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八章 圈套
  两千万rmb对老于来说,那真得是一笔巨款,他一时半会儿真得拿不出来,不过考虑到这是姓夏的介绍的东西,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不收购的话,那恐怕就要错失良机了。

  至于价钱,那肯定还是可以商量的,未必最后不能降价。

  不过这么贵重的东西,老于也不敢就轻易手下,说是打算让专家帮忙鉴定一番。

  于是当天夜里老于就请了几个熟识的专家朋友帮忙来鉴定,这几个人都是瓷器方面的专家,不过其中并没有姓夏的。

  不是老于不相信那姓夏的,实在是因为这东西本来就是姓夏的介绍的,让他来鉴定自然不太合适。

  经过这几位专家鉴定之后,一致认为这件瓷器的确是难得的哥窑存世佳品,甚至还都询问老于这东西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老于神秘兮兮地不肯说,送走了那几个专家之后,老于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只要价格合适,他一定要把这件瓷器弄到手。

  价格太贵不要紧,他刚刚让几个专家都给出了意见,估价在一亿到三亿这个区间,也就是说,自己就算两千万买到手也不会吃亏,现在的问题在于自己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于是只能是去和那个女的商量,看看价格能不能再降一些。

  这个时候的老于,已经对这件东西的真伪完全没有怀疑了,他认定了这东西是真的。

  首先是因为姓夏的从来都没有亏过他,一直以来姓夏的给他介绍的东西,那基本上都是好东西。都能赚钱,这一次虽然价钱高了一些。但赚得也多啊,他还打算等赚了钱之后。好好请姓夏的去喝顿酒,买些礼物犒劳一下,毕竟自己也不能太吝啬了嘛。

  其次,那几个专家也都说了这东西是真的,甚至还给出了大概的估价,他怎么可能不相信啊。

  一个人说这东西是真的,他会怀疑,两个人说,他也许还会怀疑。但肯定会迟疑,如果三四个人都认为这东西是真的,他怎么可能还怀疑啊,

  可是老于却忘记了一件事儿,那几个专家,其中一个就是姓夏的介绍给他认识的,而其余几个,也都是互相介绍之后才认识的,等于说这几个所谓的专家。也许都跟姓夏的有关系。

  人在激动的时候,难免会忘记这些事儿,就好像现在很多人都会上那种中奖短信的骗一样,有人说你中了几十万。而你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两三千,你说你不在意?

  当这些钱送到你面前的时候,估计你比谁都激动。还有空去想别的事儿吗?

  老于本身毕竟也懂鉴定,他也自己看过那哥窑瓷器。进行过仔细地鉴定,最后结果也与那几个专家得出来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哥窑瓷器拍卖的价格,他也都调查够了,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东西就算是两千万拿下,自己也能赚钱,如果可以将价格讲得再便宜一点,那就更好了。

  之后老于跟那个女人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一番,那女的似乎很着急,所以很是迁就老于,最后价格一直讲到了一千三百万,两人总算是达成了协议,为了筹集这些钱,老于可是没少下功夫,卖了自己刚买的三百万的车,又东拼西凑,总算是筹齐了。

  尽管这哥窑瓷器无论如何一千三百万也是有些多了,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的话,他还赚什么钱啊?

  高回报的项目势必伴随着高风险,这一点老于还是懂得。

  一千三百万将东西收到手上之后,只要找个识货而且有钱的人,比如那个最近在帝都大红大紫的张天元张老板,一定愿意出一亿以上将东西拿下吧,都不用去拍卖行了。

  一千三百万到一亿多,这可是十倍的利润啊,这一次性就能赚将近九千万,比他现在的生意好上不知道多少了,完全可以安心在家里享福了。

  更何况这东西卖出去或许还不止一亿,再多一点也是有可能的,万一卖个三亿,那他岂不是赚翻了?

  人总是有侥幸心理的,这也不怪老于,他或许贪心,但谁又能不贪心呢?

  再说了,前面很多次的捡漏已经让老于忘记了买古玩是有风险的,现在他甚至相信只要是姓夏的介绍的古玩,那就一定能够卖出好价钱。

  筹钱的过程比想象中的更加顺利,老于自己就有八百来万的存款,然后再借了私人两百来万,剩下的三百万就是银行贷款了,也就是不到一天的时间,钱就已经凑齐了。

  其实这个事情,家里人是反对过的,不过一听到老于说这东西卖出去之后能够赚那么多钱,最后也都同意了。

  等将钱通过银行转账之后,老于就算是这件哥窑瓷器的主人了,反正这是私下里的买卖,什么手续都不需要,而且税钱也可以避免了,很多买卖古董的人,都是这样私底下交易的,就是为了避免高额的税费,你可以说他偷税漏税,但问题是你要查得到,要有证据才行啊。

  东西到手之后,老于果然是请姓夏的大吃了一顿,然后又送了许多礼物,如果不是这东西还没出手的话,他搞不好会送给姓夏的一辆豪车呢。

  姓夏的此时的表情有点奇怪,看起来似乎是闷闷不乐,给老于讲他在恐怕要去外地躲一躲了,因为国外的事发了,有人被抓,他现在虽然没被盯上,可是也很危险,必须得先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一阵子。

  老于知道姓夏的做的那些事情,实际上他也是支持的,虽然明知道不好,但也是打了保票。表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对他开口。他会倾尽全力帮忙的。

  那天是个大雪天,于老师记得非常清楚。当时他是和父亲一起到机场送姓夏的离开的,当时不管是老于还是小于,都未曾想过,这回去之后便要乐极生悲了。

  老于因为借了外债,就打算将这东西尽早出手,这样的话,不管干什么都有钱了,可是因为当天下雪,从店里往外走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那东西就摔碎了,也就是那一刻,老于看到了碎裂的瓷器里面居然蹦出了一个二维码来。

  当时老于就仿佛是被晴天霹雳给轰了一般,僵在了当场,小于也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连扶起自己的父亲都忘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贪心,贪心啊。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老于仰天大笑了几声,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将地上白皑皑的雪都染成了红色,然后双目圆睁。就直挺挺地躺倒在了地上。

  小于这个时候急了,才急忙拨打了120电话,之后将那破东西用塑料袋收了起来。还有那条形码也一起收了起来,因为他想要去找那些专家算账。找姓夏的算账,这明显就是坑人嘛。

  老于被送医院之后。小于让家里人先照顾着,然后就用手机扫了一下那个条形码,结果得到的居然是一个网页,同样是这件东西,不过下面却写着“瞒天王”这三个字。

  他恍然间全明白了,敢情这东西根本就是一件高仿品啊,别说一千多万,如果能卖个一万,那都算是好的了。

  紧接着,他就去找那几个鉴定专家,结果发现他们居然都同时从所属单位辞职了,人也不知去向。

  而再给那个姓夏的打电话,结果原来一直用的很好的号码,却变成了空号。

  他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个戴口罩的女人身上,四处寻找,可是到现在已经有月余了,也没有这个女人的下落,这个女人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似的,完全人间蒸发了。

  小于毕竟是做老师的,没有一点智慧他也不可能混到今天。

  现在他将这个事情前后梳理了一下,就都明白了,这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一个套,一个花费了三年时间,精心设计的陷阱。

  听完于老师讲的这个故事之后,张天元不由得就像想到了日本漫画《海贼王》里的一段剧情,一个海贼不惜将自己装扮成好人,博得一个富豪的同情,然后花费了数年的时间精心设计,为的就是能够顺利继承这个富豪的遗产。

  虽然最后他在即将成功的当天被路飞一伙破坏了计划,但是如此心计,如此忍耐,如此耗费心思,与这个姓夏的真得是如出一辙啊,这些人为了可以完成自己的计划,都是不惜将自己假扮成另外一个“人”。

  如此演技,也算是绝佳了。

  更可怕的是,为了布这个局,那姓夏的不惜制造出了他老于多次捡漏的事件,让老于对他产生了信任和依赖心理。

  甚至不惜还联合了几个专家来一起布这个局,而那几个所谓的专家,根据小于后来调查发现,根本就不是什么专家,虽然他们的确是在博物馆、拍卖行这样的地方工作,但不过就是打杂的而已,那些说辞以及演技,完全就是跟别人学来的,他们一个月就赚三五千的辛苦钱,经过姓夏的重金利诱,哪怕是一个人只给二十万,那也才不到一百万而已,姓夏的还是大赚特赚了。

  尽管前期投资了不少,可怎么算,也就才不到两百万而已,跟一千三百万相比,那真得是差了太远了。

  而且姓夏的也着实胆大,在给老于下套的同时,并没有闲下来,还一直做着走私古董的生意,而且还用老于的古董店给自己打掩护,对外宣称自己在潘家园有一家古董店,这三年间他赚取的钱,绝对不止一千多万,甚至可能更多,这个人实在是一个令人惧怕的骗术高手。

  如果抓不到人,那么要怪也只能怪老于太相信别人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局。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几个朋友还好说,都表示了二百万不用着急还,可是银行却是完全不讲情面的,几乎是老于住院的第三天就找上了门,催着要钱,如果老于家还不起的话,就要扣他们的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