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九章 狐媚
  “就是我。”张龙挠了挠头苦笑道:“我一直都没忘记过小麦,按照现在网络上的话,就是一个备胎吧,但是为了小麦,我觉得是值得的,因为我是真得喜欢他,我没有张老板您那么强烈的自尊,也没有你那么有本事,对我来说,找到一个喜欢我的人可不容易。”

  “算了,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干涉了,那是你们的自由,作为朋友,我只能祝福你了。”张天元听到那个当兵的居然就是张龙之后,无奈苦笑了一声,决定不管这个事儿了,张龙还年轻,可以再经历一次失败的恋爱,再说了,或许这个女人真得在经历了多次的失败恋爱之后,真得是幡然悔悟了,或许真得感觉到了张龙的好呢?

  自己如果从中作梗,搞不好还真得毁了别人的一段好姻缘。

  所以这个事儿他不能管。

  “你们聊吧,不要在意我刚刚说的话,姑娘,如果你真心喜欢张龙,那就对他好吧,他是个老实人,这么多年了还能接受你,想必你也看得出来。行了,我先过去买点东西。”张天元摆了摆手,找了个茶摊坐了下来,要了一杯热茶喝了起来,虽说此时的温度估计得有十五摄氏度左右,但是冬天毕竟是冬天啊,尤其是那些积雪消融的时候。

  一杯茶喝完的时候,两个人就开着车回来了,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如果除去路上的时间,可能两个人聊了也就十来分钟吧,不过看张龙脸上的表情,似乎聊得还是挺不错的。最起码他看起来很开心。

  张天元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说了什么,但是看到张龙那开心的表情,估计是聊得差不多吧,但问题是他比较担心张龙被人骗了啊,可这种事儿。作为他又不好插手,也只能是先不管了。

  “怎么样啊张龙,看你这表情,好像聊得不错啊?以后还准备继续交往下去?”

  此时看到那女孩已经先走了,张天元才又走过去询问了张龙。

  “嗯,聊得很好。”张龙抬头看了一眼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老板你觉得我很贱吧,以前被人抛弃了,现在又要接纳这个女人,你是怕我太老好人。所以吃亏吧?其实这些我都懂,我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太贱了,所以在她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我是骂了她‘贱货’的,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她,事实上当初她离开我的时候也很痛苦的,我是听朋友说的,她当时为了逼迫她家人。甚至选择了吃安眠药自杀,但没有成功,反倒是累坏了她的母亲。然后她就屈服了。”

  “虽然可能不太好,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事情太狗血了,不会是你那个朋友跟她合起伙来骗你的吧?”张天元皱了皱眉道。

  “那不可能的,我那朋友跟她压根就不认识,因为那朋友是警察,正好处理到了她的案子。所以才知道这个事儿的。老板啊,现实生活里的事情其实都很狗血。这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新鲜的东西。”张龙苦笑道。

  “行了。我也没逼你离开她,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你喜欢就去追,我支持你。但是那女人要真敢骗你,我饶不了她。”张天元咬了咬牙道。

  “谢谢老板。”

  “她是来考研究生的吗?”张天元问道。

  “嗯,她跟我一样,辍学比较早,后来自学考试上了大学,现在又准备考研究生了,比我这追求高啊。”张龙挠了挠头说道。

  “听我一句话,如果你真得打算跟她在一起的话,那就去努力参加自学考试吧,不说研究生了,我希望你可以是个大学生,多接受些教育,这不是我看中学历,而是因为你要跟她有共同话题,那就必须得提高自身的修养,别看电视剧里说的,电视剧里的兵油子跟女知识分子结合还能过得非常幸福,那真得非常困难。”张天元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明白,就是怕学习的时候耽搁了工作。”张龙说道。

  “大不了以后我让王朝给你少派点儿活吧,让你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张天元既然提出了让张龙去学习考试,那自然就要帮他一些忙的。

  如果说赵虎也想考试,那他还打算再找个人来上班呢,反正蛇麟的安保公司里面人可不少,临时调过来一个也是没问题的。

  “不用,我自己抽时间就行了,对了老板,我约了她出去吃饭,可能要用一下车,没关系吧?”

  张龙的声音之中,透着压抑不住的兴奋,但是又有些忐忑不安,因为他知道张天元对他的小麦印象不太好。

  “你这小子,我刚不都说过了吗?车你随便用,油费报销,那卡里的钱全部借给你用了,反正也没多少,你只要记得到时候结婚的请我喝杯喜酒那就行了。”

  “嗯!”张龙欣喜地点了点头道。

  “那我进去了啊,马上就要考试了。”张天元看到学校的大门打开了,距离考试时间还有三十来分钟。

  张天元以前参加高考,觉得那个人实在是多,没想到这考研的初试,居然也是人潮涌动啊,真得像是曼德勒的翡翠原石市场一样。

  人多了,有时候就没法去注意周围的情况了,张天元只是将自己的钱包和手机放好了,免得被人偷去了,而至于周围有没有熟人,他就不知道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分心关注别的啊。

  不过也许还是有缘,他在躲避一辆自行车的时候,不小心踩在了一个人的脚上,赶忙就扭过头去道歉。

  “这不是张老师吗?您也来这里考研?”

  听到这声音挺熟悉的,张天元就抬头看了一下,因为天气比较暖和,再加上现在的女人都比较爱美。就算是比较冷,也不愿意把自己的脸给完全遮起来,尤其是脸蛋特别漂亮的那种人。

  再加上今天这空气特别新鲜,很多原本习惯于出门戴口罩的人,也都放弃了口罩。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暴露在了所有人前面。

  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张天元的记忆力又特别好,所以只看了一眼,他就已经记起来这是谁了。

  “这不是窦太后,不对不对,是窦晓玲女士嘛!”

  窦晓玲是国家电视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而且是鉴宝类的节目主持人,当时就是她请了张天元到洛州去拍摄那个节目的,也因为那一次,张天元在古玩界的名气也是上升了不少,还认识了好几个朋友。

  这女人外号就是窦太后。张天元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

  “哎呀,太好了,亏得张老师你还认得我啊,不过窦太后是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王浩那小子告诉你的?”

  很明显,因为张天元认识她,所以窦晓玲显得非常高兴,不是有句话叫“贵人多忘事”嘛。很多有地位的人,总是会忘记一些事情,或者就算记得。也要装不认识,最起码现在看起来,张天元倒是没有装着不认识她。

  “我最近看了部电视剧,里面就有窦太后,所以这提起你的姓氏,就说到别处去了。对了,你这是来采访的啊。还是来考试啊?”

  他这话就问得很有水平了,虽说考试一般是不允许采访的。但窦晓玲可是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啊,再说了,她只是进入院子里面,又没有去教室里,不会打搅到学生考试,报道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才会这么问的。

  考研有专业考试,也有跟统一的科目考试,今天考的是数学,估计大多数的专业都会要考吧,具体的张天元还真不清楚,他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么有深入了解过。

  “张老师说话就是有水平啊,行了,您也不用替他打掩护了,我是不会计较这个的,我今天不是采访的,也是来考试的,最近总感觉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很多东西都得提升一下,就定下了考研的计划。”

  “原来是这样啊,你可是所有主持人的典范啊,我记得不久前回西凤的时候,认识一个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持人,也是个研究生,那气场,那能力,就是比一般的大学生要好。窦女士你选择考研,我是一百个支持啊。”

  “张老师,跟我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吧,总是窦女士窦女士的叫,都叫生分了啊。”

  “那叫什么?”

  “叫我晓玲就行了,如果你不好意思的话,就叫窦姐也行啊,反正我比你大不少呢。”窦晓玲笑着说道。

  “行,那就叫窦姐吧。”张天元也是个爽快人,毕竟他跟窦晓玲也不是头一次遇到了,叫一声窦姐,那也不吃亏,人家可是大牌主持人,又是个大美女啊。

  “对了张老师,相请不如偶遇,今天碰到你了,我正好告诉你一件事儿,这个事情对你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窦晓玲这一番话说得是神神秘秘的,好像真得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告诉张天元似的。

  不过张天元想来,窦晓玲要说的,无非也就是有关古董方面的事情,顶多也就是鉴宝之类的节目要请他。

  如果说第一次参加鉴宝类的节目,张天元是为了名气,那么这一次,如果真有时间再去参加的话,那就纯粹是为了淘宝了,因为他也想多弄点好东西收藏到他的私人博物馆里面啊。

  当然,澳门赌博网站:虽说心里头大概都猜出来了,但是他嘴上却没那么说,还是笑着问道:“什么好机会啊,难道说窦姐你中了彩票大奖了,打算请我去吃顿大餐?”

  “请你吃饭?那我是乐意之极啊,就是不知道张老板赏不赏脸了?”说着话,窦晓玲还冲张天元抛了个媚眼。

  “我靠,狐狸精啊,太厉害了,本座得定一定心神!”

  张天元毕竟也是凡人,这窦晓玲那媚态实在是让人有点受不了,所以他急忙闭上眼睛催动地气,稍稍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心情。

  “呵呵,当然赏脸,当然赏脸了,只是窦姐你要说的事儿,只怕不是这个吧?”张天元尴尬地笑了笑,问道。

  他这就是自己坑自己啊,没事儿干嘛招这个狐媚的女人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