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二章 不入公门
  “哈哈哈,就不说那一位,咱们这里也有个棋艺高手呢。”聂老爷子看向了张天元,颇具赞赏之意。

  “哦,对对对,你这干孙子是不错啊,这下棋向来都是稳准狠,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你以为他慌张呢,他却正好点到了你的要害位置,让你动弹不得啊。”叶老爷子也点了点头道,他也和张天元下过棋,围棋和象棋都有下,然而从一开始的连胜到最后的旗鼓相当,他对张天元进步之神速,真得是佩服不已啊。

  而事实上他还有一种感觉,下棋的时候,张天元在努力控制棋局,使得两人输赢相当,而不至于让谁输得太惨,让谁赢得太多了。

  张天元听到这两位夸奖,真得是汗颜不已啊,他的棋艺提升那么快,可不是自己的本事,真得是依赖于六字真诀了,有了六字真诀和地气,他好像学什么都比别人要快,这实在不值得夸奖。

  “别说这桌面上的棋,就是现实中的棋局,我这干孙儿也是下的不错啊,偷偷摸摸就敢调动军方的直升机,敢调动军方的大卡,可以啊!”聂老爷子忽然间就笑眯眯地看向了张天元,看得张天元是浑身不自然。

  “什么?你小子真得去调动军方的直升机了啊?”聂震也是吓了一跳,嘴里的橘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之前他听张天元提起过要借直升机,后来他就介绍了他姐姐聂青岚,没想到张天元还真得去借了啊,这小子真够胆大的。什么都敢做啊。

  张天元苦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聂老爷子提及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自己借用军队的车运送黄金的事情嘛,其实这个事情他还真不担心。如果东西被在路上查到了还会有些麻烦,如今已经运到帝都,并且放到了安全的地方,就算被发现了又如何,他张天元一没偷二没抢,还白白给国家捐赠了一座金佛,绝对是大大的好人啊。

  当然,也有那种没后台的,黄金被查之后冤枉入狱。尽管后来拿回了自己的黄金,可是却坐了多年的冤枉狱。

  所以有时候张天元尽管憎恨那些依靠关系后门办事的人,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华夏,你没有关系,你还真是寸步难行。

  想靠自己的本事闯天下?太单纯了,做生意之前,先构筑自己的人脉网络,搭建自己的后台关系。这才是关键啊。

  “老爷子你都知道了啊,我还准备向您汇报呢。”张天元嘻嘻笑道。

  “汇报个屁,你小子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啊,放心吧。你自己的东西,国家还不至于跟你抢,你那点黄金。跟国家的黄金储备比起来,也就那么一点点而已。不算什么,不过我说你下棋下的好。是因为你捐赠那个黄金大佛啊,那实在是下了一手好棋,让第一首长很有面子……”

  “面子?”张天元愣了一下。

  “对啊,最近连续出现了有人发现古董捐献给国家,然后却只被奖励了二三百元的事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这就会被认为是与民争利,是很不好的事情。你不错啊,公开将自己拍卖到的黄金大佛捐赠给国家,而且分文不取,有利地扼制了这种邪风歪气!”

  “这个没什么。”张天元其实哪有那么高的觉悟啊,他也不太同意这样的观点,过去国家穷,有百姓捡到了东西交公,那还能理解,可是现在国家那么有钱了,还要与民争利,别说是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张天元这个有钱人也有些想不通啊。

  当然,这个话他不能在这两位老爷子面前说,不然的话,非得酿成一番腥风血雨不可。

  老一辈的人,思想自然还有些固化,依然是按照老规矩来办事比较多。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个黄金大佛的事情,他在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心目中的形象陡然就提升了不少。只可惜这小子不愿意参与政治,否则的话,以聂家和叶家的关系网,再加上张天元自身的能力,将来成为中枢领导也不是不可能的。

  自己这个亲孙子和这个干孙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是自己的家教太严了吧,别人家的孩子出去了之后,干什么事情都先摆出自己的家门,可这两位呢,凡事都不喜欢跟聂家粘连在一起。

  就说聂震的那些事业,虽然说聂家的确是从背后推了他一把,可是里面却着实没有聂家其余人的投资,也没有聂家其余人在里面工作,就是聂震自己闯荡出来的企业。

  张天元就更不必说了,明明认了自己这个干爷爷,可以在帝都横着走了,然而在和帝都的关氏珠宝竞争的时候,却根本不使用聂家的关系和力量,完全凭借自己的本事,压得关氏珠宝是步步后退,甚至不惜动用了非常手段。

  这样的人,反正聂老爷子是很看重的,只可惜自己这两个孙子,一个听到政治就头疼,另外一个虽然对政治感兴趣,但却绝对不肯参与到政治漩涡之中。

  “老爷子,那黄金大佛是我在缅甸拍卖的,那东西是当年小日本从咱们国家夺走的,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我所做的事情其实微乎其微的。”其实那黄金大佛肯定是缅甸某个佛寺的,但是上面并没有明显的标记,所以张天元说他是从华夏弄走的,那就是从华夏弄走的,毕竟国内靠近边境也有一些佛寺跟缅甸那边风格非常相似的,如今可能已经没了,但那不是问题啊,东西可以留在帝都博物馆嘛。”

  张天元知道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的性格,所以他尽量将这个事情说的是大义凛然一些,不然的话,这事情就没完没了了。

  因为并非血亲,所以张天元并不惧怕聂老爷子。也没有聂震和聂老爷子那么亲密,但是他很佩服这位老人。还有叶老爷子,所以很多事情。他并不想说出去,可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因为不想让这两位老人失望或者生气。

  毕竟张天元做的另外一些事情,或许在这两位老人看来,还是有点过分的。

  那些东西,光黄金就有二十吨多,这还不说别的珠宝翡翠,这个事儿,自然就是不能让两位老爷子知道的。

  “小张啊。我刚刚跟聂老商量过了,想让你考一下公务员,以你的水平,应该很简单,然后就直接进入中枢任职吧,锻炼两年再让你去下面任职,回来之后就可以担任重要职务了,别觉得自己年轻不行,你的能力。连第一首长都夸赞不已呢……”

  叶老爷子突然间说的这一番话,直接就让张天元给愣住了,他屡次三番说过自己不会掺和政治的,甚至在大学的时候老师也让他报考公务员。他都没有考,不是觉得不好,而是不喜欢那样的环境。

  如今老调重弹。他也是有些无奈。

  “算了吧叶老爷子,我是受不了那种苦的!”

  做公务员。无非是两个极端,一个就是两袖清风。吃那点工资和奖金,然后看着别人大把大把的花钱眼红,他吃不了这样的苦,天生就不是做仆人的料。

  另外一个就是做一个大腹便便的蛀虫,但是那样的钱他心里头用着也不舒服,不踏实啊,而且一旦被抓,这一辈子就差不多玩完了,哪里有他现在逍遥自在啊。

  “说得好,我说两位老爷子,你们就别拉天元入伙了,做生意有什么不好的啊?爷爷,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咱们家里那么大的用度,如果不是我在外面赚钱的话,估计不当蛀虫都办不到吧?行了,以后用钱再找天元这小子就行了,给自己家人要钱,闲言碎语都不怕!”聂震也在一旁说道,这人其实才是个真正的聪明人。

  那位姓郭的,又想当官又想赚钱,最后不是将自己给搭进去了吗?不划算啊不划算。

  “你们两个臭小子啊,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觉得好就好吧。”聂老爷子叹了口气,和叶老爷子相视一笑,都无奈摇了摇头。

  其实他们只是可惜张天元这个人才而已,并不是没人从政了,要知道聂家和叶家从军从政的人还是很多的,绝对可以维系下去的。

  “这就对了嘛两位老爷子,你们就先在这儿继续下棋吧,我进去看看爸妈,聂哥,你不一起吗?”张天元怕两位老爷子又说出什么自己无法答应的事情不好交待,干脆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喊上了聂震,不然聂震这小子绝对惨了。

  看着张天元和聂震离开的背影,聂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

  “好了聂老,也别叹气了,你的这两个孙子本事可都不小啊,一个聪明好动,另外一个稳重大气,将来万一,我是说万一啊,聂家和叶家出点事儿,还真得靠他们两个来力挽狂澜了。”叶老爷子说道。

  “力挽狂澜?他们两个都不掺和政治,怎么力挽狂澜啊,这里不是美国,美国的资本家能操控一个国家,但是咱们国家不行啊。”聂老爷子摇了摇头道。

  “那也未必。”

  ……

  张天元并不知道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后来谈的话,不过想来应该是非常深奥,而且非常总要的话题吧,绝对是他感兴趣的,虽然他有着强烈的去偷听的**,不过还是忍住了没去。

  有些事情,不知道或许比知道更加快乐。

  跟父母聊了会儿天,又去见了其余的几个人,打了会儿牌,张天元就去睡觉了,今天忙了一天,他还真得是有些累了。

  所以晚上睡得也是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张天元依旧是开着车去了国家电视台参加《奔跑吧,鉴宝师》的拍摄,他这个人很简单,答应别人的事情,那就绝对要办到最好。不过今天欧阳晓丹没有跟着一起去,那丫头大概是去过国家电视台之后,见了那么多的大明星,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吧。

  今天的节目一如既往的有意思,而且拍摄比昨天更加顺利,看得出来窦晓玲将那份策划案又进行了大修,下了苦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