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二一章 错误之美
  张天元和陈剑狭路相逢了,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相遇,张天元本打算靠着手中这块玉佩让陈剑出局呢,可是他的眼睛扫过房间里的一些东西之后,却是露出了喜色,没想到这意外来到的房间里,居然有比他手中玉佩更好更值钱的玩意儿。[燃^文^书库].[774][buy].

  靠着那东西淘汰陈剑,才算是大气吧,一块玉佩实在不算什么。

  “嗨,张老师,嘿嘿嘿,对不住了!”陈剑看到张天元,搓着手嘿嘿笑道。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张天元突然饶有兴趣地说道。

  “打赌?打什么赌?”陈剑纳闷问道。

  “如果我可以选出两件真品,你就自动淘汰,如果办不到,我就让你撕掉我的名牌,绝对不反抗。不然的话,你肯定追不上我的。”张天元这也是为了给节目增添一些趣味性,也是得到了窦晓玲和张大导演的认可的。

  他最近也喜欢上了收藏,尤其是玉器,特别喜欢,看到张天元手上拿着的玉佩,也就欣然允诺了。

  张天元见陈剑答应自己的要求,也就笑了笑道:“你来看看,这块玉佩值不值钱?”

  陈剑接过了玉佩,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最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摸着手感挺好的,应该是不错的玉石吧。我就听说过和田玉,这该不会就是羊脂白玉吧?”

  “介绍上说是羊脂白玉。是持宝人在一个和疆的地摊上买的,你觉得这个能值多少钱?放大胆说。反正你又不是专家,说错了别人也不会笑话你的,让我看看你的眼光如何。”张天元笑了笑道。

  “那这东西买的时候多好钱啊,我最起码得有个基准是吧?”陈剑问道。

  张天元看了看这块玉佩上的介绍说道:“持宝人买的时候花了两万块钱,是两年前买的,现在玉石更值钱了,钱却不值钱了,你算算看,而且根据持宝人所说。很多人都觉得这的确是羊脂玉,而且很可能是古玉!”

  “是这样啊。”陈剑摸了摸下巴,最后一拍手道:“我听说羊脂玉可值钱了,两万买的,那现在最少也得值个五六万吧,五万!”

  “哈哈,陈先生这判断已经非常接近了啊,实在是难得,这块白玉。颜色透亮光洁,白色非常匀称,大小合适,雕工也算是相当不错。用行里的话来说。这应该是碧月冬梅玉佩,你看着雕工,精妙地将白色的玉当成了皑皑白雪。稍微有一点泛青的地方也是弄成了碧绿色的月亮,可谓是相当不错的。可惜现代人不佩戴玉佩了,否则这东西挂在腰间。那绝对立马能够让你成为翩翩公子啊……”

  张天元这番话看起来好像什么都说了,实际上却什么都没说,他一直再夸那雕工如何如何,却始终没有说这玉质本身如何,也没有说这东西是哪个年代的,关键地方没有提及。

  陈剑听到张天元这样说,心里头就有些担心了,没想到张天元随手拿了一块玉佩居然都是真的,那要找到两件真品,还真得是很有可能的啊。

  张天元也看出了陈剑的担忧,怕陈剑会转身溜走,就笑了笑继续说道:“虽然如此,但是这却不是羊脂玉,这的确是和田白玉不假,然而玉质并未打到羊脂玉的程度,白色也不达标,更重要的是,这雕工之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犯了个错,其中一朵梅花更似桃花,古人说‘冰雪林中着此身,不与桃李混芳尘。’梅怎么会与桃花混淆呢,所以这就使得这个东西的真实性存疑了,是不是现代人仿制的啊?”

  “对对对,有这种可能性啊。”陈剑连连点头,他不管张天元说什么,反正只要这玉佩不是真的古玉就好,就算是现代玉佩,那也是假的古玩。

  古玩,又称文物、骨著等,被视做人类文明和历史的缩影,融合了历史学、方志学、金石学、博物学、鉴定学及科技史学等知识内涵。经历无数朝代起伏变迁,藏玩之风依然不衰,甚而更热。其中自有无穷魅力与独到乐趣。现代的东西,有什么历史可言,自然算不得古玩。

  陈剑也是做了一些功课的,并非什么都不懂。

  “如此说来的话,这东西不值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古玉了?”陈剑兴奋地问道。

  张天元笑了笑,话语却又是一转,说道:“纵然是古玩,也有弄错东西的时候,一些古代的东西流传下来,因为错误,反而变得更加值钱了,在古玩里面,这种事情不仅有,而且还很常见,以后你可以多看看这方面的书,大概就了解得比较清楚了。”

  “你说来说去,倒是把我给说糊涂了啊,这东西到底值不值钱啊?”陈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地问道,他实在受不了张天元故弄玄虚了。

  “雪停之夜,雕者坐于房内,观屋外碧月梅花,心生灵感,故而有此雕刻,然皑皑白雪,又是白梅,无其余颜色,岂不是无聊,雕者心中生出感慨,便在这玉上雕了一朵桃花,虽然很小,但却刚好是白玉之中的瑕疵之处。用我们如今的话来说,这就是恶作剧的雕刻,然而因为雕者的工艺精湛,而梅去桃来,象征冬去春来,也是歪打正着,使得这玉佩有了新的寓意,所以这玉佩价格绝对不止两万块钱,买这东西的人,还真得是赚到了……”

  张天元笑着将当时雕者的心境说了出来,听得陈剑是目瞪口呆,还有些将信将疑。

  “当然了,我说的未必是对的。但这玉佩绝对是好东西,不信的话。陈先生可以在节目之后去找张儒生老师问一问,他的话你总该信吧?”

  “那个东西……”坐在主控室里的张儒生突然间眼中含泪。

  “儒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间潸然泪下啊?”一旁的君如海不解地问道。

  “你不知道,我当年落魄之时,将一块玉佩便宜卖了,后来一直想找回来却是杳无音信。”

  “不是吧,有这么巧的事情,难道这块玉佩就是你卖的那块?”君如海惊讶地问道。

  “不会错的,我已经观察了好几遍了,窦女士,待会儿节目结束之后。麻烦让我跟这块玉佩的主人见上一面,我愿意重金购买。”张儒生急忙对窦晓玲说道。

  “这个事情简单,现在就可以让持宝人过来,他们带来这东西,为的就是能找个好的买家,张老师想买,那我只需要牵线搭桥就行了,简单得很。”窦晓玲点了点头道。

  “多谢了。”张儒生舒了口气,脸上浮现了笑容。

  ……

  “我信。怎么会不信呢,这东西你既然说是真的,那就肯定假不了,不过我很想知道这能值多少钱?”陈剑问道。

  “这玉质虽然不是羊脂玉。但也不差,再加上雕工精美,估计没有十万拿不下来的。”张天元笑了笑道。

  “这小子。眼力倒是准,不过我待会儿可得花高价买了啊。”张儒生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个十万你肯买?”

  “当然买。别说十万,就算十五万我也买。毕竟这可是我失去了多年的东西啊,如今有点钱了,不要回来的话,我死都不瞑目的。”

  “专家就是专家啊,这三个人,我看就天元派头十足啊,不急不缓,轻易就能道出这玉佩的情况,唉,人比人气死人啊,我怎么就没这本事呢,用来装逼多好啊。”聂震感慨地看着张天元在摄像机前的表演,忍不住说道。

  “是啊,天元哥好帅气,你看说得那个陈剑目瞪口呆,厉害。”叶玉兰也不懂古玩,不过看张天元说得头头是道,也是忍不住赞叹道。

  “哼,这本事用来哄女孩子就最合适了。”欧阳晓丹看起来还是耿耿于怀啊,毕竟她是真正喜欢张天元的,所以在得知自己不可能跟张天元在一起的时候,肯定是无法完全释怀的,别说现在,估计就算是再过几个月,也难以完全释怀吧。

  这几个人是张天元的熟人,他们夸张天元或者是傲娇倒也能理解,不过经过这一幕之后,那些原本瞧不起张天元的人,也不敢再轻视张天元了,就那么一块玉佩而已,居然就能从里面看出那么多的东西,实在是让人惊讶。

  这不是真本事是什么?这不是年轻有为又是什么呢?

  原本在他们看来,那些个鉴宝专家,澳门赌博网站:最起码也应该是四五十岁的人,比如马先生,还有那些上鉴宝节目的老专家老教授不都是那样嘛,这一次的节目就是与众不同啊,三个鉴宝师全都如此年轻,尤其是张天元,实在令人惊叹。

  “好吧,这个玉佩算是一件真品,我服了,那第二件东西呢?你不会就要在这个房间里找吧?”陈剑看了看这个房间,里面确实是有几样东西,但很多房间都有,只是真正的好东西却很难找到啊,不然的话,他们五个黑衣护宝队的队员早就被淘汰光了。

  “当然是要在这个房间里找了,不然的话我离开房间那就算输了啊,刚刚没说这个规则吗?”。张天元笑着说道。

  “好吧,张老师你如此有信心,我就算真得被淘汰了,那也心服口服了。”陈剑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先别着急那么说,看了东西之后再说也不迟,我今天要让你看的第二件东西,还是一件玉器,不过是比较特殊的玉器,就是这个!”张天元笑眯眯地从那一堆东西之中选出了一套印章,看起来非常漂亮,红得发亮,一看就是好东西啊。

  “这个!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血玉!我听说过的,这东西招灾啊,就算再好也不会有人要吧。”陈剑猛地朝后退去,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得害怕了。

  “什么血玉?血玉哪有那么容易遇到的,你想得倒美,如果是血玉的话,这玩意儿可能更值钱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