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九章 春联
  在于老师看合同的时候,张天元便跟聂震在店里面转了起来,之前张天元看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区分真假,并未细看,如今转悠起来,其实许多有意思的仿作,倒也能让人感到其中的乐趣。

  古玩店,那并不是单一的卖什么东西,而是包含很多样的,是非常杂的。

  陶瓷、书画、玉器和杂项,这是古玩的四大类,杂项里面所属非常复杂,主要包括竹、木、牙、角、文房四宝、漆器、绣品、铜器、佛像、鎏金器物等,以及一些无法准确归类的物品如挂饰、手串、核桃等,最大的特点是易于把玩。

  甚至还有一些你根本无法归类的东西,也都直接归入到了杂项里面,所谓杂,就是这个意思了。

  “哈哈,兄弟你看,这木头板子上写的东西,居然也敢号称古玩,我看这也不怎么样嘛。”聂震突然指着一对木板笑道。

  “那叫桃符,聂哥你既然要玩古董,还是多学学这方面的知识会比较好啊!”张天元苦笑说道。

  “桃符?桃木剑我倒是知道,不就是道士捉鬼用的嘛,桃符又是什么?”聂震嬉皮笑脸地问道,对此毫不在意,完全看不出他的尴尬。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桃符是历史悠久的汉族民俗文化。古人在辞旧迎新之际,用桃木板分别写上‘神荼’、‘郁垒’二神的名字,或者用纸画上二神的图像,悬挂、嵌缀或者张贴于门首,意在祈福灭祸。据说桃木有压邪驱鬼的作用。这就是最早的桃符。”

  “靠,说了半天,这不就是最早的门神吗?”聂震笑道:“可是这两个桃符上。好像写的是字啊。”

  “嗯,这应该是最早的春联,孟昶所书的‘新年纳余庆,

  佳节号长春’,春节前夕。后蜀主孟昶突然下了一道命令,要群臣在‘桃符板’上题写对句,以试才华。可是,当群臣们把对句写好给孟昶过目时,孟昶都不满意。于是,他亲手提笔。在‘桃符板’上写了这么一个对子,这就是最早的春联了。”张天元解释道。

  “哦,是最早的对联啊,原来如此,古人倒也有趣。”聂震点头笑道。

  “不是最早的对联,是最早的春联。我国对联第一人并不是孟昶,而是比他早四百多年的南朝梁代的刘孝绰。刘孝绰在建康做官,这个人非常有才,喜欢帮助别人,但帮了别人之后又常常挖苦、戏弄别人,所以虽然做了许多好事,但最终没有人说他好。后来辞官不做。怕别人打扰他,就写了一副‘闭门罢庆吊,高卧谢公卿’的对子贴在门上,拒绝别人上门访问,这才应是中国第一副对联。”

  “到了宋代,对联开始兴起。苏东坡访王文甫,就曾赠王一副‘门大要容千骑入,堂深不觉百男欢’的对联。但当时的对联还称桃符。”

  “这可真够复杂的,反正我是搞不懂啊。”聂震挠了挠头,这些东西搞得他可很是头大。什么桃符、对联,完全搞不明白啊。

  “有些对联是相当有趣的,看得多了,就知道其中的妙处了,而且你看着古玩店里面。有许多桃符出售,这些虽然都是仿作,不能算是古玩,但是过年买几件回去,倒也很有意思。”张天元笑着说道:“有一则对联叫‘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断绝是非跟’,你猜是说什么的?”

  “应该是说某位猛将杀敌厉害吧?”聂震想了想道。

  “不不不,不对,明太祖朱元璋建都南京,为庆贺开国立业,在除夕时传旨,公卿士庶门上须贴春联一幅。这种把‘题桃符’变成张贴春联的习俗,一夜之间,由官廷豪门推广到了百姓门户。第二天清早,也就是大年初一,朱元璋微服出行,漫步大街小巷,鉴赏春联。当他发现有一屠户人家因没钱买纸所以没贴春联时,他便命人取来纸墨,当下挥毫,为屠户题下一联: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斩断是非根。”

  “我靠,这么生猛的话,居然是说一个杀猪的,我服了。”聂震苦笑不已。

  “哈哈哈,有意思吧,要我说啊,这现在的春联太无趣了,过来过去就是那几句话,还是古人的春联有意思,几乎家家户户都不一样。”张天元哈哈大笑道。

  “这里面就没有真东西吗?”聂震问道。

  “有肯定是有的,不过桃符一般不太可能保存到现在,那可是木头啊,历经数百年早就腐朽不堪了,哪里还能保存到如今,不过倒是有一些人用特殊的材料来题写春联,保存到了如今。”张天元解释道。

  “不会用黄金白银来题写吧?”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啊,我就听说有人用白玉来做对联的,不过那不是挂在大门外,而是挂在厅堂之外,倒也有趣。”张天元笑道。

  “对了于老师,你看这大过年的,你门外居然连一副对联都不挂,虽说你这家店现在没有营业,可也不该如此啊,新年要有新气象,对联那是必须的。”张天元突然看向了于老师说道。

  “早听说张老板书法不错,不如就现场写一幅吧,可惜我这里没有红纸,就以桃符替代吧,也显得咱们古风古韵,你看如何?”于老师想想也是,虽说这店是没有开张,但已经有了新的主家,这大年初一不挂春联,真得是说不过去啊,于是就说道。

  关于张天元书法好的事儿,在潘家园那可是挺有名的,当初张天元在潘家园的一家文房四宝店里写东西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看到了,于老师估计也知道,甚至有可能就是当时的看客之一。

  “这有何难。”张天元顿时也来了兴致,挑选了两块干净的桃木板,大约一米来长,拿来笔墨,略一思忖。就在上面写道:“双手连通古今路,一语道破真假门。”

  “横批就是‘博古通今’。”

  横批,是指挂贴于一副对联上头的横幅,一般仅用于少数有此必要的楹联。所谓“横”,指的是横写的书写方式;“批”,含有揭示、评论之意,指的是对整副对联的主题内容起补充、概括、提高作用。

  然而到了现代,春联必须有横批,不然就称不上春联,所以如果只挂楹联而不写横批。也不是个事儿。

  虽然这对联未必工整,平仄也未必正确,但是对于今人来说,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的,尤其是挂在古玩店门口,谁都明白这古今、真假的意思了。

  当然。张天元还是借鉴了朱元璋的那副对子。

  聂震很是热心地将那桃符挂在了门外,立即引来了一众路人围观评阅。

  至于对子写得好不好,这些人反倒评价很少,而是对张天元那书法,赞不绝口啊,张天元现在虽然书法还处于模仿阶段。然而因为有仿字诀的关系,他的模仿程度简直可以以假乱真,所以哪怕是在行家看来,那都是非常出色的。

  “张老板,合同看完了,咱们坐下来详谈一下吧?”

  此时聂震正在外面跟那些看热闹的人闲聊,将刚刚从张天元那里听到的一些事儿都拿出去显摆去了。于老师看完了合同,就让张天元过来详谈,反正此时也并未开店,所以也不会有人进来打扰,他们可以在这里把事情都商议完成了。

  “于老师都看完了?”张天元刚刚洗了手回来,脸上挂着笑问道,刚刚写字的时候,手上沾了些墨汁,这手肯定是要洗一洗的。

  “看完了。”于老师点头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的话,咱们是不是就可以把合同签了?我这人不太喜欢绕圈子。而且也没时间绕圈子,咱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张天元从年初五开始就要忙活了,这还仅仅是他的私事,要知道万一公司里面有事儿的话,他还必须得去关注一下。作为董事长,放权没错,可是如果一点事情都不管,那也是不像话的。

  比如这新的一年了,总是要去看望一下员工的,还要开个会议,商量一下公司将来的发展规划,这些他都必须得参加,因此就这家小店的事儿,让徐胥来管理就行了,他是没那些时间了,今天之所以来,那是因为徐胥回津城过年去了,没办法过来,他才来的。

  “张老板,您看您说的,这份合同我可是占了便宜的,说实在的,就像上次那个女孩说的那样,我已经找了很多人了,可惜他们都不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您是个仁义之人,这份合同,我决定签了,另外我父亲估计年后就能出院了,到时候他一定来给您看场子。”

  说实在的,于老师在内心深处觉得张天元有点傻,明明估价一百万的东西,肯出四百万,这不是傻是什么?但这话他是不会说的,他肯定要夸张天元好,张天元有眼光。

  而且不管张天元是不是傻,人家总是帮他们于家度过了难关的,不能嘲笑人家不是吗?

  然而于老师还是读书太多读成了书呆子了,他也不想想,作为神罗集团的董事长,能将事业发展到今天,会是那么傻的人吗?

  他的这个心理,就跟许多希望捡漏的人一样,你觉得自己捡漏了,在心里头还骂那些古董商没眼光,傻逼,其实却不知道,别人心里头同样在骂你傻逼呢。

  当然了,张天元不会骂于老师,他这个人还是有点太过心软了,澳门赌博网站:换了别人,只怕还会继续压价,实在压不下去的时候才会松口。

  但是他心里头知道,那哥窑瓷器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做人也不能太无耻了,更何况于家的确有困难,自己又不缺那点钱,没必要做那种太过无耻的事情,所以才会答应四百万再加上六十万一年的租金,总计七百万拿下的。

  说真的,按照张天元心里头的想法,其实还想多给点钱呢,但他怕对方产生怀疑,所以就没有提,实在觉得心里头不舒服的话,大可以等到老于掌柜给他打工的时候,适当给点弥补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88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