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四一章 蓬荜生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朝,你先忙去吧,不管两位老爷子带了多少警卫,你和马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年前张龙和赵虎先得到了休假的机会,回家去了,张龙带了自己的女朋友开着奥迪车回家,虽然那车是张天元借给他的,但就是倍儿有面子的,有时候农村人的势利,可比城里人厉害多了,让张龙得瑟一下也没事儿,反正张龙也买得起那奥迪车。

  至于赵虎,他的性格跟张龙不太一样,自己怕是很难找到女朋友,因为比较内向,所以回家相亲去了,张天元倒也没有厚此薄彼,从聂震那里借来了一辆路虎让赵虎开了回去,相亲嘛,没点资本相什么亲啊。

  相亲就是为了一起过日子的,已经过了那种爱情阶段了,所以人都比较实际,就是为了生活,你要是没车没房,这还真不好办。

  现在四合院里就剩下王朝和马汉值班,这安保人员数量少了,但是住在里面的人却多了,所以张天元还是着重提醒了一下他们两个,辛苦一下,不要出事儿。

  他掏那些钱可不是为了交朋友的,而是想让这几个人保护好他家人和朋友的安全,能做到这一点,钱才花得不冤。

  由于林枫和张雪现在都搬到帝都来了,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就住在了四合院里面,只是两个人比较忙,一般不回来,都是在工作地凑合休息了,但是过年的时候,想必肯定是要来的,那个时候。这四合院估计就更加热闹了。

  家里的房间不管用的还是没用的,一直都打扫着,所以都很干净,只要置办几张床,然后置办一些被褥。那就行了,这偌大的院子多点人气的话,还真有点封建社会里大户人家的风采,这让张天元不禁有点洋洋自得了。

  人嘛,都是有虚荣心的,他也不例外。

  估计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是不会在这儿过年的。毕竟这不是他们的家,只是过来躲躲清静而已,但既然这两位来了,张天元就要照顾周到的,人家两位老爷子肯来你这里住。那真得是给你张天元面子。

  张天元不是自命清高之人,这一点道理还是懂得,换了别人,就算是想将这两个人请去,他们还不去呢。

  其实他更喜欢这两位老爷子也在这里过年,因为热闹啊。

  以前在农村过年的时候,因为村里人比较多,所以大家一块儿聚在外面放炮仗、烟火、敲老鼓。谝闲传,那也是非常热闹的,可是后来他长大了。离开了老家去南都上学,有好几年都没能回家过年,只能找时间错开过年时间回去一趟,感觉上挺没意思的,除了跟同学朋友一块儿出去吃火锅喝酒,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

  如今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帝都很多地方因为都是高楼大厦,过年的年味跟农村没法比。可是张天元这四合院不一样啊,因为它足够大。就算是不能放烟花,但是放炮仗绝对是没问题的,在自己家里放,也没人管得着,因为院子足够大,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倒是蛮不错的。

  “知道了张兄弟,那我先去值班了啊,让马汉去吃点东西,他这会儿估计都饿了……”

  “哦,那赶紧去吧。”张天元对王朝马汉还是很放心的,论职业素养,论实力,他们比两位老爷子的那些警卫还要厉害,他可是满意的很呢。

  “啊呀,这是什么!”高茜茜突然大叫了一声。

  “百里夜啼!”

  张天元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这只原来被他叫做“小神罗”的鹰,如今还是像过去那般可爱,始终是没有长大过,漂亮的仿佛缎子一样的白色羽毛,是那么的漂亮。

  自从聂青岚带走了百里夜啼之后,张天元对这小东西简直想念死了,这一次看到,竟是好像遇到了多年未见的孩子,兴奋地就冲了过去。

  那百里夜啼也是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用嘴巴一个劲儿蹭着他的衣服,看得出来,这小东西也是很想他了。

  两位老爷子的警卫明显对这只鹰有些忌惮,因为刚开始的时候,聂青岚带着这小家伙回来,这几个警卫还企图以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安全为由阻挠,结果百里夜啼将他们折腾得够惨,其中一个险些就动了枪,不过即便是开枪,也是打不中的,百里夜啼的速度,可是比金雕俯冲时候的速度更快,比尖尾雨燕加速的时候还要快得多,他们根本就没法瞄准。

  “嘿嘿,小家伙想我了吗?”

  “嘎!”百里夜啼叫了一声,虽然不知道鸟微笑时候的表情是什么,但是张天元真得觉得这小家伙是在笑。

  “它果然还是更粘你啊。”不知道何时,聂青岚亭亭玉立在了院子当中,带着些微笑看着张天元和百里夜啼在那里嬉闹,叹了口气说道。

  “那是自然的,它是我从神罗谷带出来的,早就把我当亲人了。”张天元笑了笑道:“对了聂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是我的朋友,秦飞雪和高茜茜,都是李教授家的人,说是想来家里看看,麻烦你带着去四处逛逛吧,我去见见两位老爷子。”

  “好漂亮的大姐姐。”高茜茜此时盯着聂青岚竟看得痴了,聂青岚与其说是漂亮,倒不如说是非常有气质,站在那里,真得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人,甚至就连女孩子都有点承受不了,高茜茜的表现就是最好的例子。

  “你也很漂亮啊,走吧,你们两个跟我去到处逛逛吧,喜欢唱歌?玩游戏还是做别的?这院子里都有,绝对让你们玩个够,看个够。”聂青岚说着话,已经带着高茜茜和秦飞雪离开了。

  张天元轻轻抚摸了一下百里夜啼的脑袋,指了指聂青岚,示意它跟上去。

  他这会儿要去见两位老爷子。带上百里夜啼明显不太合适,所以只能是先让聂青岚帮忙照顾着了。

  那百里夜啼依依不舍地离开,居然是一步三回头,飞一段距离就回过头来看一下,实在是让张天元心有不忍。可这个时候,他也必须得忍了,很多时候,他要出国,根本就没办法带上百里夜啼,分别的日子还多着呢。所以这样的事情,还是必须得习惯的。

  张天元走向中院的时候,那些警卫们的表现比之前那一次好多了,仿佛是矗立在那里的雕塑,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斜视一眼,因为他们知道,张天元是谁,也知道这里是谁的家,估计这些都是聂老爷子给教的吧。

  “聂哥,你往后面缩什么啊?咱们一起去见见两位老爷子,那一个是你亲爷爷,一个是你亲丈人爹的爹。你难道不去渐渐吗……”

  “别,我见那两老头子就头疼,我还是去找玉兰吧。今天就不打搅你了,我们回家去。”

  聂震和张天元虽然都不想涉足政治,但两个人的原因是不一样的,这也导致了他们面对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的时候会有不同的表现。

  张天元不打算涉足政治,那是因为他知道那个水太深,他玩不起。太累了,他的六字真诀也不是为了政治而准备的。放弃外挂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自己有那么傻吗?

  但是他对政治却很感兴趣。也喜欢听一些政治事件。

  聂震不涉足政治,那纯粹一听到那些东西就头疼。他现在都能想到见到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之后会是个什么情况了,两位老人一定会提起一些当前的政治新闻事件的,然后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他可受不了。

  那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听一会儿那就是头疼欲裂啊,难受得要命。

  所以正因为如此,听到张天元要去见两位老爷子,他就推脱不去了,而是打算去见自己的老婆叶玉兰,趁早溜回家去过自己小两口的两人世界。

  “别啊聂哥,你这是干嘛呢,这都几点了,待会儿就该吃饭了,再说了,你还能不见见老爷子啊,我给你做挡箭牌就行了,我不怕他老人家说什么,因为我脸皮够厚啊……”

  别看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都一大把年纪了,但是现在得到了张天元的调理之后,精神特别好,晚上睡觉也香了,白天做事情也有状态了,以前很多事情都只能让助手帮忙念,自己闭着眼睛听,澳门赌博网站:而如今,他们自己就能戴着眼镜看完,然后自己处理,可以减少泄密的环节。

  两位老爷子是喜欢谈论一些政治事件,不过这是难免的,谁让他们就是做那个的呢,不谈那个能谈什么,再加上现在接近年关,很多事情都不能不去处理,他们看起来是在下棋,其实在下棋的过程中,搞不好就解决了一个个头疼的难题了。

  聂震挠了挠头,心想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自己不可能一直躲着两位老爷子,见一见就见一见吧,反正也不会少什么,再说了,他自认从来没给聂家摸过黑,虽然外面被称作京城第一大少,可他却从未干过坑爹坑爷的事情,没让家里人替他收拾烂摊子擦屁股,这也是家里人对他非常满意的原因。

  两个人刚刚走进中院,就见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坐在客厅里下棋,因为天还有点冷,所以客厅里开着暖气,张天元一进去就将大衣脱了下来,笑着说道:“两位老爷子又在这儿厮杀呢,谁赢了啊?”

  聂震也嘿嘿一笑道:“论棋艺,还是叶爷爷要厉害一些的,我们家老爷子不太行。”

  “闭嘴,你小子啊,刚娶了媳妇就忘了爷爷啊!”聂老爷子将眼睛一瞪说道。

  自然,这是玩笑话,所以聂震也并不在意,笑了笑,干脆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顺手拿过一个橘子吃了起来。

  “其实真要说棋艺的话,咱们两把老骨头都玩不过那一位啊,那才是真正的高手,布局漂亮,下手够快,让人叹为观止啊。”叶老爷子这话似有隐喻,不过张天元和聂震都没多问,就算是听出来了,有些事情也没必要一下子问太清楚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