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二六章 再逛潘家园
  天桥位于宣武区东部正阳门外。原有汉白玉石桥一座,三梁四栏。桥下为由西向东的小河龙须沟。因明清两代皇帝祭天坛时必经之路而命名天桥。其范围包括正阳门大街,经东西珠市口而南,迄天坛坛门之西北,永定门之北地区。后来逐渐形成另有“京味”特色的天桥市场。

  在清朝灭亡以后,随着城市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市民阶层的扩大,老天桥逐渐成为三教九流聚合之地,五行八作样样俱全。

  在民国初年,真正形成为繁荣的平民市场,被视为老帝都平民社会的典型区域。正如著名学者齐如山在《天桥一览序》中所述:“天桥者,因北平下级民众会合憩息之所也。入其中,而北平之社会风俗,一斑可见。”

  天桥因市场的兴起而繁荣发展,而这一市场,又是面向平民大众,集文化娱乐和商业服务为一体,文商结合,互为促进。它的兴起不仅是一个经济现象,也是一个文化现象。

  天桥在它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天桥平民文化,因其生根于平民百姓之中故虽历经沧桑,却能持久不衰。

  解放前,许多江湖艺人在天桥“撂地”。所谓“撂地”就是在地上画个白圈儿,作为演出场子,行话“画锅”。

  锅是做饭用的,画了锅,有了个场子,艺人就有碗饭吃了。天桥市场的杂耍表演是一大特色,不但项目繁多,而且技艺高超。这里介绍的。仅是其中数种。

  要知道当时在老天桥学艺、卖艺、传艺和生活的民间艺人,多达五、六百人。分为杂耍艺人和说唱艺人两大类,杂耍包括杂技、武术等项目。说唱包括戏剧、曲艺等项目。

  但凡看过那个时代电视剧或者电影的,想必不会对帝都天桥陌生吧。

  拉弓、举刀、抖空竹、舞叉、爬杆、耍中幡、车技、硬气功等等都有,这些在片子里都经常能看到的。

  张天元记得有一本书里头介绍了一个叫马元凯的人,澳门赌博网站:特别厉害。

  马元凯表演“崩铁链”、“捋铁条”、“咬铁条”等。崩铁链,就是用铁链将演员上身紧紧捆住,然后运气将铁链崩断。捋铁条,就是将手指粗细的一根铁条弄弯,放在火上烧红,然后用手将它捋直。咬铁条。就是把一根筷子粗细的铁条烧红,然后把一头放在嘴里一段一段地把它咬断。

  还有一个叫张文治的,表演的气功主要是马车或汽车过人,他仰卧地上,身上铺一块大板。他用两肘着地,两手向上撑住木板,然后运气发功,这时车从上面轧过去。

  当时看到这些,张天元可是吓得不轻啊。毕竟那时候还小,不太能理解这些杂技,他只记得自己小时候脚面让拉满了水的架子车压过一回,那滋味。简直酸爽,后来尽管没事儿了,可是却也成了他童年的阴影。

  有时候看杂技。真得是看的人比演得人还要紧张。

  什么?你说你对八大胡同更熟悉?小孩子还是不要对那个熟悉啊,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清稗类钞》言之甚详:“伶人所居曰下处。悬牌于门曰某某堂,并悬一灯。客入其门。门房之仆起而侍立,有所问,垂手低声,厥状至谨。”

  至于在房间里干什么,咱就不说太清楚了吧,毕竟是不能描述的话。

  有些人说我就不知道八大胡同啊。

  那你总该知道风月场吧?

  也不知道?

  那烟花柳巷总该知晓吧?

  还不知道?

  真是无语了,那总该知道妓院吧。

  帝都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闻名中外,尤其是在清朝的时候,更是有很多官员常来此地。

  其实,老帝都人所说的“八大胡同”,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

  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

  好了,关于八大胡同的话题,暂且说在这里,不然就要犯错误了。

  ……

  或许是快过年的缘故,虽然说潘家园了的人还是很多,可比起往常,依然是少了很多,大概那些平日里喜欢来这里淘点旧货什么的回去装扮家园的打工者都返乡过年去了吧。

  所以这会儿多的更是那些摆摊的生意人,还有一些国外的游客,这些所谓游客之所以选在这个时候来到帝都,大概就是想在这里感受一下华夏古国过年的气氛吧,顺便也可以看一看庙会。

  在外面的街道上,即便是年快到了,大多数人穿的衣服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大多都是流行的羊绒大衣、羽绒服之类的,而在潘家园这样的地方,你却能够看到很多颇具民族色彩的服饰。

  比如那喜庆吉祥的大红袄,还有唐装,甚至还有人直接就穿了那花里胡哨的马甲和长大褂。

  地摊的生意人闲着无聊都在那儿扯淡闲聊,只要是路过一个客人,都会开口询问,也有人不说话的,好像自己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只要有识货的,就会选走。

  “哥们,来了啊,淘点什么?这里一应俱全啊!”这些生意人说话那向来都是人来熟,纵然不认识你,也搞得好像跟你是亲兄弟似的,外地人可能不太理解,还觉得奇怪,但这就是生意经啊。

  “两位大兄弟,来我这儿吧,名人字画?陶瓷玉器?还是一些小玩意儿?只要您想要的,都能在这儿找到!”

  “大哥,我这东西大处理了啊,马上过年了。也没闲情继续摆摊了,这东西也不是什么金贵的玩意儿。我就告诉你吧,这就是高仿品。喜欢了要,不喜欢就算了……”

  “我想买乾隆帝坐过的龙椅,你有吗?敢卖吗?”张天元买东西向来都不太喜欢别人跟着,就是在超市里买东西那也一样,如果售货员多说几句话,那他宁愿走人,因为实在是太烦人了,想好好看看都不行啊。

  他这话,就是故意刺激这些人。让这些人不要缠着他的,如果有好东西,他自然会买,不然就算说得天花乱坠,那也没意义。

  张天元虽然来帝都也有几个月了,但他这人念旧,要么说陕州话,要么说标准的普通话,绝对不带帝都味的。以前在南都待了那么长时间,临了也还是不会说川话,不是他学不会,而是压根没想学。

  所以他的话。没有帝都味,这些人就有点蹬鼻子上脸了,以为他是个好忽悠的外地主儿。就要往跟前凑,甚至想要强买强卖。

  很多人大概都知道那一次轰动全国的切糕事件。那就是强买强卖啊,但是却不知道。在潘家园里,这样的事儿那都是非常正常的,被宰了,你也只能认了。

  “都滚远点,没好东西就别瞎叫唤!”聂震的帝都话那说得绝对够味儿,他从小就在帝都长大的,说普通话那也是一口的帝都味。

  听到聂震这口音,本来想要扑上来的那些地摊主们顿时就没了兴致,他们不是没宰过帝都人,不过帝都本地的人想要找你麻烦,那可太容易了,所以他们针对的那都是外地游客和外国游客。

  这几年帝都的情况还稍好一些,以前听别人说,外地人到帝都打出租,那绝对会被宰的,他知道你不认路,故意拐来拐去,就是为了多赚你几个钱。

  一个地方可能直线就能到,他非要给你绕很大一圈子。

  出租车尚且如此,潘家园这些卖旧货的,那就更不必说了。

  虽然无商不奸,无奸不商这话听着有点刺耳,但是大体上还是对的,张天元自己经商,也要学的奸猾一点,否则不仅赚不到钱,被人卖了搞不好还要替人数钱呢。

  见那些地摊主又双手拢在袖子里回去闲聊了,聂震忽然看向了张天元说道:“兄弟,我看你逛得悠哉悠哉,好像什么东西都不打算买啊?”

  “我买什么,我就是来陪你逛街的,我买的东西,那都要看缘分的,比如今天节目之中的那套鸡血石印章,我就已经让窦姐还张大导演帮我联系那持宝人去了,看看能不能拿下,那才是我喜欢的啊,这潘家园说句不合适的话,好东西实在不多,这里的赝品,简直就是汗牛充栋。倒是聂哥你,既然来了这里,又把我拉来了,也没见你打算买什么啊,光是看不行啊,你若是喜欢,让我给你瞧瞧也就是了,你只是装饰家园而已,未必非要真货吧,那种高仿到难辨真假的东西,便宜买回去其实也很好啊,我的四合院里就摆着那些东西,要是真货,被摔碎了弄坏了我还心疼呢。”

  “啥玩意儿?敢情你大厅里摆着的那些东西都是高仿货啊,我一直都以为是真的呢!”聂震瞪大了眼珠子问道。

  “这事儿不要说出去,我可么那么大方,把真品摆出来用。”张天元笑了笑道。

  “好小子,你那些高仿货可是真得难辨真假啊,我看每一个都那么真!”聂震感叹道。

  “别说我了,你到底想买什么东西,可巧我今天有空,要是没空,还真没法陪你了啊,赶紧选吧。”

  张天元见聂震的表现着实就是个新人,看到什么玩意儿都想上去摸一下,简直跟当初的欧阳晓丹一个样儿,这种动作被那些地摊主看到了,必然会认为你是个新手,容易糊弄呢。

  玩这行,拿东西那都是有讲究的,像是紫砂壶,要连盖捂住,翻身看款,拿陶瓷器不管是大件小件,更是两手抓牢靠,那些摆摊的从您这手型上,就能看出是新手还是行里人。

  这跟开车一样,你要是连方向盘往哪儿打都不知道,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新人了,要是你一上去就知道离合、脚刹、手刹、油门怎么用,方向盘也是能够轻松左打右打,那指定就是开过车的人了。

  聂震本来就不懂古玩,所以拿着古玩的时候,也是很明显外行之极,拿着那陶瓷器,看着都能掉到地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