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七章 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因为不知道林航和林佩佩在四合院,张天元就没给他们准备礼物,可是做舅舅的不给外甥和外甥女礼物,那未免显得太小气了,干脆就将杨耀山他们送的珠宝首饰选了两个有意思的摆件送给了他们两个。

  至于其他人,那都是准备了礼物的,有衣服、有香烟、有酒,还有别的东西,当然,这些都是孙承宗帮忙给准备的,大部分都是西南那边的特产,不过张天元是给了钱的,他现在不缺钱,也就没必要在这上面欠人情。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刘妈、林阿姨、秦妈这几个雇佣来的人,也都一样准备了礼物,张天元可没有任何偏心的地方。

  高高兴兴收了张天元的礼物之后,王朝他们就去忙活自己的事儿了,铲雪的铲雪、值班的值班,这几个人即使在他离开之后,也是同样的尽职尽责,这一点让张天元十分满意,所以准备给的年终红包,也就非常的任性了,到时候肯定让这几个人大吃一惊。

  刘妈他们则是去厨房给张天元和蛇麟准备饭菜了,张天元让她们给弄了一顿臊子面,这是陕州的小吃,做起来方便,吃起来爽快,虽然很多人可能吃不惯,不过张天元和蛇麟都吃得非常香,那面“吸溜”到嘴里的时候,实在是美味至极。

  看到张天元吃得那么高兴,做父母的张如海和李兰香也都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不管做什么事情,总之儿子高兴,他们也就高兴。

  “天元!天元你在哪儿啊?”

  “梦梦。你慢点,慢点啊,哎呦我的乖女儿啊,你小心点,这地滑得很啊……”

  饭还吃完呢。张天元就听到院子里响起了柳梦寻和翁红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朵红云飘进了房间,此时的柳梦寻身上穿着一件a字形的粉红色羽绒服,腿上穿着的是现在女孩子都喜欢的外穿的那种保暖裤,虽然没有多做打扮,可是整个人却依旧仿若魅惑的可人儿一般。看得张天元是怦然心动。

  看到柳梦寻,张天元也顾不上吃饭了,放下筷子就冲了上去,跟柳梦寻是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又是很长时间没见了啊。他是真得想自己的未婚妻了,在缅甸的时候,晚上做梦都在喊柳梦寻的名字呢。

  两个人拥抱了好一阵子,还是在柳梦寻的劝说之下,张天元才把饭先吃了。

  关于张天元进入野人山的事情,翁红和柳梦寻都是知道的,杨耀山那家伙打电话告诉了这两个人,虽然张天元叮嘱过不要说的。但是在杨耀山看来,这个事情还是要让柳梦寻和张天元的丈母娘多管教管教才行,杨耀山也不想再看到张天元进入野人山深处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张天元吃过饭,洗了澡,刷了牙之后,回到了后面的房间里,丈母娘翁红可是狠狠把张天元训斥了一顿,然后这才转身离开。将这小空间让给了这对未婚夫妻。

  “天元,以后不允许你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知道吗?”柳梦寻在母亲走后,还特别叮嘱张天元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去不去,一定不去了。”张天元嘿嘿笑了笑道。

  这个地方,旁人是不会来的,就算是有事情找,也是会打电话,而不会轻易过来打扰这小两口的事儿,所以这里当然是非常安全的,可以尽情地去做男女应该做的事情。

  “对了天元,今年过年我可能还是要回去,你没问题吧?”

  一般来说,没有结婚之前,这未婚妻还是在娘家过年的,反正在张天元老家那边就是这样的习俗,只有结婚之后才会在自己家过年,而且女婿第一年去丈母娘和丈人爹家里,还要拿八件重礼,自然烟、酒、肉那是必须的,其余的可以自己挑选搭配。

  张天元知道有这个习俗,所以也就没什么好意外的,他问道:“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啊?”

  “原本是打算昨天就回去的,因为想见你一面,所以一直在拖着,现在见到你了,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明天!干嘛那么着急啊,唉,我才刚回来你就要走吗?”张天元失望地叹了口气道。

  他当然着急了,这才跟自己喜欢的女人见面,就又要分开了,心里头自然是有些失望的,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直接跟翁红他们返回帝都了,还去什么野人山寻宝啊,简直浪费时间。

  毕竟宝藏在那里放着,它又跑不了,可是自己跟柳梦寻在一起的时间,却真得是很珍贵啊。

  “好了,乖!你初二也要去宝岛的吧,到时候去那边多住几天,要不干脆让咱叔叔阿姨也一起过去把,就在宝岛那边过年吧,你看怎么样?”柳梦寻摸着张天元的头,她也有些无奈,两人这工作都忙,好不容易过年了,却还是没办法在一起多待。

  张天元没有说话,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啊,他这边亲戚还多着呢,过年了,又要去拜访朋友,就算去宝岛,那也最多待上一天就得回来,他倒是想一直跟柳梦寻厮守在一起呢,那多舒服,可他不是孩子了,不能考虑别的事情啊。

  “没事儿,反正结了婚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可不许再到处乱跑了哦。”张天元笑着抱住了柳梦寻,他是因为自己的胳膊有伤,所以暂时还不想做男女该做的事情,就想这么抱着,一直到明天天亮。

  哪里想到柳梦寻在拥抱了一会儿之后,居然开始动手动脚了,摸得张天元是浑身发热,就感觉丹田之内有一口热气在“噌噌噌”地往上窜,他也忍不住了,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漂亮女人的挑逗了啊,于是伸手就要去脱柳梦寻的衣服。

  却不料柳梦寻挡住了他,笑了笑道:“你受伤了。就不要乱动了,今天一切都交给我吧。”

  或许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大多数女人都是很矜持的,可是当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如此火热的时候,女人对于有些事情。可能比男人还更加积极。

  张天元回到了房间里,躺在床上,任由柳梦寻去摆布,他的脑海里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看得那些毛片,心想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要屈居女人的淫威之下啊,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柳梦寻非常“粗野”地脱下了张天元的衣服。然后又将自己的衣服脱掉,外面虽然严寒飞雪,可是这屋内却是春意盎然啊。

  算起来,这还是平生第一次,张天元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让女人给自己的服务。真得有一种特殊的刺激感啊。

  “想不到我这一次居然是因祸得福啊,虽然受了点伤,可是却得到了这样的待遇,不错,真是不错。”

  ……

  早上的时候,张天元送柳梦寻和翁红坐上了去往宝岛的飞机,此时雪已经停了,外面响起了清脆的鸟叫声。张天元却是有些魂不守舍,感觉整颗心就好像已经飞到别处去了似的。

  昨天晚上的一番纵情放纵,让张天元真真正正正尝到了做男人的好处。虽然柳梦寻已经飞走了,可是那旖旎的画面,却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之中重复着,搞得他明明站在雪地里,可是身上却热得厉害。

  “老板?你想什么呢?赶紧上车吧!”蛇麟已经回去工作了,给张天元开车的是年纪小很多的张龙。这小子的驾车技术那真得是不错,就是总把城市道路当成了战场上的路。时不时玩点花样技巧,把张天元吓得不轻。多次提醒他之后,这小子才有所收敛了。

  不过也得亏是张龙给开车,要是张天元一个人来机场的话,估计这车就直接开沟里去了,他现在脑子里哪里还有开车的想法嘛,全是昨天晚上那些画面在反复播放,他有点后悔没把昨天晚上的画面录下来,不然的话,一定是非常刺激的。

  今天早上柳梦寻起床的时候,双腿都在发软,张天元给她梳理了一下之后,才恢复了的,不然的话,多尴尬啊,估计自己的丈母娘非得狠狠地拧着自己的耳朵训斥自己一顿的,这就算是做那种事儿,也不能疯了一样啊。

  不得不说,张天元这四合院造的精妙,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可以在里面尽情的呻吟,也不会担心会被听到。

  不知道别人是什么习惯,反正张天元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只有听到呻吟声才会感觉更加强烈,所以柳梦寻也不知道是真得舒服了,还是故意在那里呻吟,反正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而且家里的人也很有眼色,都没有去后院打扰他们两个的好事儿,就是电话也没有打一个,其实就算打了也没用,两个人都关机了,连座机的电话线也给拔了,根本就不可能打通。

  不过干什么事儿那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张天元今天早上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心里头还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结果直接撞在了柱子上,幸亏他这脑袋够硬,没什么事儿,可问题是柱子招谁惹谁了啊,好端端立在那里,就被张天元给差点撞出个窝子来。

  早上吃饭的时候,看到张天元和柳梦寻都是好像那含羞待放的花朵,丈母娘翁红就很是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年轻人啊,还是要以事业为重的,嗯,梦梦,天元受伤了,你可不能欺负他啊。”

  这话说得张天元差点笑出声来,柳梦寻却是一脸绯红,就好像是熟透了的柿子一般,快要滴出水来了。一直到登机之前,才鼓起勇气跟张天元又来了个亲密拥抱。

  “我在宝岛等你,你一定要来啊。”

  “放心吧,我会去的。”张天元点了点头,他当然要去,昨夜的**,实在是太过美妙,这对于一对长期分开来的男女朋友来说,真得是非常非常吸引人啊。

  送柳梦寻和翁红的飞机离开之后,张天元便去超市看望了自己的妹妹,又去找蛇麟聊了几句,主要是告诉蛇麟徐玥从法国回来了,年内都会留在帝都,等过年后才要返回法国。

  “蛇队,这一次就干脆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你看我跟梦梦,现在多么如胶似漆啊。”张天元嘿嘿笑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