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二七章 微波炉适用
  那种长脖子的瓷瓶,拿的时候尤其要小心,一只手要托住底部,免得掉落下去,可是聂震呢,直接就提着瓶颈那么大大咧咧地看着,张天元真怕他把那玩意儿打碎了,对方会狮子大开口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谁要是敢敲聂震的竹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所以也就没管,他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要是遇到了真品,再提醒他拿好也就是了。

  他站在旁边也不说话,就听聂震跟那摊主你一句我一句地讨价还价,还挺热闹,这些摊主大概觉得聂震就是一头大肥羊,所以一开始就将价格抬得很高,而且还对自个儿的东西是大吹大擂,有些不吹东西,却讲起了故事,说自己的东西是如何如何难得,如何如何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聂震很少听到这样的故事,结果听着就听进去了,听完之后,还深信不疑,没办法,在古董方面,聂震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冒儿爷,幸亏今天张天元跟着,否则的话,聂震绝对是要白花出去很多钱的,而且买了东西之后还会高高兴兴地。

  虽说这样也不错,毕竟有钱人嘛,高兴就行,可是这种高兴毕竟只是短暂的,过一段时间,他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知道真相了呗。

  聂震可不是那种吃了亏还会忍着的人,到时候还得来回折腾算账,不值得,太浪费时间了。

  能做生意的,那都是能说会道的,尤其生意做得越好。这嘴也就越能说。

  几句夸赞的话一说,几句吉祥的话往那儿一扔。聂震整个人就直接轻飘起来了,好像要飞了似的。别人说什么他都觉得对。说什么他都觉得好了,可是往往就是这个时候,对方就狮子大开口了。

  而聂震又是那种不怎么在乎钱的主儿,更不了解古董的价格,别人说个价,他都觉得差不多。

  只是他到底还没有完全糊涂,带了张天元来,就是让张天元给他做参考的,自然不会自己稀里糊涂地把钱扔进去。

  这整个一排都是出售陶瓷制品的。没有一件真玩意儿,搁给张天元的话,连看都不想看,直接就路过了,但是聂震却停了下来,指着摊位上一件东西笑道:“兄弟,我看这东西不错啊,这造型,这外观。这颜色都是相当好,还有那个,还有那些,哎呀。潘家园就是潘家园,好东西可真多啊,你看我如果要全买回去。钱够不够啊?”

  听聂震这么说话,张天元额头上顿时就落下了十数道黑线。这位还真得是够可以的,外行中的外行啊。你说你玩古董,总得稍微懂一点吧,看这样子,聂震最起码对陶瓷制品是一窍不通啊。

  他刚想说话,那摊主却抢了个先,澳门赌博网站:急急忙忙对聂震说道:“这位爷你果然是行家,就您看中的这几样东西,那都是我摊上最好的,就说那一件吧,那东西慈禧老佛爷就特别喜欢,所以让官窑多造了些,都是这样儿的。”

  “慈禧老妖婆用过的?我不要我不要!”聂震倒不是有洁癖,只是他很不喜欢慈禧。

  “不是她用过的,是她喜欢这种造型,所以清朝的时候就做得比较多,但是后来不是八国联军进帝都嘛,大部分都给碎了,就剩下为数不多的一些,我这摊位上就有这么一件。”那摊主脑子到时候转得很快,一点都不含糊。

  “真得吗?那怎么没卖出去啊?”聂震问道。

  “刚说您是行家来着,你怎么又糊涂了呢,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好东西那是要静待有缘人的,这位爷您眼光好,那自然东西就是你的,什么叫捡漏?这就是捡漏,别人发现不了的宝贝,您发现了,那这东西就是您的。”那摊主还真得是特别能说,连韩愈的散文都拿出来说了。

  “你别整那些没用的,既然是好东西,肯定很贵吧,这到底多少钱啊?”聂震热切地问道。

  “行了聂哥,你也别玩了,人家摆摊也不容易,你不用这么逗人家吧,就这个罐子,稍微好一点的也就一两百块钱而已,也算不上高仿品,只能算是现代制作的罐子,就是用来腌咸菜的。”

  张天元算是看出来了,聂震这小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这纯粹就是显得蛋疼故意戏弄这摊主呢,就算聂震不了解古玩,可是聂震那是生意人啊,最起码的这些说话技巧,那都是懂得。

  张天元自己也没有用鉴字诀去鉴定,因为根本没有必要,以他现在的专业知识,不靠外挂,也能清晰地看出来那罐子是假的,不,也不能说是假的,就是现代工厂里面造出来专门用来研制泡菜、咸菜的,比一般的漂亮那么一点,高档那么一点而已。

  你问他是从哪儿看出来这东西是假的?这还不简单啊,光是这东西上面那些绘画,一看就知道是用机器弄上去的,都不是人工,更别说大师工艺了。那摊主说这是慈禧那个时候的东西,可在张天元看来,这东西倒是有点接近元青花的风格,跟慈禧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位爷,您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啊?懂不懂古玩啊?不懂就别说话,我可告诉你,这东西是当年我去农村做生意的时候,正巧有一家人拿着东西腌咸菜,我看到了,就给买了回来,这可是真正的古董,你不要,我还不卖了呢……”

  这摊主大概欺负张天元年轻吧,所以觉得张天元跟聂震一样,也是个外行,而且张天元的口音更像是陕州的,反正不是帝都本地人,他就生出了要宰羊的冲动,便可劲儿地忽悠,又编出了一段自己下乡的小故事来。

  “你说这是什么?”张天元问道。

  “这是光绪青花大罐!”摊主斩钉截铁地说道。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直接拿起那个大罐上下检查了一番,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刚刚他就没去鉴定。便知道这东西是现代的东西,如今看了看那底款。这就简直假的不行了。

  “我说这位老板?你知道这底上的五个字是什么吗?”张天元将那底款拿起来让摊主看,因为那字体很特殊,所以一般没学过这种字体的,都容易看错,只有专业的,才能看出这写了森么。

  那摊主一口咬定“光绪帝御制”。

  “对!没错,就是这五个字!”

  “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也想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字儿啊?”聂震也看不出来那五个字是什么。就看到红红的底款,还挺性感。

  “微波炉适用……”

  “啥玩意儿?”聂震直接就愣住了。

  “我说这上面写着‘微波炉适用’,算我刚刚说错了吧,这不是腌咸菜的罐子,是可以在微波炉里面用的瓷罐。”张天元又重申了一遍。

  “你,你胡说八道!”那摊主急了,这事儿他怎么能承认呢。

  “不相信是吧?你用度娘拍照搜索一下,就知道这五个字是啥了。”张天元笑道。

  “他不来我来。”聂震见那摊主还在犹豫,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拍照搜索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的天啊,原来我们国家在慈禧的时候居然就有微波炉了啊,了不起了不起啊。哈哈哈。”

  聂震笑得非常得意,那摊主却不说话了,低着头。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板,哎。老板,这东西五毛钱卖给我怎么样啊。哈哈哈,微波炉适用,什么鬼啊。”聂震已经笑得有点控制不住了。

  张天元将聂震直接就给拽走了:“行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咱们在这儿也没必要非得把人得罪死了,他也就是想赚钱点,不容易。”

  “我去,你小子转性了啊,今儿怎么一下子从恶魔变成了佛爷了?”聂震惊讶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阿弥陀佛,老衲向来与人为善,如何化身恶魔?”张天元双手合十说道。

  其实他主要是因为今天高兴,要是心情不好的话,他还真不怕得罪人,不过今天就算了,反正也没吃亏,就当是听故事了。

  “佛爷,你可戒色否?”聂震笑着问道。

  “戒什么色啊,马上结婚的人了。”张天元在聂震腿上轻轻踢了一下笑骂道。

  “那太好了,今天这三位大美女就归本公子了。”

  “什么大美女?”张天元愣了一下,他知道聂震虽然结婚了,但终归还是个花花公子,走在路上,依旧是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会激动。

  其实大多数男人都是如此,张天元也不例外,不过他更有自制力罢了。

  “那边,快看!”

  顺着聂震手指的方向看去,张天元就见到正前方这条路旁的一个店铺门口,正好是站了三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子,身高都在一米六五左右,那叫一个漂亮啊,真要打分的话,都在**分呢。

  “咦?飞雪!”

  “天元哥!”

  “飞雪,这两个是你同学吗?以前没见过啊,你们这是来潘家园逛来了?”

  张天元见到了熟人,就赶忙走了过去,这个秦飞雪脾气比较刁蛮一些,但那是针对外人的,如果你跟她混熟了,那才会知道,这丫头性格其实很好的。

  秦飞雪现在和张天元可都是李明光教授的学生,是研究生啊,只不过秦飞雪读书比较早,才二十刚出头就已经是研究生了,张天元这都二十六了才考上。

  “这个是我同学蒙萌,刚考上公务员,年后就要开始工作了,就在帝都,那个是我表妹,叫高茜茜,来帝都过年的。”秦飞雪给介绍了一下。

  蒙萌年纪与秦飞雪相仿,估计大也就大两三岁吧,而那高茜茜明显要小不少,估计也就刚刚十六七,正是花季芳龄啊,发育得也是出奇的好啊。

  “你们好,我叫张天元,是李教授的学生!”张天元倒也大方,伸出手和两个女孩子握了握,那当真是柔软无骨啊,摸起来特别舒服。

  那蒙萌年纪大,但是人却比较害羞,伸出手只是轻轻碰了碰张天元的掌心,不过年纪小的高茜茜反而更加活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