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三章 孙猴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何止是认识啊!队长,你这么多年还好吧!”

  门口那伟岸的身影也看到了屋内的蛇麟,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原本手中已经拿起来的枪,居然毫不犹豫地又放了回去,好像丝毫不担心里面的人会朝他开枪似的。

  “撤了撤了,都赶紧撤了,一场误会一场误会!也不知道那个龟儿子不小心按了警报!”这个少校军官对着外面下达了命令,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

  蛇麟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手中的枪扔还给了被铐住的那两个武警,又帮他们解开了手铐,这两人之间,应该是有着绝对过命的交情,否则的话,是断然不会如此干脆地。

  张天元则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枪还给了那个上尉警官,不过他没说抱歉,本身这件事情就不是他的错,他也没必要道歉。

  “哈哈哈,孙猴子啊,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小子混的不错啊,居然都混成少校了?”蛇麟哈哈大笑着走向了那个少校军官,两个人亲密地拥抱在了一起,双方还在对方的胸口上砸了一下,真得像电视里那些好兄弟见面的场景一模一样,反正是把张天元和审讯室里的三个警察都给搞懵了。

  “队长,澳门赌博网站:快别那么叫了,我过去瘦,你叫我孙猴子,可是我现在这身体,你看比你都结实了啊。”那少校军官尴尬地笑道。

  “你懂个屁啊,老子叫你孙猴子,可不是因为你瘦,一来你姓孙。二来你小子真和那孙悟空一样有能耐,这是夸你呢!”

  蛇麟说着话,突然间就动手了,这一次又把张天元和那三个警察给搞蒙了。

  “嘿嘿,队长你这一套不管用了啊。我都防着呢,以前可是没少被你这一招给撂倒在地啊,现在我不怕了。”这孙猴子话还没说完,蛇麟却脸上一笑,突然一个扫堂腿,结结实实地扫倒了孙猴子。

  “哈哈哈。你防着有个屁用,还嫩得很呢,是不是做了少校之后就很少锻炼了啊?”蛇麟将孙猴子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要是一般人,被这么摔倒,肯定是心里头不舒服吧。可是这个孙猴子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意思,只是尴尬地挠了挠头,拉着蛇麟就往审讯室外面走去。

  那上尉警官看到这里,几乎是已经完全傻眼了,这个少校的脾气他可是知道的,向来都是非常严厉的,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少校,今天被人摔倒了。居然还这么乐呵,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我产生什么幻觉了?

  “那是我兄弟。”蛇麟指了指张天元说道。

  “队长的兄弟就是我孙猴子的兄弟,走。一起喝茶去。”这人倒也是个有意思的人,刚刚还不喜欢孙猴子这个外号,结果蛇麟一解释之后,他倒是自己称呼自己孙猴子了。

  张天元早就不想在审讯室里面待了,拿了背包,跟着就要往外面走去。

  “段宏。你个王八犊子,还不赶紧准备茶水啊。记住了,拿最好的茶叶和最好的烟!娘的。敢跟我的老队长叫板,你小子真得是活腻味了。”到门口的时候,这少校军官回头看了那上尉一眼,大声说道。

  “哎哎。”上尉被吓了一跳,赶紧先一步去接待室把茶水泡上了,又拿了好烟放到了那里,等孙猴子、张天元和蛇麟都到接待室的时候,又给每个人把茶水倒上,烟点上了。

  张天元不抽烟,自然就没点。

  “好了段宏,你先出去吧,把今天的事情写份报告给我,记住了,要一五一十,要是有半句假话,老子找你算账!”

  “等一等。”张天元突然出声了。

  那上尉脸上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看得出来,这两个人跟自己的上司关系很好,如果在这里告刁状,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张天元看了看孙猴子说道:“刚刚那个诬陷我们贩毒的年轻人是个吸毒的,相信你们都检查出来了吧,在这趟旅游车上,还有三个贩毒的,我已经拍下了照片,你们去抓人吧,他们把毒品藏到了距离这里不到二十米的草丛里,往东走就行,我也拍了照片。”

  张天元没有忘记那个年轻人还有那几个毒贩,这几个王八蛋害得他差点就跟警察来了一场火并,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忍受的,所以,别人不仁,也别怪他不义了。

  “他娘的,你小子傻了啊,还不赶紧拿着照片去抓人拿东西?这可是你立功的好机会啊,另外,审讯室里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要是让老子知道你随便乱说的话,一枪蹦了你!”

  那上尉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张天元的话,不过被孙猴子瞪着牛眼骂了一通,就赶紧站直了身子,敬了个礼大叫了一声:“是!”

  张天元将自己手机上的照片传到了上尉的手机里面,然后那上尉看了一眼,就立即跑出去了,他对孙猴子的惧怕,那可不是假的,不仅仅是因为孙猴子是他的上司,更因为孙猴子从一个特殊的部队里出来,据说那支部队每个人手上都最起码都有不下百人的性命,是真正意义上见不得光,但是却非常可敬可佩的部队。

  孙猴子的可怕,在整个边防警察之中也是早有耳闻的,别看他只是个少校,但是这里的人见了他,比见到少将还要敬畏三分呢。

  “队长,还有那位兄弟,喝茶喝茶,哎呀,咱们得有两三年没见过了吧,自从那个事情发生之后,你就失去了联系,找了好几个熟识的人,他们都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现在干什么呢?如果过得不顺心的话,可以跟我说,虽然我这少校不算什么,但是给你找份安稳的工作还不成问题。”

  孙猴子指了指桌上热气腾腾的热茶。笑嘻嘻地说道,他对蛇麟的尊敬,并不是装出来的,这一点张天元看得出来,真得敬重和假的敬重。那实在差别太大了。

  “可不敢这样啊,你现在是少校,我就是个平头老百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可受不起啊。”蛇麟笑着说道。

  “队长你有怨气!唉,刚刚那小子叫段宏。就是他娘的一根筋,你也知道,边防工作很苦,反而这待遇还不怎么样,这小子为了多拿点奖金。也是拼了,我替他给您道歉了。”

  “算了算了吧,只要解释清楚了就好。”

  蛇麟笑着摇了摇头道:“至于我这工作,就不用劳烦你了,我现在跟着张兄弟混,日子过得还不错,比起以前提心吊胆的日子好多了,也能帮衬以前的战友们。挺好的……”

  其实对蛇麟来说,现在的日子不是挺好,而是太幸福了。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你不仅是要面对那些凶残的敌人,而且有时候你可能还要承受蒙冤而死的悲剧命运,你不敢娶妻,不敢生子,就怕自己万一有一天不在了。你的妻子和你的孩子还要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那是毒贩子(杀人犯)的孩子(妻子)”。

  “对了,还没问这位兄弟是做什么的呢?”听了蛇麟的话。孙猴子叹息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这个老队长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就轻易不要干涉了,不过得问清楚现在他干什么,可不能误入歧途啊。

  “怎么?你小子该不会真觉得老子出去抢劫了吧?”蛇麟眼睛一瞪,问道。

  “不不不,怎么会,怎么会呢,我就是想知道队长你现在过得好不好,如果过得好的话,那就不用说了,不用说了。”孙猴子好像很害怕招惹蛇麟,急忙摆了摆手道。

  “其实也没啥不能说的,我和兄弟是做珠宝古董生意的,现在公司做得很大,那个神罗珠宝你听说过吗?”蛇麟问道。

  “神罗珠宝!听说过啊,怎么没听说过,唉,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啊,刚刚谈了个对象,订婚的首饰非要神罗珠宝的,可是那里面都是中高档的货色啊,队长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赚的钱真不多,尤其是现在这形势,很多灰色收入都没了,买不起啊。”孙猴子垂头丧气地说道。

  “哈哈哈,就为这个事儿啊?这事情包在哥们我身上了,你有时间来一趟帝都,我给你挑,就当是送给你们的礼物吧。”蛇麟哈哈大笑道。

  “听这话的意思,队长你现在赚了大钱了?”

  “也不多,跟着我这兄弟混,做了个安保公司的总经理,现在一年下来也有一百来万的收入吧。”蛇麟笑了笑道,他还真没有炫耀的意思,因为他身边都是蛇麟、聂震、王思远这样的人,跟这些人比起来,他一年赚一百万,那真得是不多啊。

  “多少!”

  “一百万啊。”

  “队长,你这是发达了啊,我刚刚还在想要不要麻烦你呢,现在我决定了,一定得去帝都一趟,好好地宰你一次啊。”孙猴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都变成了rmb的符号了。

  “没事儿,你尽管来。”蛇麟笑道。

  其实他对钱真得看得不重,反而是对战友情,看得很重,这么多年,就算是最苦的时候,他也没有忘记接济自己的战友,还有那些牺牲了的战友的家属,只是现在接济的更多了一点罢了。

  说起接济这事儿,他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张天元,因为张天元知道了他那些战友的情况之后,也是专门在自己的慈善基金会里成立了一个部门,就是专门来接济这些人的。

  “哎呀,别光说我啊,说说你们过去的事儿吧?”张天元对蛇麟和孙猴子的故事显然非常感兴趣,于是就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我来说吧。”孙猴子笑了笑,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他的脸上充满了骄傲之色:“只是有些事情可能涉及到国家机密,不好泄露。”

  “说些能说的就行了。”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原来啊,这个少校姓孙,名叫孙承宗,原来长得很是瘦弱的,所以刚刚加入部队的时候,别人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孙猴子。

  当然,这个外号的另外一层意思,正如蛇麟所说的那样,这小子本事很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