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九章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银行追债,这是生意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更何况如今老于已经病倒在床上了,如果还继续逼迫他,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但银行就是银行,这不是福利性的组织,而是要赚钱的,他们看重的是利益,而不是你们家可怜不可怜。

  小于现在答应尽快凑齐这笔钱,银行才给宽限了一段日子,甚至说了如果这几天之后还不能还款,那就只能让于家用房子来做抵押了,房子是什么?那可是于家人住的地方啊,如果卖了,那一家老小难道去大街上乞讨不成?

  当然,钱还是有的,但不过杯水车薪而已,给老于看病都缺,更别说还钱了,可是如果能够将这个店盘出去的话,那最起码也能凑足几百万,先换了银行的贷款,以后再慢慢还朋友的钱,于家人的信誉还是很好的,再加上他的这几个朋友都很够意思,只要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儿,绝对不会轻易催他们还款的。

  好在于家的人还是比较能赚钱的,这位于老师一个月工资不多,只有五千左右,但是加上奖金和福利,以及补课的钱,一个月也能有个一万左右了,他是有能力慢慢偿还外债的,只是可能时间会拖得比较长,再说了,他们家赚钱的也不是他一个人,大家一起想办法就行。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店铺的出售的钱不能太少了,否则还了银行的贷款和利息,再拿出来一部分给老于看病。剩下就没多少了,这一家老小还要生活。都需要钱啊。

  听完了小于讲的这段故事之后,张天元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东西简直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如此的曲折离奇,那个姓夏的,当真为了诈骗,是把功夫做到家了,你不服不行啊。

  其余众人,更是惊诧莫名,如此骗子,如此骗术,他们也是头一次听说。这年头还真得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这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别说老于了,这里头任何人遇到了,恐怕都会受骗。

  聂震也是心里头突突突直跳,将和自己做生意的那些人都一一回想了一遍,他也怕啊,虽然他不玩古董。可是做生意被骗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他要是真被骗了,那就不是损失一点钱那么简单了,那还会非常丢人。给自己丢人,也给聂家丢人,搞不好别人就会以这个事情来讽刺挖苦聂家。那就真得是他的过错了。

  还是古人说得好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有时候看起来对你非常好,让你非常信任的人。或许就是准备精心给你设套的人。

  三年啊,三年时间,老于把别人当成了朋友,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将自己古董店一些机密的事情都说了出去,现在想起来,真得是让人脊背发凉,因为这三年,别人都在背后算计你,从来没把你当过朋友,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个姓夏的实在是太坏了!”秦飞雪气鼓鼓地说道。

  “老于也有些太老实了吧,自己古董店里的事情,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应该说的。飞雪姐,你接触社会太少了,根本不知道社会的险恶。”高茜茜却不同意秦飞雪的观点。

  虽然她同样憎恨骗子,可是被骗子欺骗,这跟自身也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

  如果老于多个心眼,如果老于再想办法把那几个专家仔细调查一下,如果老于去打听打听姓夏的为人,那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骗局了。

  你不调查别人,别人反而对你了如指掌,连你的承受能力有多大都摸得一清二楚,知道什么价位你能出,什么价位你承受不了。

  甚至别人还利用你的古董店,张天元诈骗别人,这简直太可怕了。

  张天元在想,如果换了自己,能避免这样的骗局吗?不用六字真诀的情况下,真得就能够从这样的骗局里走出来吗?

  不,或许不能,因为自己跟老于一样,对朋友都太过信任了。

  咦?不对啊!这真得是一个圈套?一个骗局吗?那为什么那个哥窑瓷器是真的?自己的鉴字诀是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这又作何解释?难不成这中途有人将那瓷器调包了?

  那个女人!

  对了,虽然一直以来,往老于这里送瓷器的都是一个女人,但以前从来没有戴过口罩,最后一次为什么戴了口罩?而且也没有跟姓夏的见到面,这难道才是问题的关键?

  原本的骗局里头,有着另外一个更大的骗局?

  我的天,这也太复杂了吧。

  张天元感觉自己有些头疼,他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去想这个事情,总归一点,现在这个哥窑瓷器可以证明是真的,而且的确就是之前博物馆的打碎之后修复的那一件。

  可问题是,如今博物馆里的那一件怎么回事?那东西该不会……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究竟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肯定还有帮凶,而这个帮凶,很可能就是瞒天王。

  “于老师,这个事情你们报警了吗?”

  虽然这一次的交易是私底下进行的,并不合法,但是这个姓夏的明显是一个典型的连环诈骗犯,肯定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这种人,警察那里肯定会有备案的,只要报警,警察肯定会立案侦查,只不过就算姓夏的被抓了,估计那笔钱也追不回来了。

  古玩行里的规矩在这里并不起什么作用,很多人买到了假东西,就觉得则是古玩行里的规矩,不肯去报案,觉得丢人,打算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其实这种做法是很愚蠢的。

  规矩再大,还能大得过法律?

  当然,如果你觉得丢人不肯报警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就算是大鉴宝师也有打眼的时候,真不知道你一个普通人丢什么人。

  不过前提是交易的时候。一定要有正规的发票,这样报案的话。才好调查。

  “报警了,不过我们没说古董交易的事儿,只说了这个姓夏的跟诈骗集团和国外的盗窃团伙有关系,毕竟当时交易的时候,双方根本就没有合理合法的证明,报警也是白搭。”于老师解释道。

  听到这里,张天元也就放心了,如果按照这个事儿报警的话,那么这个哥窑瓷器一定会成为重要的线索而被警察拿走的。这样子就不太好了,他再想弄到手,就得请欧阳晓丹或者聂震出马,太费心费神了。

  “唉,于掌柜也是打了一辈子的鹰,最后被鹰啄瞎了眼,当初发家就是因为古董,如今卧病在床也是因为古董,太可惜了。”曾经在这家店里做过伙计的神罗古玩潘家园店掌柜的叹了口气。也是阵阵的无奈。

  “天元哥,我看你就把这地方盘下来吧,于家人怪可怜的。”女人就是心软,秦飞雪开口替于老师说话了。

  张天元其实就等她说这话的。他自己必须得咬紧牙关压价,但心里头其实挺不舒服的,毕竟那件哥窑瓷器少说也得两三亿才能拿下。自己知出四百万就能拿下这个哥窑瓷器,包括店里其余的东西。真得是太划算了,划算得简直不像话。

  他已经如此有钱了。所以对于钱看的就不是那么重了,有钱人都喜欢做慈善,就是为了散财消灾,你可以说这是迷信,但对他们来说,这或许只不过是让自己更加心安理得而已。

  毕竟任何一个生意人,在做生意的过程中,好歹都做过一两件亏心的事情。

  张天元当然也做过,而且做的还不少,捡漏本身就是挺亏心的,这一次也一样。

  “飞雪姐,你这话又不对了,做生意可不是讲同情心,哪怕生意做成了之后,天元哥接济一下于家那都行,那是另外的,跟生意不沾。这潘家园里的店面虽然租金高,但是这里最高也就是六十万而已,于老师要的实在太多了,心有点狠了,另外,我不懂古玩,但是天元哥是行家,他说你这里面的这些东西也就值一百万,那就肯定只多不少,算下来,六十万一年的租金,五年就是三百万,再加上一百万古董的钱,一共就是四百万而已,于老师,别怪我说话太直,事实就是如此,您这价格要得是太狠了,换了谁都不会答应的,风险太大了,相信在找我们之前,您已经找了不少人了吧……”

  这话是高茜茜说的,居然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说的。

  张天元震惊地看了高茜茜一眼,说实在的,他一开始对这个女孩子没什么好感,觉得没多少文化,在社会上混,肯定不怎么干净。

  但是这一番话,却说得他直接震惊了,则个女孩子稍微培养一下,简直了不得啊。

  此时的于老师,明显有些面红耳赤了,因为的确正如高茜茜所说的那样,他找了很多人,大部分人都说租金六十万一年,但是不要那些货,让他自己处理,或者干脆五十万便宜卖给他们,一共也不到四百万,可以说,高茜茜给出的估价,算是最合理,也是最好的了。

  “张老板,我……”于老师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料张天元此时却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小孩子的话你不用在意,这样吧,租金每年六十万,你那些货,我给你四百万,一共算下来就是七百万,好吧,就咱们刚刚说的这个价,我也不亏你,你也应该知道,没有人再会开出比我更高的价格了。”

  那哥窑瓷器两三亿呢,张天元不可能因为几百万而浪费了得到这东西的机会啊,这才是做大生意的,抠门肯定不行,就跟那个诈骗犯一样,放长线钓大鱼,甚至不惜送给老于两百来万,最后还是大赚了。

  当然,高茜茜是不知道这个事儿,如果她知道的话,兴许会跟张天元想到一块儿去的。

  “傻子!”高茜茜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句。

  张天元听到这话,却是心里头高兴,这个事情,谁傻还不一定呢,嘿嘿。

  “天元哥你太好了。”秦飞雪还是太单纯,尽管年纪比高茜茜大不少,但是这社会阅历还是太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