,你这店要开业,名字得改一下啊,不能一直叫老于家古玩店吧。多难听啊。”聂震提醒道。

  “其实也不难听,这叫通俗易懂,老于家古玩店在潘家园已经打出了名气来了,我是不打算改的,可以在前面加上神罗两个字就行了。”张天元打算利用一下老于家古玩店这块招牌。这跟当初利用天瑞祥的招牌是一个道理,生意人嘛,能利用的就要利用,不用那就是傻。

  再说了,潘家园和琉璃厂还不太一样,琉璃厂的古玩店都比较有文化气息,比如荣宝斋之类的,听起来很文雅,而潘家园的很多古玩店名字都比较通俗,因为来这里的客人,那三教九流都有,你弄得太文雅了,别人搞不好还不敢进来了。

  这就跟很多理发店却偏偏整个“发型设计”的招牌,搞得很多理发的都不敢进去了,没什么好处,既然是理发店那就挂个理发店的招牌,别以为你弄得高端了,你就高端了,人家有钱人照样不会来你这里,而没钱的呢,又被你那名字给吓跑了,实在不划算。

  “神罗老于家古玩店,就是名字有点长,其余还行。”于老师是很高兴的,因为这店现在明明已经不是自家的了,还可以把原来的店名保留,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事情,相信他父亲一定会非常满意的。

  “长就长吧,神罗可以单列出来,还叫老于家古玩店,招牌怎么设计,你跟徐总商量就成了。”张天元说道。

  “好,澳门赌博网站:初五过了之后,政府机关大概就该上班了,我一定和徐总赶紧把这些手续什么的都跑完了,早早让古玩店开业,只要古玩店一开业,相信之前那些借给我们家钱的老朋友们也能放下心了,不然他们一颗心总是悬着的……”

  于老师巴不得现在就赶紧去把手续全部跑下来,然后让这家古玩店赶紧开业,他是知道的,因为借钱的事儿,他父亲的一些朋友跟家里人闹得都不太愉快,虽然这些朋友因为友情而没有过来催债,可是他们不能看人家家庭因为这种事情而闹僵吧,所以能让别人放下心,那就赶紧把该做的事情做了。

  紧接着,两人分别在合同上签字盖章,摁上了手印,这合同在这一刻起,也就算是生效了,有了法律效力了,谁也不能反悔了,反悔就是违约,违约那就要支付巨额的违约金。

  其实像这种小店之间的交易,原本是不用张天元亲自出面的,只是这个交易比较特殊,关键有那哥窑瓷器,张天元不放心别人来办这个事儿,所以就自己动手了,但是最后这些合同,还是要交给徐胥去处理的,该存档的存档,该备份的备份。

  当然了,钱也是张天元用自己私人账户的钱打给于老师的,一共是七百万,公司账户的钱,他虽然也有权利去动,但他不愿意动,不想破坏自己定下来的规矩,以后等公司财务上班之后,把七百万打到他的私人账户里面也就是了。

  “张老板,您真是个爽快人啊,这是我刚刚列下的清单,你看一下吧,东西是真是假我是不太清楚。不过我父亲之前做过鉴定,旁边都有介绍,连估价也写出来了,您到时候卖起来也方便。”刚刚张天元和聂震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于老师在那里清理账目。如今已经弄完了。

  张天元摆了摆手道:“这个就不用给我看了,到时候拿给徐总就行了,这店是我的不假,不过以后直接管理的,还是徐总。”

  “那行,等明天见了徐总。我就把这些东西给她看。”于老师点了点头道。

  “好了,事情弄完了,聂哥,咱们也走吧,庙会怕是都开始了,可别错过了啊。于老师,今儿可是大年初三,您也回去多陪陪老人吧,明天可就要忙起来了。”张天元收起了自己要拿走的合同,准备见了面之后交给徐胥,这东西向来都是要一式多份的,最起码于家要有一份。他们公司要有一份。

  “等一下张老板,还有个事情啊,以前我父亲做掌柜的时候,那入账出账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包揽的,他不会电脑,是用算盘算账的,这以后是不是给配个专门清账的啊?”于老师问道。

  以前店是老于家的,就算账上有点什么差错,那也是自己家的事儿,可如今店是别人的。这账自己管可就不好了,所以于老师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这个事儿就不要找我了,直接找徐总吧,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瞒你说。帝都那几家店都是她帮我办起来的,这里面经验她是最多的,找她肯定没问题,行吧?”张天元光是来签合同,这就已经有点越俎代庖的意思了,现在这些细节问题,他哪里还用管啊,不仅不用,而且不能管,管了那就是他多管闲事了。

  “行行行,只要有人负责那就行了。”于老师急忙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啊?”张天元这走了几次都没能走出门,也是心头苦笑,这下子准备把事儿都让于老师说完了再走。

  “张老板,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您是否能够答应?”于老师犹豫了很久,才将话说了出来。

  “哎呦我的于老师,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干嘛还这么忸忸怩怩的啊。”张天元看到人不干不脆,就忍不住生气。

  “是这样的,家父想要见你一面,好好当面感谢一下你。”于老师说道。

  “就这点事儿啊?”张天元想了想道:“这样吧,今天庙会结束之后,我就去拜望于掌柜的,你把医院的地址给我就行了。”

  “太谢谢了啊张老板,我是真怕您不答应啊。”于老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他是紧张得流汗,生怕张天元不答应,那可就丢人了。

  “你要是让我明天去,那我估计就不答应了,因为我还有事儿,今天没关系,肯定去。”张天元说完话之后,就跟聂震走出了古玩店。

  今天的庙会可是让张天元着实过足了眼瘾,什么秦腔戏、扁担戏(即木偶戏)、相声、双簧、魔术(我国古称“幻术”,俗称“变戏法”)、数来宝、耍中幡、秧歌、高跷等等是看得人眼花缭乱。

  还有许许多多张天元小时候玩过的那种玩具,也都一一见到了,比如空竹、扑扑登、走马灯、鬃人、吹糖人、画糖人、塑糖人、面塑、九连环、拨浪鼓。

  庙会中的民间玩具种类繁多,制作精巧,件件都称得上是手工艺品。

  这可是真正的文化底蕴啊,在国外,你很难见到如此场面的。

  当然,也有一些游戏是近代才渐渐发展起来的,比如套圈这种游戏,摊主在地面摆一些玩具,值钱的在远处,价廉的在近处。顾客从摊主手中买下竹套圈,在规定地点把圈掷出,套中何物,何物就归自己。

  聂震孩子气特别浓,花了一百块钱去套东西,结果套回来了价值也就十来块的东西,不过他玩得倒是挺高兴的。

  游戏就是游戏,图得自然就是个乐子,如果纯粹想要买东西的话,那不如直接去超市了。

  另外还有摇彩,放一带指针的木盘,盘内放玩具若干。顾客花点钱,用按扭发动指针。指针停止运行后,指着什么玩具,该玩具就归顾客。

  还有打枪,放一立柜,柜上有若干小门,门内分别装有玩具,门口都设有靶。顾客向摊主购买软木子弹,用枪击靶。如击中,小门自动开启,里面的玩具便归顾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