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八章 古礼
  过了十二点之后,众人就陆续回房睡觉去了,帝都不允许燃放烟花爆竹也是有好处的,因为这个时间点不用承受爆竹声那巨大的噪音。

  当然张天元家里也没有放,他也早早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给未来的丈母娘和丈人爹拜了个年,然后就跟柳梦寻视频聊天一个小时,这才睡觉了。

  大年初一在陕州有个习惯,那就是一定要早起来吃饺子,然后还要去给父母以及爷爷奶奶拜年,不过因为睡得太晚的缘故,张天元九点左右才起来的,其实大家都差不多,唯独值班的王朝、马汉等人起来很早,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遇到这么一个好老板如果还不知道珍惜的话,那以后只怕是没希望再找到了。

  按照张天元家里的习惯以及陕州关中的风俗,大年初一是要给张天元父亲的舅舅拜年的,也就是张天元的老舅,不过老舅已经去世了很久了,这个事儿就省了。

  而大年初二是女婿去丈母娘家的日子,所以张天元初一就乘坐飞机前往了宝岛,这一次去,除了拜年之外,自然还要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毕竟这是他跟柳梦寻的事情,不能全部都交给长辈去办,他们两个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初一下午走的,到了初三,张天元就返回了帝都,这一次去宝岛,张天元被柳家的亲戚朋友们就像是欣赏稀有动物一样欣赏了一番,搞得他心里有些不舒坦,不过晚上的时候,柳梦寻倒是好好地犒劳了他一番,这才让他满意地回到了帝都。

  他在帝都还能待两三天时间。然后就要和家里人一起回老家了,回老家的目的自然是很简单,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还是街坊邻居,都在老家呢,这一次他要结婚了。肯定是要把请帖送到的,帝都太远,来几个主要的亲戚就行了,其余的人,可以在老家办一场婚宴,那也是没问题的。这一次回去,就要敲定找个事情。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样好麻烦,但是张天元却不会,人生难得结婚一次,麻烦一些那也是有必要的,很多事情。不能因为麻烦你就不做了。

  再说了,到了他这个份上的人,如果说结婚不请街坊邻居,别人肯定会说闲话的,说你有了钱就忘了穷亲戚,忘了穷朋友,忘了穷街坊。那就不太好了,毕竟张天元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他虽然住在帝都,可是对家乡依旧非常关心,最大的民俗工艺品生产基地都建在了自己的老家,并且是自己出资修了一条双向六车道的公路,与通往西凤和帝都的高速公路连接上了,这极大地带动了他们那个村子的经济发展。

  如今他们那个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车,家家户户住的都是小洋楼。环境也是非常的漂亮,不得不说,这些人心里头都是感激张天元的,所以也希望趁着张天元结婚的时候,可以祝福一下。如果张天元不请他们,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初三回到帝都之后,张天元就只是吃了个饭,休息了一会儿,便用车载着一家子人去潘家园看庙会了,那一次逛潘家园的时候,他就决定了要到这里来看庙会了。

  小时候家乡的描绘他还记忆犹新,当时是被父亲架在脖子上看的,那叫一个热闹,不过长大之后,很久都没有看过了,今天自然是要大饱眼福的。

  老太太、李兰香、张如海、林枫、张雪,还有张天元的外甥和外甥女都来了,一共是开了两辆车,都是那种八座的mpv,坐下这些人是绰绰有余了。

  有意思的是,聂震也带着叶玉兰来看庙会了,估计这小子还是怕待在家里麻烦,再加上他一直都想着张天元给他的院子里多挑一些合适摆放的东西,所以肯定是会来的,路上还给张天元打了个电话,两家人在潘家园汇合。

  大年初三的帝都,人比往常少了很多,以前路上堵得人发疯,不过现在一路上汽车都开得很是顺畅,不过年味还是很浓的,各家商场为了抓住过年的商机,也是大打促销牌,逢人就说“过年好”、“恭喜发财”。

  这一路上倒是不算拥挤,可是到了潘家园之后,张天元就皱起了眉头了,好家伙,这真正是人山人海啊,从入口处往里面看,简直就是接踵摩肩。

  张天元将林航架在了脖子上,而林枫则让林佩佩骑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样的话,也可以避免两个小孩子被挤散了。

  如今这人贩子也不少啊,刘天王最近上映的一部叫《失孤》的电影,讲述的就是失孤的事儿,要是林航和林佩佩丢了,别说张雪和林枫这做父母的,就是他也会急疯的,毕竟他对这两个小家伙,那可是很疼爱的。

  因为张天元要去跟于老师谈正事儿,所以到了老于家古玩店门前之后,几个人就先分开了,林航被张雪拉在了手里去跟众人一起逛庙会,张天元则跟聂震一起进了老于家古玩店。

  本来张天元是不想让聂震去的,毕竟聂震对这方面那是一窍不通啊,总是捣乱,可是聂震却好像跟定他了,临走的时候,还特地把叶玉兰交给了张雪照顾,毕竟叶玉兰怀孕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也是属于重点保护对象的。

  “于老师,过年好啊,于掌柜的身体如何了?”

  张天元走进老于家古玩店之后,就看到于老师正坐在那里算账,估计是在清点货物吧,虽然他不懂古玩,也不懂古玩店的经营,但是算账还是会的。

  张天元上前拱了拱手,这应该算是古玩行里的人的一个共性吧,都喜欢古礼,现在的人,很少有行拱手礼的,要么就是握手。要么就是拥抱。

  于老师也赶紧拱了拱手道:“张老板您来了啊,新年好,新年好啊,承您吉言,家父现在恢复很不错。这也是多亏了您高价收购了我们的店面,让家父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位于老师脸色比前几天好多了,脸上也多了些笑容,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的悲剧之中嘛,既然被骗已经成为了现实,那也无法改变的。人总是要从过去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的,然后向前看,当然也是向钱看,不然你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许多人因为走不出阴影,最后选择自杀,这样的例子是屡见不鲜啊。尤其是那种之前做大老板,衣着光鲜的人,如今却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地狱之中,一下子承受不了那种落差,最后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张天元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变成那样,但是他觉得自己不会选择自杀的,活着就有希望。而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拱手礼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真正会用的,却不多,今儿这位于老师虽然是个老师,但却也把这个礼节给弄错了。

  拱手礼与其相似的礼仪称作揖,是我国古代开始的,相见或感谢时常用的一种礼节。

  行礼时,双手互握合于胸前。当代一般右手握拳在内,左手在外;若为丧事行拱手礼。则正好相反。一说古人以左为敬,又有人在攻击别人时,通常用右手,所以拱手时,左手在外。以左示人,表示真诚与尊敬。

  而于老师的拱手礼,就把右手放在了外面,感觉上应该是电视剧看多了,一般武侠电影里面的拱手礼,用的都是右手向外。

  这要是换了比较重规矩的人,于老师这么做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张天元就无所谓了,他对这些繁文缛节并不是特别看重,再说了,于老师又不是古玩行里的人,他不懂这个,可以理解。

  倒是聂震不知道从哪儿看过这种区别,就对于老师纠正了一下,于老师也是尴尬不已,急忙改了左手向外。

  “唉,说起来惭愧啊,我一个做老师的,居然连这最基本的拱手礼都不懂,让两位见笑了。”于老师苦笑道。

  “这不能怪你,号称‘礼仪之邦’的华夏,取世界通用的外交礼仪为己用,而将自己的礼仪弃之如粪土,将礼仪的民族性消灭得干干净净。今天,面对世界‘文化市场’上民俗遗产越来越看好的形势,能说什么呢?只能说是奇耻大辱。我盼望国民早日觉醒,为拱手礼平反,还中国以‘礼仪之邦’之实。要知道,拱手礼不仅卫生,而且又是很好的传统,它跟下跪不一样,跪拜之礼可以摒弃,因为不好,但是这拱手之礼在我看来,绝对是比握手拥抱更加合适的。”张天元笑了笑,这番话倒是缓解了一下尴尬地气氛。

  “张老板说得好啊,咱们的端午节都被别人申请了,这也是一种耻辱!咱们在努力追求西方文化的同时,却把自己的传统好的坏的一并给扔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于老师点了点头,深有感触地说道。

  “唉,这样的大事,咱们这些人是没办法的,这需要举国之力才能改变。不过我是玩古董的,尽量将真品古董留在国内,就算是对老祖宗的一种告慰了吧,免得他们在天之灵都不得安宁。”张天元叹了口气道:“对了于老师,我可能初五的时候就要离开帝都一段时间,这份正式合同是我托人拟定好的,你先看一遍吧,觉得没问题的话,那咱们今天就把正式合同签了吧,这老于家古玩店的历史怕是要终结了,我还要找人好好收拾一下,去一去晦气,大概十五的时候开张,你看怎么样?”

  张天元很快就将话题切入到了关键点上,从随身带着的包里面取出来一份合同,打印得非常清晰,然后递到了于老师的面前,继续说道:“合同可能还要到工商部门报备,我不是很懂这些,所以接下来的事儿,您可以跟我们的总经理徐胥进行洽谈,她的电话你知道吧?”

  “知道,当然知道。”于老师点头道。

  “那就行了,合同你先仔细看下吧,不用着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88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