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七二章 被批的富二代
  张天元手机都拿出来了,却见张龙将车开了过来,想到张龙还有事儿,自己就小小牺牲一下算了,便对着窗户里的张龙说道:“之前是我僭越了,不管我觉得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你如果喜欢就去追吧,赶紧把婚事定下来,这样也能安心工作学习了……”

  “这算是任务吗?”

  “没错,是党交给你最艰巨的任务,赶紧完成了,车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从这儿到四合院也不远,我随便打个出租就行了。”

  “那好吧,谢谢老板。”

  “还叫我老板啊,早就说过了,叫张哥懂吗?咱们两个五百年前那还是本家呢。”张天元挥了挥手,然后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吃饭去了。

  说起来张天元这厮也真是够抠门的,来帝都之后,就没给自己买车,用的还是聂震的车,后来因为要出远门,怕自己的父母、奶奶出行不便,才买了辆车,让几个保安顺便当司机来回接送了,可也就是这么一辆车啊。

  他对车好像一点都不感冒,别人买什么布加迪威航、买什么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他好像一点都不羡慕,买的车最贵也就是一两百万而已,对他来说,车嘛,一两百万的好像跟几十万的轿车坐起来感觉也没多大差别啊。

  这话他没说出来,要真说出来,绝对会被懂车的人给骂死的。

  “不行,以后还得买辆车的,毕竟出行方便嘛,不能总是用聂震的车。就算关系再好,那车毕竟也是别人的……”

  张天元又不是没钱,如果是没钱那倒好说了,也不用惦记那个事儿,现在有了钱。买车那就跟玩一样,别说几十万的车,上百万的车,就算是数千万的人,他也能眼睛不眨一下的买回来,只是问题在于买回来干嘛啊。他这人又没有飙车的爱好,也不喜欢开车。

  虽然说他现在还要凑足五千万欧元的资金,这令他很是头疼,但绝对不差那一两百万,毕竟他自己私人的零花钱都够了。

  要不是回来之后就入股了上浦的百瑞祥。他也不至于为那五千万欧元头疼,现在得好好想想到什么地方去弄这些钱了,就算是借也要弄够了,实在不行那就贷款吧,反正以他现在的人脉,贷款也是能够贷回来的。

  下午是赵虎送张天元到考场的,这一场考的是英语,因为学的是地质学。英语还是很有用的,许多著作的原版那都是英文版的,甚至有些翻译版本也没有汉语版本。你就得看得懂英文,不过这个对张天元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这一段时间经常在现实中使用英语,水平那可比在学校里提升快多了。

  结束考试的时候,还是赵虎来接的张天元,至于张龙。则送那个叫小麦的女孩子回家了,晚上的时候。张龙回到家里,张天元就很是八卦地询问了一下两个人的发展情况。居然还挺好。

  既然人家两位都觉得找到了彼此了,张天元剩下的除了祝福之外,也不能说什么了,毕竟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段婚嘛,反正现在这社会开放得很,就算这女的婚后真得行为不检点,那离婚就是了,屁大个事儿。

  再说了,搞不好张天元根本就是白担心,人家女孩子可能真得是在经过了好几次失败的恋爱之后,真正意识到了喜欢自己的人还是张龙吧。

  如果可以的话,张天元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好好地过一辈子的,白头偕老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啊。

  “既然谈得这么好,那干脆收拾收拾结婚算了,正好哥哥我也要准备婚礼,顺便给你们一起准备了,需要什么尽管说,别的不敢说,婚车、婚房这些都包在哥哥我身上了……”张天元是一旦决定了支持一件事情,那就会全心全意支持的,既然张龙喜欢小麦,他就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拆散别人对吧,如果真得去强行拆散别人,那也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那可不行啊张哥,我还是等攒够了钱回乡成亲吧,家里的规矩是要在老家成亲的,要请街坊四邻吃酒,不兴西方那一套……”

  张龙是真得不好意思再打扰张天元了,要知道他现在身上的行头,还有开的车,那都是张天元送给他或者借给他的,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还呢,还敢再欠张天元的人情啊?

  再说了,他现在老家都没房子,帝都更没有房子,如果跟小麦成亲了,两个人总不能到外面去租个地下室来住吧?那也太委屈小麦了。

  “要靠你现在这样挣钱买房,你挣二十年也未必能卖个厕所,还是得了吧,哥这四合院这么大,人少了就太没人气儿了,到时候你就跟小麦在这里结婚吧,让那些亲戚也知道,你张龙扬眉吐气了,至于以后,只要你肯学习,肯下苦,我担保你最起码跟蛇队赚的钱一样多,他现在来帝都买房还是比较容易的,最近就在徐玥姐买的那套房子旁边买了另外一套,大不了以后搬出去就是了,跟哥还客气个屁啊。”张天元猛地在张龙的后背上拍了一把,将张龙拍得险些就跌倒在了地上。

  张龙心里头是狂喜,可又有些不安,自己这一辈子最幸运的,就是认识了张天元这个人啊,啥也不说了,他重重点了点头道:“张哥,啥也不说了,好兄弟,兄弟这条命就算给你的了。”

  从这一刻开始,就算是让张龙把自己的命送给张天元,他都会眉头不皱一下送过去的,别人或许会耍诈,但张龙不会,从蛇麟那个特殊的部队里走出来的人都不会。

  “爸!妈!你们在乡下放心吧,你儿子遇到了一个好兄弟,我会把他当成过命的兄弟看待的,不是战友。胜似战友!等我回去之后,风风光光地举办一个婚礼。”张龙看着自己老家的方向,眼睛里有些湿润。

  他们家就他一个男孩,他上边还有两个姐姐,都是很早辍学。然后嫁了人,日子过得也就是一般,农村孩子嘛,但跟奢侈那是绝对沾不上边的,一百块的菜,是从来没吃过。也没去过酒店,甚至都没出过远门。

  但是此时此刻,张龙告诉自己,自己又多了个哥哥,一个让自己甘愿赴汤蹈火的哥哥。

  其实张天元并非只对张龙如此。对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几个人都是一样的,这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也就是花点钱而已,毕竟他有钱,有些东西如果能用钱换回来,那你就偷着乐吧。

  张天元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兄弟,他内心深处。怕也是比较渴望这样的兄弟情吧。

  张龙的事儿先放到一边,也不用张天元去操心,花钱的地方。他掏钱就是了,就农村那一场婚礼整个办下来,花不了十万,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倒是他自己的事情,颇为头疼啊。

  尤其是连续三天紧张的研究生考试。虽然考的时候都很轻松,可是考完之后就无聊得要命。晚上还要陪柳梦寻聊天,这个是必须的事儿。甚至比什么都要重要,他们两个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当然,这个虽然累,但是却觉得很幸福,别说恋爱中的女人是零智商,恋爱中的男人也是一样的零智商啊。

  聂震来找过张天元几次,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反正张天元是是没跟他碰到,白天不是出去凑钱,就是去考试了,搞得聂震也很是郁闷。于是聂震干脆就住在张天元家里,晚上终于是见到了张天元本人。

  此时的四合院,春节的气氛已经非常浓了,院里的书上都挂着漂亮的彩灯,假山上也有,晚上亮灯之后,那叫一个炫目多姿啊,至于春联、灯笼这些喜庆的东西,那更是不会少的,那些春联都是张天元自己动手写的,而且是以各种不同的风格写出来的。

  这一刻王羲之、王献之、张旭等大书法家好像都与他融为了一体,从他手底下写出来的字儿,那叫一个漂亮啊,以至于往年春联都是请书法家协会的人写的聂家和叶家,也都纷纷来找张天元了,让张天元来代劳。

  自然聂震来找张天元,也有春联的事儿,不过并不全是如此。

  “聂哥,你火急火燎地找我就是为了春联的事儿?这东西你打个电话,我直接就给你写好了,还用得着你亲自来啊,把老婆扔家里不管?”

  “玉兰也来了,跟阿姨聊天呢。”聂震笑了笑道:“你先别岔开话题,这几天你小子是不是一直躲着我啊?哎呀,你从缅甸回来,都没去家里看看你哥哥我,是不是在外面交了朋友,就把老朋友老兄弟给忘了啊?”

  “哪里会啊,说吧聂哥,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咱们不分彼此,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儿,那一定帮你,如果做不到,那就爱莫能助喽。”正好今天张天元考完了试,打算庆祝庆祝呢,现在聂震来了,他就让刘妈准备了些下酒菜,两兄弟坐在那里一边吃着,一边聊天。

  “你还有办不成的事儿啊?”聂震笑了笑道:“你说你小子自从这一次回来,又是入股百瑞祥,又是考研,还顺便成为了国家电视台大型综艺节目的嘉宾,够可以啊?”

  “怎么?聂哥你想去做嘉宾?那你去得了,我都告诉窦姐了,我没时间去,忙得跟鬼似的,哪有那个时间啊。”张天元其实早就把那节目的事儿给忘了,要不是聂震这会儿提起,他还真是没想起来。

  “得了吧,我做个屁的嘉宾啊,我又不懂古玩珠宝,而且也就四九城里稍微有点名气,出了帝都,有几个人认识我啊?倒是王思远那小子,现在可是号称最红的富二代啊,不过人报好像都点名批评那小子了,哈哈哈,说那小子简直就是现代的西门庆。”聂震说到王思远,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事儿我也知道啊,我看过报纸了,王思远也真够可以的啊,居然说什么自己喜欢波大的女人,我勒个去,就算真得这样,也别说出来啊,你让太平公主们心里头怎么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