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二五章 庙会
  晴朗的冬天,对北方的城市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帝都,过去沙尘暴经常光临,如今又是雾霾袭扰,虽说这些年治理环境也算颇有成效,可是天气太过干燥的话,还是让人不太舒服的,习惯了在南都湿润气候之下的生活,当张天元返回北方的时候,还真得是有点适应不了。

  不过他今天心情好,再加上今年帝都的雪也下了不少,洒水车几乎天天都会上路,空气还算不错。

  张天元开着车,聂震坐在车后面打瞌睡,也不知道这来到潘家园到底是为了哪个的事情,唉。

  到潘家园的时候,张天元惊讶的发现这里居然有卖雪糕的,于是买了两个,放在聂震的脸上一个,冰得聂震从睡梦之中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哈哈哈,聂哥,你这就叫自作自受啊,让我来陪你办事儿,你自己反倒睡着了,这可不合适啊,赶紧吃吧,冬天吃雪糕,这感觉也是倍儿爽!”

  “你小子啊,都多大了,居然还跟孩子一样,简直没语言了,得,算你厉害。”聂震拿着雪糕舔了舔,滋味还不错,这冬天吃雪糕的感觉跟夏天就是不一样,首先你就不用担心雪糕化得太快了。

  两个人走进潘家园之后就发现明明快过年了,可是这地方依然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这些人倒也不容易啊,估计很多人过年都回不了家了吧,只能在帝都这个地方凑合过年了。

  “这些人倒也不想家。”聂震摇了摇头道:“这世上的钱可赚不完,换了我。肯定回家准备过年了。”

  “我说聂哥,你这可真得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是有钱人,自然不用担心用度问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分分钟花出去的钱可能都有几万,甚至十几万,可是那些人为了这点钱,一年到头都得累死累活的干。他们可不是单纯为了自己,他们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走出贫困的影子啊。”张天元现在虽然也是有钱人了,可是他经历过穷困潦倒的生活,自然知道普通人赚那点钱真得不容易。没日没夜的忙碌,到头来赚得还不如别人的一点零头多。

  真以为他们不想回家过年吗?

  他们也想在大年夜的时候跟家人团圆,热热闹闹地吃个年夜饭,可是做不到啊,一想到过年之后孩子的学校又要收钱了,一想到给自己的妻子(丈夫)也没买几件像样的衣服,一想到孩子马上就要结婚了,礼金还没准备够呢,他们如何能安下心去过年呢?

  过年。年关!

  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就是如此。

  这些摆地摊的人,别看他们平日里嘴上能说会道,很是有一套。可是他们也被打过,也被骂过,被侮辱过。为了赚钱,他们还是忍受着这些事情留了下来。然后无奈一笑,继续干该干的事情。

  没辙。人总是要活下去吧。

  就说前些日子下雪吧,很多人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来,可这些人却不得不出来做生意,哪怕是有一个客人,他们也不想错过,还好他们有熟识的人,可以借给他们躲避风雪的地方,这雪下的实在太大了,就暂时去避一避,要是小的话,那就直接撑开那遮雨的打伞,或者搭起篷布来,搓着手,抖着腿,抵抗着严寒,为了那么一点收入而努力。

  如今阳光灿烂,天气转暖,对这些人来说,可是做生意的好日子,所有的帐篷都被撤去了,这些人高高兴兴地从担心之中解放了出来,把自己的摊子都摆了出来,于是原本沉寂的潘家园,再度活跃了起来。

  热闹、喧嚣,似乎再度成为了这里的主旋律。

  张天元是很佩服这些人的,先不管这些人卖得东西到底如何,最起码这种不畏惧严寒酷暑的精神,就值得他赞扬两声。

  有人说潘家园都是些喜欢坑蒙拐骗的黑心商人,根本没必要来这里买什么东西,这里就是地地道道坑人的地儿。

  但张天元却有不同的看法,或者说他遇到的好些人都说潘家园是享誉全国,甚至世界的古玩交易市场,不过今天张天元来这里,并非为了古董,虽然那种满是尘土和时间沧桑的深得他心,很容易就能引起他的兴趣。

  但是他这一次来,纯粹就是为了帮聂震的,然后顺便玩玩,即便是买不到任何东西,来到潘家园,也能感受到那种在别的地方感受不到的氛围。

  就说那些小贩的努力和勤奋,这一点,就让张天元是深有感悟啊。

  信步在人潮汹涌的甬道,头顶上笼着砖红色的翘檐棚顶,身边千年的历史长卷徐徐展开,恍惚间时光交错岁月斑驳,宛若置身异世,张天元很满足于这种漫无目的的闲散,游逛着并不急于购买。

  或者说,他今儿就没打算买东西。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逛商场可能是很痛苦的事情,买东西一直都是直奔目的地而去,张天元平时也是这样,但是来到潘家园,他却不那么着急了,来到这里,他更喜欢去感受那种不同于别处的热闹,不同于别处的氛围,令他有一种惬意和释放。

  闪亮着宝石光泽的鹦鹉螺化石也许是不错的选择,又或者凭海临风的水墨画?还是张牙舞爪的铜兽?还是五色清透的皮影?玉佩呢?树雕呢?每一样都触动人心灵。

  张天元喜欢的东西可并不少,但是迟迟没有问价,因为那些东西,还不足以让他动心,见的好东西多了,人自然也就挑剔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仿佛爱情一样,张天元很喜欢那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一排彩釉碟子就这样跌进他的眼底。

  那是靠近棚区外侧的一个角落,在白色的瓷器浪潮中,小巧地色彩斑斓地悄然而立。许多只叠在一起,颜色极鲜艳。花纹极漂亮。

  也不知原本是做什么用的,难道是供桌上点香的祭器?张天元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做的,总之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这对于那些并无慧眼的人来说,买回去也算是个物事,可以用来放东西,但是对张天元来说,那根本就只是能够带给他唯一一点惊喜地路过之物,看过了,也就算了。

  “咦。那边在干什么啊,看起来挺热闹的样子,居然还搭起了台子,我记得以前那里有很多摊贩吧,都被赶走了吗?”张天元没有找到心仪的东西,却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就在距离他不倒一百米的地方,有一片空地,他记得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片空地上可是挤满了摊贩的。不过如今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了,有的只是施工队伍,好像在做着什么事情。

  “比武的擂台见过吗?”聂震笑着问道。

  “在电视上倒是见过,当年郭大侠遇到穆念慈擂台比武招亲。那擂台就不错,还有秦琼打擂台的擂台,电视上都有。但是跟这个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啊。”张天元疑惑地说道。

  “我也没说这是单纯的擂台。”

  “我说聂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吧。我是头一次在帝都过年,多这里的情况可不熟悉啊。看那些台子也不想是要建筑什么东西,毕竟那台子太过简单了,周围也没有围起来,实在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用的啊。”

  “嘿嘿,既然你这么虚心,那我就告诉你吧,这里过年和元宵这段时间,那是相当的热闹啊,是潘家园庙会的核心地点,有打擂台的,也有耍猴戏的,还有唱戏的,不过想必你更感兴趣的应该是古董古玩字画方面的吧,倒是有不少老帝都的百年老店会派手艺人来这里露一手真功夫,这可比看春节晚会有意思多了,在这段日子里,潘家园才真正看起来像是回到了昔日的景象之中,令人感慨万千……”

  “还有庙会啊,那可有意思了,我们老家也有庙会,过去每年,县城里都会踩高跷、刷龙,那场面叫一个热闹啊,过去没有汽车,甚至连摩托车都没有,自行车都很少,我就记得我小时候是被父亲用架子车拉着到县城里看庙会的,一路上全都是人啊,密密麻麻的,简直可怕,但是也特别热闹,我一直想要再看一次,只可惜如今县城虽然比过去更热闹了,人也更多了,大楼也多了,但是却没有了昔日那些有意思的东西,潘家园这庙会,我一定是要来看看的,一定……”

  庙会,又称“庙市”或“节场”。是汉族民间宗教及岁时风俗,一般在春节,元宵节等节日举行。

  也是我国集市贸易形式之一,其形成与发展和地庙的宗教活动有关,在寺庙的节日或规定的日期举行,多设在庙内及其附近,进行祭神、娱乐和购物等活动。

  庙会流行于全国广大地区。

  然而随着如今生活节奏加快,很多地方的庙会渐渐都没落了,倒是帝都的庙会好像么年都有,而且还数量不少,今年张天元注定是要在帝都过年的,所以庙会非看不可。

  在帝都,庙会中典型的小吃、商品、以及娱乐主要有糖葫芦、爆肚、风车、兔爷、套圈和射击等。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吃也都融入庙会。如羊肉串和牛丸等小吃也十分受欢迎。

  表演则为旱船、秧歌、舞龙舞狮。部分庙会还有与其相关的表演,澳门赌博网站:如帝都地坛庙会上会有皇帝祭地的演出,帝都大观园庙会会有元春省亲的表演。

  每逢春节,游园人数极多,乃至一天有数十万人。至于庙会形式上改不改革、上不上新项目,主办者似乎并不特别在意。当然,也有一些庙会着手进行改革与创新,多以展示各民族风情为主。

  “潘家园的庙会,有点当年老天桥的景象,想必你在电视剧里也有看到吧?”

  张天元就是别的不知道,可是帝都的天桥、八大胡同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还是知道的。

  提起帝都,就不得不提天桥。

  “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

  这是清末民初的著名诗人易顺鼎在《天桥曲》留下的脍炙人口的诗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