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五章 古玩店可不是谁都能玩的
  “聂哥,你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不知道有多羡慕,只是我如今走上了这条路,没办法回头,更没办法刹车了,否则跟着我一起的人会骂我的,会戳我的脊梁骨的,你不一样,现在还没踏入这一行,就不要掺和,玩玩可以,反正你也不差钱,可是如果做起这方面的生意,那就真得不行了。”

  张天元这番话当真发自肺腑,他以前想过,等自己有了钱了,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个小木屋,然后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住在里面,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没东西了就让飞机空运过来,反正咱有钱啊,实在觉得心慌了就出去逛逛,那日子才叫享受。

  可是现实往往跟想象中的偏差太大了,他虽然是有钱了不假,生活也因为六字真诀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问题是,他发现自己的时间反而越来越少了,不是工作,就是忙着参加这会,参加那活动,这个请他吃饭,那个请他帮忙,整个人完全都是陷入了高速运转的状态,完全是没有体会到那种休闲自得,无忧无虑的生活乐趣啊。

  “天元哥哥,你看我能不能在这里开店啊,我可是跟着老师学了不少的东西,一般的文物鉴别,还是行的。”没想到刚刚把聂震劝住,秦飞雪又来劲了。

  “对啊对啊,这可是个好主意啊,我看这古玩店来钱很快嘛,我们两个大美女往门前一站,绝对是一道风景线啊。”高茜茜也兴奋地说道。

  “咳咳,飞雪啊。你跟我一样都考上了老师的研究生,到时候哪里还有时间来干这种事情啊。千万别胡闹了啊,这开店可不比做别的事情。是很累的,也需要大量的时间的。”张天元干咳了两声,尴尬地说道。

  他当然不怕别人抢他的生意,之前在帝都一穷二白的时候,他的古玩店可是跟诸多强手竞争之中才站稳脚跟的,怎么会怕这些新人,他最担心的其实是这些人如果古玩店弄不好,还要来麻烦他,到时候事情就没完没了了。

  本来张天元是打算让李明光教授劝劝秦飞雪和高茜茜的。

  谁知道李明光教授居然笑着说道:“哈哈哈。飞雪你这个主意不错啊,其实飞雪要读的东西,以前在我这里都学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读研,只要抓一些重点就可以了,根本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如果能够在这潘家园里面弄一家店开开,成功与否,那都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这很好,应该鼓励才是啊。”

  “老师,你怎么也这么说啊?”

  “天元,你要知道。这潘家园三教九流都有,来来往往的人形形色色,对于一个人适应这个社会。认知这个社会是非常有用的,很多从大学里毕业的大学生。工作都好几年了,可是单纯得就跟小孩子似的。那样的人是没办法独立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的。”

  “飞雪需要磨练,茜茜也需要磨练,不过她们两个想必也是没那个资本的,不如这样吧,就让她们在你的店里实习吧,这总可以吧,一方面可以锻炼,另外一方面,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还能学到很多东西,见识到各色各样的人。”

  李明光想了想,说出了最后一个折衷的办法。

  “嗯,这样也行的,反正我就是觉得这个很好玩,想要试试,如果不行的话那就不敢了呗,什么都要尝试的嘛。”秦飞雪同意了李明光教授的建议。

  高茜茜看起来还有点不太乐意,因为她还是想要自己开店的,不过她没那个本钱,也只能答应了。

  “好吧,老师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还不答应,那就有点太过分了,行吧,如果那家店可以盘下来的话,我可以让秦飞雪和高茜茜过来打工,但是绝对要让人管着,否则的话那可就乱套了。”张天元这丑话自然是要说在前头的,不然到时候出了事儿,他也不好意思赶人啊。

  “其实真要说涨见识的话,在这里有个古董店,那绝对是最好的。”这个时候,掌柜的已经打完电话走了回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古董店,尤其是信誉好的古董店,那不用你去找别人,别人就会拿东西来找你的,然后卖给你很好的古董,这样子一来,见识到好东西的机会也就大大提升了。”

  “当然了,有利必有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那些做高仿,做赝品的人,也会将东西拿到你这里来卖,让你是防不胜防啊,这样被骗的例子那是数不胜数的,那家人的情况就是如此了,他们家的古董店在这一带是相当有名的,而且老板是出了名的大方慷慨,只要东西好,那绝对会开出很合适的价格,让你十分满意,只可惜啊好人没好报,反而被别人给坑了。”

  掌柜的这番话说的正是他这么多年做伙计和老板以来的所有感受,眼界宽泛了,见过的东西也多了,见识的人也多了,自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之前他拍张天元的马屁直接拍在了马脚上,不过那不打紧,那是因为他不了解这个董事长,然而这会儿说话那就非常到位了,一点都不讨人厌,张天元也越发觉得这个老板有本事了。

  “你都问清楚了吧?他们的店是如何个盘法?原来的店铺是租赁的还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还有,店铺里面的东西是一起卖,还是另外算钱?这些都要问清楚啊。”

  张天元虽然之前不太管这些细枝末节的事儿,但他今天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要管一管这些事情的,不能稀里糊涂的,不然真得被别人说他这个董事长屁事不管了,那可就不好了。

  他之所以会问的这么详细,主要还是想要搞清楚那件哥窑瓷器到底是真是假,还不能被人瞧出来了。如果说那东西是真的,那他可一定是要收了的。然后靠着补字诀修复了,就放在自己的私人博物馆里面。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如今可能很多仪器都无法搞清楚古董的真伪,但是未来可能就有了,真的东西,那终究会使真的,而高仿则会渐渐暴露出来,即便是瞒天王那样的人制作出来的高仿品也是一样。

  另外他关心一下生意,也显得出他这个做大老板的把自己的公司放在心上了嘛,总不能一直都是完全撒手不管,该管的时候。还是要稍微管一下的。

  掌柜的听到张天元的话,就知道张天元不太关心潘家园这边的情况,笑了笑道:“董事长,潘家园的门面可都是宝啊,那是属于公家的东西,属于政府的,只租不卖,他那店跟这边大小差不多,都是两百平米左右。租金是三十万一年,每年支付一次就行,如果一次性支付十年,则还有优惠。他们家那铺子就是直接支付了十年的租金。签订了合同的,如今已经过去了五年,还剩下五年。每年三十万的话,还是有点钱的。”

  “还有。他铺子里的那些东西是准备直接卖的,要价是五百万。一共算下来的话,要支付六百多万,将近七百万就可以拿下了,至于续租的事儿,董事长您熟人多,应该很好办吧?”

  “我还说这租金挺便宜呢,原来是要捆绑销售啊,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盘出去。”聂震笑着说道。

  店掌柜摇了摇头道:“也不都是这个原因,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五年的租金,他们给涨到了每年一百万,这样的租金确实是有些贵了,因为很多人做生意,一年都未必能有一百万的收入,要是都当租金扔出去了,那就赔死了。”

  “潘家园的话,二百平的铺面一年一百万其实不多啊。”聂震说道:“而且现在就是这样的租价,还有人抢着租呢,说到底,还是他那捆绑销售出了问题,因为这样算起来的话,五年就得支付一千多万了,就算是稍微大一点的生意,一下子扔进去这么多,还没听个响呢,进货做别的都得要钱,太亏了。”

  “说的也是,这每年的水电费、税费还有工资以及各种开支,那真得是能玩死人的,再说了,有些人盘下那铺子就不是为了卖古董,而是打算卖别的,他们要那些古玩干什么啊,你别说五百万卖了,就算是一百万,他们也不乐意要啊。”张天元点了点头道:“再说了,古玩店的生意也不好做,有时候一年未必能开张,或者只是小额的收入,这样子谁还敢租他的铺子啊,太狠了。”

  “这样,租还是不租,等我看了他们店里的那些东西之后再说吧。”张天元想了想道。

  “行,跟我走吧,这里就得麻烦徐总先帮忙照看一下了,我刚刚给那人打了电话,他说就在他们店门口等着,有什么事儿可以到那里去谈。”掌柜的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我先看着。”徐胥留了下来,替这位掌柜看着店。

  ……

  十多分钟之后,一家古玩店门口,上面已经贴了“门面出租”的字条,而且还有电话联系方式,此时店门敞开着,里面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带着些许忧伤,眼睛里全是愁色。

  整个人一看就是个读书人,应该是中学或者大学的老师,有一股特殊的书卷气质。

  “于老师,我们董事长来了,有什么要说的,您就跟他当面说清楚,之后店铺要怎么租,可以坐下来谈谈的。”掌柜的一进门就喊了起来,显然对那人非常熟悉。

  “您好您好!”这个姓于的老师上前来跟张天元握了握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说道:“其实我们的租金还可以再降一些,每个月八十万,这些东西也可以降低到四百万,但这是极限了,你们大概也知道了,我们家现在的情况,是急需要钱的,而且是救命钱,我不能再妥协了。”

  这倒是一个干脆的人,大概是过去好几次交易不成功,让他产生了惧意,所以一开始就主动降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