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六零章 惹了小鬼
  “喂,听说在缅甸吸粉也没事儿的。”有人撞了撞那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年轻人立即两眼放光。

  在他的心中,这个地方的破车、破路好像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这一切都是乡土,都是民情,都是一种大自然的承载,是最美的东西,在他的眼里,这里宛若是人间天堂。

  他心里头在想,回去之后要不要干脆拿父母点钱来缅甸呢,回到国内啥都不能干,多无聊啊。

  不仅是这个年轻人,还有一些男的听到可以一夫多妻,心里头都在盘算了,这年头但凡是个健全的人,愿意吃苦的人,到了快三十的时候,都有个十多万的存款了吧,有人想用这钱买车,有人像攒钱买房或者盖房,小县城这些钱还是绝对够首付了,现在不用买房了啊,干脆用这笔钱来缅甸买点地,做个舒舒服服地地主老财,还能够坐拥三妻六妾,那岂不是美哉?

  张天元不知道这个导游妹子是不是故意考验这些男人的人性,才把话说了一半,他只是心里头好笑。

  地主老财?

  恐怕是要做个全职奶爸了,而且这孩子还不止一个,可能是四五个,五六个,甚至七八个,十几个的都有,到时候只要你别被烦死了就行。

  “对了导游妹子,那女人来到缅甸有什么好处啊?”

  “其实不怕告诉你们吧,在缅甸,一夫多妻可以。一妻多夫也是没问题的,我就认识一个是翡翠矿坑的女老板。都五十多了还没嫁人呢,但是身边男人就没断过。经常都是四五个簇拥着,就跟那武则天女皇帝似的。”

  “我去,还有这种事儿啊!”

  听到这样的话,一些没钱的人也考虑着是不是可以去傍个富婆,五十多怕什么啊,只要把钱弄到手,再去外面找个年轻漂亮的就是了啊。

  这样的想法,并不是没有的,现在华夏最大的问题就是人都太过现实了。太过理性了,很多人都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的,吃点亏那就会被认为是傻子,是白痴。

  有无聊的人看到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哼歌,就笑着问了起来。

  “司机大哥,你娶了几个老婆啊?”

  “不多不多,就四个老婆……”

  “四个啊,真是让人羡慕,我要是有四个老婆就好了。唉。”

  “老婆多了可未必好啊,孩子也多,我是刚结婚,还没孩子。所以出来赚点钱,等到有孩子了,就别想出来了。”那司机笑了笑说道。

  “那咋回事啊?”

  “回家看孩子呗。刚刚那导游妹子啥都说得对,不过啊。男人一旦有了几个老婆,那就意味着要看孩子。要洗衣服,事情多着呢,根本没时间出来赚钱了。”

  “啊?还要看孩子啊,那能不能只要一个孩子啊?”

  “不行,缅甸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但是一般是不允许打胎的,只要妻子怀孕,那就得生,生下来就得照顾,而且如果你让这个妻子生孩子,不让那个生,肯定会产生矛盾的。”司机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乖乖,这么说老婆多了也是个麻烦啊,会不会就跟宫斗剧里的那些女人一样,互相算计啊?”

  “那倒是不会的,你们要知道,宫斗剧里的那些女人,平日里是不做事儿的,她们存在的价值就是生孩子,然后让男人高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完了,可缅甸的这些女人不一样啊,她们是要负责家里的所有农活的,而且都是一起出去做,不仅不会互相算计,反而可能还关系非常好,甚至有时候联起手来对付丈夫都有可能。”这个司机估计也经常看华夏的宫斗剧,反正现在网络那么发达,真想看那是绝对看得到的,所以说起这些来,倒也头头是道。

  “没错没错,缅甸女人不会互相吃醋的,也不会互相算计的,因为如果少一个人,她们就得多干很多活儿,那对她们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而且她们联手,在家里的地位也会更高,就更是不可能互相拆台,互相倾轧了。”导游妹子也点了点头说道。

  张天元从杨耀山的口中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但一直都觉得不太靠谱,毕竟只是一家之言,再说了,杨耀山也就一个妻子,这没有说服力嘛,但是这个司机说了之后,他还真得是信了,这司机是土生土长的缅甸人,对这里的习俗那自然是要更加熟悉的,反正肯定是比杨耀山熟悉得多。

  “快看,快看,那边几个干活的,应该就是一家人的妻子,你看他们有说有笑的,关系多好啊……”

  大巴车继续前进着,路过了一处田地,可以看到地里边有人正在那里干活,干活的是五个女人,年龄都基本差不多,大也就是大两三岁,小也就是小两三岁而已。

  “我去,看起来像姐妹一样亲啊,你要不说这事儿,我还真把他们当成姐妹了……”

  这个事儿,让一些男人认清了现实,如果这些女人联合起来,自己在家里还有好日子过吗?不行不行,千万不能这样,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当然,也有另外一些男人还是痴迷于其中,他们觉得就算是吃点亏也没什么啊,晚上的时候,想想四五个娇滴滴的女人在床上陪自己,那简直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哪里像现在国内的女人啊,你把她捧成一朵花,她也照旧不把你当人看,觉得那是应该的,觉得女人天生就应该被男人供着,像观音菩萨一样。

  有人居然换了座位,刻意坐到了那个导游的身旁,询问起了缅甸入籍的一些要求,还有如何才能娶到缅甸的漂亮妹子的事儿。

  熟悉内情的人。则对此暗笑不语,这个世上啊。有所得,就有所失。当你想要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那必然也要失去一些东西,这是肯定的。

  当年不管是赵高还是魏忠贤,虽说是得到了权力,但也失去了男人本该拥有的东西。

  刚刚张天元他们下直升飞机的地方距离中缅边境大楼其实已经很近了,乘坐这样的大巴车,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路程而已,大巴车停下来之后,还有一群人围着那个美女导游。正在要联系方式呢,估计啊,还真得是有人想要移民缅甸了。

  这样的情况,搞得张天元都觉得这个导游是不是收了缅甸移民局的钱,故意这么宣传的啊,要知道缅甸因为长期战乱,所以人口是锐减啊,尤其是男人,战死得实在是太多了啊。

  管他呢。别人的选择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说不定人家还就喜欢那样的生活呢,你强行不让人家那么做,岂不是断了别人的美梦吗?

  虽然都是边检。可是两边的程度却有着天壤之别啊,缅甸这边随随便便就过去了,甚至斗殴没有进行什么检查。导游过去说了两句,并且把护照地上去之后。那些工作人员只不过就是看了一眼,看你身上没有带什么大的姓李物品。就不会检查,有时候看到你带了比较大的行李,才会抽风地检查一下,主要是仿制有人走私翡翠原石,但基本上是不会检查的,那钢印“夸夸夸”就盖上了,简直像是一台机器在那里工作。

  华夏那边就有点麻烦了,检查得非常严格,无论是谁,无论你包大还是包小,一律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查,是要开包的,张天元很庆幸自己没有把那熊皮、豹子皮带过来,不然的话,搞不好还真可能出事儿的。

  当然,检查细致了,这通关的效率自然也就低了,站在那里半天都挪不动脚步。

  “蛇队,刚刚那东西我让你扔了,你扔掉了吧?”张天元压低了声音问道。

  “扔了,想让咱们做冤大头,那不可能。”蛇麟嘿嘿冷笑一声道:“那几包粉值不少钱呢,这帮人估计要找咱们拼命了。”

  原来刚刚下大巴车的时候,张天元和蛇麟都被人碰了一下,因为人太多的关系,当时没太在意,可张天元下车之后却多了个心眼,本来是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东西被偷了,结果就发现自己的背包里面居然凭空多了好几包白.粉,大概有五六公斤左右呢,这东西要是真被查出来了,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蛇麟的包里也有差不多同样分量的白粉,这帮孙子,看起来是想要借着他们把这东西弄进国境去,如果被发现了,也是张天元和蛇麟倒霉,他们反倒没事儿了。

  “对了兄弟,刚刚看清楚那几个人了吗?”蛇麟问道。

  “放心吧,这毒贩子是谁,我心里头有数了,反正咱们现在身上没东西,过去了也不怕,如果他们非要来找麻烦,那咱们就直接叫警察或者军队帮忙,一帮毒贩子还能干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来?”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就发现有两个警察朝他们走了过来,而带着警察走过来的,居然是之前那个被张天元看出来吸.毒的小青年。

  “警察同志,就是这两个人,还说自己是什么赌石的,其实是借着赌石的名义贩.毒呢,而且他们根本就不是我们旅游团的,是半路上搭车过来的……”

  听到这话,张天元顿时有点乐了,这小子也真够胆子啊,居然用这种方法来报复自己,幸亏自己把身上的那几包粉给扔了,不然的话,还真得是麻烦大了。

  只是这个时候,明显可以看到人群之中有两个真正的毒贩着急了,他们可不知道张天元和蛇麟把粉给扔了,如果被发现了,他们倒是没事儿,可问题是那么多的粉,得损失多少钱啊,实在是太可惜了。

  原来是吸.毒的和贩.毒的没有达成统一战线,吸.毒的这个小青年想要报复张天元,就诬陷张天元和蛇麟贩.毒,而那贩.毒的则是想借着张天元和蛇麟把粉运过国境,结果这两帮人闹了乌龙了。

  “警察同志,这小子和我在车上闹了点矛盾,所以故意诬陷我呢,我们可是良好公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