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二章 自我感觉良好
  张天元心里头窝火,就没搭理那个年轻人,在这里不好发火,这种你越是搭理他,他还越来劲,所以干脆当不存在得了,反正就是拍个节目而已,完了可能一辈子也未必能再见一回。*,,

  “窦姐,你还是管管你的人吧,这么没礼貌,别人给打招呼,也不知道回个话,就那么牛气啊?”

  金柳进看着张天元的样子,有点生气,那个年轻的鉴宝师可是他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当然是要罩着点的,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再说了,这孩子在鉴宝方面造诣很高,自己还打算好好提携一番呢,谁知道张天元这二十六七岁的毛孩子居然如此不把他的人当回事儿,这就让他心里头很是不痛快了。

  没错,这节目的策划和主持都是窦晓玲,可是节目总导演是自己的,自己说的话,那也是一口唾沫一个坑的,也是说话算数的,这小子要是不听自己的话,那就别想参加这节目了。

  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

  在金柳进看来,张天元或许跟窦晓玲是亲戚关系,他听到窦晓玲喊张天元弟弟的,就认为张天元是窦晓玲通过后门关系介绍进来镀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货色,认为自己如果不让张天元参加节目,张天元一定会急得直跳脚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跟张天元说话,那总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似的,其实他算什么啊,张天元愿意跟他说话。那都是给他面子,反正张天元是不会在意演艺圈的人的。就算他真得想要跟演艺圈的人结交,也不会去冷脸贴别人的冷屁股。不说别人,就算他只是求认识的人帮忙,那也有木子冰和窦晓玲呢,就说木子冰吧,这属于国内一线的女明星,真正的大牌,而且有自己的影视公司,认识的人又多,什么事儿不能办?

  还有窦晓玲。那可是国家电视台的当红花旦,绝对的实力派节目主持人,今年春晚还有她的事情呢,所以她真得很忙,但是如果张天元去求她办点事儿,她绝对是会非常高兴的。

  “窦姐,这节目什么时候开拍啊,我看人都没到齐嘛。”张天元瞧不上那金柳进,给脸不要脸的老东西。就干脆转向了窦晓玲问道。

  “还要等半个小时左右,我得去春晚那边看看,要不你先跟子冰去四处逛逛吧,有她在。只要不是国家机密级别的地方,这整个国家电视台你都进得去。”窦晓玲笑了笑道。

  “那正好,窦姐你去忙吧。我就跟木姐先四处逛逛去了,晓丹。我们走,见见那些大明星去。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啊。”张天元根本就没把窦晓玲说的规定放在心上,什么不能拍照,那是骗傻子的,他就看到有人跟那些大明星高高兴兴地一块儿拍照呢,估计也是有后台的人吧,否则轻易是进不来国家电视台的。

  以前张天元没钱没地位的时候,就是有点穷骨气,面对那些看不上自己的人,也从来都不会去奴颜婢膝,不管那种性格好不好,反正他就是那样的性格。

  现在他可是有了钱,又有地位了,自然就更瞧不上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所谓大人物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你不喜欢我,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所以不管那金柳进怎么挖苦,他都没有搭理,给窦晓玲说了一句之后,就带着木子冰和欧阳晓丹去四处逛去了,他这是第二次来国家电视台,算是熟客了,不过上一次也没时间参观,这一次既然来了,那可得好好参观一下,看看电视上那些大明星现实中到底长个什么样子。

  “好弟弟,其实你应该给那金柳进一点面子的,他毕竟是导演。你要明白,在咱们国家,剧组里面导演永远都是老大,是皇帝一样的存在,他说一,那别人就不能说二,除非是大牌演员的地位才比导演高一些,那金柳进其实脾气还算不错了,要换了一些脾气差的导演,早就大嘴巴子抽你了,那是真得敢的,你也看新闻,应该听说过有女演员被打得遍体鳞伤的事情吧,那就是导演干的好事儿。”木子冰走在路上的时候,对张天元解释道。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张天元反而一肚子火:“狗日的,他敢抽我,信不信我抽回去!就他那身体,来十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对了木姐,我听说这演艺圈里有潜规则,很多大牌导演都睡过女明星的,真有这事儿吗?”

  “唉,我能说什么呢。”木子冰叹了口气,张天元的这个问题,让她实在很难回答,作为圈子里的人,她自然不愿意把圈子里的丑事儿说出来,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就是如此了。

  “得,也不用说了,你对这儿比较熟悉,就带我们去四处逛逛吧,将烦心事儿全都扔到脑后去,那导演不让我干了我就不干了,也不为难窦姐,反正我又不缺这点劳务费。”

  在张天元和木子冰谈论金柳进的时候,金柳进此时也称吹胡子瞪眼,气得浑身颤抖。

  “这……这,窦晓玲,你看看你找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啊,小小年纪,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不过就是说了他两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居然还走了,你找这什么人啊,换人换人,你自己决定吧,是要我来做这个导演,还是让他来做嘉宾!”

  金柳进是真得火了,这一次他担任这个节目的总导演,是台里面专门去请的,没想到居然第一天拍摄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这着实让他恼火不已,如果知道这种事情的话,他还不乐意来呢。

  “金导演,你这话说得实在太难听了,我还告诉你了。你爱导不导,说实在的。你一开始反对我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就没打算让你来做总导演。是台里边有人非要让你来出这个风头,别人怕你,我窦晓玲还真不怕,实在不行,我去找我的老朋友来指导这个节目,他名气比你大,技术也比你好。”本来窦晓玲是不想把关系闹的这么僵的,可是这金柳进开口东西,闭口东西。全部都是骂人的话,让他听着实在是觉得窝火,所以这说话也就没有给金柳进任何面子。

  “怎么?你真得为了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居然想要跟我彻底闹掰了?你可想清楚了啊,这样走到底划不划算!”金柳进被窦晓玲的态度吓了一跳,他本以为自己只要说个狠话,窦晓玲就要说软话来赔罪了,没想到窦晓玲反而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发起火来了。

  “当然划算,这笔账我算得很清楚。”窦晓玲回答道。

  窦晓玲是宁愿得罪金柳进。也不想得罪张天元的,如果知道张天元的身份还去得罪张天元,那不是有骨气,那是纯粹脑子进水了。更何况她本来就没有去得罪张天元的理由,她不仅需要张天元在事业上帮助他,还想要倒追张天元呢。

  “你!你!哦。我明白了,那小子该不会是你养的小白脸吧。难怪你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了,你这个。”金柳进说话越发得难听了起来。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风流种,仗着导演的身份,可是睡了不少单纯的女孩子,老了也一个德行,一直想要睡窦晓玲,结果被打击的很惨,于是两个人就产生了矛盾。

  “金柳进,说话可是要过脑子的,好了,看你年纪大了,我也不想气得你心脏病发,澳门赌博网站:我还有事情呢,你自己在这儿先想想吧,不愿意做这个导演,尽快告诉我,我好找人来替代你。”说完话,窦晓玲转身就离开了,她是真的有事儿,春晚那边的彩排也需要她过去,她可是节目主持人之一啊。

  “金导,调查过了,张天元那小子就是这一次我们节目的代言商之一,神罗集团的董事长,而且在国家玉石珠宝协会也是常任理事,相当有名气的,在缅甸的时候,还获得了一个解石王的称号。”窦晓玲走后不久,就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然后在金柳进的耳边说道。

  金柳进不是傻子,别听他嘴上说得那么难听,好像无理取闹,可是他心里头还是很明白的,所以就让人去查了查张天元的资料,得到了一些情况。

  不过这些情况也只是表面上的,很多有关张天元的事情,调查得并不彻底,也不透彻,比如张天元和聂家的关系,就没有调查到,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而已,可是传闻当不得真的。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窦晓玲那女人那么清高,怎么会那么袒护一个年轻人,看起来这年轻人也的确是有两把刷子啊,居然还是神罗集团的董事长,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对我这老人家如此不礼貌。长青,你听好了,节目开拍之后,让他多出点丑就行了,年轻人嘛,就是冲动,咱不能斤斤计较,节目还是要让他参加拍摄的。”金柳进现在没办法让张天元离开了,而不是他不想,因为张天元是代言商之一,那是投的钱的,他这个导演也没权利将对方赶走。

  “这节目没剧本吗?”那个叫长青的年轻鉴宝师问道。

  “什么剧本?”金柳进摇了摇头道:“以后或许会有吧,但是这第一期是没有剧本的,窦晓玲那女人说要有现场感真实感,体现出鉴宝师的真正本事,所以不需要剧本。”

  “嘿嘿,没剧本就好,如果有剧本的话,还真不好发挥啊,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收拾那臭小子了,没有剧本的话,那咱们就随便折腾了。”长青笑了笑,他也看不惯张天元,因为刚刚他损了张天元两句之后,张天元居然一点都没有在乎,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这让他气得不轻啊。

  “对,让那小子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丢脸,看他还得瑟不得瑟。”金柳进似乎忘记了这个节目不是现场直播,而是拍好了之后才在固定的时间播放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