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四章 蛇麟的秘密
  孙承宗和蛇麟的相遇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当初两个人几乎同时接到了国内最机密,也是待遇最高、最危险的特种部队的召集令,同时加入了这支秘密部队。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是意气风发的,因为蛇麟之前就是特种兵,而且是里面的尖子,而孙承宗则是边防部队里面最出色的侦察兵,进入这个部队之后,两个人为了争夺队长的职位,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比赛,最终蛇麟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要知道,部队和地方政府不同的最大区别就是,这里很少搞那种政治选拔,尤其是他们两个加入的这支部队,甚至不看你的资历,不看你过去的军衔,来到这里,一切都以你的考核成绩和表现为主,然后你的军衔不变,但是职位却会发生变化。

  在这个部队里,少校被上尉操练的事儿都是能够见到的,当时的孙承宗就是少校了,而蛇麟不过是个小小的中尉,但就是如此,蛇麟凭借自己出色的考核成绩彻底将孙承宗压得是服服帖帖。

  而之后,还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因为每一次有新队员加入,都会有那些非常毛躁,不服管教的家伙存在,他们都是从各个部队之中选出来的精英之中的精英,不仅实战经验丰富,而且业务素质更是出色,都是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应该做这个队长。

  当时蛇麟并没有用自己的权力去压这些人,毕竟这里面军衔比他大的人实在太多了,靠权力去压人,不仅压不住。还可能会出问题,就算这些人表面服气,心里头也肯定不服气地。

  所以蛇麟的做法就是跟这些人较量一下,用实际行动来教这帮家伙做人。

  孙承宗那个时候已经是副队长了,他和蛇麟联手对付多达二十个新来的士兵。而且不仅一次。

  当然,较量的结果非常简单,虽然蛇麟和孙承宗也都负了伤,可是无论是格斗还是枪械,抑或是二对二十的丛林战、城市战等等,全部都是蛇麟和孙承宗获胜。而且几乎是完胜,他们受得伤,还是为了救那些新加入的士兵而受的伤。

  这一来,不仅新加入的战士对他们两个心服口服,孙承宗和蛇麟之间的哥们义气也更重了。两个人这就等于是在不断地战斗之中成为了最亲密的战友,这还仅仅只是训练而已,后来两人联手不知道完成了多少次艰险的任务,每一次几乎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冒险,但也正因为此,两个人那是真正过命的交情。

  这么说吧,就算蛇麟会背叛蛇麟,也绝对不会跟孙承宗闹掰了。他们就是这样的关系,真正意义的战友,是血与火磨练出来的战友情。

  尽管孙承宗的军衔一直都比蛇麟要大。可是在别人面前,孙承宗永远都是亲切地称呼蛇麟为队长,对于蛇麟,他是既崇拜,又感激,毕竟在战斗之中。他可是被蛇麟救了不下五次的性命。

  当然,他也救过蛇麟的性命。不然怎么叫过命的交情啊。

  至于蛇麟为什么被强迫提前退役,孙承宗是清楚的。当时他也在现场,说实在的,杀死俘虏的事情他也干了,他们那些人都干了。

  试问一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残忍的杀害,作为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谁能沉默下去?

  只是这个黑锅被蛇麟一个人背了,上级不是查不到真相,只是就连上级军官也觉得这个事情没有做错,但是没办法,这事情必须得有个人被处罚,不然的话没法交代,很多事情就是如此,不是你想或者不想,实在是很多事情没办法搞的。

  “娘的,想起那件事情我就觉得对不起队长你,明明是大家伙儿一起干的事情,却让你背了这么一口黑锅,不过知道你现在没事儿,过得很好,我也就安心了。”

  到现在为止,孙承宗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蛇麟,可是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在寻找蛇麟的下落,却不知道自己这个老队长到底在干什么,现在知道了,他也就安心了,自己的老队长如今过得好,这会让他心里好受很多。

  “屁啊,你说什么对不起,这个事情是我的决定,也是上级认可了的,不能因为这个事情毁了咱们的部队,我一个人离开,保住你们,这就行了。而且如果不是离开那里,我也不会遇到张兄弟,不会遇到徐玥,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生活了,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蛇麟是真得没有怪过自己的战友,而且当初那个事儿,也真得怨不得他的战友们,的确是他自己主动背黑锅的,他的战友们可没有落井下石。

  “反正今天见了,我憋了这么长时间的话还是要说的,对不起了队长,当初我就应该跟您一起背这口锅的。”

  “行了,不提这个了,看看你那属下把毒贩子逮住了没有?如果逮住的话,我们也该走了,我这兄弟可是大忙人啊,时间耽搁不起的。”蛇麟对于过去的事情不愿意再多提,毕竟那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现在生活得非常幸福,没有必要太执着了。

  孙承宗似乎欲言又止,他知道自己的这个老队长还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那件事儿才是他这个老队长真正被提前退役的原因,甚至当初差点因为那件事情导致了蛇麟就被枪毙了。

  只是这个事情,蛇麟从来没提过,孙承宗也仅仅只是在一处偶尔的机会里,听到了蛇麟的梦话而已,才得知了那个秘密,不过既然蛇麟不肯说,他自然也不敢说了,他这个战友,还是绝对够朋友的。

  事实上,当年在帝都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中枢内部纷争,现任的第一首长当时还没有上位。差点就被人带人给枪杀了,而恰恰蛇麟当时接到的任务就是刺杀这个第一首长,幸亏他大事面前没有犯糊涂,关键时候不仅没动手反而还保护了这位首长。

  只是当时这位首长还没有掌握权力,蛇麟因为没完成任务。回到部队之后就被借口虐杀俘虏而被宣布要枪毙,好在聂老爷子接到现任第一首长的密令,带病到大西南治理军队,才救了蛇麟的一条命,并且把蛇麟放了,只是让他提前退役了。

  这个事情。因为牵扯面实在太广了,所以蛇麟虽然实际上立了大功,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奖励,而且当时为了保护蛇麟,聂老爷子派人把蛇麟在部队的材料全部销毁了。现在再想找出来可就难了,除非聂老爷子记起蛇麟的长相,或者第一首长见到蛇麟,估计那个时候,蛇麟才可能会真正得被委以重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蛇麟现在过得挺好,他是不是会加入这个政治漩涡之中,还是未知数呢。彭

  “队长。你实话说,这些珠宝真得是朋友送的?咱们是老战友了,我是不会坑你的。如果真得是来路不明,我可以帮你弄到鉴定证书和正规的证明,保准不会有什么问题,虽说我这权力不大,可是这点事儿还是能办得到的。”

  虽然之前看起来孙承宗挺羡慕蛇麟的,但实际上。他对蛇麟所说的年薪百万是很怀疑的,他熟悉蛇麟。知道蛇麟的脾气和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做生意。怎么可能做了大经理,还能一年赚一百万啊,这不是吹牛是什么啊?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又问了一句。

  实际上,在孙承宗想来,别说是偷盗抢劫珠宝了,就算是杀人放火,就算是贩毒,就冲他跟蛇麟的关系,他即便犯错误也是要保住蛇麟的,这一点他还真做得到。

  哪怕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也是你的朋友。

  有人可能说了,孙承宗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坐在这个位子上。

  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孙承宗以前从未徇私枉法过,但是为了蛇麟,他就敢做一回徇私枉法的人,哪怕是让自己化身厉鬼也无所谓,这就是战友,真正从战火里面走出来的兄弟情啊。

  当年关二爷在华容道放走了曹孟德,仅仅就是为报答曹孟德的恩惠而已,虽然因此犯了大错,但他宁愿死,也要讲义气,不管别人怎么看,他自己认为自己做对了就行了。

  “臭小子,亏你还说了解老子的,我蛇麟是那种人吗?就算是穷死了饿死了,我也不会做抢劫贩毒的事儿的!妈的,没想到连你这臭小子也怀疑我了,还好战友呢。”

  蛇麟笑着看向了孙承宗说道,他当然知道孙承宗的真正心思,事实上他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战友,如果说有一天他真得做了那样的事情,他宁愿自己了结,也是不会牵连自己的战友的。

  这两个人,都是如此。

  一旁的张天元看到这两个人的表现,也是心生羡慕,他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没当过兵,没打过仗,因为只有战友情,才是最真的情,而且这种战友情还必须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像现在那种只是在军营里待了几年的不算,那跟同学也没什么差别了。

  “嘿嘿,我错了我错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对还不行嘛,说真得,我刚刚真是糊涂了,怕蛇队你为了接济咱们的战友,才走上歪路的。”孙承宗嘿嘿挠着头笑道。

  “笑个蛋啊,臭小子。”蛇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报告!”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段宏的警官在门口大声喊道。

  “进来!”

  “队长,真让他们说着了,我们找到了毒品,也抓住了毒贩,好家伙,你猜怎么着,这还是一帮惯犯啊,而且每个人身上最少都有四五条人命,是网上通缉的要犯,这一回,咱们可要立大功了,估计抓住之后,这几个家伙是要被公审的。”段宏一进来就兴奋地说了起来。

  他口中的队长自然不是指蛇麟,而是指孙承宗,准确来说,孙承宗现在是负责西南边防的缉毒大队长,权力还真的是不小呢。

  “太好了,这可真得是立了大功了,人呢?”(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