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三章 瓷器里的条形码
  说到底,民窑瓷器之所以便宜,其实归根结底源于数量太多了,否则的话,一些民窑精品的价格是完全有资格超越官窑的。

  物以稀为贵,这个才是重点。

  民窑的历史远比官窑早得多,陶瓷器均产生于民间中,到了唐代,瓷器成了重要的出口商品之一,远销印度,埃及和波斯等地。据考证,在这些地区都发掘有唐三彩,越窑青瓷和邢窑白瓷等。民窑于此已有较大的发展,并带有商品生产的性质。

  唐代以后,各地民窑辈出,竞相媲美,往往有供不应求之势。其中著名的,宋代有钧窑,汝窑,定窑。章生一的哥窑“纹片瓷”以及章生二的弟窑龙泉青瓷等。

  宋元时,民窑发展较快,仅景德镇的民窑就增加到三百座之多。此时的民窑完全属于商品生产的性质,民窑在产量上所占的比重比官窑大得多,在质量上也有一定的发展。到了清代,民窑占了压倒优势,官窑瓷器也为民窑所出。

  正是因为如此,民窑瓷器大量存在,导致了收藏上的不温不火,不过相信以后会渐渐好起来的,毕竟说到底,民窑瓷器也是古董,它不是赝品,更不是现代货。

  花了六万多块钱买下这八只大老碗,应该说价格是稍微有些贵了,不过对于李明光来说,这不算什么,毕竟他把玩瓷器的目的和很多人是不一样的。

  捡漏这种事儿,真得不是谁都能遇得到的,一般情况下。卖东西的都要比买东西的精明。

  “掌柜的,以后要是有什么好物件。最好先联系一下徐总,让徐总通知我一声。如果其中有我喜欢的,那我也就买了……”

  张天元以前找古董,都是在外面找,倒是把自家的古玩店给忘记了,这一次来,偶然发现这八只大老碗,只可惜却被自己的老师抢先一步给买走了,他不可能去跟李明光抢东西,所以就说了句话。希望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自己可以捷足先登。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嘛,自己有这么个优势,那不用白不用啊。

  “董事长您要是早说这话就好了,已经有好几件好东西卖出去了,唉,不过以后您放心,只要有我觉得差不多的东西,一定先汇报给徐总……”

  那掌柜的一听张天元这番话。心头就有些无奈,自己倒是还真得遇到过好玩意儿,不过也真得卖出去了,可惜张天元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晚了。

  “没事儿。卖了的就卖了吧,以后有的话提醒一声就行了。”说完话,他又看向了徐胥说道:“学姐。这事儿可得麻烦你一下了,帝都这边。还有上浦那边的古董店里有什么好货,都可以先告诉我一声。最好是能有视频,我如果想要,那就留下,不想要你们再卖好吧?”

  “行,这个都是小事情,你可是神罗集团的董事长啊,如果这收藏都轮不到你,那可真说不过去了,放心吧。”徐胥笑着点了点头,最近她也在努力学习鉴宝的技术,虽然还差得远,但作为一个帝都片区的老总,她还真得学点这方面的知识,不然说出去人家笑话,而且也不好管理。

  这以后有了这档子事儿,跟张天元接触的理由也多了,也有更多的机会去学习鉴宝技术了,何乐而不为呢。

  “对了徐丫头,你以后可以到我们学校来听课啊,虽然鉴宝还只是我们学校的选修课,但是会有专家讲课的,你刚刚还给我提到说想要去,正好以后天元就要做这方面的讲师,你可以直接去听他的课,人熟悉,也好办事儿。”

  这个李明光啊,刚刚说得事儿,这会儿突然有提出来了,这是要把事情说死啊,不过张天元真得未必能去啊,他有时候时间上太紧,又不会分身术,可不敢轻易答应。

  “好啊,我一定去听课。”徐胥倒是特别积极,看起来她真得是打算好好把自己这个老总的角色扮演好了。

  “我说老师,您还没付钱呢,要是没拿的话,我帮你垫上?”张天元怕李明光又出什么幺蛾子,所以赶紧就把话题转到了别处。

  “这个不用你说,你们这儿可以刷卡吧?”李明光看了一眼那掌柜的问道。

  毕竟六万多可不是小数目,谁身上轻易也不会带这么多现金啊,自然如果能刷卡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当然可以!”掌柜的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了一个pos机,设置好了之后,就拿过李明光的银行卡,插在了上面,并且让李明光输入了密码,并且签了字,这样就算是结算成功了。

  掌柜的脸上笑得跟一朵儿花似的,其实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古董店的掌柜的,是有提成的,每做成一笔生意,都可以从中抽取一定的金钱,这生意做成了,掌柜的又有了提成,而且在董事长和老总面前都长了脸,他能不高兴吗?

  李明光付了款之后,就见几个伙计小心翼翼地用泡沫塑料将那八只老碗固定了起来,然后每一层都扑上了那种好像草席一样的东西,防止老碗碰撞破损,最后才是装箱,由张天元帮着放到了车上去。

  趁着这个机会,李明光就又问那掌柜的:“这样的东西你们店里多不多啊,正好今天我来了,有的话就多拿出来一些吧,别人收藏是为了赚钱,要官窑的,可是我就喜欢民窑的东西。”

  “对对对,您说得太对了。民窑的产品称客货,风格与官窑迥异,除去一些限制生产的花纹和器型,可以说民窑瓷器的造型和纹饰题材更丰富自由。明代景德镇拥有为数众多的民窑,是我国陶瓷窑的主体,其制品粗细。并不比官窑逊色多少。”那掌柜的急忙附和道。

  其实李明光之所以打算再看看,那是因为张天元在这儿。可以帮他鉴定真假。

  要知道,有时候就连古玩店里的人也分辨不出自己的东西是高仿还是真品。不是他们故意要骗人,实在是有时候连自己都给骗了。

  李明光深知这一点,但他十分相信张天元的鉴定技巧,故而今日有张天元在这里,那实在太合适不过了。

  正如他口中所说的那样,他买这些东西回去可不是用来等升值的,他不缺那么点钱花,他自己的工资就不低,老伴更能赚钱。几个儿女也都很有本事,经常往家里寄钱,那些钱对他来说,真跟废纸差不多,还不如买些喜欢的玩意儿在家里收藏欣赏呢。

  他除了地质学之外,另外一个专业那就是考古,所以接触的文物很多,有许多文物非常具有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但是却不是收藏圈子里的好东西。

  这就使得他对这些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别人不买,他买啊,从古董之中看故事,看当时的文化和社会形态。这对于李明光来说,不仅仅是研究,更是一种享受啊。

  对别人来说那可能只是收藏。对他来说,那可是一本书啊。

  “你也不用把民窑夸得那么好。有什么东西尽管拿出来吧,我这儿真不差钱。”李明光笑着说道。

  “李教授。您是董事长的老师,按说有什么东西,我应该就给您拿的,可惜这临近年关了,所以生意都比较淡,最近也没什么好玩意儿,哦,对了,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这个时候张天元走了进来,就顺口问了一句。

  “之前说的那八只老碗的主人,你们还记得吧?知道他为什么会把那么好的东西便宜卖给咱们吗?”掌柜的很是得意地问道。

  “行了,别卖关子了,听你讲的那故事,那个人好像是很不情愿卖掉自己的八只大老碗的,毕竟那东西好像还跟他们家非常有缘,既然拿来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吧?”张天元过去洗了把手,顺口说道。

  “董事长,您可真神了啊。”

  “行了,就别拍我马屁了,说吧,到底什么情况,别说我老师了,我也喜欢这样的东西,尤其是陕州那边的,如果有的话,我也想买几件回去,我家里人肯定喜欢。”张天元擦了擦手说道。

  他是真有这打算的,他跟一般的收藏人也不一样,他也不是为了收藏赚钱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收藏心而已,自己入了这一行之后才发现,有时候收藏,真得是一种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是这样的,那人的父亲原也是个开古董店的,如今不是卧病在床吗?那店实在是开不下去了,那人自己又不懂这些东西,所以最近一直都在筹钱,打算将那店面也给盘出去,里面的东西一并卖了。”掌柜的解释道。

  “人老了,生病在所难免,不过肯定会好起来吧,要是他父亲好起来怪他将店面盘出去了怎么办?”张天元问道。

  “不是那样的,那人父亲的病,纯粹是给气出来的啊。也就是大概一个月前吧,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他们家店,说是有东西要卖,说是有一件哥窑的瓷器要卖。你们都明白吧,哥窑哎!那可是非常让人眼馋的东西啊,所以他就买了,花了足足上千万rmb啊。”

  “这人都不看一下吗?”李明光问道。

  “看了,怎么没看,哥窑瓷器本来存世就很少,比元青花还少,他也很认真地看了很多遍,后来又请了专家朋友一起鉴定,一致认为那东西是真的。可是后来因为一次意外,那东西被打碎了,里面居然掉出了一个标签,上面竟然还有条形码,搜了之后你们猜怎么着?”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那条形码搜到了一个人的名字‘瞒天王’!”

  “怎么又是这个人!”张天元咬了咬牙,好像目前市面上最好的高仿品,都是出自于瞒天王之手,以前他就听说过,瞒天王可能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集团,一个组织,只是这些都只是猜想,并未得到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瞒天王的仿制技术简直无与伦比。

  “对啊,瞒天王可是让很多人都苦不堪言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