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一二章 都是暴脾气
  “都看什么看,这里离了谁也照样能继续,先别管金导演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把自己要做的事情都梳理清楚了,到时候别出错就行了,我们这节目可是台里重点扶持的节目!别给我们丢脸!”看到金柳进走了之后,很多人都有点木了,窦晓玲为了振奋精神,拍了拍手大声说道。

  这个节目可是她的心血,她不想因为某个人而毁了,其实就算张天元不参加,她也是要继续下去的,只是效果或许会差一点,作为一个女强人,她不容许自己的节目因为少了一个或者两个男人就毁了。

  “台长,您找我?”

  进入台长办公室之后,金柳进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张天元、聂震和王思远,此时这三个人跟周台长聊得正高兴呢。他的一颗心沉得更深了,因为这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周台长和这三个人的关系很好,也是啊,听说周台长就是聂家势力的人啊,自己可惨了。

  “哦,老金啊,你来了!是这样的,我让你来看看这些东西,至于是什么,你看了就知道了。”周台长见金柳进走了进来,就拉开了抽屉,然后取出了一叠书信放到了桌上说道。

  金柳进疑惑地翻看着,这才发现,这些全部都是检举信,信中有说他滥用职权收取贿赂的,也有说他滥用职权占女演员便宜的,总之是五花八门,反正娱乐圈里的那些丑事儿算是齐了。

  这些检举信,大部分都是事实,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假的。他没做过的事儿硬是被编造出来的,如今周台长把这东西拿出来。那意思就很明白了,这是要找他的麻烦。

  周台长是聪明人。当然不会用刚刚发生的事情来说事儿,刚刚那事情,也说不清楚,因为一个导演解聘一个嘉宾,这也是能说得通的。所以这些检举信,自然就成了关键了。

  以前周台长把这些东西压着,一方面是要保护金柳进,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关键的时候可以控制金柳进。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就拿了出来。

  “这些检举信里面说的都没错吧?你干过那样的事情?”周台长等金柳进看完了之后,就面无表情地问道。

  “台长,我承认,这里面很多事情我都做过,那是因为我一时糊涂,作为一名组织成员,我有愧于我的组织,有愧于台长您的栽培,是我不对。台长您说吧,什么处罚我都认了,只要别让我离开台里就行,我愿意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

  金柳进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再咬紧牙关不承认了,这些检举信,大概周台长都是找人调查过的。自己拒不承认,那不仅会惹恼了周台长。而且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现在自我批评。认错态度好一点的话,那还能得到周台长的理解。

  一般那种事儿,只要不是太严重,根本不会有多大问题的,他这人就是小错误不断,大错误没犯过,受贿过,可是拿得不多,而且也没留下什么证据,玩过女人,可那算是公平交易,那些女人他也没强迫过。

  更关键的是,他知道台里头也有不少人做过那种事儿,等于是掌握着很多秘密的,周台长是外来户,有没有这种事情他不清楚,不过他却明白法不责众的道理,周台长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对他重罚的。

  只要自己乖乖认罪,不跟周台长顶撞,那么就算现在被辞退了,那么过不了多久,肯定还能够东山再起的,张天元和聂震不可能一直盯着他吧,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忘了,自己肯定还是有机会的。

  只要不惹恼了周台长,那就没任何问题,毕竟周台长才是现管啊,一旦得罪了,那以后真得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听着金柳进的这番话,张天元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现在大概是猜到了,周台长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体制里头的人,都是一样的老习惯改不了,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为官的哲学。

  可是就算周台长愿意饶过金柳进,他这一关却是过不了的,他现在就像看看,周台长这出戏到底要怎么唱下去。

  “你这认错的态度倒是蛮诚恳的嘛,澳门赌博网站:这些事情你回去好好整理一下,给我写份材料递交上来,态度要诚恳,至于现在的栏目组那边,你就先不要做了,回家给我好好反思,把自己的错误认识清楚再说……”

  周台长还是有点官僚了,他这样做,能够糊弄那些真正身居高位的人,比如聂震的父亲,甚至是聂老爷子,因为这些人一般拉不下面子来找金柳进这样的小人物麻烦,可是周台长忘了,他办公室里坐着的可不是聂老爷子,也不是聂震的父亲,而是聂震啊。

  京城大少聂震,在外面的名声可不算太好,嚣张跋扈那是出了名的,被惹恼了的话,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

  “台长,你放心吧,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回家之后,一定会好好深刻地检查的,您放心吧,多谢您的批评教育,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更加严于律己的组织成员,一个好导演……”

  金柳进嘴上说得很顺溜,但是心里头却对此不意外然。

  深刻的检讨?

  狗屁,回去之后刚好可以休息休息,就权当是带薪假了,到什么地方去旅游旅游,过一段时间回来,估计这个事情也就解决了,反正也不是是什么大事儿,自己不就是公开让那张天元滚蛋嘛,而且这个事儿还是由国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去做的,自己都没亲自出马,多大个事儿啊,现在这些年轻人,还真得是一点委屈都受不了啊。

  当然了,他心里头也挺害怕的,更是庆幸不已。自己得罪了聂家人,本以为这一辈子就算完了。所以才会在演播厅的时候嚎啕大哭,结果上来之后。却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一时间心中欢喜不已,觉得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回去之后先找个小嫩模玩玩,缓解一下心头的压力,这事儿搞的,真得是够晦气的,以后也是得把眼睛睁大了,免得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认错态度不错,好了。过来给张先生道个歉吧,他可是窦晓玲三顾茅庐请来的嘉宾,你说让他走就让他走,这面子上可过不去啊。”周台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金柳进说道。

  金柳进犹豫了一下,心想人家韩信都能受胯下之辱呢,自己道个歉算什么,而且这里也没有外人,道歉就算丢人也没什么。丢不了多大人的,干脆就走了过去,伸出手就要跟张天元握手。

  不过即使这样,他眼底也是显出了浓浓的怨毒之色。恶毒地想道“臭小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两小子别落在我金柳进手里了。不然的话,到时候我弄不死你们。哼,小清新就是小清新。这事儿要是换了我,不把对方揍个半死,那我就不叫金柳进了!”

  他本以为这眼神掩饰得很好,这番心里话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张天元恰恰看到了那眼底的浓浓的怨毒之色。

  本来嘛,张天元就对这个和事佬周台长的处事方法很是不满意,这算个什么狗屁处罚啊,回家做深刻的检查,连辞退的话都没有说,这算什么,真当我张天元是好糊弄的吗?

  可是碍于周台长也是聂家人,张天元实在不愿意在这里生事,可是当他注意到金柳进那恶毒的眼神的时候,心中那个直接就火了,一股强烈的怒火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燃烧了一般。

  这种小人,你不让他尝到痛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怕你的,甚至到时候还有可能反过来咬你一口,到了那个时候,你再后悔的话,已经晚了,再想收拾他,可能就没机会了。

  恶狼,就要一棍子打死,绝对不能让他有反扑的机会。

  很多人都说电视电影里的反派废话太多,总是不愿意补刀,而现实中这样做的人,同样也有很多,以为自己的一点慈悲之心能够感动别人,就像东郭先生那样,最后却被狼攻击了。

  这种人张天元在现实中也见到过,他们县城就有一个人,做了十年牢之后出来,因为有关系,就搞了个房地产,然后楼盖到一半,却不给工人工资,结果被告了,那又如何,他第一次做十年牢的时候就没受过罪,在牢里简直跟住宾馆似的,不仅有好酒好菜吃,还有女人玩,这可是真事儿,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坐牢的苦,不知道犯法有什么坏处。

  这第二次更绝,事情发生了之后,他屁事儿没有,还赚了一大笔的钱逍遥自在。

  或许正因为见过这样的事情吧,张天元对于这种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人,简直讨厌之极。

  张天元以前没权没势的时候,也没吃过这样的窝囊亏呢,那个时候他只有自己的拳头和脑子,别人欺负他,他就报复回来,如今他有钱有势了,难道还要受这种窝囊气?

  开什么玩笑!如果今天不发威的话,还真把他张天元当成好糊弄的病猫了!

  “慢着,道歉是吧?不要在这里,国家电视台不是有广播吗?你就向全部台里的工作演职人员给我道歉吧,我也不打你,你年纪大了,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那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道歉,我是个很公平的人!”

  “张先生,这样不好吧,这里毕竟是国家电视台,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的。”周台长皱了皱眉,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给张天元面子了,因为他始终觉得张天元不过就是聂老爷子的干亲,关系再好那也是干的,所以根本就没有把张天元放在眼里,今天如果不是聂震在这里的话,他也许根本就不会搭理这个事儿。

  “放屁!周成仁!老子叫你一声叔,那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本来这事儿你没下去处理,我就憋了一肚子火呢,心想着咱们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多说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啊?”聂震也火了,他也看得出来,周成仁是想息事宁人,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