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一章 抢劫犯?
  “别听他的啊警察同志,你们看看,他那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而且你们看,他们两个胳膊上还都有伤,手上还有很浓的味呢,这气味就是打了枪之后留下来的。”这年轻人似乎是真得跟张天元卯上了,不给张天元找点麻烦,他心里头是决不罢休。

  本来张天元还没打算说这年轻人的事儿呢,打算别人的事儿,就高高挂起,管别人吸粉还是干别的什么,只要别影响到了自己就行,可是现在他不那么想了,既然这孙子非要来找他的麻烦,那他张天元也不是纸老虎,不把这孙子整到哭,那就不是张天元。

  “麻烦两位跟我们到办公室去一趟吧,放心,只要你们没有贩毒,我们会还给你们一个清白的……”

  这两个警察还算客气,没有说要打要杀的,所以张天元也就想了,反正自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去一趟就去一趟吧,把事情弄清楚了也就行了,免得把事情搞复杂了,反而是不好了,虽然听过警察里面有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但最近好像情况好了一些,再加上自己还的确有些事情要告诉这些警察,比如那些毒贩子,还有这个吸毒的年轻人的事儿都要说。

  之前他不想管闲事,可偏偏闲事儿就惹到了他的头上来了,现在不管是不行了,必须得管,而且还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些胆敢把白粉塞进他背包里的毒贩子,以及这个诬陷他的吸毒者。

  还有一点,他们也不得不去。因为另外一个警察手中的枪正对准了他,这应该是为了防止他逃跑或者赶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毕竟这边境的毒贩子可都是异常凶残的。

  “麻烦把手放到身前,这是为了你们。不然被误杀就不好了。”警察还很友好的提醒了一句,可是这话怎么听着都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啊,这还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呢,敢情就要把自己当成嫌犯了?

  “对不起,你还不能离开,一起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将想要离开的年轻人也给拦住了,本来这年轻人是想诬陷了张天元和蛇麟之后就走人呢,可哪里想到自己反倒也被牵扯进来了,警察哪有那么傻啊。你既然举报,那肯定就要在场的。

  “不,我又没贩毒,你们凭什么让我一起去啊,我不去……”

  年轻人明显是害怕了,这就叫做贼心虚吧,他毕竟是吸毒人员,所以实在是不愿意跟警察打交道,更不愿意进入警察的地盘。于是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只是问你几句话而已,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警察们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眼神却很犀利。那样子好像意思就是“如果你不去,那就别怪我们动手了。”

  当然,警察让这年轻人跟着。一方面是因为这年轻人举报了张天元,审讯的时候肯定要在场。另外一方面,其实也是最重要的。这些边防警察对于吸毒人员那是一看就准的,他们知道这年轻人肯定是吸毒了,想要从这年轻人身上找到贩毒人员的线索,最近国内打击吸毒贩毒的力度在不断加大,这方面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啊。

  看到警察那样子之后,年轻人直接就蔫了,他估计进过局子,也吃过亏,所以知道警察的厉害,面对着凶神恶煞般的警察,他还真得是会害怕的,而且是非常害怕。

  张天元心里头却很恼火,自己本来什么事儿都没有,就坐了一趟大巴车而已,便惹上了这么多的麻烦,这他娘的到底是为了哪般啊,简直烦死个人了。

  先是被贩毒的盯上了,之后又被这个臭小子诬陷举报,真当自己好欺负是吧?

  这臭小子也不想想,如果自己真得是毒贩的话,还会留着他一条命,估计早就在下车的时候直接一刀捅死了,当时人挤人,人推人,根本就看不清到底是谁干的。

  再说了,下车的时候是在缅甸境内,就算犯了法,也不归国内管,国内的警察才不会管那么多闲事儿呢。现在张天元真得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这王八蛋臭小子以后遇上了,不收拾一顿就不姓张了。

  到了办公室之后,那个年轻人果然被带到了另外一间办公室进行抽血检验了,而张天元和蛇麟则被带到了审讯室里面,真得跟嫌犯一般对待,这让蛇麟好几次都有些毛了,但是考虑到进来国内发生的暴恐事件比较多,这些人如此认真也可以理解,他才强忍住了一口怒火。

  “麻烦两位将身上的背包放在地上,我们检查过后,会将东西还给你们的。”

  虽说张天元和蛇麟穿得不错,可能是有钱人,但是在警方的工作人员看来,如果真得是有钱人,要么坐飞机,要么就是有私家车,哪里会像张天元和蛇麟这样半途上搭乘大巴车,最后可能的情况就是张天元和蛇麟的衣服都是抢来的,不过看起来还蛮合身的嘛。

  如果不是现在倡导文明执法,估计这警察真得有可能把张天元跟蛇麟拷上了。

  张天元和蛇麟知道背包里面没什么可疑的东西,因为子弹和枪械他们都已经想办法处理掉了,就连那几个毒贩子放进他们背包里的白粉也都给处理掉了,所以就将背包放在了地上,让他们检查。

  为了避嫌,警察自然是当着张天元和蛇麟的面将那背包打开,然后开始了检查,结果一打开这背包,几个警察都全部傻眼了,这里面放着的不是什么白粉,而是许多精致的黄金和翡翠首饰。

  这个警官常年在中缅边境上工作,一开始不懂翡翠和黄金,但是如今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东西是不是真金。是不是真的翡翠了,他看得出来。这背包里的黄金和翡翠都是非常好的,最起码一般人是买不起的。

  而此时。他盯着张天元和蛇麟的目光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因为他之前就怀疑张天元和蛇麟抢劫得来了衣服,而现在,这背包里的首饰,也几乎是进一步印证了他的看法。

  两个抢劫犯,居然蠢到敢拿着赃物过境,真当我们这些警察都是吃白饭的吗?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张天元和蛇麟,两个人虽然身体都很结实,不过此时手臂上都有伤。其中一个还缠着绷带呢,所以他认为就凭这审讯室里的三个人,应该是不成问题了,如果对方想要反抗的话,他和他的同志,可以立即将这两个人制住。

  “老实交待!你们两个是不是抢劫的?放心,如果是在缅甸境内抢劫,这些东西充公之后,就没事儿了。”

  那个警官坐在那里。身体向前微微倾斜,然后盯住了张天元和蛇麟的眼睛,用非常严厉的语气问了一句话。

  而就在此时,站在张天元和蛇麟身后的两个武警。也是迅速配合他的声音,拉响了枪栓,虽说枪并未对准蛇麟和张天元。但这无疑是一个威胁。

  “警察同志!你能做到上尉警官也不容易吧,我不希望你因为犯错而被扒了这身皮!说话的时候。还请您注意一点,这些东西是我们的。而不是抢劫来的,你随随便便就说我们抢劫,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们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而且我需要你明白一点,有时候千万不要狗眼看人低,你们要清楚,古代都有康熙微服私访,虽说未必是真得,但有些人你真得得罪不起的,就是我真得把这些东西全部都送给你,你也未必敢要!”

  张天元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本以为来到这里,澳门赌博网站:只要查不到白粉,事情也就结束了,可是没想到这事儿却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不仅事情没能解决,他还从一个贩毒的变成了抢劫犯,甚至自己的东西还要被拿去交公,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他见过的大官大领导多了,甚至一号首长都见过,还说过话,握过手额呢,这小小一个边防警察,不过区区上尉而已,几句话就像吓唬住他,那也未免太可笑了一点吧,他张天元又不是被吓大的!

  “你说这东西是你们的?有什么证据吗?而且就凭你们也配拥有这样的东西?真的有钱人,谁会半路上搭乘旅游大巴车?那种破车你们居然也做,还说自己是有钱人?骗鬼呢?哼,最近国内发现了很多冒充国家领导人亲属以及重要部门领导的,你们该不会是要编瞎话来糊弄我把,告诉你们,最好不要狡辩,态度端正一点,抗拒从严,坦白从宽的道理你们应该懂吧。”

  上尉警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站了起来,眼睛之中透着浓浓的不屑,心想这两个二百五把自己当白痴呢吧,自己怎么会那么容易上当呢,肯定是抢劫犯无疑了。

  因为在他想来,就算这两个人偶然因为一些原因做了大巴车,可是一般人会把那么贵重的东西随随便便扔进背包里吗?然后随随便便交给别人来检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对,肯定是抢劫,就是不知道在哪儿抢的,搞不好是抢劫杀人呢。

  蛇麟现在听得也有些火了,没好气地说道:“真啰嗦,你说我们抢劫,拿出证据来,如果无法拿出证据的话,那就让你的领导过来,好好评评这个理,这些东西可是我们在缅甸的朋友送给我们的,你说不能带回国内我们还或许能理解,但说我们抢劫,真得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闭嘴,护照拿出来!没有护照,那就把身份证拿出来……”

  张天元和蛇麟是强忍着火将护照交给了那个警官。

  那警官看了好几遍,确认了护照是真的之后,才冷冷说道:“刚刚还说那些东西是你们自己的,这会儿又说是朋友送的,编!继续编,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编出什么样的故事来!”

  说话的时候,这个上尉警官脸上露出了浓浓的不屑之意,在他看来,自己今天误打误撞碰到了一个抢劫案,总算是能立个大功了,今年的年终奖有着落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