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七四章 钱的战争
  说实在的,张天元还真没太搞懂聂震所说的东西,事实上他对那个根本就不相信,虽然聂震有内部消息不假,但是靠领导或者砖家拍脑袋决定的事情,大多都进行不下去的,所以他可不觉得聂震能够赚钱。````

  纵然退一万步讲,真得能赚钱,那赚再多还有自己做翡翠生意利润大啊?自己做翡翠生意的利润说起来那简直就是吓死人的,别说这什么装修公司,就算是房地产,也我未必比得上啊。

  也正因为如此,张天元才会让聂震干脆放弃手头的生意,改为跟他合伙开采翡翠矿山,以他的能力,再加上杨耀山在缅甸的地位,找翡翠矿山那绝对一找一个准啊,以后还不赚翻了?

  “不行不行,你说投资翡翠赚钱,可是你这都缺口了四个多亿的rmb了,赚的钱在哪里啊?我都没看到啊!再说了,为了这个装修公司,为了跟王思远他老爹合作,我可是求了很多人情,还砸进去很多钱了,说放手就放手,你还真得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

  就像张天元对自己的矿山放心一样,聂震对自己的装修公司也是信心十足的,他觉得自己的装修公司肯定能够赚钱,所以怎么可能去趟浑水,去玩翡翠矿山呢。

  在他想来,一口肥肉就摆在眼前,而另外一边放着的则是被泥团包裹起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如果饿了,他肯定选择肥肉了。最起码这东西吃着肯定能够吃饱,而且还很有营养呢。让他把这块肥肉丢了去涉足自己不擅长的翡翠行业,那还是算了吧。

  “得。反正我也说不通你,不过聂哥,我的提议可是对你一点坏处都没有哦,你不同意,以后可别怪我有好事儿不找你啊……”

  张天元看着聂震耸了耸肩,无奈地笑了笑道:“看起来我这钱也只能去找王思远借了啊,不过我最近没跟那小子联系,你帮我联系联系,我还要跟他说说这个事儿呢?”

  其实这个钱张天元是打算让聂震来赚的。毕竟聂震也算是自己人了,但是没办法啊,听聂震这口气,很显然是不愿意掺和翡翠矿这个事儿的,也就是说他想让聂震赚钱,聂震都不乐意,他又不能明说,如此一来的话,这个好事儿也就只能落到王思远的头上了。或许这位富二代公子,还真得有赚钱的好命吧。

  “找王思远?那没问题,不过你真得想好了吗?”聂震还是觉得投资翡翠矿脉这个事儿不太靠谱,所以他并不愿意让张天元涉入这个事情之中。他也是关心张天元嘛,毕竟不能让自家人吃亏是吧?

  聂震会这么想,其实也不是没理由的。

  如果这个矿在和疆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立马选择投资了,因为很简单的事情。和疆的玉矿已经是赚了钱了,而且赚得还是大钱。他自然知道投资进去就能来钱,可是缅甸的翡翠矿就不一样了。

  缅甸的环境很糟糕,国内很多纷争不断,而且这可是在国外开采矿坑啊,就算那翡翠矿是富矿,也未必能赚到钱啊,搞不好不仅赚不到钱,等你去缅甸的时候还会吃枪子呢,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聂震很不看好在缅甸做生意,他反正是坚决不愿意这样的,让他掏钱,门都没有。

  他还要劝说张天元不要做这个事儿,因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不想倒霉,也不想让张天元倒霉,反正以他对缅甸的了解,这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事儿。

  “好了聂哥,这个事情咱就不要多说了吧,缅甸翡翠矿的事儿,我自然心里有数,本来想带着聂哥你一起玩来着,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也知道聂哥你手头没钱,并不怪你,但是这个就不要劝了吧,你帮我约一下王思远吧,最好是说明一下我要见他的原因,让他好有个心理准备。”张天元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聂震是为了自己好啊,只是有些事情,他自己有决定也就是了,至于别人的关心,记在心头,但是未必一定要照做。

  他相信可以从王思远那里搞来钱,毕竟王思远手里头可是有不少钱正在寻找投资呢,而且王思远也很喜欢翡翠,这简直就是正好迎合了王思远口味的好投资啊,他能不干吗?

  “好吧,你既然这么决定了,我这就联系王思远,让那小子过来。”

  “他也在帝都?”

  “没错,今年那小子来帝都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型情人节晚会,还没回去呢,正好。”聂震拿出了电话,很快就联系到了王思远,那位公子哥倒也干脆,听说是来张天元家,说了声“没问题”就挂了电话。

  仅仅二十分钟之后,王思远就已经坐在了饭桌之上,吃了一口牛肉嘿嘿笑道:“两位找我这个喜欢大波妹的人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不是我找你,是天元找你。”

  “王公子,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找你是想拉一笔投资,先投个五亿rmb吧,保准你能赚钱,你要完成你老爹的任务,也是完全没问题了。”张天元敬了王思远一杯酒,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投资啊?没问题,不过我现在手头没有多少现钱,我看看啊,最早也得等到五一了,现在都二月份了,也就两个月多时间,到时候别说五亿,十亿送都敢投进去,因为我刚刚投拍了一部大片,一款网络游戏,年上就要上映和内测,就可以开始赚钱了……”

  王思远这人倒是蛮干脆的,听说张天元要借钱,根本什么废话都没有,就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其实投资这事儿,对他来说真是小事儿,他父亲早就把这些钱算给他了。让他出来闯的,成不成功。这些钱都任由他来用,亏了就亏了。赚了则是他的,所以他肯定是可以随便就把钱拿出来了,只是问题在于,这小子把钱投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下子让张天元直接陷入到了尴尬之中。

  “我的天,五一的时候才能投资啊,那可就来不及了啊,王公子,你还有什么朋友没?让他们来投资吧。这可是绝对赚钱的大好事儿啊,我现在是急需这一笔钱呢,如果没有这一笔钱,损失可就大了啊……”

  张天元一听王思远这么说,无奈地摇了摇头,别说五一了,就算是年后这个事儿也不靠谱啊,按照他的想法,这个事情必须得立马解决才行。一点都不能耽搁的,万一杨耀山那边没钱了,背着他将矿山出手给别人,那他再想要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他还担心另外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万一杨耀山不小心找到了真正的翡翠矿所在的位置,还会让他入股吗?显然是不太可能了。就算是真得让他入股,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大方了。直接就给出将近一半的股份。

  无论如何,把钱投进去。把合同签了,他才算是真正高枕无忧了,否则的话,无论什么时候,他这心里头反正都是没办法安静下来的。

  “什么事情啊这么急需要钱?唉,你也知道的,我早就说过要拍电影,要做网络游戏的,现在怎么办,我是真得没有现钱啊,你要的可是五亿rmb啊,如果是几百万的话,那我还能给你想办法……”

  “你的朋友就没有钱?实在不行的话找你老爹借钱啊。”张天元说道。

  “我那些朋友谁也没可能一下子拿出上亿的rmb啊,更别说五亿了,找我老爹要钱?你信不信我老爹一巴掌将我抽出房间去?”王思远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唉,没眼光,没眼光啊,真是没眼光。”张天元苦笑不止啊,这可是绝对赚大钱的机会,居然没人肯要。

  “不能去贷点款吗?”王思远建议道。

  “不行不行,银行贷款现在肯定是不行的,就算能贷回来,那也要两三个月呢,要是能弄,我自己就去弄了,关键是现在上头查得很严啊,第一首长说了,既然是他手底下的人,手脚就放干净点,别给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事儿,否则的话,他也就只能是挥泪斩马谡了。”聂震在旁边是大摇其头啊:“真得是没办法,有办法的话我的事儿早解决了,哪里还用得着来找你啊。”

  聂震无奈地摇了摇头,很多事情,如果换了前一段时间,还真得是能做的,只要稍微活动一下关系,贷点款不算什么,可是新任的第一首长上任以来,对于肃贪这个事儿抓得是最紧的,就连聂家都开了家族会议,要求不管是大小官吏,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做事儿的,都要手脚干净一点,别人给什么都不要收,谁出了事儿,那立即就从聂家扔出去,自生自灭,绝对不会姑息养奸。

  作为聂震来说,他虽然跟政治无关,可他既然身处政治家族之中,那么就与政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现在很多新闻里不都说什么坑爹的官二代吗?

  其实当爹的未必是坏蛋,但是却生了个坑爹的儿子,结果儿子坑爹,坑死全家,就算你当爹的屁股上没屎,现在也别想干净了,别人会戳着你的脊梁骨骂你是坑爹货的父亲,而且纪委的人也会来调查你,直到将你搞得身心疲弊,最后可能连前途都毁了。

  有时候就是一点点小事,经过这些事情渲染之后,就直接变成不得了的天大的事情了,谁也说不清楚。

  聂震对这里面的事情是最了解的,他以前就做过,但问题是,今非昔比了啊,自己的家族可是站在现任首长这条船上的,不能给这条船凿沉了啊,如果这条船沉了,自己的家族也就遭殃了,聂震虽然不从政,可也知道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意思。

  张天元无奈叹了口气,他虽然不懂这里面的曲折,但是也能大概猜得到,很多事情可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他摸了摸下巴说道:“得,今天咱们也别提钱的事儿了,既然两位都来了,那就好好喝一杯吧,钱的事情我再另外想办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