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七五二章 夜惊魂
  “再有半个小时时间应该就可以出山了,如果杨大哥他们来找咱们,那就可以汇合了,这下子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蛇麟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太阳这个时候基本完全看不到了,森林里漆黑一片,两个人只能用之前准备好的手电筒来照路,所以速度自然也慢了下来。

  只是这一路上,张天元走走停停,还时不时会向后面看去,就像是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似的。

  “兄弟,你怎么了?”蛇麟有些纳闷地问道。

  张天元站住了脚步,将手电筒的光照到了身后,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不由挠了挠头,说道:“蛇队,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一路上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你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蛇麟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因为天黑,所以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的,遇到这种无法解释的事情,实在是挺吓人的。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是我的精神过度紧绷,所以产生幻觉了,没想到你跟我一样有这样的感觉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我们?从我们离开藏宝地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糟了,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在野人山里有一种山猫,叫鬼山猫,这山猫能够发出像人类哭泣的声音,婴儿的哭声、女人的哭声、男人的哭声都能学得惟妙惟肖。这都不算什么,关键这鬼山猫的爪子上有剧毒,唾跟普通山猫不一样的是。它身体里面还有个毒腺,遇到敌人之后就会喷射毒液。非常危险。”蛇麟突然说道。

  “我靠,你一天到晚看得都是什么书啊。怎么净说这些不靠谱的事情啊,我刚刚在想,跟在后面的估计也就是豹子、黑熊之类的生物,你这倒好,居然还发明出了什么鬼山猫?”张天元因为之前遇到过那种书上才有的怪异虫子,所以对蛇麟的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这森林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令人惧怕的地步,好像黑暗之中。就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似的,让他们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看咱们都该赶紧出发了,早点离开这里,也就早点安全。”蛇麟表情严肃地说道。

  就在两个人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忽然间就听到黑暗寂静的林子里传来了婴儿哭啼、女人哭泣的声音,这声音凄惨无比,在这静寂的林间显得更加的诡异,这可是晚上啊。张天元一瞬间就想到了聊斋志异里面的许多故事,顿时觉得是毛骨悚然。

  蛇麟此时也是脸色瞬间大变,急忙举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将手电筒与步枪的枪口对准一个方向照了过去。然后跟张天元背靠着背,因为那声音实在是太诡异了,好像从四面八方传出来的。根本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个方向,也不知道这声音到底意味着什么。

  张天元过去听老人家说。在你害怕的时候,就找点话说。这样就可以避免害怕了,于是张天元嘿嘿笑道:“呵呵,这深山老林里,居然也有人会迷路啊,你听这哭声,该不会是遇到野兽了吧,唉,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呢。”

  蛇麟咽了口唾沫,紧张地说道:“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啊,这深山老林里,又是大晚上的,鬼才会抱着孩子在野人山里面走啊。啊,对了啊,我以前看过一本叫《诛仙》的书,那书里面的主角半夜里再外面遇到了个女人,那女人就是鬼啊。而且在部队的时候,我也听有个战友讲过,他们那边老人都说,晚上要是听到婴儿啼哭,那就是鬼娃娃,鬼娃娃就是夭折的孩子,他们在寻找自己的父母和家呢,找不到了,所以就哭,咱们……不会遇见鬼娃娃了吧?”

  “扯淡,刚不是有女人的声音嘛,他都找到母亲了,还哭个屁啊。”张天元脸色有点发白,不过嘴上还很坚持。

  “对了兄弟,你听说过小日本有关雪女的故事吗?雪女是多种传说中出现的妖怪。‘雪女出,早归家’是一句日本民间广为流传的古话。擅长制造冰雪的雪女,日文:ゆきおんな,又名雪姬,雪童,是传统的日式妖怪,妇孺皆知。在深山中居住,和人类差不多,有着令人惊艳的美丽外表,常常把进入雪山的男子吸引到没人的地方与他接吻,接吻的同时将其完全冰冻起来,取走其灵魂食用。”蛇麟这家伙明明也害怕鬼故事,可是越说还越来劲了,就跟很多人明明很害怕,却特别喜欢恐怖电影似的,简直不能理解。

  “哼,那个我倒也听过,《名侦探柯南》里面不就有类似的故事吗,有一个男人在暴风雪中迷了路,误入了深山。这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这人就是雪女。雪女说:‘你愿不愿意拿你最珍贵的东西与我的衣服交换?’男人经不住雪女那银白的和服之下的皮肤的诱惑,同意了。男人说:‘你不冷吗?我最珍贵的只有这把枪了。’雪女说不是。‘那钱?这顶草帽?’雪女说都不是,她趁着男人说话的时间来到男人身后,说:‘是你那颗热乎乎滴着血的心脏。’第二天,山上发现了一具男人的尸体,而雪女的银衣变成了一堆白雪。”张天元也是不敢示弱地说道。

  “算了,还是别说了,越说越可怕,不过这世上应该没有鬼吧,咱们可都是学马列唯物主义长大的啊,居然还相信鬼吗?”蛇麟摇了摇头道。

  不过真说起来,他们两个在说话的时候,虽然讲的是妖怪的故事,可还真的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可是一旦不说话了,两个人的恐惧又犹如附骨之疽一般,再度感染了他们。他们现在不敢跑啊,因为不确定那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万一正好一头撞进去那可怎么办。

  找了半天,两个人终于确定。那声音应该就是在后面的草丛之中传出来的,那草丛有将近两米高,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声音却很真切。

  婴儿啼哭声、女人的哀怨声、居然之后又有了男人的痛哭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在这大半夜里,真得是给人带来了极大的恐惧感,真得好像是传说中的鬼怪在那里哭号一般。

  这哭声。仿佛能够刺穿人心似的,如果换做是白天,听到那声音的人都会忍不住的有想落泪的冲动,但好在这是半夜,对于张天元和蛇麟而言,听到这种声音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张天元咽了口唾沫,苦笑着说道:“这鬼地方,真得是太邪门了,先是遇到了森蚺。之后又遇到了那蚀骨墨蠹蠓,现在又碰见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咱们的运气是不是也太好了。如果真得是遇到鬼了的话,估计也不会是一个鬼啊。”

  有了蚀骨墨蠹蠓的经验。张天元和蛇麟都知道了,这突然出现的怪异东西,一定是不能掉以轻心了。张天元咬了咬牙说道:“我就不信这世上有鬼,搞不好真得是传说中的鬼山猫。反正不会是人,咱们身上还有手雷。干脆扔进去两颗看看情况,宁可所杀不可放过啊,不然死的就是咱们了。”

  蛇麟摇了摇头道:“那鬼山猫我也是从书上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扔一颗手雷简单,要是炸死了那什么鬼山猫,或者其余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还好,可是万一那真得是遇难的人,咱们岂不是罪过大了啊?我过去是杀过人,但任何一个被我杀了的人,都有其死的理由啊,对婴儿和孩子,我可下不去手。”

  张天元还真没想到蛇麟这个冷酷的家伙居然还有如此一面,忍不住说道:“你不来我来吧,反正我这人天生就是个大坏蛋,我还真就不信了,这东西跟了咱们一路,会使什么人类?就算不是鬼山猫,也应该是别的东西,扔进去试试看。”

  既然张天元要干,蛇麟也不好阻止,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咱们继续前进吧,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还跟着咱们,如果继续跟着,我同意你的方法,只是做个确认而已。”

  听到蛇麟这番话,张天元摸了摸下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个尾巴必须得除掉,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万一引到了营地里,害死了那里的人,咱们难辞其咎啊。”

  “再说了,这玩意要是真的对咱们来的,你跑顶个屁用,你想啊,队伍后面有个尾巴一直咬着,你能舒服吗?”

  蛇麟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了手雷说道:“还是我来吧,不能让你动手,如果真得是误杀了人,也是我干的,反正我手上的血也不少了,你不一样。”

  他咬了咬牙,刚准备拉开手雷的拉环,却忽然间发现那草丛里的哭声戛然而止了。

  就这一瞬间,林子间又恢复了静谧。

  蛇麟纳闷地看了看张天元问道:“现在咱么办?还要把手雷扔进去吗?”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不着急,搞不好已经跑了,你待在这儿,我过去看看,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会大喊的,到时候你不用管我,直接扔手雷就行了,我有办法逃到安全的地方。”

  “不,还是我来吧,这太危险了。”蛇麟阻止了张天元,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枪放了下来,拔出了腰间的军刀,然后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

  张天元捡起枪背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另外一把枪则对准了那草丛之中,现在,蛇麟的命就在他的手里,如果那里面真得有怪东西的话,他必须得第一时间开枪,否则的话,可能就晚了。

  蛇麟走得很慢,大概他心里头也很紧张吧,虽然是做过特种兵的人,可是这样诡异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深吸了一口气,蛇麟将腰稍稍弯了下来,在心里头告诉自己“加油!不要怕!你可是特种兵!别丢了军队的脸!”(未完待续。。)

  ...