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七章 马善被人骑
  聂震的话很硬气,也很霸道,因为他有那个资本,更何况他现在也没有逼迫谁做什么,他只是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地里搞自己的兄弟,知道了这个的话,那对不住了,他聂震可不会忍让,爷平时不欺负人,那是爷有人品,可如果谁要骑在爷头上拉屎撒尿,那就别怪爷不客气了。.

  其实不用问,用屁股都想得出来,在国家电视台里面,除了那个金柳进和长青之外,还真没人会来得罪张天元,因为张天元本身跟这里的人就不熟,不可能得罪别人。

  但事情总要问个清楚的。

  此时金柳进并不在现场,他正坐在自己的演播厅里,端着一杯茶,听着长青给他从现场传递过来的消息,偷偷直乐呢。

  长青就在人群之中躲着,他脸上到现在还是隐隐生疼,那是聂震抽他的一巴掌,不过他算在张天元身上了,因为他不认识聂震。

  这会儿长青和金柳进都觉得很爽,尤其是长青,刚刚回去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说张天元打了他,这下子还得了啊,金柳进本来就看张天元不顺眼了,居然还敢打自己的人,还反了不成,作为台里制定的这一档节目的总导演,他有权利对嘉宾做出调整,只要理由充分就行。

  在金柳进看来,张天元不过就是一小毛孩子,搞不好还真得就是窦晓玲的小白脸,少了完全没问题,就算是不补齐,也还有另外的两个鉴宝师呢。刚好分成两队,也是完全不存在任何麻烦的。

  本来是打算在节目里面给张天元一点颜色看看。现在看起来没必要了,居然敢动手打人。这还成?

  当然了,他的理由是非常充分的,节目组怎么能用一个动手打人,而且跟导演不合的人呢?这样的理由,让台里头完全没有多做考虑就做出了答复,同意他的申请,让张天元滚蛋。

  这或许也跟国家电视台长期以来有权就任性的毛病有关吧,他们永远都是对的,永远都是代表了国家的。简直就是马路上的螃蟹,横着走的,没有人敢对他们说个不字,否则的话,那就是封杀。

  张天元在这些人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而金柳进好歹是小有名气的导演,再加上跟部级高官认识,稍微衡量一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个事情完全不用多做考虑的。

  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刷掉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人物而已,就跟人走在路上踩死了一只蚂蚁。完全不会在意。

  金柳进毕竟是混国家电视台混了多年的人,对这里面的门道比窦晓玲还要清楚。

  窦晓玲太清高了,太洁身自好了。虽然说本事不小,但是“人缘”其实真得不怎么样。你那么漂亮,不陪别人睡觉。那就是罪过啊,所以有些人,其实还真就是故意要让窦晓玲难堪呢,知道张天元是窦晓玲的人之后,那更是下决定果断非常了,如果窦晓玲知道了,也可以搪塞过去。

  至于木子冰,就算是国内一线影星,是真正的大牌,可对国家电视台的人来说,那也不过就是一个可以随时封杀的人,在他们这帮人眼里,娱乐明星就跟古代的戏子没什么区别的。

  所以他们不怕。

  金柳进也不怕,他不想跟木子冰把关系搞僵,可并不代表他就怕了木子冰了。

  当然,年轻的长青更是不在乎这些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懂,不懂自己给金柳进招惹来了多大的麻烦。

  “哎,老冯,你知道那年轻人是哪个节目的吗?”

  “我哪儿知道啊,唉,真可怜,好不容易进一次节目,这还屁股没坐热呢,就要被赶出去了。”老冯叹了口气道。

  “小涛,你认识那人吗?他刚刚可给你送了毛巾的啊?”

  “我也不认识,刚刚还以为是春晚节目组的人呢,老郭,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不过看他跟木子冰走得挺进的,这到底是得罪了谁啊,唉。”

  ……

  这里是春晚演播厅,所以出现这种事情的时候,很快就引起了那些彩排的演员的注意,人都是好热闹的,再加上聂震声音那么大,他们就算不想注意也不可能啊。

  “你去把窦晓玲叫来,她让我走,我立马就走……”

  张天元心中气愤,但是他需要证明一件事情,是不是窦晓玲也要他走,只要证明了这一点,接下来不管是找人算账还是别的,他都心里有数了。

  他不怕让人看笑话,这个世界上,向来都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现实中的老好人总是被人欺负的,张天元对此深有感触的,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情息事宁人,以他现在的手段,就算不依靠聂家,也能让那金柳进滚蛋。

  “还叫什么窦晓玲啊,不去,那个女人搞什么鬼,让你过来拍节目,却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什么鬼啊!我今儿把话就扔这儿了,今天台里的领导不过来主动道歉,这事儿就不会完!”

  聂震对窦晓玲很是不满,本来嘛,你请来的人,那就应该保护好,现在却让自己的兄弟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这算什么事儿!

  他此时谁都面子都不给了,不就是国家电视台嘛,还真把自己当什么老大了,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导演,就算是台长,他聂震也有办法弄下去,所以他这话说得就是很嚣张,很无所谓。

  此话一出,演播厅内的议论声也顿时戛然而止了,所有人都将注意力从张天元的身上转移到了聂震的身上,不认识聂震的人,都想知道这个口出狂言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而认识聂震的人,都替电视台的领导捏了一把汗,不过他们也不太明白。张天元是谁啊,怎么能得到聂震如此庇护。这聂家和这个年轻人,难道有亲戚关系?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事儿可就闹大了啊,那年轻人没面子,就等于是聂家没面子啊,偌大一个华夏,就算是第一首长都不敢不给聂家面子,这就是如今的现实情况,更何况区区一个国家电视台,真想换人,人家聂家一句话而已。

  这些人算是想到点子上了。聂震之所以生气,除了替张天元不值之外,还有一点,或许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聂家的面子问题,聂家可以不招惹是非,可以不去欺负谁,但如果有人欺负到聂家人的头上,那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的。

  堂堂聂家要是被一个小小的导演给整了。这以后还怎么在政治圈子里混啊?

  张天元可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是自己的干弟弟,是自己父亲的干儿子啊。

  更何况他也知道,张天元还是聂家的救命恩人。不管是干亲还是救命恩人,那都是聂家必须处处维护的人,别说这一次张天元没错。就算是真得有错,他也必须得维护张天元。不然那就是被人抽了聂家的脸还不敢说话,那还得了?

  “我今天也把狠话放在这里了。是谁让我天元哥滚蛋,我就让谁滚蛋!我平时不愿意说这些话,但是今天,我真得生气了。”叶玉兰也生气了,因为张天元不仅是她姐姐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爷爷的恩人,跟她又是朋友,不然她可不会一口一个哥哥的叫,之所以不愿意该称呼,也有这些原因。

  今天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是金柳进和张天元之间的事儿了,这是在打聂家人的脸,也是在打叶家人的脸,如果张天元不声不响地把这口恶气吞下去,灰溜溜离开的话,那么这事儿肯定是会被传出去的,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拿这个事儿做文章,说聂家和叶家没有担当,自己家的恩人被欺负了,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到了那个时候,还有谁敢替聂家和叶家办事儿?

  谁都喜欢能够保护自己的后台,如果这个后台一点担当都没有,那肯定是不会乐意效劳的,这影响可不是一点点。

  聂震不傻,叶玉兰也不傻,这两个人都是在政治漩涡之中长大的孩子,他们知道今天这事儿并不是谁有意针对聂家和叶家,知道这只是那金柳进跟张天元的私人矛盾。

  可问题是,有些事情就算没有,也会被人拿出来写文章的,你觉得这个事儿很简单,可别人未必会这么看的,尤其是这里头有很多人都认识他聂震和叶玉兰,都看他们要怎么做呢,对他们来说,这事情也是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再说了,这一段时间,聂家有人被派驻进了国家电视台,为的就是控制喉舌,因为现在国家电视台里面也遗留了很多问题,包括贪腐,甚至是间谍罪都有出现,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敲打一下国家电视台,让聂家的工作可以更顺利的进行下去,这对聂震来说,也算是立功的好机会,他不从政,但是有时候也必须得涉入政治之中,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对小夫妻是谁啊,脾气好大,说话好狂啊,真把国家电视台当成自己家了啊?”

  “唉,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深浅,乖乖走人不就完了嘛,国家电视台可不是撒野的地方啊……”

  “就是就是,得罪过国家电视台的人,可没好果子吃的,现在虽然没以前那么严重了,可是也别往枪口上撞啊……”

  在过去,国家电视台的霸道是难以想象的,很多演员都是敢怒不敢言的,那个时候,国家电视台说封杀谁就封杀谁,你不仅别想上国家电视台的节目,连别的电视台也不敢要你。

  更何况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那么发达的有线电视,大部分电视就只能收到国家电视台还当地电视台的节目,用的还都是室外天线,你一旦被国家电视台封杀,那基本上就等于跟娱乐圈绝缘了。

  所以得罪国家电视台,那就是作死。

  现在情况当然好了很多,有线电视和网络的普及,让很多人就算无法在国家电视台混下去,也可以出去混,但即使如此,也没有人愿意得罪国家电视台,就算有委屈,那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