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四章 偷看这事儿总归是不好
  “聂哥,你被以为你把头放裤裆里我就不认识了啊,玉兰妹子可是快生了吧,你带她来这儿做胎教?”张天元难得在这里遇到熟人,而且还是关系很铁的聂震,就高兴地走了过去。

  但凡在京城帝都混的导演和大腕,没有几个不认识聂震的,看到这一幕都顿时傻了眼,心里头约莫猜到了张天元跟聂震肯定是有关系的,最少也是朋友,他们虽然喜欢女人,但却不想因为女人而坏了自己的前程,都是无奈地看了看欧阳晓丹,将一口唾沫吞进了肚子里,就算再馋,那也只能忍着了,那个女人不是他们能动的。

  “还早着呢,这才两个来月,人家说怀胎十月啊,不着急。倒是你小子,来电视台都带两个大美女,羡慕啊,真是羡慕。”

  聂震看着张天元这左拥右抱,哦,不是,张天元还没那个胆儿,也就是两个女人都搂着张天元的胳膊而已。

  他心里头嫉妒啊,他跟张天元性格不一样,张天元是那种认准了一个女人,就算再花心,也要强迫自己收心的男人,不然就觉得对不起自己喜欢的人,而聂震则不一样,这小子收不住心啊,只希望不要因为这一点,让他跟叶玉兰把关系搞砸了就好。

  “聂公子好。”

  “花心大萝卜你好啊。”

  木子冰很客气地跟聂震握了握手,不过欧阳晓丹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称呼聂震为花心大萝卜,虽然说她父亲的官职肯定没法跟聂家人比。但是她就是这性格。

  “谁是花心大萝卜啊,我跟玉兰结婚之后。可从未做过沾花惹草的事儿啊,你不能愿望我是吧。”聂震见到欧阳晓丹就头疼。他知道这个女人是非常心直口快的,想到什么就敢说什么。

  听到聂震这番话,张天元就不由得想到了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还有那几个日本过来的穿着制服的妹子,当时要不是他提出来要离开,估计聂震肯定不会走吧

  “哼,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了,玉兰跟我可是好姐妹,我不能让她吃亏。”欧阳晓丹过去跟叶玉兰的关系并不算熟。后来通过张天元之后,两个人现在已经是亲如姐妹了,大概是因为两个女孩子年龄相当,而且也是同一个圈子里头的人吧。

  聂震干脆闭上了嘴巴,他是不敢再说话了,要是被欧阳晓丹听出点什么,那可就要惨了,他不怕欧阳晓丹,可是实在不愿意让叶玉兰伤心。

  他和叶玉兰的婚姻当然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但更多的还是相互之间的确是喜欢的。叶玉兰是有些公主病,是有些任性,可他自己也有些毛病,两个人能够互相包容。这段婚姻就一定能够幸福地走下去。

  看了看张天元,又看了看欧阳晓丹,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怀好意地说道:“欧阳警官,你这样不对啊。你那么紧紧抓着我这弟弟的胳膊不放,要是让柳梦寻看到了。非得跟你pk一番不可。天元,你说你也挺厉害的啊,这都快结婚了,居然还能左拥右抱,唉,哥哥我就不行喽。”

  “你少在那儿自怨自艾了,我这叫清者自清,就算梦梦看到了,也不会误会的,因为我就不是那种人,嘿嘿,倒是你,难不成真得是带玉兰妹子胎教啊?这地方这么乱,你也是胆子够大的……”

  张天元一句话就轻描淡写地把聂震踢过来的球给踢了回去,这不是他厉害,而是因为他的名声比较好,不像聂震,人家只要一提到聂公子,就知道是个花花大公子啊。

  “我也不想来的,不过玉兰不想在家里待着,说是太闷了,我想了想也是,她喜欢看明星,就干脆带来这里让她看了,我们坐这儿没事儿的,而且你不知道,待在家里头都快烦死了,越是接近年关,这来找你的人就越多了,每天不停地应酬,我这两天喝得感觉身体都快不行了,还不出来躲躲啊。”

  说起这些事儿,聂震就是一阵阵的后怕啊,他听说有个人过年应酬太多,一直喝酒,然后就从此没醒来过,他心里头也是特别的担心,自己要是也那样的话,那这荣华富贵,这精彩的世界,可就再也享受不到了啊。

  不仅仅是找他的人他要应酬,聂老爷子不能喝酒,所以一旦有事儿,都会想到他,他不去还不行,还是叶玉兰给出了个主意,让一起出来逛逛,这样的话就可以避开那些麻烦了,如果聂老爷子打电话,还可以借口叶玉兰怀孕了,不用回去,聂老爷子也不会强迫的。

  “直接拒绝不就完了嘛,多大事儿,你还怕得罪人啊?”欧阳晓丹不屑地说道。

  “唉,要是世界上的事情都像你想的这般容易就好了,正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你别看我们聂家现在不错,可是你稍微对别人不好,这下面就要传开了,说聂家人嚣张自大,甚至还可能会在你出事儿的时候,给你泼脏水,国外咱不清楚,可是国内的情况就是如此,你必须得好好维系这个巨大的人脉网络,一点都马虎不得。”聂震叹了口气,看起来是真得有些累了。

  “对了,不说我了,你们来这儿干嘛啊,待在家里多舒服,这里乱哄哄的,都不怕麻烦。”聂震或许是觉得气氛太压抑了,就赶紧停住了说自己的事儿,将话题转到张天元身上去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知道啊,你不是不喜欢明星吗?”叶玉兰也问道。

  “谁说我不喜欢明星啊,我最喜欢的女明星木姐还有涛姐今天都见到了啊。”张天元笑了笑说道。

  “玉兰,你跟木姐还有晓丹聊聊,我跟天元有几句话要说。”聂震神秘兮兮地说道。

  “有什么事儿啊。还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啊。”叶玉兰问道。

  “公事,你想听的话可以听的啊。”

  “算了吧。我对你的公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叶玉兰一听是公事就没兴趣了,拉着欧阳晓丹和木子冰的手在一旁聊了起来。

  “兄弟。上次那钱真得谢谢你了,我知道,你未来那些钱还特地去了一趟缅甸,是找人借的吧,放心,哥哥把那一亿给你算成股份了,到时候不仅还给你本金,而且还要给你分红。”聂震是真得非常感谢张天元,那一亿多资金虽然对他来说也不算太多。可是关键那个时候他身边没有钱啊,那绝对算是雪中送炭了。

  “聂哥,这只怕不妥吧。”张天元觉得,如果是换算成股份的话,那就不能要回本金了,只能拿分红,可是刚说半句话,就被聂震给打断了:“钱我真不是多在乎,我在乎的是你这个兄弟。行了,就照我说的办吧。”

  张天元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间就听到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聂少聂少,赶紧过去吧。嘿嘿,那边的换衣间有好多美女啊,哈哈哈。而且一个比一个大方慷慨,换衣服完全不避开男人啊。赶紧走吧,去晚了就看不到了。啧啧,那身材叫一个好啊……”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声音的主人看到有三个美女正瞪着他。

  “王思远,你小子有病啊,这么不齿的事情,你怎么说的出口啊,唉,你就不怕祸从口出啊?”聂震看着来人,很是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句。

  “老公说得好,王思远,你学着点,赶紧找个女人娶了算了,不要再花心了,不然别人真当你是西门庆转世了啊。”叶玉兰很是欣赏聂震的那一番话。

  王思远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凑了过来,看到张天元之后,急忙打了声招呼:“张少也在啊。”

  “我什么时候成了张少了?”张天元苦笑着问道。

  “哎呀,这样叫着顺口,你们真得不去吗?”王思远压低了声音问道。

  看到叶玉兰等人不再关注这边了,王思远又将刚刚的话题提了出来。

  “真得有你说的那样好身材吗?”聂震也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靠,聂哥你这是说一套做一套啊,你们两个啊,真得是没救了!”

  张天元被聂震一番话说得是目瞪口呆,这位哥们刚刚还那么义正言辞地训斥王思远来着,这怎么一瞬间就又变了啊,这变化也太大了一点吧。

  “好啊,我听到了哦!”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晓丹的耳朵已经悄悄侧了过来,刚好听到了聂震的那番话,颇为不满意地说道:“聂震,不许你教坏天元哥,他可是个乖孩子,马上就要结婚了。”

  “嘿嘿,我也没说什么啊,我是在问天元,你们到底来这儿干什么来了啊,是吧王少?”

  “没错没错,是这么问的,没有说别的话。”王思远也是急忙给聂震打掩护,他也是知道欧阳晓丹的厉害的,不想得罪这个女警官。

  事实上他也想知道,张天元怎么会来这个地方,他来这儿,那是因为他旗下的娱乐公司有几个演员来这里排练节目,他是来慰问的。

  “其实也没什么,最近国家电视台的窦晓玲策划了一个节目叫《奔跑吧,鉴宝师》,让我来做嘉宾的,刚刚还有几个嘉宾没有到,所以我就四处转转……”

  他这话一出口,包括聂震、王思远和叶玉兰都是不可思议地看了张天元一眼。

  “你小子该不会与那窦晓玲有什么关系吧,这可是国家电视台的节目啊,他居然请你,只要你参加了这个节目,我看不火都不行了。”聂震感慨地说道。

  “火什么火啊,鉴宝节目毕竟只是小众节目而已,不然的话,窦晓玲绝对是全国最有名的节目主持人了。”

  “不不不,这个节目我听说过,好像是要将娱乐和鉴宝结合起啦,是一个创新的节目,好像还要请明星助阵是吧?”

  “没错,木姐就是其中一个明星,其余的人我还没见到呢,不知道是谁。”张天元解释道。

  “厉害啊,有木子冰助阵,那这节目肯定火爆了,只要节目再稍微好看一点,那绝对收视率可以创新高啊,最起码在鉴宝类的节目里面,可以拔得头筹。”聂震欣喜地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