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三章 从老板到伙计
  眼看就要临近大年三十了,家里头请了人开始贴对联、贴福字,并且对这个院子都进行了大扫除,一般人家,这种活儿自己干就行,打是张天元这四合院,还真得必须请人来做,因为很多地方,只有专业的人士才能够维修,才懂得要怎么做。

  而且如此大的院子,靠自己人做,那还不累死啊。

  那些人干活的时候,家里人集体去外面逛了一天,像什么长城、故宫、天坛等等旅游景点都去了,唯独张天元有些郁闷,因为他还要参加电视台节目的拍摄,所以到下午才去的,结果中间很多景点都没玩到。

  说出去别人可能都会笑话,他现在赚钱那么多,又在帝都住了好长时间了,可是却始终没有逛完帝都的景点,也就是去故宫博物院更多一些,再就是去潘家园了几次,长城还真得是一次没去呢。

  不到长城非好汉,这一次,张天元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小小愿望了。

  年三十上午,是《奔跑吧,鉴宝师》的第一期收尾工作,也是张天元年前最后一次来国家电视台,一路上可以明显感觉到,年味越来越浓了,就算是一个外国人,也能感受到那种气氛。

  不过有点可惜的是,现在的人好像对于衣服都不是那么要求了,还记得张天元小时候,只要一过年,那就可以买新衣服,买新鞋穿了,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三十晚上的时候洗个澡,把新衣服就放在床头,第二天一大早才舍得穿,然后去给爷爷奶奶拜年。

  而如今呢。好像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服穿,过年的那种感觉真得是越来越淡了,这跟吃东西也是一样,那个时代,过年才有猪肉馅饺子吃。平时根本就吃不起的。

  过年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很多人走在路上都是愁眉苦脸,他小时候压岁钱收的最多的一次是二十块钱,那是外公给他的,他的外公是银行的退休职工。还算比较有钱,而其余的亲戚,要么不给,要么就是一两块,最后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但是那个时候真得很喜欢过年。

  现在在他们那边农村。最少你都得给一百,五十块钱都拿不出手,一个小孩过年光压岁钱都能赚最少五六百了,多的有上万。

  听说南都有个小孩光压岁钱就赚了二十万,这真得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想想张天元还没有六字真诀以前,这二十万。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啊,农村孩子有这些钱,可以买房子,买车子,娶媳妇了,当然了,房子是首付,不过这也能够博得女方的喜欢了。

  “张老师,过年好,给您拜个早年了……”

  “陈哥。过年好、过年好……”

  “邓哥、李哥,过年好啊……”

  “艾米丽,还是这么漂亮啊,祝你明年更漂亮!”

  “窦姐,给你拜个早年。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张导,听说你过年档期还有一部电影要上映,我一定去!”

  其实最后的这一点收尾工作,根本要不了多长时间,不过所有的拍摄人员是都要到的,因为要举办一次庆功会嘛,吃顿大餐,所以之前被淘汰的人也都来了,拍摄工作差不多就只进行了十分钟就结束了,然后就在国家电视台的大餐厅里,众人落座吃喝。

  张天元跟张儒生还有君如海坐在一块儿,喝茶的时候,三个人就聊起了自己专业方面的事情,至于那些大明星大导演,则因为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了,只有窦晓玲在一旁仔细聆听,她是专门做鉴宝类的综艺节目的,自然关于古董古玩的趣闻轶事,她肯定是要听的。

  “小张老师,我给你说个事儿啊,最近听说潘家园有个人买了一件哥窑瓷器,结果你猜怎么着?”

  “瓷器里蹦出了瞒天王的条形码?”张天元笑着说道。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君如海纳闷地问道。

  “我哪能不知道啊,前些日子去潘家园闲逛,正好听到这事儿了,唉,你说这世上,还真得是什么离奇的事情都有啊。”张天元没有提他准备拿下那哥窑瓷器的事儿,不想横生枝节。

  听到这几人的话,窦晓玲就探过脑袋来问道:“你们说的不会就是潘家园很有名的那家老于家古玩店吧?那个老于居然也会受骗?我记得他跟一个姓夏的专家来往密切啊,那姓夏的的确是有些本事的,以前险些就成了我节目的嘉宾呢。”

  听到这话,张天元看着窦晓玲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最后忍不住说道:“窦姐,你可真是幸亏没有让那人来做你节目的嘉宾啊,不然的话,那这名声可就不太好了。”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那姓夏的是个骗子,大大的诈骗犯啊!”

  “啊!这怎么会,我看那人明明是有真本事的。”窦晓玲吃惊地站了起来。

  “这年头骗子也要进步,谁说专家就不能做片子了?那姓夏的要是没有一点真本事,还未必能够把老于给骗住,毕竟老于也是这里头的行家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就跟小偷要学习开锁技术一样,这就算是歪门邪道,你也必须得用知识和技术来武装自己,否则的话,那就得被别人淘汰了。

  “唉,我也没想到啊。”张儒生叹了口气道:“那姓夏的还是我的同事呢,他在三年前应聘进入了帝都博物馆工作,能力绝对是没有问题,可是谁能想到这个人居然是个骗子,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来营造这么一个骗局,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现在的骗子,都这么厉害吗?”

  这个事情张天元还是头一次听说,他以为那个姓夏的是冒用博物馆的名义,没想到那家伙还真得是博物馆的人啊。三年前就应聘进去了,三年时间都是模范员工啊,这无论是谁也想不到,他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啊!

  “我的天,这人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听得我浑身发冷。”窦晓玲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说道。

  张儒生今天提起这个事情,原就是想要让众人都提防一些,免得以后被骗了。

  要知道,那姓夏的跟张儒生其实关系还很不错呢,这一次差点因为这个事情把张儒生也给连累了,幸亏张儒生此人以前从未收过姓夏的任何礼物。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过年的时候送的几分薄礼,他也都还礼了,这倒不是问题。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张天元之前还准备让聂震帮忙调查一下老于家古玩店,看看除了这一次被诈骗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麻烦,毕竟他是要盘下这家店的,万一这家店以前还有什么麻烦,那他岂不是倒霉了?

  现在他可以放心了,听起来,这老于家古玩店在潘家园还是蛮出名的,似乎张儒生和君如海都经常去。连窦晓玲也知道,并且认识那个老于,对于这一次老于被骗,他们也是深感无奈和惋惜。

  众人喝了一会儿茶之后,就相继离开了,因为快过年了,节目组也不能让两位帮忙的专家空手回去,所以张儒生和君如海都得到了一份薄礼,每人十万块的红包。

  本来这红包是没有张天元的份的,因为张天元参加这个节目。本身就有钱拿,而且还不少呢,据说那几个明星来参加节目,每个人都能拿到数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酬劳,张天元少一点。但也有上百万了,这十万红包,他是不在乎的。

  不过窦晓玲还是为他特别准备了一份,毕竟红包和酬劳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这红包就预示着新的一年里红红火火啊。

  “五千年的风和雨啊藏了多少梦……”

  离开国家电视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上车,张天元工作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打开车门走了进去,然后接通了电话。

  以前他的手机铃声都是网络红曲,不过现在随着渐渐成熟,他反而更喜欢以前的这种老歌了,一曲华夏人,当年也是红遍大江南北啊,刘天王的实力,那是不容小觑的。

  “喂,谁啊?”号码是个生号,所以张天元问了一句。

  “是我,老于家古玩店的小于,关于那个事情您没改变主意吧?”

  “哦,你说收购的事儿啊,当然没有,倒是你,商量得怎么样了?觉得行的话就给个准话吧,要赶紧收拾一番呢,从明天开始,我可能就忙得脱不开身了啊。”

  张天元一听电话那头是于老师,就是心中一喜,他这几天心里头一直惦记那件哥窑瓷器呢,其实对于古玩店本身,他都没有那么在意了,毕竟他在帝都的古玩店可不是一家两家,还不是特别需要开新店。

  “没改主意就好,是这样的张老板,我和家里人商量过了,就按照您说的条件办,我也去医院打听过了,我父亲的病完全是因为急怒攻心所致,现在他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了,听说你要聘用他做掌柜的,他也很高兴,并且说了,只要您不嫌弃他被人骗过,他这把老骨头就扔给你了。”

  这番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张天元却能听出来,老于对这个古玩店那是真爱啊,之所以答应得如此利索,恐怕还是因为不舍得离开这家店吧,再加上张天元给的报酬又不低,他凭什么不答应呢?

  “好,如果能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我怎么会嫌弃呢,今天我去国家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时候,还有几个朋友提起于掌柜呢,都在替他惋惜,其实任何人都有打眼的时候,于掌柜的能力绝对是有的,反正我是信任他的。”张天元这是由衷的赞美,可不是装腔作势。

  于老师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他以前也挺替自己的父亲骄傲来着,可是没想到啊,世事轮转,如今自己的父亲因为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而倒下了,已经六十多岁的他,再想创业,怕也十分困难了,关键是心被伤得太深了,已经没有了当年那样的斗志。

  以前做老板的,如今却要给别人打工,这种落差,换了谁只怕都不会好受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