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零一章 众矢之的
  大部分男人的化妆远比女人简单很多,其实不过就是在脸上擦点粉,让皮肤变得白净一些,然后就是收拾一下头发而已,并不会像那些女演员那样,还要涂抹胭脂口红,甚至还要描眉、修睫毛等等。

  当然了,也有男的描眉,张天元这个化妆间就走进来一个男的,把自己的眉毛处理了一下,不过当化妆师询问张天元是不是也要描个眉,涂点胭脂,张天元很干脆地就拒绝了。

  “天元哥,我觉得你要是好好化妆一下,保不准也是个娇滴滴的伪娘嘞,哈哈哈。”这会儿欧阳晓丹一直就站在旁边,看到张天元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忍不住笑道。

  “就我这一脸阳刚之气,还化妆成伪娘?快别逗了,我倒是觉得晓丹你化妆一下,很有小白脸帅哥的潜质啊。”张天元笑了笑,冲欧阳晓丹的胸部看了看。

  欧阳晓丹的胸部就是平了一点,但比飞机场那还是要强上很多的。

  “看什么看,哼。”欧阳晓丹扭过头去不跟张天元说话了。

  “你们关系挺好啊?”

  窦晓玲在一旁看着,心里头颇不是滋味,虽然此时张天元和欧阳晓丹是在互损,可是如果不是关系特别亲近的话,这种话都不会轻易说的,因为说了就可能会闹矛盾。

  亲近的人就不一样,就算是骂人,也会觉得亲近,这就是区别了。

  “那是当然了,晓丹可是我最好的哥们之一,这关系能不好吗?”张天元这话其实就是想要趁机告诉窦晓玲。自己除了柳梦寻之外,不会再沾花惹草的。所以窦晓玲的爱慕他很高兴,但是却不能接受。

  “谁跟你是哥们。哼。”欧阳晓丹瞪了张天元一眼,很显然眸子里有几分失落。

  没有女的想去做男人的哥们的,所有产生这种想法的男人,其实都太不了解女人了。

  “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啊?”这个时候,木子冰也已经化妆结束了,其实她也就是补个妆而已,来之前在家里就已经化过妆了,在这里顶多就是换个衣服。然后把妆稍微补一下而已。

  “瞎聊呢,木姐你化妆好了吗?”张天元问了一句。

  “结束了,走吧,估计导演都该等急了。”木子冰点了点头道。

  “嗯,说的也是,跟我走吧,这里边不允许随便拍照的,所以小姑娘,不要看到什么明星就随便乱拍。那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也是违反规定的事情,知道吗?”窦晓玲好像是已经把欧阳晓丹当成了情敌了,不管什么不好的事儿。都要往欧阳晓丹身上去说。

  “放心吧,我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欧阳晓丹其实还真得想跟几个明星合影呢,但是窦晓玲都这么说了。不蒸馒头争口气,她也不是没见过明星。毕竟人在帝都,又是高官家的千金。这样的机会其实不少的。

  或许是临近年关了,很多节目都在彩排和录制,在国家电视台的大楼之中,同时开了很多节目组录制节目,当然了,最显眼的就是春晚节目组了,虽然说这些年很多人对春晚已经不感兴趣了,可是春晚却一直走了下来,每到春节临近的时候,就紧张了起来,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个都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国家电视台首次真正意义上的春节联欢晚会始于1983年除夕,采用了现场直播形式。节目一经播出,便引起巨大轰动,成为我国大众文艺和主流文化的一个集锦和缩影。

  张天元特别喜欢的就是相声和小品,反而对舞蹈歌唱类的节目没有任何兴趣,以前看春节晚会的时候,舞蹈歌唱类的节目都是直接用来上厕所的,只有相声和小品,才更吸引他。

  本届春晚里面有一个比较性感的舞蹈,那些美女们穿着露出肚脐和大白腿的服装从大楼的过道上走过,张天元就觉得眼前一片白花花的肉在飞,不过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更感兴趣的还是那几个小品和相声演员。

  那个喜欢说“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的男演员,还有那个个子虽然矮,留着小光头的小品演员,以及最近非常火的张天元的老乡,两个陕州的相声演员,张天元都看到了,真得可以算是见到了这些人的庐山真面目了。

  以前虽然在电视上见到过不少次,可现实中却是一次也没见到过,多少有些遗憾,今天就算是把遗憾给弥补了。

  欧阳晓丹是个追星族,不过她现在也只能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了,刚刚才答应过窦晓玲,不能拍照,不能发微博,更别说过去跟这些人合影了,虽然她心里头憋得实在是难受,可这也没办法,谁让她之前说了那样的狠话呢,既然把话都说出去了,那就不能违背诺言啊。

  她欧阳晓丹是什么人,那可是了不起的警官,不能言而无信啊。

  张天元也发现了,窦晓玲那番话应该是故意逗欧阳晓丹的,因为这会儿他就看到有人在跟那些明星合影留念,完全旁若无人的样子,这个时候谁还管得了这些啊,整个大楼里面可都是乱哄哄跟赶集似的。

  有人在那里大声聊天,有人则在那里背台词,还有人干脆在那里直接吊嗓子了,也有工作人员在大声喊某些人的名字,这些名字都是张天元耳熟能详的,他虽然平时不太关注娱乐节目,可是上网的时候,偶尔就能看到一些人的名字,最起码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

  不过虽然乱,但却很有秩序,这里的乱,仅仅是声音上的乱而已,或许是因为上浦出了踩踏事故之后,任何地方一旦人多了,管理都变得非常严格。不允许在人多的地方乱跑乱撞,那些调皮的小演员也都被看了起来。否则他们要是在这里疯跑,搞不好真得是会出人命的。

  这一点。张天元就觉得不错,热闹归热闹,可是再热闹也不能出事儿,一旦出了事儿,很多事情就变味了,估计这个年也别想过好了。

  在窦晓玲的带领之下,众人穿过了几乎整个大厅,然后来到了国家电视台专门为《奔跑吧,鉴宝师》这个栏目开辟出来的一个拍摄大厅。面积很大,足足有三百平米,各种设施都很全面,虽然这个节目大多数时候会去外面拍摄,但是这样的大厅却是需要的,毕竟不管是开会、安排什么以及准备工作都需要一个地方。

  尽管拍摄大厅是临时改造的,可是说实在的,一点都不委屈张天元这些人,因为这地方实在是被改造的相当不错。里面都是装饰一新,按照这个节目所需的环境布置的,当然,也免不了挂上了一些代言商的广告。毕竟广告费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这方面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免了的。

  “来,弟弟。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可是我台里专门为咱们聘用的金牌综艺节目导演金柳进张导演。你称呼他金老师金导演都可以。”

  一到大厅里头,窦晓玲就赶紧给张天元介绍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的一个导演。这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头发上有不少银丝,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蛮威武地。

  “金老师好,我叫张天元!”见那人睁开眼睛看了过来,张天元就急忙伸出了手笑道。

  “哦,你就是晓玲一直倾力推荐的那个人啊,实在对不起啊,我没听说过。”

  这人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对张天元的不屑,其实他这不是针对张天元的,而是针对窦晓玲的。

  金柳进从一开始就很反对将鉴宝节目娱乐化,认为鉴宝节目就应该是正儿八经,正襟危坐才对,而不是请一些外行来参加这样的节目,简直就是胡闹。

  正所谓恨屋及乌,既然张天元是窦晓玲介绍来的人,那他自然就对张天元没什么好感了。

  “金导演,您没听说过他不要紧,待会儿节目开始了,他的本事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窦晓玲对张天元那是绝对的自信,毕竟张天元的本事他是见过的,自然知道张天元在鉴宝方面的实力,如果说金柳进因为这个而小瞧张天元,那真得就是他瞎了眼了,到时候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是吗?”金柳进看了张天元一眼笑道:“小伙子你也别生气,我所知道的鉴宝行里比较出色的年轻人里头,还真没有你,这一次的节目,会有三个鉴宝师参加,都是年轻人,不过年龄比你稍微大一点,另外两个三十岁左右,有时候我们会分成两队来对抗,而对抗的内容,自然都跟古董玉器有关系了,如果你觉得实力不行的话,我可以让你跟其中一个鉴宝师合作,二对一的话,也不会一直失败了。”

  “不认识我天元哥,那可不是你的荣耀,而是你的无知!哼,还真把无知当本事了。”欧阳晓丹把张天元心里头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张天元在鉴宝行里也算是相当出色的年轻才俊了,这老头居然说自己没听说过,这不是孤陋寡闻是什么?

  “这女人是谁?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金柳进看了欧阳晓丹一眼,当时就火了。

  “金导演,你管她是谁呢,你说的那两个鉴宝师来没来啊,那可是你介绍的,不能迟到了啊,你也知道,国家电视台的拍摄厅可是非常紧缺的,尤其是接近年关的时候更是如此,刚刚还有春晚的人过来给我要地方呢,他们要是迟到了可不好啊。”窦晓玲虽然不太喜欢欧阳晓丹,可是她更不能让金柳进得意了,毕竟欧阳晓丹是她允许让进来的,如果让金柳进揪住这一点不放,那她就不好解释了。

  “哼,你就不用担心了,他们人马上就来。”

  这话刚说完,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我早来了,刚遇到个朋友,就去聊了两句,你就是张天元?二十六岁的鉴宝师啊,行不行?”

  “我靠,我行不行关你屁事啊,这都怎么了,我怎么无缘无故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张天元现在真得很郁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