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五章 战友情
  “人已经捉住了,就关押在咱们看守所,队长你要去审讯的话,现在就可以去。”段宏兴奋地大声说道。

  “这就去……算了,还是你先去审吧,记住了,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作为一名警官,你之前误会了我的朋友,让我很是难堪,你知道吗?幸亏事情没有扩大化,不然的话,老子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孙承宗本打算马上就去审讯那帮毒贩,不过意识到蛇麟和张天元还在,就改变了主意,反正煮熟的鸭子它是飞不了的。

  “报告队长,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了!”段宏大声喊着,然后冲蛇麟和张天元尴尬地笑了笑,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恨蛇麟和张天元了,不如说相反,他对蛇麟和张天元那是感激不尽啊,如果不是这两个人,他现在也不可能会有立如此大功劳的机会啊。

  “赶紧滚去审讯,最好是在移交之前就把什么都套出来,这样的话,功劳就全是咱们的了。”

  段宏嘿嘿一笑,转身赶紧就跑了。

  孙承宗留下来又跟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然后将蛇麟找了个借口叫了出去,在外面压低了声音说道:“队长,我知道你为人比较实诚,待人很是忠义,但别人未必就是好人了啊,那个张天元年纪那么轻,就是神罗集团的老总?你可别被人给坑了啊,这社会可不比军队里面啊,军队里的人,向来都是直来直去,可是这社会上很多奸诈的人太多了,你可能不知不觉就被人给骗了啊。”

  “龟儿子你当老子是瓜皮哦?你这意思是不是说老子被人骗了还替人数钱呢?”蛇麟没好气地在孙承宗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子比你还笨哦?”

  “嘿嘿。小心无错事嘛。”孙承宗笑道。

  “你小子懂个锤子,我告诉你啊,张兄弟他可是把聂老爷子叫干爷爷呢,跟第一首长关系都亲密得很,你要是把他巴结好了。以后想找个闲职养老,那是直接可以调去帝都的,比你待在这地方好得多。”蛇麟拍着孙承宗的肩膀说道:“不过我可得提醒你啊,张兄弟不是那种喜欢徇私的人,你给他钱都没用,他更看重的是情义。如果你对他好,那么他自然会对你不错,这些事儿不用多说,你自己掂量着办吧,对了。张兄弟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礼物轻重不要紧,关键是要把心意带去,让他知道你去了就行,懂了吗?”

  “知道了队长,多谢你的关心,其实我孙承宗也不是那种喜欢溜须拍马的人。不然以我的资历,也不会混到现在也只是个少校啊。”孙承宗苦笑道:“如果那位张老板真像你说的这样,他看到我的能力。还不肯给我说句好话啊?”

  “唉,你个瓜锤子啊,张兄弟又不是军队的人,也不是政府的人,他管你能力高低呢,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得让他觉得你对他有用,能帮到他。知道吗?对了,忘记给你说了。以后我们公司可能会有大量的翡翠原石从这里运往国内,都是合法的,不过这沿途的保护工作,可都交给你了啊,把这事儿办好了,他不会亏待你的。”

  “队长,你好像也变成俗人一个了啊,居然也学会这种人情世故了?”

  “都是俗人,装什么圣人啊,只不过咱做人有底限也就是了,不会改了当年的性格,只是在很多事情上处理起来更加圆滑罢了。”蛇麟并不觉得自己现在有什么不好,相反他觉得过去的自己不像个人,倒像是一个人为制造出来的机器人。

  “既然是俗人,啊就好办了,这样,今天你们就别走了,正好是来了,就留下来喝杯薄酒吧,我们这里没什么好酒,但是绝对管够,有很多都是当地人自己酿的酒,虽然味道可能比不上那些名酒,但是喝起来还是蛮过瘾的,就像很多人喜欢喝二锅头一样。”

  孙承宗现在心里头痛快啊,今天可以说是三喜临门。

  这第一喜,当然就是遇到了自己挂念的老队长,看到老队长过得很好,他这心里头特别高兴。

  这第二喜,则是因为抓到了几个要犯,这要是真正算起来,那绝对是立了大功了,本来最近上头就有给自己升衔的意思,加上这个功劳,那铁定能够升官了,最起码也应该是中校了。

  这第三喜,就是遇到了张天元啊,张天元跟聂家居然是干亲,跟第一首长都有关系,这是多么大的面子啊,如果说真得跟张天元搞好了关系,那以后日子就好过了。

  不对,应该是四喜临门。

  孙承宗突然想到了第四喜,那就是自己未婚妻的首饰珠宝有着落了,这也不是小事儿啊,搞不定未婚妻,自己就终究还是个光棍男啊,这可是决计麻烦透了。

  “喝酒就算了吧,我们还要着急赶回帝都呢,刚刚就给你说过,张兄弟的事情很忙,不能耽搁的,不然我们也不会采取那么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啊……”

  其实蛇麟心里头很想跟孙承宗喝顿酒,毕竟是很长时间没见的战友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战友,是生与死、血与火里面走出来的战友啊,那种战友情,不是一同在兵营里待几天能够相比的。

  但是没办法,张天元着急回帝都,他也必须得跟着。

  “听你刚刚说的话,这位张老板很好说话的,我去跟他商量商量。”孙承宗很是直接,转身就走了进去,看到张天元正在那里喝茶,就说道:“张老板,我们战友重逢,想吃顿酒,可是蛇队他怕耽搁了你的事情,不肯留下来啊,您就说句话吧,你说该不该吃这顿酒?”

  “该!当然该!不仅该!而且是特别该!”其实张天元刚刚听到蛇麟和孙承宗在里面说的那番话。看到两个人战友之间那种深情,早就是又感动,又羡慕了,现在孙承宗提出来要吃顿酒,他肯定是要答应的。

  如果自己不满足这两个人的愿望。那真得是太不是人了。

  “兄弟,你的事情不会耽搁吧?”蛇麟听到张天元的话之后,忍不住问道。

  “耽搁什么啊,还有几天时间呢,实在不行,我就让王思远把他的私人飞机开过来。咱们直接坐他的私人飞机回帝都去,几个小时就到了,没事儿。”张天元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孙承宗笑着问道:“孙长官,就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跟你们一起喝杯酒啊?”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孙承宗当然想请张天元喝酒,但是他怕张天元拒绝,他这个人还是有那么一点傲气的,或者说不值钱的自尊,所以他这样的人,在生意场上肯定混不下去,官场上也不行,军队还凑合。

  听到张天元要去。孙承宗急忙喊了自己的下属进来说道:“赶紧去外面老地方定个包间,今天我要请朋友喝酒,豁出去了。让老板把最好的酒菜都准备好了,别给咱们边防的厨师丢脸!”

  “可是队长啊,那审讯毒贩子的事情不管了吗?”

  “毒贩子重要还是朋友重要?再说了,段宏那小子不是在审着吗?等吃过饭之后,让他把审讯报告给我报上来,我晚上再突击审讯。搞定那几个狗东西。”

  “那行,我知道了。其实段哥他今天也是立功心切,所以才得罪了队长您的朋友。您可不能真得处分他啊?”

  “臭小子,用得着你给他求情啊,待会儿订完了酒席回去告诉他,要想将功折罪,就把毒贩子的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不要让我操心。”

  “是!”

  其实听到孙承宗这样说话,这个警察就知道,孙承宗已经不生气了,或者说反而还很高兴。

  于是赶紧就跑了出去,去订酒席了。

  这桌酒席,除了蛇麟、张天元和孙承宗之外,就没有请别人,因为这是一桌特殊的酒席,如果孙承宗真想请人作陪,那么少将他都请得动,问题是自己和自己的老战友叙旧,再加上一个自己想要结识的好朋友,让别人插进来不是个事儿啊。

  “来来来,队长,我先敬你一杯,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必须得一口干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孙承宗的好队长。”

  孙承宗和蛇麟很熟悉,他知道蛇麟不喝酒,平日里在部队那基本就是滴酒不沾的,因为酒精会腐蚀人的大脑,这对于经常需要出任务的蛇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所以蛇麟轻易都不愿意动酒,即便是退役之后,在日子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不太喝酒。

  所以不管蛇麟喝不喝,他都先干为敬了。

  “行,好兄弟,一口闷!”

  蛇麟不喝酒,但他还是喝了,因为这是自己的好战友敬给自己的,而且现在他已经不是军人了,所以没必要遵守那些清规戒律,把自己搞得跟犯人一样。

  “好!来来来,张老板,我也敬你一杯,多谢你照顾蛇队,不然的话,以蛇队的性格,只怕是没法在社会上混的,真得谢谢了。”孙承宗又倒了一杯酒,站起来对张天元说道。

  “我们是互相照顾,不过你既然敬了,那就喝吧。”张天元不抽烟,那是因为抽烟不仅影响自己还影响别人,喝酒就不一样了,靠着地气,他也不怕酒精影响他的身体,而这又不会影响到别人,所以他敢喝。

  论酒量,蛇麟和孙承宗两个加起来那也不是张天元的对手啊,所以几轮下来之后,蛇麟和孙承宗都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喝得是一塌糊涂,好在这两个人喝了酒但是却不会吐,这是个好事儿。

  张天元看到这两人喝醉酒之后,脸上还挂着笑容和泪水,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有时候喝醉一场,表达一下自己的真情,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翌日清晨,张天元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他没有叫王思远的私人飞机,因为正好在芒市机场就有一班飞机,而孙承宗提前都让人把机票订好了。(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