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三零章 八只老碗的故事
  耀州窑始于唐代,耀州瓷分别有:龙凤倒装壶、公道杯、良心壶又名两心壶凤鸣壶、倒流壶又名倒装壶。每件都有它的传说。

  耀州瓷工艺礼品,独具华夏特色,集实用性收藏性观赏性于一体,是政府礼品,商务礼品,外事礼品的上佳之选,虽然元末的时候被毁,不过如今又开始发展起来了。

  当时烧黑、白、青瓷,宋代青瓷得到较大发展,北宋末为鼎盛期。其窑址位于陕州省铜州市黄堡镇,旧称同官,宋代时属耀州,故名“耀州窑”,包括陈炉镇、立地镇、上店镇及玉华宫等窑在内。是宋代北方民间青瓷的主要产区之一。

  耀州窑宋代晚期以青瓷为主,胎薄质坚,釉面光洁匀静,色泽青幽,呈半透明状,十分淡雅。装饰有刻花、印花,结构严谨丰满,线条自由流畅。纹饰多满布器内外,种类繁多,有牡丹、菊花、莲花、鱼、鸭、龙凤等,风格粗放健美,生动自然。

  器形有碗、盘、瓶、罐、壶、香炉、香熏、盏托、注子温碗、钵等。

  “对了,这八个大老碗应该是神宗年间的东西,估计也就是1080年左右,距今有将近一千年的历史了,能保存如此完整,而且还是民间传下来的,不是坟里头刨出来的,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啊!再加上这八个老碗的制作工艺相当精良,要不是存世数量比较多的话,估计也绝对算得上是了不得的古董了,但是说多。估计也就是上千只左右而已,现在很多人不懂得保护。等过些年可能就后悔了,我想这东西作为一种文化传承。再加上本身工艺精良,迟早会成为抢手货的,老师你若是买,我可以便宜卖给你,但是千万不要弄坏了,这东西现在可能不算太值钱,但以后就未必了。”张天元分析道。

  张天元如今鉴宝也不遮遮掩掩了,因为已经参加了电视节目,这名气迟早是要打出去的。总得有点专家的样子吧,要是一直遮遮掩掩,那像什么事儿嘛。

  “董事长,您真是太厉害了,就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神宗年间的东西啊,我还是听了那人的故事之后才知道的。”那掌柜的这一次可不是拍马屁,而是由衷地觉得张天元实在是太厉害了,之前还有点怀疑这个董事长没什么真本事。现在让他怀疑,他都不敢怀疑了。

  “那人?”

  “哦,就是把这八只大老碗卖给我们的人啊。”掌柜的回答道。

  “多少钱买的?”张天元问道。

  “这合适说吗?”掌柜的有些犹豫了,买家还在这里。说出进货价,好像不太合适啊。

  “没关系,老师不是外人。你就直说收的多少钱吧。”张天元鼓励道。

  “每只碗是一千块,一共八千块。那人好像着急用钱,也没有多做商量就卖了。不过看他那样子,着实是不愿意卖的,这八只大老碗还有一段故事呢。”掌柜地回答道。

  “一千块,嗯,这个价格差不多,咱们没吃亏,那人也没吃亏。”张天元点了点头道:“那人说了这八只大老碗的来历吗?给讲讲听。”

  掌柜的点了点头,就兴奋地讲了起来,在董事长面前好好表现,以后可没有坏处的。

  “他们家有几只饭碗,是曾祖父手上留下的,至于更早是从谁手里传下来的就不清楚了。他祖父母过世后,他父亲回老家办完丧事,老屋的东西可以分的都分了,可以拿的也都给亲属拿走了,最后剩下几个吃饭碗父亲带到了帝都来,对了,他们老家就在陕州,祖父也是在陕州过世的。”

  “碗是青花瓷碗,图案、颜色都很古旧。其时那个混乱的年代尚未结束,他父亲虽已出了‘牛棚’,但工作尚未恢复,他母亲仍要领着年幼的哥哥姐姐顶着烈日到苗圃拔草,赚些钱来维持生计。家里已有几年没添置碗了,要是多些人吃饭,碗就不够用。”

  “当时为防着他打破碗,他父亲还特意为他做了个竹碗,父亲带回碗,全家总算有一色的吃饭碗。他母亲对这几个碗很是珍惜,每次姐姐洗碗,都要交待:‘小心,别打了。’可是不管怎么小心,几年下来还是打破了几只,一只缺边碗,他母亲还用来喂小鸡。”

  “1983年,他们全家来到了帝都,添置了新家具,他就建议那几只老碗可以退休了,可是他父亲舍不得扔掉,几只老碗又搬进了新居。逢年过节,哥哥姐姐都回来了,老碗便又凑合着用。”

  “他觉得那老碗实在是太大了,用起来好尴尬,楼上楼下也没见用的,他就催促他父亲说那东西真得可以扔了,结果他父亲神秘地对他说:‘你不知道呢,你祖父用这碗吃到86岁,你祖母用这碗吃到84岁,说不定我们用着也能延年益寿呢!’当然,这只是笑谈,不过这老碗却一直没退休,也是难得啊,将近千年前的老东西,居然到如今也没有碎。”

  “老碗,是他父亲的传家宝。上星期天,父亲突然提起碗,问还剩几只。他打开橱门数了数,一共就剩下八只了。”

  “‘只剩这几个了!’他父亲很是惋惜地说了句。他当时还调侃地说:‘这八只碗,算起来应该是神宗年间的产品,现在集邮、集古币、集商标有的人发了财,说不定这几只碗留下来也值钱呢!’”

  “六只老碗,成了他们家的古董,只可惜好景不长啊,他父亲病重,需要钱,能凑一点算一点,就干脆将那八只老碗来这里卖了,看他那样子,还是怪不舍得的。”

  “临走的时候,他一直在念叨‘父亲肯定会怪我的’。”

  “唉,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李明光叹了口气。似乎是也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

  就像那个张儒生一样,在命途不顺的时候。就算是不乐意,也只能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给卖了。如今想要赎回来,那花的钱可就多了去了。

  “兄弟,这可是将近一千年前的东西啊,怎么就值那么点钱,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

  聂震在旁边听到张天元和那掌柜的说话,心中就有些纳闷了,按理说,这越是历史悠久的东西,应该越是值钱才对啊。按照普通人的想法,古董就应该是这样的。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八只大老碗应该肯定算是文物,勉强算是古董或者古玩,这是有区别的。”

  “‘文物’是指历史遗留下来的,对研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有价值的东西,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如建筑、碑刻及各种艺术品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继承了耀州瓷的文化和老碗会文化的老碗。可能是文物无疑了。”

  “清朝以前,人们把珍贵的古物称为‘骨董’, 所谓‘骨’,取肉腐而骨存之意。意思是保存过去之精华。后来渐变为古董、古玩。实际上‘古董’、‘骨董’和‘古玩’是一个意思,只不过由于时代的变迁,人们叫法不同而已。”

  “从文物和古董或古玩的比较来看。文物在时间的涵盖上要大于古董或古玩,因为文物可以是古代。也可以是现代或当代,只要是优秀的文化产物都可以被列入文物范畴。而古董和古玩则不然。现代和当代的东西不能称为古董和古玩。”

  “由于许多文物具有较高的艺术鉴赏价值,所以收藏爱好者又将其泛称为收藏艺术品。一件古代艺术品,对文物部门来说就是文物,因为它有文化保护价值;对投资者来说就是古董,因为它有增值价值;对收藏家来说就是古玩艺术品,因为它有艺术鉴赏价值。”

  “简单来说吧,这八只大老碗肯定是文物,也勉强算是古玩,毕竟它也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是收藏价值并不是很高,所以交给政府的话,其价值或许更高一些,自己收藏,可能将来会升值,但现阶段肯定值不了几个钱的。”

  “你说的太复杂了,不过我听出来了,也就是说,历史悠久的东西,可能国家会非常重视,但是老百姓却未必喜欢收藏,对吧?”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在历史博物馆里头经常有一些东西,如果私人收藏的话,根本不值钱,但是放在那里,就是承载历史的器物。”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而此时,古玩店里面响起了掌声,包括李明光教授还有秦飞雪、徐胥都使劲地鼓掌,他们大概觉得张天元如此年轻的一个人,说起这些东西来,却是一套一套的,实在令人惊叹吧。

  蒙萌和高茜茜眼睛里都闪烁着激动地火化,出色的男人,总是容易吸引女人,不过这未必是喜欢,也可能是尊敬,是崇拜,所以这个事情张天元也并不是特别在意,以后那《奔跑吧,鉴宝师》播出之后,他肯定会有更多的粉丝呢,尤其是女粉丝,难道说忸怩不见吗?

  没那个必要。

  “小张啊,我一直听那几个老朋友谈论起你在鉴宝方面的本事,都是竖起大拇指夸啊,你怎么就选了地质学研究生呢?照我说的话,你应该选择考古或者干脆就去学文物鉴定。”李明光感慨地说道。

  “老师,我大学期间学的就是考古学啊,至于文物鉴定,还是不要学了,因为我觉得通过那些专家学到的,不会比学校里的少,学习地质学那也是有原因的,不管是考古还是赌石,都跟地质学分不开关系的。”张天元解释道。

  “你有这样的想法,实在难得啊,不过你有这么好的本事,单纯只是做学生就太委屈了,我建议你以后直接到我们学校担任讲师吧,就是关于考古和文物鉴定方面的,这是我们新开不久的专业,这方面原本应该是帝都大学的特长,不过我们学校也是综合性的大学,这名字迟早得改的,现在这学术方面的东西,也得改进啊,不能总让别人一直觉得我们就是理工科出色的大学,别的都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