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五四章 野人山会师
  “怎么了?哎呀,你这胳膊什么时候弄伤的?”

  当张天元和蛇麟已经可以看到营地的灯光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是放下了心,然后坐在那里休息了起来,这个时候,蛇麟才注意到,张天元的胳膊上有一道伤痕,好像是被石头片刮出来,虽然现在已经不流血了,可是看着那伤口,还是让人觉得疼。\ .\

  “一点小伤,没事儿,刚刚光顾着逃命了,都没太注意,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刮伤的,帮我包扎一下吧,去,还真挺疼的……”

  张天元手臂动了动,这才感觉到一股刺痛直入脑髓之中,虽然因为地气的自愈关系,这伤口是不流血了,可是却被撕掉了一块肉啊,这要是一般人,恢复起来还得很长时间,当然了,他倒是不怕。

  蛇麟朝后面观察了一下,确认那鬼山猫没有跟上来,这才急忙从背包里面取出了究竟和绷带。

  “忍着疼啊,这酒精倒上去可是非常疼的。”蛇麟提醒道。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来吧。”

  “那好。”

  蛇麟将张天元被刮伤的那个位置沾着的杂草和碎布片先用镊子夹了出来,然后才将究竟倒了上去,进行消毒清洗。

  “吸——!哎呀,还真是挺疼的,没事儿,继续继续。”张天元在一旁找了跟树枝,然后咬在了嘴里,他怕自己因为疼而一不小心把舌头给咬断了。

  当那药用酒精泼洒在张天元血肉模糊的手臂上之后,痛的张天元是差点就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身体也差点是蹦了起来。牙齿险些就把舌头给咬了,所以赶紧进行了补救措施。这种疼痛还真得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的,你试着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点盐。就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了,简直是钻心的疼啊,疼到了骨髓里头了。

  蛇麟根本摁不住张天元,所以也得亏是张天元自己直接抱住了旁边的那棵树,把自己给固定了下来,嘴里边又咬着一根树枝,这才得以进行下去。

  没有麻药,直接就在那伤口上用针线缝补,这虽然说比不上当年关二爷刮骨疗伤。但是也有自己的英雄范儿啊。

  “我说兄弟,你行啊,居然反应不大,我以前有个战友,刚进入部队没多久的时候,就受过一次跟你这差不多的伤,也是在野外,我给紧急处理的时候,必须得三四个人给摁住了才行。不然他就跳起来了……”

  其实张天元倒不是比谁更特殊,他也就是有地气这个外挂罢了,刚刚发现伤口的时候,他就利用地气给自己进行过一番治疗了。在蛇鳞给他缝补伤口的时候,他也用地气帮助自己麻醉,虽然麻醉的效果肯定是不如医院的麻醉剂。但是疼痛能够大幅度减轻,澳门赌博网站:自然反应也就没有那么激烈了。

  如果真得只是治疗的话。他还不用受这样的苦,靠着地气慢慢治好也就是了。他主要是怕感染了,这野人山什么病菌太多了,如果不清理一下伤口,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虫子被缝进伤口里面去,想想都觉得可怕。

  也正因为如此,张天元才任由蛇麟去摆布了,让蛇麟把那伤口给他好好地治疗一下,反正蛇麟以前是特种兵,虽说并非专业的医疗兵,可是这个对他来说那还是小菜一碟的。

  “兄弟,再忍一下,马上就好了,这上面要清理干净了,不然会感染的……”

  “嗯嗯——”

  张天元咬着树枝,也没办法说话,就嗯了两声,反正刚刚最痛的时候他都忍过来了,这一点痛倒也不算什么,小意思而已。

  他是下了决心了,不过蛇麟可提着一颗心呢,刚刚给清理伤口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两只死掉的蚂蝗就粘在肉缝里,这得亏是死掉的,不然让蚂蝗钻入胳膊里面那就完蛋了。

  蛇麟小心翼翼地给清洗着伤口,心里头也是纳闷,这蚂蝗怎么会死呢,看样子也不像是被拍死的啊,这东西你根本就拍不死,越拍它越往里面钻,是很难处理的。

  张天元心里头却明白,地气有一种自卫模式,他不用去控制,就能够自动杀死那些企图入侵他身体的虫子,像蚂蝗这样的,肯定是没办法钻进去的。

  感谢有这个外挂啊,不然的话,这一趟野人山之行真得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突然

  “砰——!”

  “小心,那边是山猫子!”

  “张老板——!你在哪里啊?”

  “砰……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

  蛇麟正在给张天元包扎伤口的时候,忽然间就传来了非常响亮的枪声,以及喊叫声,张天元知道,这是杨耀山进山来寻找他们了,他脸上露出了喜色,也算是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刚刚轻松,但心里头还是担心会再遇到什么麻烦,可是这会儿就没事儿了。

  “蛇队,朝天开几枪,让他们知道咱们在这儿。”张天元的胳膊缠着绷带,虽然不是很严重,可是还是有点疼,相反蛇麟的胳膊虽然也受过伤,不过这会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开枪更方便一些。

  “等一下,先把咱们身上带的东西处理了吧,那些手雷和塑胶炸弹都用不着了,带回去反而麻烦。”蛇麟还算是细心,不过当他回身去找那装着手雷和塑胶炸弹的背包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东西在刚刚仓皇逃跑的时候就已经随手扔掉了,为了尽量减轻重量,毕竟那鬼山猫跑得可是很快的,而那些手雷,基本上在之前就用得差不多了。

  “把手枪扔了吧,虽然可惜,不过带着也没多大用了。”张天元将自己腰间的手枪交给了蛇麟说道。

  这东西他可不想带回去。会惹很多麻烦的,国内禁枪这他是知道的。为了这把枪要是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实在是不划算的。

  蛇麟点了点头。像旁边走了走,然后看到一个山崖,直接讲两把手枪,还有子弹夹都扔了下去,这山崖虽然不深,但也有十多米了,扔下去之后,下面就是河流,轻易不会被发现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当真被发现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又知道这枪是他们两个用过的啊,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在这里用枪也不犯法,他们只是不想把枪带回国去,不想让杨耀山误会罢了。

  然后两个人又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东西,确认没有什么可疑的物品,蛇麟这才拿起突击步枪冲着天空来了几枪,声音在夜空之中显得非常响亮。那边肯定听得到的。

  对于那手枪,张天元真得一点都不可惜,他并不是一个军事迷,对于枪械也没有太浓的兴趣。如果说有兴趣的话,他对坦克和战机的兴趣,远大于枪械的。只可惜估计开战技是没机会了,去坦克上坐坐倒还是有希望的。

  “兄弟。把手电关了,咱们令找个地方躲起来。”蛇麟提醒道。

  张天元本来还想问为什么。可是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他这边开枪,引来的或许并不仅仅是杨耀山的人,也可能是别人,或者野人,或者野兽,毕竟这里已经是野人山边缘上了,活动的其他私人武装也是有的。

  两个人躲在黑暗之中,如果有人来,他们能够看到,而别人却无法发现他们,这样就很安全。

  “呜——啪——!”

  就在附近,一枚信号弹被打上了天空,然后爆裂开来,因为枪声到处都是,所以远处的人估计听不太清楚,也分辨不到准确的位置,但是信号弹就不一样了,看得非常清楚,这样就可以全部赶过来了。

  发射信号弹的,应该就是杨耀山的人马,至于究竟是谁,张天元和蛇麟还不知道,所以他们依旧是没有吭声。

  “张老板!”

  “张老弟!”

  “蛇老板!”

  “蛇大哥!”

  喊声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罢了,估计当时他们射枪的时候,那些人距离他们就不远。张天元隐约可以分辨出来这些声音,有杨耀山、胡一刀,还有镁铝,以及其余陌生的声音,不用问,肯定是杨耀山的人马无疑了。

  “我们在这边呢。”

  直到看清楚了来人的长相,张天元才亮起了手电筒,然后走了过去,杨耀山手里拿着火把,此时看到张天元过来,竟然直接把火把就给扔在了地上,跑向了张天元。

  “啪!”

  张天元迎来的并不是一个拥抱,而是一巴掌,直接把他就给打懵了。

  在他想要生气的时候,杨耀山才一把将他给抱住了:“张老弟啊,以后可不敢这样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没法给你家里人交待啊,这野人山里有多危险,我已经三番五次告诉过你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杨大哥,我……”

  张天元没生气,反而是有些感动,在经历了野人山的重重艰难险阻之后,他也明白了杨耀山之前的担心,绝对不是没道理的,杨耀山或许有私心,但肯定是关心他们的,这一点可以肯定。

  “哎呦!”

  “怎么?受伤了?”

  听到张天元叫了一声,杨耀山急忙让人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就看到张天元和蛇麟胳膊上都缠着绷带,看起来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很多处都破裂了,像乞丐似的。

  “小事小事,跑的时候没小心被路上的石头给刮了一下,已经包扎好了。唉,杨大哥你打的对,确实是我们不对啊,没知会一声就自己跑出去了,还害得大家伙儿出来忙活,大家都没事儿吧?”

  他必须得确认这里这些人都没事,不然的话,那他罪过可就大了,要是因为自己死了人或者伤了人,那真得是有点不好了。

  “放心吧张老板,我们都没事儿的,你没事儿就好了,唉,都是我的错啊,我当初就应该留下来陪着你们的,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啊,走到哪儿去了啊?”胡一刀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生气、不解、庆幸、担心,全部都写在他的脸上了。

  镁铝的表情也基本如出一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