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一零章 金导演你别怂
  张天元扶住了差点摔倒的金柳进,趁这个机会贴着对方的耳边说道:“金导,酒色伤身啊,你这身体真得是不行,等过些日子,我帮你修理修理,你看你连句实话都不敢说,讨厌我就讨厌我嘛,找什么理由,我就很讨厌你,像你这样能让我动真怒的人还真不多,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一定让你后半辈子不得安宁……”

  “哼,你当我是吓大的啊,我金柳进活了五十多岁了,还怕你这毛没长齐的小子的威胁!”

  金柳进甩开了张天元的手臂,冷哼了一声,虽然这番话说得是铿锵有力,但是他心里头却开始有些怯了,他还真怕张天元找几个小混混来削他。

  “哈哈哈,金导演老当力壮啊,我怎么吓唬得了你呢,不过以后喝酒玩女人的时候都要小心点啊,别一不小心心脏病犯了,那可就惨了。”张天元哈哈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心脏病?”金柳进吓了一跳,这句话说的声音很小,只有张天元听得见,他的确有心脏病,而且一直吃着药,很多东西都不能吃,不能玩,不能做,可这事儿只有他家里人和最好的朋友知道啊,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还真有心脏病啊,那药不能停哦。”张天元碰了碰金柳进,就知道这人什么毛病了,他也不想把人弄死了,不过肯定是要好好教训这金柳进一番的,不然的话,别的不说。他自己心头的这口恶气都难消。

  “哈哈哈,就是。药不能停啊,不光是治疗心脏病的药。还有治疗脑残的药啊。”聂震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既然是得罪了张天元的人,那也就是得罪他了,他可是一点面子都不会给的。

  之前众人都觉得张天元完蛋了,可是到了现在,就算是不认识聂震和叶玉兰的人,也隐隐觉得这里头事情不简单了,在国家电视台里面居然敢不给一个导演的面子,而且这个导演还是国家电视台的御用导演。虽说只是二线,但毕竟小有名气,没有什么背景的话,真不敢这么做,更何况刚刚那个年轻人还说了要让台里的领导来道歉,不道歉这事儿就没完,这背景估计不小啊。

  帝都城里,路上随便抓个开豪车的年轻人,那估计都是有背景的。能进入国家电视台而没有被拦阻的,那肯定也有背景。

  “窦姐!我们领导来了!”那个国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突然看向一个方向,压低了声音对一旁的窦晓玲说道。

  “秦主任,咱们之前说好的节目的人员由我来定的。你怎么说换人就换人了?而且换的还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找来的专家,你这不是给我添麻烦吗?”

  窦晓玲这话说得还算客气,没有骂人。是以比较平缓的语气在说话,要是她发飙的话。那绝对是开口老娘闭口老娘了,可以见得。这个秦主任在国家电视台的地位应该不低,不然的话,窦晓玲不可能如此客气的。

  秦主任看了一眼窦晓玲,又看了看聂震,忽然呵呵笑道:“晓玲,误会,误会嘛,先别着急,我来了,就是处理这事儿的。”

  而后,他脸上又是严肃了起来,对一个中年妇女说道:“哈导演,让你们的人赶紧去做自己的事情吧,都围在这里干什么,真当不用干活白吃饭啊,谁不想参加春晚就提前说一声,想参加的人多得是!”

  国家电视台里面,权力最大的无疑是台长,不过台长轻易是不会管这些破事儿的,人家可是副部级的干部啊,接下来是副台长以及负责主要部门的主任,比如这个秦主任,他负责的就是所有的综艺节目的审批以及监督工作,可以说,不管是春晚还是别的综艺节目,都由他来牵头的。

  至于那个哈导演,则是春晚的总导演,比金柳进的地位要高的多。

  秦主任敢以命令的口气对哈导演说话,那就更不把金柳进放在眼里了,这就是权力者的厉害之处啊。

  哈导演负责的是春晚,她是总导演,权力其实也不小了在春晚上哪个节目,上哪个演员,全是她一句话的事情,是以在听到她的话后,春晚节目组的所有人都没敢再围着看热闹了。

  而秦主任比哈导演更厉害,所有综艺节目,上哪个演员,用哪个导演,通过那个策划,全部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就连金柳进担任《奔跑吧,鉴宝师》这个节目的总导演,那也是他钦定的。

  也正因为如此,秦主任来了之后,金柳进显得很是兴奋,他急忙就跑了过去,赶紧给秦主任递了一支烟说道:“秦主任,你可算来了,这几个人眼睛里简直没有国家电视台啊,他们居然还让台长出来道歉,还恐吓威胁我,我怎么也是咱们台里的导演吧,这些外人太过分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他们放进来的!”

  金柳进觉得自己说得很好,添油加醋一番,立即就充分挑拨离间了,他相信秦主任一定会大发雷霆,然后让人把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给赶出去的。

  不过那个站在张天元身旁的年轻人怎么那么眼熟呢?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算了,不管了,我这大导演日理万机,见过的人多了,说不定是我的粉丝吧,管他呢,我也不缺这么一个拥趸。

  要说起来的话,金柳进找秦主任告刁状真得是找对了,因为秦主任负责的就是所有综艺节目的指导工作,只要是涉及到综艺节目的事情,他都能够直接拍板,都不用上报给其他领导。

  刚刚金柳进去给秦主任汇报情况,说有嘉宾居然在电视台里面打人,秦主任本来就是个大忙人,这段时间光是审核春晚的节目就够头疼了。遇到这个事儿,直接就拍板了。

  敢在电视台里面打人。那还得了,直接就同意了金柳进的要求。把这个嘉宾资格给取消了,他没想到的是,这金柳进所说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而已。

  这个事情,他可能有错,没有调查就直接拍板,这就是做领导的一贯养成的坏毛病。

  “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混蛋!怎么啊金导演,你这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了啊?我看你为电视台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了。所以才对你非常信任,没想到你居然诬告张先生,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就不害臊吗?”秦主任其实脸色也有点难看,之前聂震和叶玉兰来国家电视台看热闹,那还是他邀请的,本来说了要亲自全程陪同的,奈何工作太忙,再加上聂震也不喜欢一直有人跟在旁边。可谁知道他刚才离开屁大点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头疼啊。

  不过他这人的确很是圆滑,一番话。就将所有的责任全部甩给了金柳进了,然后将目瞪口呆的金柳进扔在了那里,转身走向了聂震和张天元。原本臭着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

  “不是啊秦主任,您刚刚的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也不知道这金柳进是真蠢还是被弄糊涂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你自己把锅背了。搞不好秦主任还能体谅你,给你安排个养老的职位,让你安度晚年呢,你这非要把秦主任给扯进来,那是谁都得罪透了啊。

  听到这话,秦主任一张脸黑了下来,回头看了金柳进一眼,冷冷地说道:“我看你真得是年纪大了,聂公子可是我请来的客人,张先生是他的好兄弟,你觉得我会自己抽自己的脸吗?有些事儿别总想着甩锅,把自己犯的错赖到别人的身上!”

  “聂公子?聂公子!怎么越听越熟悉了。”金柳进此时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不过他现在越发觉得这个称呼是那么的熟悉,看来是真得老了,一时间居然还无法回想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人群里的长青听到聂公子这个称呼之后,就脸色大变,转身想要溜走,却被人给揪住了:“你不对啊,你们金导演都那样了,赶紧过去扶着点,没听说他有心脏病吗?”

  而此时,秦主任已经走到了聂震身前,伸出了手笑着说道:“聂公子,真得是对不住啊,你看我这都快忙糊涂了,刚刚听说有嘉宾打了人,我就给开了,是我识人不明,还希望聂公子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啊。”

  秦主任说话的时候,堆满了笑容,而且还伸出了手想要给聂震握手,这个举动,让那些尚未明白聂震真实身份的人,都是一脸的惊诧莫名,那可是秦主任啊,秦主任的资格可能比台长还老呢,就算是在台长面前,也没这么低声下气的啊。

  “秦主任,我的事儿都是小事儿,你知道的,澳门赌博网站:我这个人向来随便,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可是我这兄弟是有本事的人,也是真正的大好人,你们的窦晓玲将他请来,他也是忙里偷闲,推掉了很多重要的事情给窦晓玲这个面子的,可是结果呢,你们一句话就取消了他的嘉宾资格,还让他滚蛋,你说我该不该生气?你也知道,我是讲道理的人,只要道理说得通,我能理解,可要是没个适当的理由,那这事儿就没完!”

  聂震压根就没有去跟秦主任握手,不是他瞧不起这个秦主任,而是因为他必须得要个承诺,那就是要让那个金柳进要么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公开道歉,要么就从国家电视台滚蛋。

  秦主任明显有些尴尬,不过他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搓了搓手笑道:“聂公子,有什么事情,您只要吩咐一句,我立马就去办,这太简单了。”

  “我吩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吗?我不强迫你做什么,你就秉公办理这个事儿吧。”聂震冷笑了一声说道。

  “是是是,是秉公办理,聂公子你放心,事情调查清楚之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绝对还您和张先生一个公道,我们国家电视台也是有公道的嘛,只是这可能要点时间,不如几位到上面餐厅坐坐?正好快到早餐时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