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八章 事儿不怕大
  刚刚那些觉得张天元和聂震是自取其辱的人,那是因为不知道聂震和叶玉兰的身份,所以在他们看来,胳膊拧不过大腿,只是他们搞错了谁是胳膊,谁是大腿罢了。*,,

  而知道聂震和叶玉兰身份的人则在心中冷笑,一群笨蛋,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呢就在那里议论,也是可笑的不行,他们不说话,那是因为他们对国家电视台的有些官员也是十分不爽,对于某些规定也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有人替他们出头了,他们倒是很想让电视台的人赶紧继续作死,到了一定程度,那就要出大事儿了,事情越大越好,越乱越好。

  长青躲在人群里,就仿佛是大夏天喝了一口冰凉的可乐,整个人都是从头甜到脚,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服的。

  他把这个事儿通过对讲机告诉了金柳进,那金柳进觉得有意思,不过心里头也渐渐担心了起来,一般敢说出那种话的人,要么是坑爹货,要么就是真正有大权的人,他调查过张天元,可是没调查彻底,毕竟时间太短了,所以他此时心里头也有点紧张了。

  “管他呢,敢对国家电视台的领导下战书,这人是谁都死定了,我现在就坐着看戏吧,着什么急啊,现在害怕的可不是我,而是那些人。”金柳进劝服了自己,更舍不得心在舒舒服服地状态。

  要知道,他现在身边可是有两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给他倒茶递毛巾呢,要多舒服有多舒服,他才懒得去看什么热闹。让长青盯着就足够了。

  反正金柳进是可以确定的,敢跟国家电视台作对。不管你有没有道理,那你都玩完了。更何况自己可是国家电视台的老牌导演了,一直对国家电视台是尽职尽忠,导演各种综艺节目(其实是没本事自己**去拍更好的东西),按照国家电视台的尿性,那必然是更加偏向自己的,就算那张天元日后要找他算账,国家电视台也必然谁向着他的。

  他知道张天元是大款,是集团的老总,可那又如何。那个什么神罗集团不过是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集团而已,能成什么气候?再说了,他认识的有钱人多了,地产大亨、金融大亨、网络大亨都有,有钱还能怎么得?华夏不是资本家的国度,而是“人民”的国度,有钱不如有权!

  有这些想法的金柳进,一定会后悔的,如果他亲自去现场看一看的话。绝对能够认出聂震了,即便不认识叶玉兰,可是京城大少聂震他还是见过的,不然的话也就别在国家电视台混了。

  只可惜啊。他根本就没想到聂震会跟张天元有关系,更没想到聂震和张天元之间还有兄弟关系。

  其实认为张天元和聂震作死的那些人也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们不认识聂震。甚至连王思远都不认识,真不知道是怎么混帝都的。你要是在国外混,在外地混。兴许不认识聂震属于正常,都来帝都了还不知道聂大少,那纯粹就是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儿啊。

  “老冯,咱们还是上去劝劝吧,真事儿要闹大了,万一聂家怪罪下来,咱们也会被牵连进去的啊。”那个姓郭的光头碰了碰一旁瘦高个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快别管闲事了,聂大少要教训人,咱们上去做和事佬,那不是不给聂大少面子吗?要我说,赶紧跟台里领导打个电话,台里领导过来道个歉,事情也就完了。”老冯摆了摆手,然后取出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郭哥,这人到底是谁啊?”涛姐对帝都的了解是不如老冯和老郭的,所以也不认识聂震,就问了一句。

  “嘘——!这人了不得啊,聂老爷子的亲孙子,还有那个女孩,那是叶老爷子的亲孙女啊,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将这两家都给招惹了,这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啊。小涛,别说出去了,咱们先退到一边去吧,免得殃及池鱼了。”老冯做了给噤声的手势,然后才压低了声音给涛姐解释道。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懂!可我还想问问,那被取消演出资格的年轻人又是谁啊?”涛姐和老冯、老郭离开了很远,到了一众人之外,发现同样有不少老人儿也都退出来了,这些参加过春晚,或者在帝都待了很多年的老人儿,都认识聂震,也知道聂震娶了叶玉兰。

  不过他们也都很疑惑,这两个人联合支持的那个被取消了表演资格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啊,居然这么大的面子?

  “我也不知道,老郭你知道吗?”

  “不知道。”

  其实他们担心是有道理的,在咱们国家,说到底,永远是权力走在法律前面的,这没办法,尽管法律在不断健全,可是文艺界,依旧是权力当道。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广电总局的权力有多大,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你的电影能不能过,你的电视能不能播放,那也是他们说了算。

  还有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等部门,这都属于聂家的权力范围之内,就算聂震不说话,这些部门的领导听到聂震被人欺负了,你说他们会怎么做?干别的不行,挑毛病那还不容易啊?

  现在的电影和电视剧,要挑毛病别说专业人士了,就是普通人都能挑一大堆,你说你得罪了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巨额资金拍出来的东西没人敢要,要了也播放不了,那你还不哭死啊。

  光是这个也倒还罢了,心在的娱乐明星,很多都沾染上了毒瘾,有的则是去嫖.妓,人家把你一曝光,你的演艺生涯不说全毁吧,那基本上在这些年算是到头了,除非以后政策变了。

  这就是权力的可怕之处啊。

  “老冯。电话打通了没有啊?”

  “打通了,放心。台里的领导也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这要是惹得两家老爷子都出马。估计国家电视台从上到下那都得大换血了,本来嘛,过去电视台就出了很多事儿,正有人想找借口开刀整治呢。”老冯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领导来小了也不行,台里的大领导都要来啊,不然镇不住场面的。”老郭又说道。

  “放心吧,我都给他们说了。啊!”

  “怎么了老冯?”

  “我突然间想起来那个年轻人是谁了,刚刚是不是有人喊他张先生?”

  “对啊,怎么了?”

  “哎呀,你怎么还没想起来啊,聂老爷子认了个干孙子,就叫张天元啊,我没见过,不过听说过,聂老爷子待这个干孙子简直比亲孙子还亲。”老冯激动地说道。

  “我的妈呀。我也想起了了,这可完蛋了,你说这好端端的事情,这样的大人物来咱们台拍节目。那多有面子啊,居然有人非要捅这个马蜂窝,这不是纯粹寻死吗?”老郭一拍亮晶晶的光头说道:“我就说嘛。木子冰一向眼高于顶,怎么会对那人那么好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其实在帝都一直都有一个传言。说张天元是聂老爷子的亲孙子,只不过年幼的时候流落在外了,还说第一首长接见了整个年轻人之后,也是印象非常好,只是这人不愿意从政从军,不然的话,早就已经是重要位置上的官员了,混个几年,混够了资历和年龄,那绝对能够进中枢的。

  当然,这只是流言蜚语而已,并不值得去相信,可是却也从侧面说明了一点,张天元的确被聂家人很看重,否则的话,聂震和叶玉兰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话了。

  以聂震和叶玉兰的势力,别所让国家电视台的领导道歉,就算是让这些人全部都滚蛋,也是做得到的。

  “聂哥,这个事儿不会影响到聂家和叶家吧?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导致你们为难啊,其实就算不靠聂家的势力,我也能让这金柳进吃瘪,我只是想要得到窦晓玲的一句准话罢了,我是因为她才来这里的,如果她让我走,那我就会走,但是从今以后,她窦晓玲便是我张天元的仇人……”

  张天元的话说得很是决绝,这就是他心里头想的,如果说这个事情窦晓玲肯为他出头,那么他就交了这个朋友了,以后多帮帮忙也没什么,反正他有那个实力,可是如果窦晓玲对他不闻不问,只是躲着打算蒙混过关的话,那对不起,交情从此完了。

  他此时此刻想到的是这个事情影响到聂家和叶家的形象,毕竟“我爸是李刚”那句话如今已经深入人心了,不管当初那孩子说这句话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都已经成为了骄横跋扈的代表,他可不愿意聂家和叶家也被误会。

  他从来就不是那种息事宁人的人,从小他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他小学和初中的故事,也是体现了他这样的性格。

  “兄弟,你傻啊,现在要是就这么完事儿了,那才会影响到我们两家呢,你又没做错事,干嘛息事宁人,你经常看微博吧,应该明白那些记者的德行,你越是怂,他们反而越觉得你理亏。这个事儿,就是干,不能怂,不然就是丢聂家的脸,丢叶家的脸……”

  聂震这番话是用很大的声音说出来的,一方面当然是想告诉张天元这事情牵扯面子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是告诉围观的那些人,是别人无理取闹,可不是我们聂家仗势欺人。

  “既然如此,那就好了,玉兰妹子,你先去旁边休息吧,有身孕在身,可动不得气,今天这事情,叫给我们解决就好了。”张天元看了一眼叶玉兰说道。

  “我来照顾她吧。”木子冰很主动地站了出来,她这意图很明显了,她是站在张天元这边的,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得很聪明,也很大胆。

  “多谢了,晓丹,你也去吧,坐在那儿别说话,今天这事情跟你没关系。”张天元看了一眼欧阳晓丹说道。

  “什么叫跟我没关系?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片区!”欧阳晓丹直接取出了警官证,张天元看了一眼,没想到这妮子居然又升官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