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五七章 缅甸一日游
  直升飞机一直飞到了中缅边境附近,花费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比起之前坐汽车不知道快了多少,直到没法继续前进了,主要是这个地方正在交火,直升飞机更容易成为目标,再说了,再飞就过边境了,缅甸的直升飞机被边防军击落可不止一架,张天元还不想成为标靶呢。

  最后才找了个适合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应该是个汽车站,有中缅往返的长途大巴,张天元和蛇麟只要坐上这样的车,就可以直接开往云贵,然后坐飞机便能够直达帝都。

  “张老板,我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真要谢谢你了,很多华夏来的人看到我这个样子,都有些瞧不起,甚至是鄙视,你没有任何这样的看法,我很高兴。”

  下飞机之后,一直送张天元和蛇麟到这里的镁铝便有些依依不舍地对张天元说道。

  他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直到直升机飞到什么地方可以搭车,所以杨耀山就让他来给张天元带路了。

  对于镁铝的话,张天元实在是有些惭愧,说实在的,他第一次见到镁铝的时候,也是打算敬而远之的,对于这样的人,他不怎么喜欢,堂堂大男人却要打激素让自己变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像什么样子啊。

  可是后来在接触之中他就发现,镁铝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加友好,也更加坚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性格也好,待人真诚。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邀请镁铝去参加自己的婚礼。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在野人山不小心走失了,还害得你跟胡大哥被臭骂了一顿。这事儿我一直内疚不已,到时候你可要跟杨大哥、胡大哥他们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啊,需要什么只管说一声。”张天元落落大方地说道。

  之前张天元在镁铝的面前每一次都很尴尬,总感觉跟这样的人站在一起有点别扭,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看开了,正因为越发了解镁铝,知道这个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家里人搞得,事实上镁铝自己也很无奈。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尴尬了。

  “嗯,我一定去,对了,光顾着说话了,咱们赶紧先出去吧,路口上就有往返中缅的长途大巴经过,我们只要找准了回华夏的大巴就行了,跟他们出境,只要证件齐全。就没有任何问题,这种大巴上面坐得大部分都是来缅甸旅游的人,还是比较和气的,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

  “好的。我知道了,咱们走吧。”

  张天元还是第一次来缅甸,对于这边的情况真得很是不熟悉。不如怎么回去,怎么往返。都是很糊涂的,他当初是坐飞机直接到内比都机场的。现在从这边走,路肯定就不熟悉的。

  三个人出了停机坪之后,就到了路口等汽车,不得不说,边境这里的路居然比缅甸内陆还要好上不少,跟国内的县道差不多,最起码是很平坦的,不会像之前去帕敢的那柏油路坑坑洼洼,根本就没法子好好加速。

  “对不起啊,这大巴有点差,比起华夏的长途大巴应该不怎么样吧?”

  当一辆长途大巴从远处驶过来的时候,镁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呵呵,挺好的,挺好的。”

  张天元笑了笑,说的话有点言不由衷,因为那大巴真得不怎么么样,不仅外形像极了民国时期的那种公交车,而且大巴后面的烟囱还“突突突”的喷着烟,这要是放国内,那绝对是要被淘汰的,就算小县城的公交车,也要比这个好啊。

  但是这话他不能明着说,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再说了,缅甸的交通工具他都见多了,早就想到了这大巴可能不怎样,没有太大的希望,也就没有太大的失望。

  虽然知道张天元是照顾自己的面子,但镁铝还是很高兴,能照顾自己的面子,那说明是把自己当朋友看呢,不是朋友的话,谁会在乎你的面子啊。

  “真得是没办法了,在整个东南亚,怕是除了新加坡之外,这样的长途大巴都算是很好的车了……”

  镁铝和张天元说话的时候,蛇麟已经在路边拦起了车,他也来过缅甸,对这边的一些习惯还是比较熟悉的,拦车那完全不是问题

  大巴车停下之后,镁铝走到车门前用缅甸语和那司机交流了一番,然后拿出了几张缅甸币,看样子应该是一千块缅甸币左右,那司机应该是同意蛇麟和张天元搭车了。

  “张老板,事情已经交待好了,这位是路上的老司机,他认识杨老板,你们就放心坐上去吧,他可以直接带你们到边境,嗯,就这样吧,张老板,到时候婚礼上见……”

  “行,婚礼上见,记得到时候穿得漂漂亮亮的,我在帝都等你来……”

  张天元一开始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着急上车嘛,就没有多想,可是当他把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发现车里面很多人都死死盯住了他,露出了惊讶、好奇的神色。

  站在他一旁的蛇麟倒是没什么反应,蛇麟这家伙对这样的话一点都不敏感,毕竟是当兵的,不太在意这些。

  但是张天元的话,着实是把车内的很多人都给直接雷倒了。

  坐在了车上之后,旁边一个长得很是漂亮,扎着一条长马尾辫子的女孩冲着他笑了笑道:“怎么?大哥你打算娶个泰国老婆啊?”

  “什么?泰国老婆?”这个时候,张天元才真正察觉到了不对,急忙摆了摆手道:“不不不,你们误会了,你们真误会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是让他去帝都参加我的婚礼,我和别的女孩子的婚礼……”

  虽然张天元好像也没必要给这满车的人解释。但是他也不想被人误会啊,毕竟他真得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咦?听你这口音。应该是云贵那边的人吧,我以前大学有个同学就是云州的。说普通话也是你这个味?”张天元这才意识到,跟自己说话的则个女孩子,好像是个华夏人。

  “对啊,我是云州人,不过啊,我基本上不再云州待的,因为干的是导游工作,所以经常人都在缅甸,对这边反而对比那边熟悉了。大哥你是帝都的?不对不对,帝都的人说话都一口京味儿,没你普通话这么标准的。”

  此时车内的人或许也是无聊吧,听到张天元跟这个女孩聊天,也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张天元身上的穿着一看就不便宜,这里面还是有人很有眼光的。

  “你眼光还挺准,我不是帝都的,我是陕州人。在帝都做生意。”张天元如今很少见到有女孩子扎那么长的辫子了,觉得很有意思,他就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吧。还看到过有不少的农村女人扎长辫子,那个时候,辫子很值钱的。他就记得有人用辫子换了崭新的自行车。

  那个时候钱可比现在值钱多了,一辆自行车那也是属于结婚的时候的重礼了。

  想当初。他们那边农村结婚,都是专门请个人骑着自行车把新娘带到新郎家里的。哪里像现在啊,不仅要有轿车,而且还必须得是好车才行,一般的车,还觉得掉价。

  “大哥,帝都的房价很贵吧?买房了没有啊,缅甸这边房价便宜多了。”女孩显得很是热情,问了很多,也说了很多,后来问起张天元来缅甸做什么,女孩也把自己饿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

  就跟之前镁铝说的一样,这车上都是来缅甸旅游的,事实上这辆大巴车就是负责接送国内参加“缅甸一日游”的游客的,而办理临时签证进入缅甸,必须要参加这个团,业正因为如此,包括她在内,车内的很多旅客都觉得张天元和蛇麟有点神秘。

  而且张天元跟蛇麟的胳膊上都有伤,这会很容易让人误解,至于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么好的衣服,也可能是杀人越货得来的啊,并不一定就是他们自己的衣服。

  “我们是去帕敢的山里打猎,所以弄伤了胳膊,放心吧,我们不是什么为非作歹的人,就是来缅甸逛逛,各种证件都有的,不会影响你们的,对了,缅甸一日游的内容都有什么啊,有时间的话,我也安排我的朋友来玩玩?”

  张天元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反正就算自己真得是为非作歹的歹徒,这一车人也不敢把他们赶下去,现在缅甸这么乱,谁都不愿意招惹闲事,他们还担心惹恼了张天元,会被张天元和蛇麟给灭了呢,以前也不是没出过这样的事情啊。

  听刚刚的长辫子女孩说起缅甸一日游,他就趁机转移了话题,没想到的是,居然引来了一阵阵的牢骚。

  “别,可千万别坑你的朋友了,这什么狗屁缅甸一日游啊,还没有咱们国内的乡村游好呢!”

  “是啊是啊,就这破路!这破车!真得是受够了,我以前听说缅甸产翡翠,还有很多矿藏,觉得这边人应该很富有才对啊,谁知道竟然差成了这样。”

  “后悔,真得是后悔了。”

  “不仅如此啊,我们旅游的时候还差点遇到了交火,吓得人不行……”

  “这个事情一定得讨个说法,这旅行社当初都没告诉我们这边是这个情况,早知道的话,我在国内随便找个景区玩玩算了,也比来这边受罪好啊……”

  听到这些话,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心中苦笑,你们怨声载道也不应该给我说啊,我又管不了这事儿,不过想想自己从曼德勒去帕敢那一路上的遭遇,他也就释然了,缅甸这地方,景色是不错,可是这舒适度实在太差劲了。

  “对了两位大哥,你们到底来缅甸是做什么的啊?真得就是去打猎的吗?该不会是去弄那个的吧?”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说话的时候,还做了个吸食的动作,谁都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了。

  张天元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发现这年轻人眼睛明显有些凹陷,脸色也是不太好看,估计是刚吸过粉没多久,难怪直接就想到了自己是做那个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