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七章 年的味道
  “哥,听人说帝都是不允许放鞭炮的,咱们这么放没事儿吧?”听着外面院子里的鞭炮声,林枫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怕,这种事儿本来就不是能强制的。那种公寓楼放炮自然很不安全,容易引发火灾,咱们这么大的四合院放一放也没事儿,再说了,为了安全,我可是强忍着没有买烟火啊,不然的话,来一场焰火晚会倒也是不错啊。”张天元摆了摆手道。

  “不是有个人出了个什么《穹顶之下》的片子,说是要防治雾霾吗?这放炮也污染空气吧?”张雪疑惑地问道。

  “嗯,是有这么个人,不过在她之前,咱们国家就已经开始大力倡导治理雾霾了,关于雾霾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放鞭炮就会形成雾霾?这绝对是鬼话!如果能把工厂治理好,让汽车尾气排放更加环保,比禁止燃放鞭炮更有用,如果说放鞭炮会引发火灾,这个我还能理解,毕竟这也是事实,那些公寓楼那么小的环境,很多人还要放烟火,不出事儿才怪呢,像咱们这样的,肯定没事儿,安心吧。”

  “倒也是,鞭炮的污染比工厂污染轻多了,甚至比吸烟都要轻啊。”林枫点了点头道。

  饭吃得差不多了,众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由着鞭炮,就说到了雾霾上面。

  网上有句话叫“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

  借以来讽刺关心国家政治的人,不过张天元是不怎么同意的,就算是平头老百姓,把国家政治关心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吧。尤其雾霾这种事情,是关系到了每个人的生活的。

  “我觉得过年还是要有些年味的,不放鞭炮实在是没意思,哥你说是吧?”林枫笑道。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王安石的诗句,可见即便是古人,过年都要放爆竹的,这种传统不能丢,国家真得要改的话,那还是研制一些不会产生污染和火灾的爆竹吧。就跟汽车尾气有污染,工厂排放有污染一样,你不能一刀切全部不让用了,毕竟工人还是要吃饭的嘛,而是应该从治理方面入手降低环保的成本,提升环保的效果。现在科技这儿发达,还真办不到?只能说有些人不想办而已。”张天元笑道。

  “对,说起过年,咱们小时候可是听了不少有趣的故事啊,澳门赌博网站:都是有关除夕和过年的,还有很多讲究现在都忘了,估计咱们下一代人。都不会太在意了吧。”林枫点了点头道。

  “是啊,其实过年很多风俗都是相当不错的,只可惜现在好像渐渐都被忽视了,不怎么重视了。”李兰香也叹了口气说道,不光是城市里,就是农村的很多年轻人也不太在意这些事情了。

  “我倒是因为学的考古,所以还是对一些民俗事情比较在意的,哈哈,这也算是另外一种额外的收获吧。”张天元笑了笑道。

  “哎,咱们不如玩个游戏怎么样?这大过年的。也不能太无聊了吧,每个人说一个过年的习俗或者禁忌、故事,谁说不出来,谁就喝酒,怎么样?”林枫突然说道。

  “这个你们年轻人可是玩不过我们啊。”张如海哈哈笑道。

  “那可不一定哦爸。”张天元笑了笑道:“我的考古学那可不是白学的。这样吧,我要是说不上来,自罚三杯,你们都喝一杯怎么样?”

  既然是大年夜,那自然是要高高兴兴的,打麻将、大牌都太普通了,所以张天元对自己的妹夫林枫提出来的这个游戏,还是挺感兴趣的。

  不过他这自罚三杯的话,倒是让众人都有些不太服气啊,你是多读了点书没差,但这过年的风俗民俗,你就能比我们懂得更多?还是说你仗着自己的酒量大一点都不怕了?

  “好,你小子现在这么自信,待会儿可别后悔啊,那就从我这儿来吧。”张如海也是很热情。

  “等等,我们就不玩了吧,你们四个男人玩。”李兰香急忙制止了这个游戏的开始,她知道张雪和林枫的母亲都不太能喝酒,她自己酒量也不行,老太太虽然能喝酒,可是毕竟年纪大了,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了,没必要掺和进去。

  “行行行,你们就当证人吧,在一旁盯着。”张如海摆了摆手,当即就同意了。

  “可以开始了吧?”张如海问道。

  “开始吧。”众人点了点头道。

  张如海略一思忖就说道:“年夜饭!这算是习俗吧!”

  “算,当然算了。除夕这一天对咱们华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这一天准备除旧迎新,吃团圆饭。家庭是华人社会的基石,一年一度的团年饭充分表现出中华族家庭成员的互敬互爱,这种互敬互爱使一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

  “家人的团聚往往令一家之主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老人家眼看儿孙满堂,一家大小共叙天伦,过去的关怀与抚养子女所付出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这是何等的幸福。而年轻一辈,也正可以借此机会向父母的养育之恩表达感激之情。”

  张天元笑着帮父亲解释了一番,然后自己接着说道:“贴春联!”

  “嗯,春联也叫门对、春贴、对联、对子、桃符等等,它以工整、对偶、简洁、精巧的文字描绘时代背景,抒发美好愿望,是我国特有的文学形式。每逢春节,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家家户户都要精选一副大红春联贴于门上,为节日增加喜庆气氛,这可是从宋代就开始的风俗习惯啊,肯定算吧?”

  “你说贴春联,那我就说贴窗花!”林枫嘿嘿笑道:“在汉族民间人们还喜欢在窗户上贴上各种剪纸——窗花。窗花不仅烘托了喜庆的节日气氛,也集装饰性、欣赏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窗花以其特有的概括和夸张手法将吉事祥物、美好愿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将节日装点得红火富丽。”

  “贴窗花都算。那贴福字也算吧。”林枫的父亲笑了笑道。

  “算,当然算了,春节贴‘福’字,是我国汉族民间由来已久的风俗。‘福’字指福气、福运,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祝愿。为了更充分地体现这种向往和祝愿,有的人干脆将‘福’字倒过来贴,表示‘幸福已到’‘福气已到’。汉族民间还有将‘福’字精描细做成各种图案的,图案有寿星、寿桃、鲤鱼跳龙门、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咱们这门上就贴着呢,怎么能不算呢。”张天元点头说道。

  “还有一样东西要贴,那就是贴年画。这也没差吧?”张如海笑眯眯地说道。

  “当然,当然,春节挂贴年画在城乡也很普遍,浓黑重彩的年画给千家万户平添了许多兴旺欢乐的喜庆气氛。年画是我国的一种古老的汉族民间艺术,反映了人民朴素的风俗和信仰,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的希望。您不说我都忘了。咱们今年可是忘了买年画啊。”张天元说道。

  “现在年画都用挂历代替了,不过这个习俗倒是还继续着呢,哥,该你了,现在该贴的东西都已经贴完了,你还能说出来别的吗?”林枫笑着问道。

  “这还能难得住我啊?放爆竹算不算?燃放爆竹,以哔哔叭叭的爆竹声除旧迎新。这可是外面那些小孩子正干的事儿啊。”张天元哈哈笑道。

  “厉害厉害。我想想还有什么别的,对了,过年祭祖也是一项吧?”林枫突然抬头说道。

  “古时,这种礼俗很盛。因各地礼俗的不同,祭祖形式也各异,有的到野外瞻拜祖墓,有的到宗祠拜祖,而大多在家中将祖先牌位依次摆在正厅,陈列供品,然后祭拜者按长幼的顺序上香跪拜。”

  “汉人祭祖。多半做鱼肉碗菜,盛以高碗,颇有钟鸣鼎食之意。南方人流寓帝都的,祭祖尤为隆重,大半是八碗大菜。中设火锅,按灵位设杯箸,在除夕、元旦、元夜,都将火锅扇开,随时换菜。”张天元还记得自己在书上读到的有关祭祖的一些事情,对于林枫能想到这一点,也是欣然点头道:“算你没错,下一个。”

  “挂灯笼。”林枫的父亲似乎早就想好了,因此到他之后,没有任何磕绊就讲了出来。

  “我国的灯笼又统称为灯彩。起源于18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每年的除夕节前后,人们都挂起象征团圆意义的红灯笼,来营造一种喜庆的氛围。除夕之夜守岁,门口挂着红灯笼,堂屋燃着熊熊的红火,点着蜡烛或油灯,一家人围桌而谈。”张天元笑道:“虽然现在的灯笼里面已经不是蜡烛,而是灯泡,不过灯笼还是灯笼,作用没有变,咱们四合院门口的那几个打灯笼,很是惹眼啊。”

  “到我了啊?我先喝一杯润润嗓子。”到了张如海之后,他直接讲杯里的酒喝了,然后又倒满了才说道:“压岁钱,这也是一种风俗。”

  “过年给压岁钱,体现出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和晚辈对长辈的尊敬,是一项整合家庭伦理关系的民俗活动。不过想起过去因为压岁钱这种事儿,我都不敢回家过年,实在是汗颜啊,现在倒是不怕了,果然这人的幸福生活,还是要靠着财富来弥补啊。”张天元感慨地说道。

  “哥,你就别感慨了,该到你了。”林枫催促道:“不知道的话可是要自罚三杯哦。”

  “太小瞧人了吧?”张天元笑了笑道:“风俗说的差不多了,咱就说个禁忌吧。”

  “除夕有很多的禁忌禁忌。如忌言鬼、死、杀等不吉字眼、忌打碎碗碟,忌恶声谩语,忌随地便溺,忌泼污水、灯油于地等。人们在大年三十到来时,一面欢度佳节,喜庆丰收,一面洗澡更衣、打扫卫生,以驱疫病、除恶鬼。尤其是在年夜饭时,有更多的禁忌……”

  “等等等等,哥,你都把这些东西说完了,那我们说什么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