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七三章 择偶标准
  “哈哈哈,我看人报也是够无聊的,王思远就开了个玩笑嘛,居然是大肆批驳了一番,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是有点看不惯啊。``”聂震苦笑摇头说道。

  就在最近的一份报道之中,新华视点发表微评:某二代情人节放话,“我择偶的标准就是胸大”。从赤.裸.裸宣扬金钱至上,到对性、暴力顶礼膜拜,时下一些公众人物,不仅没把传播主流价值观、回馈社会作为一己之任,反倒是传播“三俗”肆无忌惮,不以为耻,反以为个性,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和价值的底线,实属不该。可以休矣!

  其实说的就是王思远,只是张天元接触过王思远,跟王思远的关系还不错,所以知道那小子是没什么恶意的,这报道实在是有点戴帽子的嫌疑了。

  “你猜怎么着?王思远那小子在看到了这个报道之后,居然在微博上回应了,就说了一句话:‘我就转转不说话。’后面还打了一个‘呵呵’的表情。

  “其实,他找我喝酒的时候就是带着苦笑对我说:‘简直是醉了!显然说胸大是开玩笑的啊!这都能当真!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嘛。’”

  “那小子多次强调自己已经恢复单身,不然也不会跑来和那么多人一起过情人节,侧面回应了与前任女友聂青岚,也就是我姐姐的分手传闻,当我问起王思远挑选女友的标准是什么时,那小子很愉快的告诉我说他一定先看胸:‘胸大的呗,除了胸大之外也没有其他具体标准。’但他随后又补充说:‘当然也要感情好。’”

  “其实我姐姐胸也蛮挺的。不过可惜姐姐不是那小子的菜啊,那小子想要追求我姐姐。怕是没希望了,所以只能主动放弃了。哎。天元啊,你认识那么多的女孩子,不妨给他介绍一个嘛,也省得他到处放炮,给自己惹来一身骚。”聂震耸了耸肩说道。

  “我还不知道他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啊,难不成那个真得是只要胸大就可以了?”张天元笑着问道,反正都是闲扯,他也挺八卦的。

  “那小子在谈起对女友的选择标准还有什么要求时,总是自以为很风趣的说。反正不会选择娱乐圈的,因为可能他的爸爸会不开心,而所谓首富的儿子家教也是非常严格的,这或许也是他和大众眼里的富二代以及纨绔子弟不同的地方,反正就是别选明星就好了。”聂震说道。

  “明星?那我也要认识明星啊,说起明星的话,你认识的可比我多啊。”张天元想到了欧阳晓丹,想到了自己身边的很多女人,但是最终都摇头放弃了。说实在的,他对那些女人还是有感情的,你比如就说欧阳晓丹吧,要不是因为一夫一妻制。他真得可能把欧阳晓丹弄到手了,但是让他把这个女人送给别人,他绝对是不会愿意的。

  当然。如果是王思远自己跟欧阳晓丹碰巧遇上了,并且对上了眼。那就另当别论了。

  “唉,那臭小子好歹也是个人气人物啊。你不如让他去做嘉宾吧,绝对能带动节目在网络上大火的。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听到王思远这个名字时总会先把他和首富的儿子关联起来,再接着就是那个娱乐圈里骂遍大小明星的网络红人,面对这样一个身份的转变,那小子对我说道:‘以前出门连头都不洗,但是现在不洗不行啊,出了门就会被人莫名其妙的抓去合影。’而我问到他会不会烦被合影这件事情时,那小子倒是很诚恳地说:‘人家找你要合影真的是给你这个面子,我又不是大腕儿,有什么可烦的。’”

  “行,这个事儿我考虑考虑,反正我找他也有事儿呢,想让他给帮个忙,今天你来了,我就先把这个事儿给你说说吧。”张天元找王思远,自然是想从王思远那里弄点钱。

  王思远的父亲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房地产商,那钱绝对比他张天元多得多,如果认为是一笔投资的话,王思远肯定能要到钱的。

  “你找他有事儿?有什么事儿?那小子现在头疼着呢,他老爹给他下达了一个任务,他可以出去创业,失败一次两次都没问题,但是如果失败三次,那就乖乖滚回公司上班,他现在头疼着呢,不知道该投资什么,他的那个电影和游戏投资现在还没什么起色呢。”聂震耸了耸肩道。

  “这正好啊,我现在有一个绝对可以赚钱的事情想要拉他入伙,如果他愿意的话,将来绝对能够大赚一笔的。”说实在的,张天眼不想让别人投资,他只想借钱,哪怕支付利息呢,毕竟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但王思远和聂震都是好朋友,自己吃肉,让他们喝点汤也不算什么,所以就从借钱改为拉投资了。

  这几天因为一直忙着考试的事情,他也没有顾得上筹集资金的事情,今天听到聂震说起了王思远,他心思一下子就活泛起来了,王思远或许经商并不是太突出,但是手头绝对是有钱的。

  反正投资这个矿脉那是绝对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敢投入,钱很快就能回笼了,他看过,那个矿山里面的翡翠质地非常好,尤其是那一块巨大的矿体,简直就是绝世之宝啊,就算不管别的,光是那一块,就足够张天元赚得喜笑颜开了。

  听到张天元找王思远是想拉投资,聂震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说道:“天元,你小子不够兄弟啊,我这几天找你就是为了从你那儿借点钱的,没想到你倒是先开口了啊?厉害厉害!”

  “啥?你找我借钱?那怎么不早说啊,借多少?要是一千来万的话,那没问题,但是再多就不行了。必须得缓缓,我现在刚刚收购了上浦百瑞祥。本身资金就有问题,接下来还要入股缅甸的翡翠矿山。资金缺口高达四亿rmb呢,你总不能让我去偷钱吧?”

  听到聂震居然是找自己来借钱的,张天元也是顿时傻眼了,他不是很明白,聂震做了什么事儿啊,居然也缺钱花了?以聂震的性格,不到逼不得已,肯定是不会来借钱的,这一定是有了什么难处了。

  “我的天!四个亿!你小子去缅甸到底干了什么啊。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该不会是打算买下缅甸的什么破矿山吧?我可是告诉你啊,很多人那么做都亏了,别瞎搞。”

  聂震一口酒险些就喷到了张天元的脸上,幸亏张天元加了闪避的天赋点,所以顺利躲了过去,不然的话还真得要被狠狠地浇一次了。

  他以前也有朋友去缅甸买过矿坑,不过都被坑了,欲哭无泪啊。

  他知道张天元刚刚收购了上浦百瑞祥的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可是他也知道。虽然张天元的确是花了不少钱,但以张天元的财力,手头肯定还是有钱的,所以他才打算过来找张天元借钱。而不是去找王思远。

  如果找王思远借钱,那意义就不一样了,而且王家的家教非常严。别看王思远有钱,但是他却未必敢乱借给聂震。所以选来选去,自然也就是选中了张天元了。他相信张天元肯定会借钱给他的,因为他了解张天元的性格。

  但是他没想到张天元居然手头没钱了,反而还缺了四亿多的资金,这是闹哪样啊?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关于矿坑的事情,聂哥你就别操心了,我投资的事儿,还没陪过呢,和疆玉矿可没有少赚啊,你就放心吧,矿脉的事情,我自己心里头有谱,别把我跟那些没专业素养却喜欢投资矿坑的人相提并论。你就说说你要借多少钱吧,我看看能不能凑出来,我现在也就能拿出最多一千来万,再多可就真得没有了。”

  “不是,我就纳闷了啊,聂哥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儿啊,怎么会没钱呢,该不会你也选择投资什么东西了吧?”

  “唉,一千万也就能解解渴而已,真得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兄弟啊,你真是疯了还是傻了啊,居然去缅甸就花了那么多钱,你这钱来得容易,去的也容易啊,行吧,一千万就一千万吧,我先救救急,唉,头疼了,还真得得去找王思远了,最不愿意找的就是这些商人了,会很麻烦的。”

  “咳咳,聂哥,我也是商人啊。”

  “你不一样,咱们是亲戚嘛。”聂震嘿嘿笑道:“就算你不乐意,我不乐意,咱们也被绑在一起了。”

  聂震来找张天元借钱,其实也不多,就两亿而已,如果这是平时的话,张天元随手就借给他了,可是现在,张天元还真不知道从哪儿去找这么多钱啊。

  一千万还是硬要抠出来的。

  “聂哥,你还没说自己打算做什么生意呢?”张天元又问道。

  “还有什么,告诉你一个事儿吧,以后的商品房直接就是卖精装修的,而不是卖毛胚房了,我跟王思远他老爹商量过了,打算成立一家装修公司,专门为他们的房子装修,以后这生意是绝对要赚大钱的。”

  “不是说房地产现在不景气了吗?都过了泡沫期了,现在是趋于平稳了,里面没多少利润了啊。”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我没说房地产啊,我说的是装修,你没听明白吗?以后城市,当然首先是大城市的房子全部都是精装修之后的房子,不会让你自己装修了,这里面油水大着呢,你以为我傻啊,突然间就插手这个事儿?”聂震笑着说道。

  “不靠谱不靠谱!装修这种事情,都是按照个人的意愿去装的,那么多的类型,你都搞一个标准,人家有用户会愿意吗?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的决定,又是那个脑残砖家拍脑子决定的吧?”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这是上面下来的政策,咱们国家你还不知道啊,政令一直大于法律的。”聂震笑道。

  “那也没办法,我现在手头真得是没钱了,要不你干脆也别干那个了,跟我一起搞翡翠矿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