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七五章 坦诚布公
  王思远喝了会儿酒之后,接到一个电话,说是电影的上映出了点问题,要赶紧去处理,就先离开了,留下了张天元跟聂震。《

  张天元寻思着既然现在借不到钱,贷款也不好弄,那何不尝试着从别的地方来搞点钱呢?

  他的脑海中很快就浮现了野人山宝藏的场景,他其实回国之前就已经做出了打算了,要弄一架直升机,把东西从野人山之中运出来,而这直升机,最好是大型的运输直升机,如果是一般的直升机的话,那肯定是不好弄的,可是大型的运输直升机那就没问题了。

  如果能够将那些宝藏运出来的话,一切就都好办了,不仅自己投资矿藏的问题解决了,就连聂震的钱也解决了。

  不过不到最后一步,他也不会这样,毕竟要把宝藏弄出来,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首先要利用军用直升机,那就必须得找军队的人来帮忙,这一点光是聂震可能做不到的。

  所以他之前也做过很多努力了,想从公司里面挤出点钱来,但无奈的是,现在不管是神罗珠宝、神罗民俗工艺品公司、神罗玉器古董、神罗上浦猴儿酒厂全部都爱莫能助。

  现在他的整个集团都正在扩张之中,如果说这个时候从集团里面取钱,不是取不出来,但绝对会阻碍集团的发展的,可能慢一点,就会错过绝佳的机会,因此他放弃了。

  之后他又找了和疆的玉皇库尔班帮忙,库尔班倒是有钱,但是张天元没好意思借。借钱伤感情的,这谁都清楚。除非是想聂震这样的铁哥们加上干兄弟,还好说。库尔班跟他也就是朋友,借钱之后,这人情也就欠下了,而且问题是库尔班身边的钱也不够他借的啊,这老头的钱全部都拿去投资了,要想借给他,就得拿回来。

  投资很多人都该清楚,在还没有赚钱之前就取出来的话,那肯定是会影响到赚钱机会的。甚至可能还会出许多麻烦事儿。

  没办法,既然和疆玉皇都帮不到忙了,别人怕是更帮不到忙的。

  当然,张天元要去借钱的话,可以选择的人还不少呢,比如萧峰锐和慕容德,还有以前认识的那些朋友,甚至可以直接找他的未来岳丈去借钱,但是借钱这种事儿。张天元觉得还是要慎之又慎的。

  一来,这可能会影响到他集团的声誉,别人可能会传出话说神罗集团亏损严重,董事长四处筹钱。这将可能严重导致神罗集团出现信任危机的。

  二来,还是那么一句话——借钱伤感情,不到最后一步。想不到别的办法,他是绝对不会选择借钱的。

  正是如此。他想来想去,才最终想到了野人山里的宝藏。那里明明放着一堆钱等他用呢,现在就是关键时候,不拿出来用的话,那不是很对不起自己辛辛苦苦去了野人山一趟?

  “聂哥,你能帮我弄一架军用的大型直升机吗?”张天元突然问道,这是在思忖了很久之后,张天元最终做出的决定,只要能弄到直升机,那就有可能把宝藏给发掘出来,只要把宝藏发掘出来,那么他就真得发了。

  “直升机?你找我有什么用啊,这个事儿我给你指点一个人。”聂震愣了一下,并没有问张天元要直升机干什么,他知道张天元不是胡来的人,借直升机,肯定是有事情的,再说了,借不借,那不是他说了算的,他只是引荐一个人而已。

  “谁?”

  “去找我姐姐。”

  “青岚姐!”

  “没错,她也会帝都过年了,她所在那个部队,有很多军用直升机是可以调用的,对了,你打算借用哪里的的直升机?”

  “西南边境的,我要让直升机进一趟野人山。”张天元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野人山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没说宝藏的事儿。

  “你小子到底搞什么鬼啊,去野人山?那可是缅甸的国土啊?”聂震惊讶地说道:“算了,我不管这个事儿,你就去找我姐姐吧,她愿意帮你的话,你就绝对能弄到直升机,如果她不愿意,那你就只能去找老爷子了,不过老爷子一旦出马,那可就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我去找聂姐姐!”张天元咬了咬牙,反正有些事情你想避过是不可能的,必须得把事情搞定了才行,如果能顺利从聂青岚那里弄到运输直升机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他直接去找老爷子,大不了将宝藏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一大批宝藏,对聂家的帮助将会是非常大的,他就不相信聂老爷子不肯帮忙。

  ……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张天元就独自开车去了聂青岚在帝都的别墅,虽然这个别墅不如聂震家那么华丽奢侈,可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汽车行驶在路上的时候,张天元已经将要说的事情都想清楚了,宝藏的事儿,可以告诉聂青岚,他相信聂青岚的为人,而且就算不相信也没办法,这宝藏取出来之后,聂青岚肯定也会知道的,与其那个时候伤脸,还不如现在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小弟,你怎么来我这儿了,可是稀客啊,赶紧进来吧,屋里头也没别人,我一个人正无聊呢……?”

  聂青岚真得很意外,因为这么长时间了,张天元还从未来过她的家,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一个人的她,还是感觉有些孤单的,听到张天元早上打电话说要来,她可是精心打扮了一下,还准备了可口的甜点,就等着张天元了。

  说实在的,聂青岚从心底深处依旧是喜欢着张天元的,只是她现在不敢有那样的表示了,她现在跟赵神罗正在谈恋爱。所以在张天元的面前,也变得收敛了很多。不像过去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只要一见面就调戏调戏张天元。现在是连一些比较的话都不说了,喜欢归喜欢,但她也爱赵神罗,她不想在这个事情上犯错。

  “青岚姐,没过来看你是我的错啊,嗯,这点心不错,是你做的啊?”

  “味道不错吧?能吃就多吃点!”聂青岚笑着坐在张天元的对面说道:“小弟,你来找我。只怕不仅仅是来看我这个干姐姐吧,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聂青岚可是秘密情报部队的人,她看人的眼神可是很准的,自然看得出来张天元来还有别的事情。

  “嘿嘿,聂姐姐你这眼睛实在是太毒了,没错,今天我来找你,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而且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张天元嘿嘿笑了笑道。

  反正他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了。要将聂青岚说服,必须得把那批宝藏的事情说出来,否则的话,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太可能从野人山将那些东西取出来,以后或许可以,但是以后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一年之后?

  两年之后?

  也许十年之后也未必能做到。关键他现在也需要这么一笔资金来帮助自己投资矿脉啊,取不出来。那东西也就是镜中花水中月,看着好看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可是如果能取出来,那就不一样了,东西取出来之后,那就是真正能用到的资金,可以干很多事情。

  不过这宝藏自然是要自己拿大头的,至于聂青岚,如果要的太过分的话,那他就不会说出藏宝地点,反正那地方就他一个人知道,他也不要聂青岚出人,只要聂青岚出直升飞机就行了,至于人,他自己会找的。

  到时候取出来多少东西,那自然是他说了算的,实在不行就来个偷梁换柱,把一部分宝藏先通过蛇麟战友的关系转存到别的地方,这样的方法多得是,关键就是把宝藏取出来,只要取出来了,什么事情就都好办了。

  “行,既然有要紧的事情,那就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说出来也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放心吧……”

  “没监控器或者窃听器吗?”张天元笑着问道。

  “你这臭小子瞎想什么呢,真以为谍战片啊,放心吧,我这家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和窃听设备,只有门口安装了监控器,照不到这里的,你如果还不放心的话,那咱们去姐姐的卧室谈吧,那里肯定没有监控器和窃听器,澳门赌博网站:因为我每天都仔细检查过的。”聂青岚笑着说道。

  张天元尴尬地挠了挠头,赶紧摆了摆手道:“别,千万别,卧室还是别去了。”

  然后,他就将野人山发现宝藏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但是至于藏宝图怎么得来的,还有宝藏的具体位置在那里,他却没有说出来,这些事情是他和蛇麟的秘密,自然是不能胡乱说的。

  听着张天元的话,聂青岚原本轻松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大概聂青岚也明白,这样的事情,还真得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了,她没想到张天元来找她,居然是为了这个事儿。

  聂青岚摸着下巴低着头在那里思考着,约莫一分钟之后,才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会想到来告诉我啊,你就不怕我把这个事情捅到上面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国家找到了这批宝藏,那宝藏就属于国家了,你可能是一分钱都得不到的啊……”

  “聂姐姐,你也别吓唬我,这宝藏的地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且宝藏在野人山,目前是属于缅甸的国土,如果国家强行想要宝藏的话,我也可以说出来,不过到时候引起国际纠纷,那可就别怪我了。”

  张天元可不是吓大的,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聂青岚不会这样对他,因为聂青岚如果把这事儿捅给国家,那对聂青岚本身也没有丝毫的好处,立功吗?聂青岚会需要这样的功劳?她年轻有为,靠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就已经混成了将军了,怎么会依赖这个?

  再说了,为了这批宝藏,张天元可是差点丢了小命,如果说宝藏在国内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谁都不会告诉,因为按照国内的法律,这样的宝藏就属于国家。

  可现在宝藏是在缅甸,情况就不一样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