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二三章 满清第一才子
  陈剑的话自然不是他能问出来的,还是张儒生和君如海的指点。

  “哈哈哈,你这话问到点子上了,鸡血石的质地细腻,带韧性,结构紧密,受刀不崩。好的鸡血石都不加雕琢,以做印章为最宜。可以这么说,凡是加雕刻的鸡血一般都为遮掩其疵,是不足为贵的。”张天元很肯定地说道。

  说白了,鸡血石用来做摆件不是不行,那主要是因为做不成印章才去做的,肯定是瑕疵太过严重了。

  别说摆件了,其实鸡血石也是可以用来做佩饰的,这鸡血石对于人体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健康”鸡血石的朱砂成分与皮肤接触,能加速血液循环,对神经有滋养作用,能消炎杀菌,抑制或杀灭皮肤细菌和寄生虫,滋养皮肤,预防衰老。还能定惊安神、帮助睡眠。

  佩带鸡血石有助于维持女性经期内流失铁离子的平衡,达到保健养颜的功效。

  这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当然了,根据古人所说,鸡血石摆件用于居家摆设,据风水大师说,“鸡血石招财金蟾”护佑拥有者可以时来运转、大富大贵、宅院安宁、升官发财、仕途顺畅、因鸡血石所含的朱砂成分具有抑菌、杀菌作用,因此能使家中的空气更清新,使你和家人更健康。

  这里面带着些迷信,不过也有一些科学的根据在内,总而言之,这种目前已经被开采光的东西。不仅是很好的材料,而且对人体也有极大的好处。

  “君老板。我看着小张老师真得是不比咱们这些老家伙差啊,他不仅是眼光好。而且现在知识方面的弱点也在不断地补充之中啊,了不起。

  君如海也笑了笑说道:“一代新人换旧人嘛,这种事情是迟早的,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心接受,当然也要努力提高了,不能说因为年纪大了,就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了啊,其实咱们两个也不算老吧,还不到五十岁呢。”

  “说得也是。不过咱们只能认准了一个专业方向钻研下去,比如我的字画,你的陶瓷器,小张老师可了不起啊,这是全面精通的节奏啊,他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其实不是张天元脑子长得好,关键还是人家有外挂,也不怪张儒生和君如海有这种紧迫感。

  他们两个刚刚让陈剑去询问张天元那些话,一来自然是想让张天元多出些风头。让节目可以顺畅进行下去,二来也是想要考验一下张天元,到最后的问题甚至都有刁难了,那是因为一时没把握住分寸。有点过于激动了。

  所以他们两个现在对张天元那是佩服不已啊,是真正的佩服,而不是因为张天元的后台而忌惮。

  其实刚刚那些问题。如果张天元回答不出的话,他们也不会让张天元出丑的。他们会通过耳机将正确答案告诉给张天元,那样也是行的。就算是临时救场。

  然而他们两个都没想到,不管提什么问题,张天元就回答的头头是道,居然是一点磕绊都没有,甚至连鸡血石的一些历史传闻都说出来了,这很难得啊。

  “好像还没说完呢。”

  “这样的印章刻工、雕工,如果我么判断错误的话,应该是清朝时候一个非常有名的才子所为。”

  “古人凿铜刻玉,力艰功深,其过程较为复杂。佳石极宜受力,一如良纸之受笔墨,铁笔所行之处,石屑纷披,呈现出天然崩裂的效果,留下的线条痕迹具有古拙苍劲的金石气息。”

  “刀法大致可分为两种:冲刀和切刀。冲刀行进爽快,一泻千里,很像书法中一拓直下的笔法,能表现出雄健淋漓的气势;切刀则行进较慢,用短程碎刀连续切成,一步一个脚印,犹如书法中的涩笔,能表现出遒劲凝炼、厚实稳健的气象。有时两种刀法结合起来使用,效果更佳。”

  “我们知道,历代诸如文学家、诗人、书画家都对印章情有独钟,许多印人同时也兼工诗书画,他们常常取用一些警世恒言,或诗词佳句作为印章内容,以作为空闲之用。而这套印章便是大号称满清第一才子的纳兰容若,其父是纳兰明珠,估计这属于纳兰容若留在世上唯一的一件佳品了,此人擅长诗词,实在是有才之人。”

  听到这里,张儒生和君如海都是目瞪口呆,因为这鸡血石印章上并未有纳兰容若的名字或者任何信息,张天元是怎么判断到的呢?居然连雕刻这印章的人都说出来了,这是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其实张天元稍微有点得意忘形了,他通过鉴字诀了解到这东西是纳兰容若的作品,一时就说漏了嘴,最后只能为自己的话打圆场,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也只是根据这上面的刻工以及书法的特点来猜测的,具体鉴定,那还得做更多的研究调查。”

  “居然不是胡诌啊,我也记得纳兰容若有一套鸡血石印章流传于世,却不知道流往何方了,没想到竟然今日得见,这东西一定要拿到手啊。”君如海兴奋地说道。

  “你再有钱,还能有小张老师有钱啊,小张老师遇到这么好的东西,肯定会出价买的啊。”张儒生叹了口气道:“所以说啊,有时候这钱,对于一个收藏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收藏界里最有钱的人,有钱人里最懂收藏的,这就是小张老师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我想这节目播出之后,以小张老师的谈吐和博学,估计粉丝不会比那几个明星少吧,那个时候可就真得是大名人了啊。”君如海感慨说道。

  “是啊是啊,搞得我都有点嫉妒了啊。”这两位聊天的时候,并不影响节目的进行。

  他们这边说话。那边张天元也正在给陈剑介绍纳兰容若这个人呢。

  “其实纳兰容若叫纳兰性德,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

  “他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其家族——纳兰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是女真叶赫部首领金石台。金石台的妹妹孟古。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

  “此人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被祭酒徐文元赏识,推荐给内阁学士徐乾学。十八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十九岁参加会试中第,成为贡士。康熙十二年因病错过殿试。康熙十五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他的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奈何天妒英才啊,此人不过三十岁就溘然而逝,所以他留下来的东西。喜欢的人,一定会奉为至宝的。”

  张天元说着说着。也是心生感慨,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来参加这个节目是正确的。如果不来的话,他肯定无法与这么好的一套印章相遇了,别人相不相信这是纳兰容若的东西,他根本不在意,只要他知道就行了,反正他买回去是为了收藏的,可不是为了转手卖钱的。

  而且在节目进行过程中,他也会渐渐成长,因为见到的东西多了,一些东西造假的方法也会令他瞠目结舌,然后得知,以后再见到的时候,不用鉴字诀也能轻松区别出来了,知道哪里不对,否则的话,别人让你说那为什么是赝品,你吭吭哧哧半天还说不出来,那就丢人了。

  而且张天元在这以前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鸡血石的,这一次能够得见,那也是一种幸运,虽说如今昌化鸡血石已经没有了,不过新近崛起的巴林鸡血石,倒是还在开采之中,另外还有外表与鸡血石非常相似的鸡血玉,也都有,张天元真想有空的话,一定要去看看。

  不仅是鸡血石,还有别的珍贵的石头,他都想要到产地去见识见识,反正现在不用为了钱发愁了,他的生活就围绕这些收藏品,那也是一件乐事啊。

  鸡血石有着非常美丽的传说,就说这巴林鸡血石吧,相传,羿射九日后,剩下一个太阳害怕了藏了起来,世间一片漆黑,民不聊生。

  是太阳神炎帝用金鸡驾金车,每日里赶着太阳从东到西。但时间长了炎帝也倦怠了。于是炎帝想了一个办法。他把一只金鸡蛋交给巴林草原上的鸡公和鸡婆孵化,让金鸡日后留在人间。每日早上呼唤太阳升空,提醒人们起来耕作。

  但一个专喜在黑暗中为患人间的妖魔生了邪念,它想方设法的要干掉金鸡蛋。为了保护金鸡蛋鸡公、鸡婆奋不顾身,阻挡妖魔,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都惨死在魔爪之下。就在紧要关头,金鸡终于破壳而出,见风就长,一下子长成了一只气宇轩昂的大公鸡,引颈一声长鸣,唤出了太阳,震死了妖魔。

  在鸡公、鸡婆殉难的地方,它们流的血化成了鸡血石,人们感念鸡公鸡婆之义,把鸡血石当作珍贵的宝石,竞相收藏。

  以前玩游戏的时候,那个叫《刀剑封魔录》的游戏里面就有鸡血石这种宝石,镶嵌在武器上可以得到神奇的效果。

  当然那只是游戏,不过也说明鸡血石在民间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名气的,在这个收藏的圈子里,它就更加出名了,鸡血石冻着数百万上千万的价格,也让收藏者趋之若鹜,或许这对张天元来说,也是个来钱的好路子。

  “服了服了,张老师,我认输了,跟你斗,我真得是太天真了。”陈剑举起了双手,然后就听到广播里响起了声音。

  “陈剑出局!陈剑出局!黑衣护宝队陈剑出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