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七章 骗局
  于老师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可是又闭上了嘴巴,八十万的租金,确实太多了,做古玩生意的,一年也未必能赚这些钱。

  而且他也找很多人看过他店里的这些剩下的东西了,估价比这个张天元老板要低上很多,看起来这个张老板倒是个实诚人,他也不想继续这么耗下去了,但究竟出个什么价位合适,他心里头也没有底,必须得跟家里人商量一下,于是就拿出手机打电话去了。

  张天元闲坐无聊,就问自家店里的掌柜道:“我来潘家园不多,这一次不来这里,只怕都不知道咱们的店开到这里了,潘家园的生意还不错吧?一个月利润大概是多少?具体的收入来源都有哪些?”

  他问这些,当然不是要去查账,而是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支付多少租金比较合适,虽然可怜那于老师一家,但他这可不是做慈善的,不能租个店还被人笑话了,那就丢人了。

  “这个说不准的,以前我在这家店里干的时候,只要是古玩,都卖的,比如瓷器、文房四宝、字画玉器之类的都有,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卖给那些老外和土豪了,那些有钱的土豪,来了之后根本就不看东西好坏,直接就让我们给挑好看的,然后成批的买,也不管真假,甚至有一次有人用那种小货车拉了整整一车东西走了,也不知道买那东西回去干嘛。这样的土豪多一些的话,一年也有个两三百万的收入,这五年下来。老板应该是赚了一些钱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敢花大价钱买那哥窑的瓷器了。”

  说到这里,掌柜的见于老师回来了。就干咳了两声说道:“咱们的店具体收入如何,我还不好说,毕竟我才做这个掌柜的不到一个月的,但是就目前进出的东西来说,大部分东西还是卖给了那些不懂古玩,却喜欢收藏充门面的人,这些人出手非常大方,往往一买就是好几百万的东西,那叫一个阔气啊。好像根本就不把钱当钱,反而是像李教授和董事长您这样的客人,我们是不怎么欢迎的,你们来了,不仅影响生意,而且也不可能掏大钱。”

  “哈哈哈,你这人倒是个实诚人,不过说这话就不怕得罪了你们董事长吗?”聂震听完这掌柜的一番话,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没必要撒谎了,就我们店里的真品,那算是最多的,那些土豪买回去其实吃亏最少。有些店里,一百件里面能有一件真品,那就谢天谢地了。来潘家园买东西,最起码是要戴上一个眼镜的。靠自己,那就是来受骗上当的。”掌柜的是越说越来劲。把潘家园经商的秘密都给说出来了。

  张天元心里头盘算着一些事情,如今市面上流通的低劣仿品和赝品太多了,简直就是侮辱了土豪们的智商,买回去摆出来都让人笑话。

  但是高仿,尤其是那种真假难辨的高仿则不一样,就算是专家,也未必能分辨得出来,做到那个程度的话,高仿也成为艺术品了,张天元现在寻思着干脆就开一个专门卖高仿古玩的商店,先试试看,当然,明着不会说卖高仿,那太折损土豪们的身份了,可以在店内vip包厢里把这个事儿说清楚,然后在神罗出品的高仿物件上都留下一个比较隐秘的标记,如此一来的话,也不怕有人拿这些东西出去祸害人了,而且比那些低劣的仿品假货用来装门面好得多,而且还不怕弄坏了。

  其实潘家园里就有这样的店,不过那仿品的质量却是堪忧啊,实在跟高端沾不上边的,张天元要做,那就要做这仿品里的杰作,反正古人也不会来跟他要知识产权,更不会说他盗版,他只要告诉了客户这就是高仿品,也不会违法,这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好主意啊。

  有了这样的店,那些土豪也不怕上当受骗了。

  而且估计漂亮的东西,还特别能吸引老外的眼光,高仿到一定程度,那说不定还能青出于蓝呢。

  “张老板,您的大名我听说过,是个有钱人,不如这样吧,我先把我们的遭遇详细告诉你,你听过之后,再做决定,我也不是想要博得您的可怜,只是想让您知道,我们真得是有难处。”于老师过来之后,并没有说出和家人商量的结果,反而坐在那里,喝了一口汽水,然后说道。

  “行,你说说看,我洗耳恭听,也算是涨涨见识了。”

  张天元也想听听,这哥窑瓷器是如何辗转到了于老师家里的,毕竟换了别人,应该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摸着黑戴着口罩,连真面目都不敢暴露的人的话吧。

  于老师看了看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了回忆之中,叹了口气说道:“这里头其实另有隐情啊,我父亲之所以会如此信任那个女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女人为了这件事情,唱了一出你们可能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戏码,而这出戏,是我后来在调查之中才得知的,如今栽了,警方正在调查之中,不过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好抓啊……”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当时这个古玩店经营了两年,生意一直是不温不火,赚不了多少钱,但也不赔钱,所以老于心里头着急啊,老于开这个古董店的钱,那也是借来的,朋友的钱,肯定是要还的,而且要早还,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后来又一次去帝都大学参加一个研讨会,认识了一个姓夏的男人,这个姓夏的给了老于一张名片,当时老于就跟姓夏的相识了。

  整个姓夏的,原来是博物馆的特聘顾问。最擅长的就是瓷器方面的鉴定,对于汝、官、哥、钧、定这五大名窑研究尤其深入。

  一开始两人不过是泛泛之交。也就说过几句话而已,不过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后来姓夏的就给老于介绍了一些客户,这些人来到老于的古玩店里买东西,虽然买的都是比较便宜的东西,但是却带动了店里的人气。

  很多人应该都知道,咱们国家的人,买东西尤其喜欢跟风的,看到某个地方排着长长地队伍,就觉得那个地方的东西好,就想去买。结果一来二去,这店里的生意也就变好了。

  老于非常感谢姓夏的专家,多次请姓夏的到自己家里喝酒,还说了很多自己店里的事情,有些话本来不该说的都说了,这使得姓夏的对于整个古玩店的经营状况是了若指掌。

  两人相识的第二年,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姓夏的有时候也会拿一些东西到老于的店里卖,东西基本都是真的。不过价值不高,最高的也就是两三万而已,老于也就没有怎么在意,反正能赚钱就行。

  直到后来又一次。姓夏的委托一个女人来店里,拿了一件东西,说是他好不容易从国外弄回来的。但是因为这东西来路不太正,卖家不敢要高价。只要十万就行了。

  姓夏的口中所谓的来路不正,其实以前也说过。就是有一些人专门在国外的博物馆里面盗取我们华夏的文物,然后回来卖,这些文物本来就属于华夏,所以老于也渐渐被爱国心蒙蔽了双眼了,这样的东西,他是见一件收一件绝对不含糊。

  这一次也是一样,他连鉴定都没鉴定,就给了那女的十万,然后将东西留下了,心里头想着,亏了也就亏了吧,权当是帮朋友,权当是为祖国了,也就没管那个事情。

  只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小于,也就是于老师担心这事情有差,就拿着那件瓷器去鉴定了,好家伙,这不坚定不知道,鉴定之后,却是吓了一跳,这东西居然价值上百万之多啊,老于从里面净赚了九十万,从此对姓夏的也就是完全信任了,一点都不怀疑,甚至就连小于也不再说什么了,自己父亲的这个朋友,还是挺够意思的。

  谁你那个知道,这一切不过只是安排好的戏而已,为的就是这个目的,让老于和小于都麻痹大意。

  当然,后来也有几件东西,不过都没有这一次赚得多,但是总共算下来,也有两百来万了,老于对这个姓夏的鉴宝大师是深信不疑,几乎完全就把他当成了能够两肋插刀的好朋友了,但凡遇到个事情,都会找姓夏的商量,即便是店里头很机密的事情也要说。

  按理说,关系好到这个程度,那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啊,所以老于也就没有再怀疑过姓夏的,一直把姓夏的当成了故宫博物院的一个鉴宝大师,两人交往甚密,关系非常要好,几乎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一晃就是两个人相识的第三年,突然间那天晚上,姓夏的给老于打来一个电话,说是会有一个女的带着一件哥窑的瓷器到店里找他,希望他能够拿下来。

  而且和过去的规矩一样,不要问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反正不会是从国内偷来的,所以也不用担心在国内被抓了,而且姓夏的还给老于洗脑,说帝国主义拿走了咱们的东西,咱们用任何手段拿回来都没问题。

  老于真得是个好人,而且是个很爱国的人,所以就这么被忽悠了,电话里姓夏的安排好了事情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己没有来,让那个女的过来的。

  不过这一次,老于也多了个心眼,不是他怀疑姓夏的,而是因为这东西实在太过贵重了,可是一件存世很少的哥窑瓷器啊,哥窑瓷器在拍卖会上的价格动辄就是数千万,实在是很值钱。

  这个女人给他开价是两千万rmb,甚至还告诉他,东西是打碎过,然后修复的,不然的话,这东西值四五亿呢,看那女的戴着口罩,很像是以前来的那个女人,所以老于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先让专家帮忙鉴定一下再做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