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六章 瑞雪兆丰年
  帝都的冬天,风真的是很大,呼啦啦的,猛烈无比,有着一份难以琢磨的豪放气概。在美丽的三秋过后,它就来了,来的是如此之快,让人还未缓过神儿来。陶然的芦花,香山的红叶,郊野的虫鸣,在尚未被游人品得够的时候,都被冬风吹跑了,吹得无影无踪,不留下一些痕迹。的确,冬风的迅猛宛如那达慕大会上比试摔跤的蒙族小伙,一眨眼的功夫,就让你知道它的威力了。

  此时的天空仿佛天女散花,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飘落,如同窈窕的仙女穿着白色的裙子,用优美的舞姿向所有的生物致敬,然后轻柔地覆盖在房顶上、草尖上、树叶上,瞬间,万物的本来面目被入冬以来的第二场雪悄悄地掩盖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积雪,一眨眼工夫,雪花用自然的力量点缀了万物,将一切变得神秘起来。

  张天元和蛇麟抵达帝都的时候,正好赶上天降大雪,所以航班晚点了,抵达帝都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从飞机上就可以看到,此时的帝都,笼罩在一片银装素裹之中,倒也漂亮。

  据说今年全国范围内都很干旱,尤其北方,一冬只下了一场雪的地方多得是,这场雪还是人工降雪,不过能够让老帝都感受到雪的美丽,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钱了。

  都说瑞雪兆丰年,或许来年,对帝都,对张天元来说,都是一个丰收之年吧。

  张天元没有让任何来机场接自己。因为飞机晚点,他也不想打扰别人,不过现在有个打车软件很是方便,两个人叫了一辆车,居然是一辆档次还不低的suv。这辆车是大众为数不多的高档车,据说要卖到一百多万呢。

  司机师傅也很热情,车上备有开水,不过张天元和蛇麟没敢喝,最近出事儿太多了,现在的人在外面都没什么安全感了。就怕别人给的水或者饮料里面下了药。

  不过这司机师傅那纯正的帝都口音,倒是让张天元真切感受到了回家的感觉啊,他不是帝都人,但是现在安家在了这里,听到这里的话。自然要比在缅甸亲切多了。

  “老板,记住我这电话号码啊,以后要用车,尽管打电话,保证比那些出租车舒服多了。”专车的司机看到张天元到这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就知道张天元不是一般人,毕竟这样的四合院,可不是谁都住得起的啊。

  “得。”张天元其实觉得这专车还挺方便的。不过最近国家好像要整治这些车辆,不知道别人什么看法,反正他是不太支持的。

  都说这样子不安全。可是要知道,就算是正规的出租车司机,也照样干过碎尸杀人的事情啊,这跟车没关系,关键是人啊,估计国家是为了征税吧。毕竟不能让你白赚钱啊。

  因为这四合院外面就有摄像头,所以当张天元和蛇麟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里面值班的王朝就已经看到了,然后急忙冲了出来。

  “哎呀老板。你怎么不吭一声就回来了啊,这么大的雪,怎么不打电话让我们去接你啊。”

  “没事儿没事儿,反正现在这打车软件挺方便的,你们也知道下雪天不安全,就不让你们出去了。”张天元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摆了摆手,而此时,王朝则赶紧帮着张天元把身上的学给打掉了,不然这雪一旦化了,衣服可就湿了啊。

  没想到不小心碰到了张天元的胳膊,因为伤口还没好利索,所以张天元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老板你受伤了啊,怎么搞得啊,老队长,有您在,老板他怎么还能受伤啊?”王朝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蛇麟问道。

  “就一点小伤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对了王哥,最近家里情况还好吧,没出什么事儿吧?”

  “家里面都好着呢,一切都好,你就放心吧,有我们几个在,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就是公司里的事儿,我们几个可帮不上忙啊。”王朝一边说着话,一边接过了张天元身上的背包,这个时候马汉也出来了,拿过了蛇麟手上的东西,和张天元、蛇麟一起走进了院子里面。

  “妈,这么大的雪你出来干嘛啊,别感冒了,赶紧进屋吧。”

  张天元刚进院子,就见母亲李兰香站在那里,头发上和衣服上还有飘落的雪花。

  她穿着一件看起来就很舒服暖和的羽绒服,还真别说,这羽绒服穿着就是暖和,只是洗起来比较费劲罢了,不过倒也无所谓了,反正什么衣服只要太厚的话,洗起来都不怎么容易。

  张天元的母亲长相并不出众,只能说是一般,而且又不喜欢化妆,毕竟农村妇女,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还化妆呢。但是就这样,最近在帝都住得久了,接触的人也不一样了,所以这穿衣服也是越来越有品位了,站在那里,也特别有气质。

  再加上她以前就是教书的,文化还是有的,这谈吐,这气质,出去之后,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家的女人了。

  张天元最关心的其实还不是这个,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母亲现在身体是越来越好了,毕竟每天吃的东西都是经过营养师特别制定的,然后才交给几个保姆去做的,味道好,也有营养,还健康,再加上不用像以前那样操心了,这人也就明显精神起来了。

  “爸,你也来了啊。”张天元离开帝都的时候,他的父亲张如海也回陕州老家去了,主要是去办理征地和果园的事儿。

  “能不来嘛,你这臭小子啊,受伤了也不知道给爸妈打个电话,真把自己当成野孩子了?”张天元的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朴实,他穿不惯那些很贵的衣服,不过穿得舒服干净就行了。但是脾气却绝对是比过去好了很多。

  “对啊,你这孩子,说了出国就只是去逛逛,居然逛出伤来了,快让妈看看。到底伤到什么地方了,唉……”

  张如海和李兰香夫妻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嫁人了,按照农村的风俗,那就等于是别人家的人了,虽然也关心。可是鞭长莫及,也就是最近张雪在帝都开超市,经常来四合院逛,不然的话,可能很长时间都见不了一面的。

  这个儿子过去上学。也是长时间在外地,很难见到一面,如今自然他们就更是关心了,只是没想到儿子这才出了一趟国,居然回来就受伤了,这让他们心中都是忧心忡忡。

  张天元不告诉他们,自然是为了不想让他们担心,不过老人不这么想啊。他们觉得关心儿子那是应该的,儿子有事情,他们就应该知道。

  “爸、妈。我没事儿的,就是旅游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头刮了一下而已,你们看,没问题的。”张天元为了让父母放心,还特意将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然后去掉了上面的绷带。其实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然他还真不敢让父母看。

  看到张天元的伤口确实没事儿了。张如海和李兰香才松了口气,正如哪首歌里唱得。不徒儿为家做多大贡献,只要能够常回家看看就行了,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已经是非常知足了,真得不希望儿子为了赚钱累坏了身体。

  但是他们又不想因为自己的想法而阻挠儿子去追求梦想,现在也是非常矛盾的。

  “没事就好,没事儿就好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件事儿了,你媳妇回来了,亲家母也在,不过两个人说是去逛亲戚,要不我打个电话让她们赶紧回来?”李兰香轻轻擦拭了一下因为担心而流下的泪水,笑了笑道。

  其实儿子好,比什么都好,李兰香就是这么想的。

  在张天元老家,订婚后的女方就已经被叫媳妇了,当然这只是一种叫法,因为还没有领结婚证,也没有正式请客拜堂,所以只是叫叫而已。

  “当然要叫了,不过还是我来打电话吧,爸、妈,你们赶紧进屋,外面多冷啊,别感冒了,你们要是感冒了,澳门赌博网站:儿子罪过可就大了啊。”张天元赶紧将父母送到了屋里,屋里有暖气,暖和多了。

  张天元在屋里给柳梦寻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还是让柳梦寻抽空回来一下,那边柳梦寻听到自己的未婚夫回来了,兴奋地不得了,说是马上就回来,而亲家母翁红也是对此深表同意啊。

  翁红从缅甸回来之后,就一直被女儿埋怨,说不应该让张天元去帕敢那么危险的地方,那里可是靠近野人山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呢,万一出了事儿,那可就后悔莫及了,所以搞得翁红这几天心里头都惴惴不安,打电话也打不通,睡觉更是睡不安宁。

  “还没吃饭吧,我让刘妈给你准备饭菜去了,你和蛇麟都赶紧吃点,暖喝暖和。”张天元打完电话之后回到了屋里,母亲李兰香就对他说道。

  张天元摸了摸肚子嘿嘿笑道:“的确是有些饿了,刘妈,多给准备点蔬菜啊,在缅甸吃肉吃伤了。”

  缅甸那几天,尤其是在帕敢那几天,顿顿都离不开肉,张天元真得是吃怕了,现在反而是更想多吃点蔬菜来调剂一下。

  “舅舅!舅舅!”

  “是我先看到舅舅的!”

  “我先的!”

  “航航,做哥哥的要让着妹妹知道吗?来,这是舅舅给你们买的礼物。”

  张天元其实都不知道林航和林佩佩这两个小家伙在这里,他这外甥和外甥女之前跟父亲住在西凤呢,关键是在那里上学,虽然都是上幼儿园,不过也不方便挪过来,但是现在张雪,也就是张天元的妹妹在帝都这边扎下了根,就想把两个孩子弄过来了,要论教育资源,那肯定还是帝都这边要好很多的。

  他拿出来的礼物,是两个精致的翡翠动物,正好是林航和林佩佩的属相,这任何一件,那都值数万块钱呢,能送这东西给外甥和外神女玩,张天元也是够任性的。

  其实他真不是任性啊,是没准备礼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