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一三章 简直就是魔鬼
  “聂震你刚说什么?为了一个外人,你跟周叔叔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这个事情撒撒气也就可以了,别闹大了,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只要有人随便在网上发点文章,对咱们聂家就没半点好处啊……”

  当着这几个人的面,周成仁周台长被聂震一个后辈如此轻视,心里头自然是不痛快的,脸上更是无光,毕竟他说到底也是一副部级的官员,掌握着很多人的生杀大权,平日里都是颐气指使,走到哪儿那都眼睛朝天看的,现在被聂震一个比自己小了将近二十岁的小伙子如此臭骂,哪里会不生气啊,所以就板起了脸。

  再说了,聂震虽然是聂家人,可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聂震只是个做生意的,对他一个领导干部这么大声呵斥,也让他很是不爽。

  但他究竟是从一个小职员摸爬滚打到今天的,虽说生气,可是却也没有说太重的话,只是语气严厉了一些,好像长辈教训晚辈似的。

  还有那张天元提出来的要求也着实过分,在电视台里面让金柳进导演通过广播道歉,开什么玩笑啊,这不是等于打他的脸嘛,这个张天元不过就是聂家的一个干亲,也不是体制内的人,居然也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这两个年轻人是要干什么,真得是太年轻了,所以不懂事儿吗?

  这不就是完全不把自个儿放在眼里吗?

  聂震在这世上就怕四个人,一个是聂老爷子,一个是他老爹。一个是他母亲,还有一个就是他姐姐聂青岚。这小子小时候没少被聂青岚打啊,虽然是个男孩子。却实在干不过聂青岚。

  显然这四个人里面,是没有他周成仁的份的,听到周成仁那么说话,聂震脸色就黑了下来,冷冷说道:“周成仁,你说谁是外人?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了,天元可不是外人,他比我亲兄弟都亲!你怕把事儿闹大了?我可不怕,网络上的那些的说法。能把我怎么样?我可告诉你,在外面我的名声本来就不怎么好,我也不在乎!更何况我们现在一没打人,二没偷人,不过是让那老小子道个歉而已,你就怂成这样了?”

  其实别看聂震没有走政治这条路,但是他毕竟身处聂家之中,平日里也听到过不少事儿,这个周成仁虽然是聂家的人不假。可是却也跟另外一些派系眉来眼去,事实上金柳进就是别的派系的人,他今天这么逼周成仁,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要让周成仁表态。

  当然,这个任务是他老爹下达的,让他找个合适的机会。今天不就是合适的机会吗?正好可以试试周成仁的成色。

  周成仁可不是笨蛋,他也猜出了聂震的这个目的。愣了一下之后,便开始考虑这个事情。

  两面派根本在政界混不下去的。有些人企图脚踩两只船,想要左右逢源,可是到最后得罪的却是两边的人,周成仁不是不懂这个道理,而且正如聂震所说,今天他们没打人,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不过是让金柳进当着全台的面道歉而已,就算想揪他们的不是,也揪不出来啊。

  对了,好像聂震在外面打了那个叫长青的一巴掌。

  可这一巴掌算什么啊,澳门赌博网站:只要没杀人,没有太大的过错,这就不是个事情。

  自从第一首长上任之后,聂家就成为了第一首长最大的靠山,和叶家一起,几乎是掌控华夏全局的,自己也算是半个聂家人,虽然在外面也不想得罪人,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必须得选个队伍站了,否则的话,今天结束之后,他就可能因为金柳进的事情而被刷下去。

  他相信聂震没那闲工夫来考验他,肯定是家里人教的,如果让聂震回去汇报之后,那他恐怕就要被聂家抛弃了,区区一个副部级官员,在聂家眼里,那真得屁都不是,还有更好的人选可以安排进去。

  周成仁也需要靠山啊,他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当然是与聂家的支持分不开的,如果这个时候不坚定地站在聂家这边,他估计也就完蛋了,政治生涯从此终结,再也别想往上爬的事儿了。

  一想到这些,周成仁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真得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舍弃一个金柳进而已,这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如果得罪了聂家,那他这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一时间,他额头上布满了冷汗,整个人都猛地打了个寒颤,太危险了,幸亏自己还没有最终下决定,还有挽救的机会。

  “小聂!聂贤侄,你别生气嘛,这个事情是周叔叔考虑不周……”

  周成仁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之后,也是下定了决心,要让金柳进去用台里的广播给张天元道歉,这个事情必须得下狠心了,不然的话,自己也要被卷进去了。

  “不是啊周台长,您不能这样啊,今天这个事情也不能怪我啊,我又不认识聂公子和张先生,不知者无罪啊……”

  金柳进一听周成仁的话就有些急了,赶紧给自己找借口。

  “哼,你这就叫滥用职权懂不懂?不管他是谁,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你这样做也必须得道歉,这是为了我们台里的荣誉!”周成仁的话说得是冠冕堂皇。

  “我靠你妈,要是我解雇的不是张天元,你会管这破事儿吗?现在装得这么正气凛然的样子,实在是恶心。”金柳进在心里头大骂周成仁,可是他却没办法,他不敢彻底跟周成仁撕破脸皮,丢脸总比活不下去要好吧。

  这家伙也算是圆滑,当下跪在地上看向了张天元说道:“张先生!张先生,这次的事情真得是我的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好吧,您宰相肚里能撑船。除了别让我当着全台的面道歉,别的事儿我都答应!”

  “真得都答应?”张天元笑着问道。这笑脸真得是有点像恶魔了。

  “答应!绝对答应!”

  “那好吧,看在你年纪大了的份上,我也不过分,自己抽自己十个嘴巴子吧,要听到响,听不到响可不作数。”反正张天元是不会动手的,到了他现在的地位,亲自动手打人的事情不做比做了要好得多。

  金柳进心里头盘算了一下,十个嘴巴子。虽然自己可能会嘴巴被抽肿,但是只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就行了,只要能让这小子解气,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复,大丈夫能受胯下之辱!

  于是,他咬了咬牙,当真就开始抽自己的耳光了,当然了,张天元也留了个心眼。让王思远悄悄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以后或许用得着。

  “噗……”

  十下之后,金柳进已经满嘴是血,吐了一口唾沫。居然吐出了两颗牙齿,疼得眼泪都掉下来的,这人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只可惜遇到了张天元啊,不然搞不好真得能够来日反杀呢。

  金柳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起来着实可怜,但眼底的怨毒之色。却也更浓了。

  “臭小子,今日之仇,它日必定十倍奉还!”本来这话是金柳进心里头想的,可是张天元却替他说了出来。

  “没错……”刚说出这么一句,金柳进就觉得不对,赶紧又说道:“不不不,我怎么会那么想呢,不会不会,我以后一定会洗心革面,绝对不以权谋私,仗势欺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金柳进因为嘴里边有血,所以口齿都不清晰了。

  “老小子,你既然都说了这话了,那我可不敢养虎为患啊,我还真怕你有朝一日找我报仇呢,看起来真得玩得你不敢报复为止了,你说是吧?”

  这番话张天元说的很小声,是凑在金柳进耳朵边说的,而后却又很是无奈地放大了声音说道:“你看看你,哎呀,我就是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真打上了啊,唉,我张天元是那样的人吗?你都一把年纪了,我也不能让你受这苦啊,赶紧起来赶紧起来,以后咱们还会再见面的,我可是希望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金大导演啊……”

  “我靠,贱人!”金柳进现在心里头只能如此骂张天元了:“我不抽自己耳光,你真能放过我吗?你这个贱人!嘴上说得简直比唱得还好听。”

  “行了老金,赶紧去医务室看看吧,你也是的,张先生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把自己打成那样,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做台长的欺负你呢!以后可不敢这样了,怎么开不起玩笑啊!”周成仁现在是彻底将屁股坐在聂家这边了,这番话说得简直气得金柳进想要吐血,这他娘的什么世道啊,照这说法,还是我自己不识好歹了,非要自己抽自己了?

  “妈的,狼狈为奸!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蝇营狗苟!”金柳进将自己能想到的词儿都在心里头骂了一遍,可是这个时候,他就从未想过自己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其实是人在做天在看啊。

  当初他逼迫人家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女学生给自己暖床,结果害得人家女孩子精神失常;

  当初他打压刚冒头的新晋年轻导演,毁了人家的前程,害得人家只能放弃导演去干别的;

  当初他做那些昧着良心的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也有遭报应的一天,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人嘛,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哎呦呦,哭得这么可怜,你看看你,要不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吧,都伤成这样了。”

  “不要?我明白了,你是要找警察对吧,没事没事儿,刚刚那个姑娘看到了吧,那就是管着这一片的警官,我把他喊进来,问问你这属于什么伤害?”

  “如果都不要的话,那咱们改天再聊吧,放心,到时候不会让你自己打自己了,咱们好好聊聊人生……”

  张天元拿着纸巾给金柳进擦嘴上的血,可是却疼得金柳进哇哇直叫,不停地躲闪,这哪里是擦血啊,这根本就是伤口上撒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