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五五章 捷径
  胡一刀和镁铝对张天元受伤的事情可以说心情非常复杂,有些埋怨,但更多的却是自责,尤其镁铝,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张天元看到他们这样,心里头就更加内疚了,关于宝藏的事情,他是只字不能提的,所以因为这个事情连累了胡一刀和镁铝,他着实过意不去,想了想之后,便捏造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

  他说道:“胡大哥,还有镁铝,这个事情真得是不怪你们,是我不听你们的劝告,看到有一头黑熊在那里戏耍,就追了上去,结果你们也知道了,这地方太大,我和蛇队又是头一次来,结果就迷了路了,实在是抱歉,还连累了你们……”

  然后,他又看向了杨耀山说道:“杨大哥,你要是因为今天这事儿出发胡大哥和镁铝他们,那我这一辈子也难心安的。”

  “好了,有什么话回去之后再说,胡一刀,罚你背着张老弟回去,算是将功赎罪了,人没事比什么都好,到了营地之后,先让懂艺术的行脚医生给看看,问题不大的话就明天回帕敢,要是问题严重,今天晚上就得连夜赶回帕敢找医生了……”

  杨耀山见到张天元没事儿,心里头的气儿早就已经消了大半了,至于胡一刀和镁铝,那肯定是要处罚的,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也有责任,那就是没有看好张天元,毕竟这个事情可是他三番五次叮嘱过的,只是有了张天元求情之后,他大概是不会处罚那么严重了。只是会让胡一刀和镁铝长长记性。

  至于说张天元说的迷路的理由,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是不是真得都无所谓了,他根本不在乎。只要张天元好端端的,那就比什么都好。所以他这会儿最关心的,就是赶紧让人把张天元弄回去,好好检查一下伤口,可别感染了,那还是会非常危险的。

  “不用了杨大哥,我自己走路就行了。”

  “张老板,你还是从了吧,你要是不让我背。我这心里头是不会舒服的。”胡一刀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可是个立功的大好时机啊。

  “好吧好吧,我让你背,让你背还不成嘛,堂堂男子汉,可千万别哭啊,都是我不对!”

  张天元被胡一刀弄得是尴尬不已,他倒是弄哭过女孩子,毕竟女孩子感情比较丰富。哭点比较低嘛,可是弄哭大男人,这还是头一遭,实在是有点奇葩了。

  无奈之下。他就干脆满足了胡一刀的这个请求了,背就背吧,反正自己又不是大姑娘。让你背一下也不会少点什么。

  听到张天元答应了,胡一刀居然憨厚地笑了起来。张天元苦笑着摇头,这都什么事儿啊。我又不是什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背我而已,犯得着这么高兴嘛,简直无语了。

  “你们可别看我,我好着呢,而且我很重,你们肯定背不动的!”

  蛇麟发现镁铝看向了自己,急忙撒丫子就往山下跑去了,让胡一刀背着还能接受,让镁铝背着?

  算了,还是算了吧,这个事情要是让徐玥知道了,非得扒下他一层皮不可。他倒是知道镁铝是男的,可是说给别人听,别人也要信啊。

  这一次进山来,杨耀山他们本来是寻找张天元和蛇麟的,这路上遇到了不少的野兽,结果杀死了一只黑熊、两只豹子,还有一只大山猫,刚刚都不想拿了,不过现在知道张天元没事儿了,杨耀山就干脆让自己的手下人把那些东西都扛回去,肉吃了,皮干脆送给张天元做礼物,拿回去就算是做收藏品也是不错的。

  对于这样的礼品,张天元是很满意的,聂震和王思远那两小子经常出去打猎,不过打来的都是野兔之类的小型猎物,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的,就这还经常在张天元面前吹牛说自己枪法有多准,打猎有多神,还说有多好玩。

  要是张天元这一次回去把这些东西带上了,也能好好臊一臊聂震和王思远的面子了,嘿嘿,想想都觉得带感。

  此时,因为刚刚发射的信号弹,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过来,杨耀山在出山的时候还专门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没有少一个人之后,才招呼大部队下山,虽然有人受了轻伤,但是没有死人,没有重伤,这就算是万幸了,大晚上跑进野人山找人,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啊。

  ……

  “醒了啊兄弟,昨天晚上你睡得够香啊,看起来应该是没事了吧?”怎么样,昨天睡的还好吗?”

  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赶回帕敢,因为营地里的行脚医生检查之后表示,张天元和蛇麟的伤势都没什么问题,反而还出奇的好,竟然好像是经过了什么人的特殊治疗一般,实在是让人感到惊讶不已。

  也就是这个原因,昨天只是给那伤口上换了点药,重新包扎了一下之后,就安排张天元和蛇麟睡了,两个人折腾了一天,最后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也没吃东西,这会儿肚子已经饿得开始抗议了。

  “已经没事儿了杨大哥,这一次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实在对不住啊,对了,有吃的吗?我想吃点东西……”

  张天元看看旁边的床,蛇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不见了,不愧是职业军人,就是比自己这个懒虫要勤快得多。

  他坐起了身子,活动了一下手臂,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他用地气治疗过之后,也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胳膊上面的伤痕要完全消退,只怕还得等很长的时间。

  “我来帮你先把脸洗了吧。”

  “别,真别,我就伤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早就没事儿了。”张天元尴尬地摇了摇头,被胡一刀背回来他就已经觉得很丢人了。怎么能让杨耀山给他洗脸啊,那岂不是太逗比了嘛。

  看着张天元洗了脸。刷了牙,杨耀山已经将炖好的肉汤端给了张天元,看着他一边吃,一边说道:“我看不如干脆你就再待一段时间回去吧,农历春节还有很长时间呢,在这边养好了伤再回去也行啊……”

  “不行,真得不行,就算研究生考试可以推迟,但是我那边还有一摊子事情要处理呢。更何况这个矿的资金我还要回去给你整呢,这个事情必须得快点解决吧……”

  张天元现在对于研究生考试并不是那么热衷了,任何人到了他这个地位,对于学习的兴趣大概都会减弱的,钱也有了,老婆也有了,就算是自我提高,那也可以通过看书来提高嘛,就算是学习。那也应该是学习经商的本事,居然跑去靠地质学的研究生,这实在有点奇葩。

  但是这个事情又不得不去做,并不是因为给谁的承诺。而是因为他自己想要增添一些有关地质学方面的知识,他如今进军珠宝行业,再加上古董也有很多事儿跟地质学有关系。学好了地质学,就算是六字真诀真正没用了。他也不愁以后无事可干。

  当然了,如果真得考不上研究生。那可是要丢人的,以后估计都没面目再见李明光教授和聂老爷子了,自己当初逢人就说要考研究生,临了了因为时间太紧而没考,那真得是要闹笑话的。

  幸好自己有地气护身,虽然这一次受了点伤,可是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估计回国之后,办什么事情都是没问题的,最大的问题,也许就是胳膊会稍微疼一点而已。

  “你确定没有问题吗?”

  杨耀山之所以打算让张天元留下,就是想要让张天元健健康康的回去,否则的话,不管张天元怎么解释,估计柳生平都会说是他没照顾好张天元的,这样的话,他也不好解释啊。

  “哎呀杨大哥,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你还不相信,你看看……”

  张天元故意将手里拿着的勺子晃了几下,手臂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得没问题了,本来就只是被刮了一道口子而已,就怕感染了,现在有地气消毒,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了。

  “那好吧,等回到帕敢,我还是让直升机送你到中缅边境,然后从那里出境,到了瑞丽就可以从德宏芒市机场直接乘飞机回帝都了,这条线比去曼德勒还要近……”

  见张天元坚持要回去,杨耀山总不可能直接把张天元绑了留下吧,无奈之下就打算给张天元安排一条更好走的路,而且也可以更快返回帝都,虽然说缅甸军方的直升机很烂,但是杨耀山有自己的私人直升机,那质量可比缅甸军方的破烂好多了,只不过那是民用的,就是用来坐人的,而不是攻击用的。

  以前杨耀山从缅甸去华夏,都是从这条路走的,可以说是既快捷又方便,这一次因为去了内比都一趟,所以就没有让直升机跟着,结果走了弯路了。

  张天元本来听说要坐直升机,眉头就又皱了起来,之前乘坐那破直升机的后遗症还有的,那种破烂,他真得是不想再乘了。

  直到听见杨耀山说是自己的私人直升机,比那破烂直升机要好很多,这才放下心来。

  仔细想想的话,就算是坐那个破烂直升机,也比坐汽车离开好得多啊,那破路,不仅耽搁时间,而且能把人给折腾死。

  估计如果说坐汽车的话,回到帝都肯定是赶不上考试了,距离考试也就是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可是坐汽车从帕敢到瑞丽再到曼德勒,都得走上将近二十天啊。

  “哎呀,真得是太谢谢你了杨大哥,这一次要不是你,我估计就要错过研究生考试了,回去之后肯定会被李教授给骂死的。”

  “不用谢,这个有什么好谢的,李教授的脾气我也知道,凶着呢,可不能耽搁了考试。”

  “对了杨大哥,我走了这一天时间了,那位秦教授的勘探结果出来了没有啊?他对这个矿脉的观点是什么?有没有和我英雄所见略同啊?”听到说很快就可以返回帝都了,张天元明显松了口气,便关心起了矿脉的事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