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五章 给脸不要脸
  张天元和木子冰给聂震、叶玉兰还有王思远介绍了《奔跑吧,鉴宝师》这个节目的大概策划,聂震听得是很感兴趣,就说道:“走走走,反正也没事儿,你们那节目在什么地方开拍啊,都过去看看,听着这策划还是蛮有意思的啊……”

  “张天元,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啊,赶紧点,节目要开拍了,金导演喊你过去呢。不是我说你,别跟哈巴狗似的,见了谁都人来熟,都想巴结。这里没你能巴结的人,想要出名,就你还是算了吧,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张天元刚想回答聂震的话,突然间一个很让人不爽的声音响了起来,张天元记得这个人应该是那个叫金柳进的金导演找来的年轻鉴宝师,水平如何他不好评判,不过这做人也特别嚣张了一点,居然比张天元还要嚣张,不能忍啊。

  别说是张天元了,就是其余几个人听到这人如此说话,也是有些恼火了,王思远跟欧阳晓丹那都是直性子,站起身子就要喝骂,却被张天元给拦住了。

  “你就是那个金柳进找来的人吧,该干嘛干嘛去,时间到了我当然会去的,犯得着你来教训我?别给脸不要脸,你们金柳进导演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你一个无名小卒,跟我面前装大师,什么东西!”

  既然对方也不给张天元面子,张天元那就更不会给对方面子了,更何况这旁边还有聂震和王思远呢,自己现在好歹也是聂家的干亲。是这两个人的朋友,如果说被人侮辱了还不敢回敬一句。那是会被瞧不起的。

  他冷冷看了那个叫长青的人一眼,然后随意摆了摆手。让那人赶紧滚蛋,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尊重别人,那是因为他这个人就是这种习惯,可如果某些人以为他张天元怕事的话,那就错了,真闹将起来,张天元怕是连第一首长都不会怕的,千万别忘了。他可是有外挂的人,就算是第一首长,如果真得罪了他,他也有办法整治,更别说这种小人物了,连名字都没听说过。

  把你当人看,那是给你面子,给你脸,如果给脸不要脸的话。那张天元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他们两个这番对话,声音都不小,附近的很多人都听到了,于是纷纷扭头来看。心中都替长青捏了把汗,因为这些围观的人里头有认识聂震和王思远的,知道这两个公子哥的脾气。得罪了这两个人,那真得是有罪受了。

  古人都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张天元可不是老好人,刚刚在那个演播厅的时候。他没搭理这厮,是因为懒得搭理,可谁能想到这厮得寸进尺啊,简直是给脸不要脸的典型。

  其实长青这还真得是自己作死,金柳进并没有让他来叫张天元,他待在那里没事儿,因为还有几个嘉宾没到场,再加上演播厅还要布景,所以得耽搁些时间,他也觉得无聊,就打算过来见见自己喜欢的几个明星。

  可是呢,他身边没有木子冰跟着,很多大腕压根就不理会他,他甚至还没走近呢,就被经纪人和管理人员给赶走了,简直窝火的很。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他就发现了张天元正在跟几个人在这里开怀大笑,聊得十分开心,尤其是木子冰这样的大牌演员,居然看起来跟张天元关系非常好,这让他本来就窝火的心情,变得更加不爽了。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什么都比那张天元强,却处处碰壁呢,就没有那么漂亮的女人给自己暖床呢?

  这一刻,他将自己在别的地方受的气全部都算在了张天元的头上,觉得自己遇到的一切不顺心的事情都是张天元害得,甚至因为这个,他也将金柳进让他在节目里面对付张天元的话给忘记了,没来由地就对张天元指责了一番。

  也就是刚刚发生的那一幕,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张天元之前都没理会他,这一次却是非常尖锐地与他针锋相对,将他说的是一文不值,张天元还没激动呢,他倒是被说得有点情绪激动了,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你……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那么说话,就你这人格,跟你一起做节目,简直就是我辈的耻辱,难怪连金柳进导演也看不上你呢,你这人就是不行……”

  长青见周围那些人都看着自己,根本就没想到那些人其实是在心中替他祈祷呢,觉得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他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是变本加厉,开始攻击张天元的为人。

  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他觉得自己最起码不能在嘴上输给了张天元,否则的话,这也太没尊严了吧。

  可惜啊可惜,他这个举动,不仅没有为自己挣来半分的面子,反而是让周围那些人都暗暗摇头,这傻孩子,真得是越陷越深了啊,你也不想想,别人连金导演都不怕,你不过就是金导演请来的人而已,他怎会怕你呢?

  “呵呵,看不惯的话就不要做这个节目了,你可以滚蛋啊,对了,你那个导演金柳进也可以滚蛋,这节目是窦姐策划的,我看不想因为你们这两颗老鼠屎毁了窦姐的节目……”

  张天元之前虽然没跟窦晓玲聊过这些事儿,但他看得出来,窦晓玲跟那个金柳进导演一点都不合,这样的话,拍出来的节目只怕效果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金柳进也就是一个二线导演罢了,相信窦晓玲能请到更好的导演,实在不行的话,托木子冰或者王思远那都能办到。

  “说的好啊好弟弟,这样的老鼠屎,只能毁了节目而已,唉,我就不明白了。窦晓玲那么出色的主持人和策划,怎么就找了这样的嘉宾呢。太差劲了,简直太差劲了啊。就这还专家?我看是砖家差不多吧。”聂震早觉得这个叫嚣的鉴宝师很是不爽了,趁着这个机会,终于是爆发了出来。

  王思远也嘿嘿笑道:“就这种破专家,要我去找的话,那一抓一大把,跟张少你差远了,你叫长青是吧,你的鉴宝技术还算凑合,但是比不上张少的。识相的就赶紧去一边干你的事情,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张天元的朋友,一定也是上不了台面的狐朋狗友吧。”

  长青还真不认识聂震和王思远,虽然刚刚已经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了,可是因为生气,他这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也就没有在意,直接将聂震和王思远骂成了张天元的狐朋狗友。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道:“聂哥。王公子,别人说你们是我的狐朋狗友呢!”

  其实不用张天元刺激,聂震就已经火了,在四九城里。除了他的长辈之外,还没人敢这么当面骂他呢,所以他猛地站了起来。然后走过去一巴掌抽在了那长青的脸上骂道:“王八羔子,你算个鸟屁。居然连我都敢骂,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还不快点回去。在这里干嘛?等着挨揍啊?”

  木子冰见聂震动手了,怕把事情弄大了,就赶紧站起来说了一句,当然,她不在乎这个长青的死活,她是不想让张天元和聂震惹上麻烦,保护张天元,那理由不用多说,而聂震是张天元的朋友兄弟,她自然也要帮着了。

  当然,聂震的家世是不怕在这里闹出事儿的,哪怕是打死人也能摆平,可是问题在于这会造成很坏的影响,尤其是在当前的形势之下,能不惹事还是最好不要惹事儿,否则聂震就成坑爹的典范了。

  基于这些,木子冰才会让长青赶紧走人,这样就没事儿了,打一巴掌不算什么,要是把人打死或者打成重伤,那就不太好了。

  “可是木姐,你也看到了,他们打我来着!”

  长青不知道王思远和聂震的身份,但是他不可能不认识木子冰,所以木子冰的话,他是肯定会听的,只是他有点不太理解,为什么都这个份上了,木子冰还要替那些人说话呢?

  说到底,他长青在娱乐圈屁都不是,他还是要靠金柳进才能混点名气,而金柳进不过就是二线导演里稍微有名气的,在木子冰的面前,也是屁都不是,长青还是懂这个道理的,他知道他的靠山金柳进都招惹不起木子冰,那他就更招惹不起了,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乖乖听话的好。

  “好了,让你走你就走,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木子冰又重复了一句。

  “好吧,我走,我走就是了,不过这一巴掌,我会记着的……”

  长青咬了咬牙,转身离开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聂震一眼,然后愤怒地离开了。他这一次离开,除了是给木子冰面子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觉得自己留下来也只是会吃亏而已,因为他就一个人,而别人却有好几个人,根本打不过啊。

  “好啊,我等着呢,你最好记住我这张脸,找人报仇的时候别认错了!”聂震大声说道。

  “还有我呢!”王思远也大声说道,居然还有人不认识他,这让他十分恼火,刚刚他叫出长青的名字,其实是想做和事佬的,是想帮长青呢,毕竟作为年轻的鉴宝师,长青还是有些潜质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啊,这人不知好歹,居然连他都骂了。

  长青的身子转过去的时候,猛地顿了顿,心中简直气得快要燃烧起来了,他的眼睛之中透出了无比愤怒的火光,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没想到聂震和王思远到底是谁。

  他现在心里头是把这里所有人都恨透了,包括木子冰,他脑子里一瞬间浮现出了无数种让木子冰受辱的想法,可也就是想想而已,实际上他可能永远都做不到的。

  “行了聂哥,你也别生气了,那人本来就是针对我的,他要是知道你的身份,知道王大少的身份,他敢那样嚣张吗?放心吧,待会儿还要拍节目呢,听说是不要剧本的节目,自由发挥,我在节目里会好好让这个年轻的鉴宝师丢丢脸的,给你们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