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四章 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
  “那家人其实也不算太有钱,一两百万还拿得出来,但是上千万,那就是东拼西凑来的,有贷款,也有借的,结果那人的父亲一时气愤,竟是卧床不起。那人倒是尽孝,没有埋怨父亲,只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父亲继续把古玩店开下去了,不然的话,可能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掌柜的解释道。

  “兄弟,哥窑瓷器真得有那么好吗?咱们有机会也弄上几件玩玩?”聂震许久没有说话,这一说话,就尽显外行的样子。

  “我说聂哥啊,哥窑釉质纯粹浓厚,不甚莹澈,釉内多有气泡,如珠隐现,故通称‘聚沫攒珠’。釉色宝光内蕴,润泽如酥。纹片多种多样,以纹道而称之有鳝鱼纹、黑蓝纹、浅黄纹、鱼子纹;以纹形而称之有纲形纹、梅花纹、细碎纹、大小格纹、冰裂纹等,总名为百极碎。哥窑器物传世的以各式瓶、炉、洗、盘、碗、罐为常见。但哥窑窑址仍未确认,成为我国陶瓷史上的悬案之一,我之前都说过了,存世的哥窑瓷器,全世界满打满算,可能也就一百来件而已,咱们来几件玩玩?你怎么说的比唱得还好听啊!”张天元苦笑摇头道。

  “这个我倒是清楚,就连故宫的哥窑瓷器,也就十来件而已,前几年好像还有一件东西被弄坏了,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李明光说道。

  “嗯,那个是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其器形高4.1cm,口径20.2cm。足径7.5cm。盘呈六瓣葵花式,浅腹。坦底。腹壁向里凸出6道棱线,圈足亦随腹壁起伏变化。2011年7月4日。国家一级文物宋代哥窑代表作品青釉葵瓣口盘在进行无损分析测试时,发生损坏事故。二十六天之后,故宫才承认损坏珍品文物一事。这个事情当时在文物圈子里和古董圈子里掀起了滔天骇浪啊,那么好的东西,就那么毁了!”张天元点了点头说道。

  “唉,真是败家啊。”聂震感慨道。

  “对了,对了,董事长,我想起来了。那人的父亲收购来的东西,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掌柜的突然大叫了起来。

  “什么这个那个的?”

  “就是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掌柜的咽了口唾沫回答道,听那人讲,卖东西的是个女人,很有气质,一看就是高学历的,不过戴着口罩,还告诉那人的父亲。说那东西是打碎之后修复的,所以才只要一千万rmb,不然的话,那就是三五亿都不止了。因为类似的哥窑瓷器,全世界也不会超过三件。

  听那人说的真切,再加上鉴定没有问题。所以那人的父亲才愿意花钱买下来的,谁知道竟然还是被骗了。

  “都碎了的东西。修复之后价值也是大打折扣了,换了我肯定不会买的。”聂震撇了撇嘴道。

  “聂哥。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收藏专家、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现任馆长马未都称,哥窑的鉴赏价值突出表现在‘化残缺为神奇’。哥窑是碎片的,这本来是一个烧瓷的缺陷,结果经过文人的归纳,认识到这是一种美。所以哥窑是典型的缺陷美。就像断臂维纳斯一样,属于美的另外一个范畴和境界。这个说法,我也是赞同的,你是没见过哥窑瓷器,那总该去看看哥窑的图片吧,那真得是一种很特殊的美啊!”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他嘴上如此说,心中却产生了一个非常奇葩的想法。

  当时这件东西破损,是因为一个理工科的女硕士操作失误造成的,会不会这个东西后来真得被带出来卖了呢?那个条形码,只是在修复的时候被人放进去的?

  “对了老师,我听说修复那件哥窑瓷器的时候,您要想也有参加对吧,那东西最后修复成功了吗?”张天元突然问道。

  “应该修复了吧,虽然当时这件文物破损成六瓣。破损情况尽管有些复杂,但修复应不成问题。国内对陶瓷修复有很丰富的经验,不只是故宫博物院,还有上浦博物馆等文博机构,都有很成熟的修复经验。”那个掌柜的好像也知道这个事儿,就抢着说了出来。

  李明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有一句话,刚刚聂震说的很对,损坏的文物即使进行了修补,也不可能完全恢复原貌,价值肯定会大打折扣。很多网友对于这件文物的损坏非常惋惜。称全世界只有三件,并且对它的估价称达到几个亿,这个说法未必准确,但是也差不多的。”

  “当时我确实参加了修复工作,但修复过程却不能令人满意,后来有人提出说是让民间高手帮忙,从那儿之后,我就没有再参与了,后来去博物馆再看,那东西确实修复了,只是修复的未免有点太完美了一点,完全就看不出破损的痕迹,我还惊讶于这个民间高手之神奇呢。”李明光继续说道。

  “老师,你说这个民间高手会不会就是瞒天王啊!”张天元这句话,就仿佛是一颗重磅炸弹扔进了人群了,包括聂震,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猜测。

  不过张天元想的,或许跟他们不一样,张天元甚至认为,那二次打碎的哥窑瓷器,搞不好是真品。

  “这种事儿咱们在这里猜也是没用,对了董事长,那家店面距离咱们有一条街,位置也不错,要不然咱们就把那店盘下吧?”掌柜的似乎很同情那家人的遭遇,毕竟都是潘家园做生意的,平时肯定是有来往的。

  只有他们才知道花重金收购了假货赝品之后的悲痛心情,这事儿不管摊在谁的身上,都是有点无法忍受的。

  毕竟就算是有钱人的钱,那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平日里辛辛苦苦赚点钱,可能因为一件事情就又全部败光了。这都是有可能的。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这才是古玩行里的常态。这不是超市,不会每天都有客人来光顾,即使有人来了,也未必会买东西。

  一千万rmb啊,这些钱,就算是对张天元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突然间就没了,这如何能让人心里头不难受啊。

  “掌柜的。听起来你好像跟这家人很熟悉啊,他怎么什么都对你说啊?”张天元有些纳闷地问道。

  “董事长,不瞒您说,我原来在他们店做过伙计的,后来这边不是招聘嘛,我就过来做了店长,您也知道,人往高处走嘛,我不可能在那里做一辈子伙计。当然我还是很感谢那家人的,很多古董古玩方面的知识,都是从那儿学到的。”这位掌柜的倒也没有隐瞒什么:“我们现在关系也是相当不错的,也正因为如此。那人才会找我来卖东西,并且向我倾诉。”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了。要是你还在那儿的话,大概那家人就不会上当受骗了吧?”

  “董事长你可别寒碜我了。他们家找的那几个专家,都是很有名的。其中还有一个姓马的,都说那东西是真的,结果你看就出了这么个事儿,我虽然在古玩店做了很长时间,可是论起鉴宝,那当然是没办法和那些专家相比的。”这掌柜的倒也有自知之明,说话很是讲究分寸。

  当然了,他在张天元面前,还真得不能骄傲,毕竟单论这鉴定技巧的话,张天元在这些人里头,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董事长,您有兴趣吗?有兴趣的话我就去给他们家打个电话,只要价钱合理,想必他们是会出售的。现在他们就指着这个店能卖点钱,然后给老头子看病了,至于偿还欠债的事儿,那只能以后慢慢来了,他们家人不错朋友也多,所以借来的那些钱,是可以慢慢还的,就是银行的贷款得早点还清,不然的话利息累积就太多了。”

  张天元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有兴趣,随即看了一眼徐胥问道:“你看怎么样,你可是负责这一块的老总啊,我拍板那是没用的,当然,资金方面不是问题,你缺钱的话,我就先用私人的资金给垫上,到时候还我就行了。”

  之前很多次张天元都是这么干的,所以早就轻车熟路了。

  “盘下来吧,正好我们也需要继续扩大规模,潘家园这么大,少说也得两家古玩店。”徐胥点了点头道:“而且资金方面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早就已经开始盈利了,流动资金是充足的。”

  “好,既然董事长和老总你们就决定了,我就去给他们家打电话,那人还在四处找人收购呢,可是这块过年了,很多大老板都回家去了,他估计是找不到合适的买家的。”

  “兄弟,我也想弄个古玩店玩玩,你不如把他那铺子让给我怎么样?反正我现在也闲的很,装修公司的事儿都不用我负责,维多利亚的梦幻之都那边现在查得比较严,生意都不如以前好了,我准备关了,做别的生意,弄个小一点的会所也就是了,大家平时也有个相聚的地方。”

  聂震一边打着哈欠,无聊地打量着店里的情况,一边听着张天元等人说话,听到这里,突然间不知道怎么就心血来潮说了一句。

  “聂哥,古玩你还是别碰了,我相信你经商的本事,但是作为一个小白进入古董行里面,那绝对会亏死的,刚刚掌柜的说的那家人就是很好的例子,一样东西而已,就能毁掉一个店。”张天元并不同意聂震掺和进来,这真得是为聂震好。

  如果说他没有外挂的话,他也不会沾收藏这个事儿的,自己有多大本事,那就做多大的事儿,没那本事的话,掺和进来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你觉得不行那就算了。”

  其实聂震之所以突然间想到了盘下那古玩店,一方面是心血来潮,另外一方面,他看到这里面有不小的商机,再加上他在拍卖行里面有股份,正好是一条龙服务啊,因此就提出了那个想法,但是却被张天元给直接否决了。

  张天元深知这里头水深水浅,就跟他不玩政治一样,也不希望聂震加入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